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把妹冠軍問:到底什麼是愛?

  「我的女友長得美極了,」他開始解釋。「她是身材高挑的金髮名模,是名符其實的衣架子,小腹平坦結實,我搞不懂自己為什麼還劈腿,而且我根本制止不了自己。晚上她要工作,我就跟朋友一起上夜店把妹,大夥會比賽誰要到最多電話號碼,誰就是贏家。」

  身為年輕女性和菜鳥的心理治療師,聽到大衛這麼說,我覺得自己的胃一陣翻攪,感到噁心反胃。坐在我面前向我尋求協助的人,就是讓女人最為痛苦的恐懼:以玩弄女人自豪的獵豔高手和情場騙子,這種人貪得無饜,根本不把彼此承諾的伴侶關係當一回事。我心裡馬上鄙視大衛,但又必須隱藏這種感覺,要擺出訓練多年不帶批判的客觀態度進行治療。

  「蒐集電話號碼嗎?」

  「對啊,而且我自己有一套方法,」他邊說又再度流露高人一等的魅力,「而且大家都知道我把妹最有一套。我會先看看夜店裡哪個妹最辣,然後過去找她閒聊,想辦法誇獎她有多正,但要擺出自己沒被迷倒的樣子。我知道怎樣泰然自若地發動攻勢,為了要表現出我真正感興趣的是她這個人,所以我會問她問題,而不是一直講自己,只不過我偶爾會透露自己多有錢。讓對方談論自己,只要聽聽對方想要什麼,好讓我可以應付。」

  我覺得大衛的行為實在可惡極了,就算他身邊的女人再怎麼完美,他也不會滿足,或許男人都心知肚明,知道怎樣操控女人,把獵豔當成男人專屬的團體競賽。

  在我想像男人獵豔的情境時,大衛重新調整自己的坐姿後繼續說:「接著,我會轉身走掉。表現出自己沒太大興趣,或開始找尋下一位正妹,但這位正妹絕對不能是上一位的朋友,只有蠢蛋才會找同一掛的辣妹下手。我讓原先那位辣妹自己想辦法引起我的注意,要是她沒這麼做,我還是會跟她講話,但我會繼續擺出高姿態。不管怎樣,我會擺出漫不經心卻還有興趣的態度,而且這種做法屢試不爽。」

  「你多常這樣做?」「我一個晚上就可能把到幾個妹。」

  「你這麼做的目的是……?」

  「蒐集電話號碼,有時候或許想更進一步,這樣做很刺激,就像贏得比賽,」他說。

  我在筆記本上草草記下大衛的競爭性格。「所以,之後你會跟這些女人上床嗎?」

  「有時候會,但全部都是一夜情。」

  我看得出來,大衛有點防備,認為我可能不認同他。我打算出其不意,以激勵、甚至嘉許的語氣回應,我一邊微笑一邊點頭,好像他說的話完全沒有刺激到我,彷彿他的故事就跟別人的故事沒兩樣,對我來說是每天稀鬆平常的事。我發現要讓個案把心裡的話全告訴我,這招通常很管用。我問大衛:「一夜情好玩嗎?」

  「棒極了,」他說,整個人也放鬆一些。「但我最喜歡的是跟朋友上夜店要正妹電話的過程,我對獵豔過程的興趣高過一夜情。」



男人的情慾告白

就算身邊的女人再怎麼完美,也不會滿足。



***



如何挑起性慾:距離、新奇、危險和權力

  「我想跟他在一起,」卡莎說:「但坦白說,他並沒有那麼吸引我。我希望我們可以繼續交往下去,因為我知道自己找到一個好男人,我相信他,他也對我很好。可是有時候,這種關係就好像他是我的哥哥或好友,不過我猜所有伴侶關係最後都是這樣,」她用篤定又無奈的語氣表示。她肆無忌憚的私密生活就透露出自己對感情現況的不滿。我發現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我觀察到人們會為了接受生活中的一些哀怨事實,進而變成磨練心性,要自己無奈接受。

  「是啊,要是情況就是這樣該怎麼辦?」我故意刺激她,我認同她的悲觀主義,此舉讓她更加焦慮。「要是伴侶關係長久下來,彼此吸引力漸減是很自然的事,那該怎麼辦?」

  「天啊,那有多無趣啊,」卡莎一邊撥弄頭髮一邊滾動眼珠地回答。「雖然我覺得跟艾力克斯在一起,讓我既知足又有安全感,但我們之間熱情不再,我需要熱情,我沒辦法一直過這種生活!」

  這就是一夫一妻制會遇到的最大困境,卡莎不想在安全感和激情之間二選一,這種存在困境呈現出最重要的權衡得失,然而光想到這件事就會讓人恐懼無力。許多人選擇放棄激情,轉而從其他方面尋找激情,發揮自己的生命力。不過,我不太確定一夫一妻制是否真是兩難困境,或許只是選擇錯誤。



***



  男人會告訴我,他們究竟要什麼。他們通常一屁股坐到我的沙發上,故意把頭轉到一邊,然後毫不猶豫地說出自己要什麼。「我要一夜情。」「我要狂放不羈的性愛。」「我要激情。」有位紳士這麼說:「我只喜歡女人脫光光,」好像在說:「聽好,小姐,妳這樣分析太過頭了。」

  不管怎樣,在我對這些簡單意見孜孜不倦地質問後,通常都能揭開背後複雜的真相。

  麥克就是一個有趣的例子,這位自以為是、大膽放肆的單身男子老家在美國中部奧克拉荷馬州,他總愛嘲笑我的分析是異想天開,會用可愛的南方腔調提出難以辯駁的簡單邏輯向我挑釁。

  「我每天都自慰,卻還要做愛,這樣有問題嗎?」他一邊竊笑,一邊嘲笑我何必那麼認真。我沒把他的話當玩笑,我決定認真看待他究竟怎麼了。

  我問:「你怎麼知道你需要做愛?」

  麥克:(面帶微笑)「妳是什麼意思?我就是知道啊!」

  我問:「好吧,那是什麼感覺?」

  麥克:「我性慾高漲,想跟經過我眼前的每個女人上床。」

  我問:「你自慰時心情很好嗎?」

  麥克:「沒有,或許我需要再多自慰些,或許我是比較容易性衝動的那種傢伙。究竟每天自慰幾次才算太多呢?」

  我問:「麥克,我沒辦法回答你多少次才算多。但是,如果你每天自慰還無法滿足,那我不認為增加次數就能滿足你。或許你要的是別的東西,我要幫你更了解自己的性衝動。你究竟要什麼?」

  麥克:「我發誓,醫生,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每當有女人經過我眼前,我就想著她們脫光光是什麼模樣?」

  我問:「好吧,但你覺得性慾高漲,我們就來看看那可能是什麼感受。我認為性能量本身就會讓人覺得棒極了,是人們活力的重要來源,感官能力被提升了,我們覺得活力十足、生氣蓬勃。不過,你卻沒有享受到這種感覺,你反而覺得有挫折。為什麼?」

  麥克:「因為我有四個月沒做愛了。」

  我問:「但你每天都自慰啊。」

  麥克:「又不是跟女人上床。」

  我問:「你渴望女人給你什麼?」

  麥克:「撫摸、關愛、有人調情、有人講話……」

  我問:「好吧,所以你很寂寞?」

  麥克:「是啊,說得對。我想只是我自己不願意承認。」



***



提供男人支配女人的方式:色情片

  色情片的內容讓凱西沉迷其中,但是色情片的內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己和色情片的關係。色情片可能滿足各種心理功能,以色情片取代真實性交的那些人,有效地規避自己對親密關係的焦慮。跟找人上床相比,看色情片解決性需求似乎安全多了,既不會被拒絕,還能跟任何你想要的女人性交。而且這些色情片女優隨時待命,你想要她們怎麼做,她們都願意,沒有情感牽絆、沒有批判也沒有壓力,表現好不好都沒關係。最棒的是,她們還會表現出跟你在一起很興奮的模樣。

  凱西認為自己沉迷色情片已經造成問題,但是問題還不只這樣,凱西必須接受自己是人、人本來就有性需求。我們只要弄清楚,愛看色情片究竟表示什麼,否則凱西就會陷入壓抑情緒再發洩情緒這種周而復始的循環中。我不想催促他現在就向艾咪表明一切,我只希望他認清缺乏溝通是他無法認同本身性愛需求的部分原因。凱西自己還要下很多功夫,我希望他能超越膚淺的文化束縛和自己既定的心態,真正了解自己的性慾本質。我想知道他是否能發揮創意,花些心思探討還有什麼東西能讓他性慾高漲,而不是被動回應既有的一切。

  後來,我們決定探索他的性愛發展史,凱西的爸媽是嬉皮世代,會跟他談論有關性方面的事,他們強調要尊重女性,認為性行為是神聖的。「那些我都認同,」他說。「我心中還是有那種理想。但是我十幾歲時,還沒有太多性經驗,所以跟朋友借A片偷偷回家看方便得多。我從十幾歲就開始看A片到現在,老實說我認為男人都跟我一樣,」他說。

  「所以,你學習要紓解性需求就看A片,這樣究竟讓你對自己有什麼了解?」

  凱西笑著說:「我發現,我媽說不能做的事都讓我性慾高漲。」

  當然,唱反調本身就可能讓人亢奮而激起性慾。但是,凱西為什麼喜歡那種衣衫不整的女人?他媽媽或女友肯定不是那種女人。



女人的愛情真相

權力是最好的春藥,色情片提供男人一個支配女人並從中享樂的方式。



***



男人沒自信,女人性缺缺

  公平地說,男人害怕表露情緒,現實世界的運作要負起部分責任。男人相信表露情緒就會失去女人的敬重,或者更糟的是女人會離他而去。這樣講其實不無道理,尤其在性方面更是如此。

  最近,我跟一些朋友談起我們盲目崇拜的男人類型,大家的答案都差不多,就是警察、消防員、軍人、甚至連黑幫分子都是女人喜歡的類型。沒有人想跟當代心靈導師艾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那種男人上床。有位姊妹淘平常講話輕聲細語,卻出乎我意料用最激動的語氣告訴我:「有時候,我只想被粗暴地對待,我想被蹂躪。」這些女人想要壞人、吸血鬼和《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中的男主角格雷(Christian Grey)。

  我想,女人渴望要享受男人的男子氣概,她們想感受男人的力量和內在那股陽剛氣概。當男人太過在意要取悅女人,擔心自己在性愛方面的表現夠不夠好時,通常就會變得奉承,他們會跟女人說:「還好嗎?」或「妳要我做什麼?」或「我弄痛妳了嗎?」

  在女人聽來,講這種話的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等於是在女人不想要控制權時,把控制權交給女人。

  男人缺乏自信會讓女人性趣缺缺。但是,許多女人追求陽剛味十足的男人,結果卻發現對方根本是混帳一個,只會對女人予取予求,不懂得回饋,不但剝削女人還可能傷害女人。

那並不是女人想要的男子氣概。

  我認識的一個男子曾告訴我,男人有兩種:神鬼戰士和園丁。他說神鬼戰士類型的男人體格強壯、陽剛味十足又積極進取,床上功夫了得,平常卻不是一個好伴侶。園丁類型的男人敏感有詩意,在女人經前症候群發作時會幫忙梳頭髮,帶冰淇淋給女人吃,但是床上功夫未必了得。他會跟女人做愛,但不會用蠻力對待女人展現自己的男子氣概。

  以我個人來說,這兩種男人我都不要。神鬼戰士型的男人活力十足卻有毀滅性,園丁型男人缺乏活力又太過無能。如果能結合兩者的優點,這種男人就再好不過,既有男子氣概又體貼溫柔。我認為大致說來,雖然這些特質並沒有性別差異,但是具備破壞力、掌控權、知道自己做什麼的男人,比較容易激起女人的性慾,因為他們天生就充滿熱情、分泌大量的睪固酮增強性能量,表達出對女人的渴望。說到底,女人愛的是散發熱情的男人,要散發熱情當然需要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