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修訂版序



從我初次發現「脈輪」這個詞,到現在已經過了二十五年。當時我鮮少能在索引或書目卡中找到這個詞彙,但目前已經有無數參考文獻和許多「新時代」(New Age)著作在探討這個主題,更別提還有音叉、彩色蠟燭、薰香、T 恤等相關的玩意,以及常見的各種行頭,用來裝飾集體意識中逐漸甦醒的母行。有些人歸功本書的初版是這股潮流的源頭,這實在是莫大殊榮,然而我相信,這本書不過是反映了社會文化的強烈飢渴,想要追求整合與圓滿的範型。簡言之,脈輪系統這個概念的時代來臨了。



當前的紀元展開了第三個千禧年,我們正面臨人類發展史上無可比擬的時代。各家歷史著作已經闡明,我們用來組織日常生活的思想體系,大大影響了集體現實。這樣的認知迫使我們去革新各種系統,更智巧的為我們所用。當我們通過人類歷史這個特別的頂峰時,必須建構一座連接過去與未來的橋梁,不只是創造出適應新現實的模式,而是持續的更新舊模式,讓它們在快速變動的文化中得以存留及發展。



如果脈輪系統在二十一世紀仍然保有意義,就必須反映一直存在的底層結構,同時依舊保有彈性,切中當代生活的要求。古人建構了這套深奧系統,現在我們可以運用其中的智慧,和當代關於自然界、身體及心靈的資訊結合起來,創造出更有效的系統。



我首度將「接引落地」(或立足大地,grounding)等概念注入脈輪理論之中,提出「意識向下流動」這樣的想法時,曾經引發懷疑。



針對脈輪的多數詮釋均聚焦在超越物質現實,並將其描述為低劣或墮落的狀態。生命就是受苦,我們如是耳聞,因此超越方能脫離苦難。



如果生命是受苦而超越是解脫,那麼道等式的邏輯就暗示著「超越與生命本身是對立的」,我在本書嚴正質疑了這種觀點。



我不認為我們需要犧牲對生命的強烈興味和其帶來的喜樂,才能精進我們的靈性。我也不會把靈性視為世俗存在的反面,或者認為追求靈性成長必須支配和控制我們天賦的生物本能,也就是生命本身。



我相信這種順應以往的「控制範型」的想法,並不適用於我們當下面對的挑戰。今日的挑戰需要的是整合而非支配模式。



在八○年代初期完成這本書的初版之後,集體範型已然大幅轉變。人們愈來愈熱衷重拾身體的重要性,肯定地球(土地)的神聖性,並且體認到物質內蘊的靈性價值。我們已經明白壓抑自然的力量會導致不愉快的副作用,還會賦予陰影能量,忽視身體而創造出疾病,貶低地球而造成生態危機,壓抑的性慾則可能爆發成強暴和亂倫。



現在正是時候,重新取回我們所喪失的一切,將其整合到新的領域裏。這將東方和西方、靈性和物質、心智和身體等歧異的概念重新編織成一體,已經成為個人和文化上不得不付出的努力。如同瑪莉安‧ 伍德曼(Marion Woodman)之言:「缺乏靈性的物質只是屍體;沒有物質的靈性則是幽魂。」1 兩者描述的都是死亡。



提出脈輪概念的譚崔哲學,乃是一種編織的哲學。它用許多支線編織出現實的織錦,顯得既複雜又精緻。譚崔哲學既讚許生命,也推崇靈性,將靈性與物質編織回原初的整體性之中,同時繼續推動這個整體螺旋能量的進化。



此時我們終於享有了特權,得以將古代的知識和當代文明產物編成一幅精緻地圖,而踏上了意識的進化旅程。本書就是這趟旅程的地圖,你可以視其為脈輪的使用指南。我猜測將來會出現更多版本,由更多的作者所提供,不過本書已經呈現了我目前最新的觀點。



所以這一版有什麼不同?它引用了較多譚崔教義,因為有較多的時間深入研究,但我盡量使用不玄祕的西方語言來傳達,也修訂和減少了一些篇幅,因為有太多人告訴我原先的版本厚重到令人震驚。被刪除的是二十幾歲時對我非常重要的政治修辭。現在我已四十好幾,儘管仍保有自己的靈性政治學,卻偏好讓系統本身自己說話。有部分科學知識也更新了,因為即使是針對物質所建立的模式,也在迅速改變當中。



我試圖保持本書原來的形上學色彩,跟後續的著作有所區隔。

《七重旅程:透過脈輪重拾身、心、靈》(與莎莉娜‧ 維嘉合著,一九九三)是這本書的工作手冊,包含了針對本書的「理論」設計的「練習」。第二本書的特色則是鍛鍊身心的日常運動,能夠支持個人在脈輪系統中不斷精進。第三本著作是《東方身體和西方心智:心理學和通向本我的脈輪系統》,探討的是與脈輪相關的心理學、脈輪的發展進程、每個脈輪層面發生的創傷和虐待,以及如何療癒。我將西方心理學和身體治療編進東方的脈輪系統裏。



現在你手上的這本書,描繪了脈輪系統背後的形上學理論基礎。



脈輪系統不只是體內能量中樞的大匯串,還揭示了可以讓我們按圖索驥的宇宙深奧法則。這些法則彼此錯綜複雜的交融在一起,形成了逐漸超越現實的一層層介面。脈輪代表的意識層次乃是通往各層現實的門戶,由於這些層面互相嵌合,所以不可能從整套系統中汰除掉任何一個層面,而依然在理論或經驗上保持統整。我不相信我們獲得一套內含七個脈輪的系統,只為了拋棄低層的三個脈輪。



這本書檢視內在和外在現實,將脈輪系統視為追求靈性成長的深奧修行體系,也是一張構造圖,呈現出我們寄身其中的神聖建築(支撐我們的更大結構)。如果我們的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塑造出來的」,我相信在自然界所發現的神聖構造,就是我們包含身體與心靈內在結構的藍圖。內在與外在世界之間的橋梁一旦我們建構好了,兩個世界就能成為渾然無縫的一體,那麼內在的成長就不再和外在世界的事功對立。因此,本書運用了許多本質為科學的第2 型,以現代隱喻來闡釋古代的智慧。



譚崔學者和昆達里尼派(Kundalini,拙火)上師往往會清楚的區分透過拙火經驗見證到的脈輪,以及把脈輪視為「個人成長系統」的西方模式脈輪。有些人主張,這兩者差距如此之大,彼此間並不存在有意義的關聯,甚至以此,否定對方的正當性。舉個例子,產生洞見或預知(與第六脈輪相關),和拙火甦醒體驗到的內在大放光明,兩者間毫無疑問有顯著的差異,然而我認為這些經驗並非不相干,反而應該是延續的現象。



我深信透過了解脈輪本質、練習相關動作、運用觀想和靜心(靜坐)來淨化脈輪,為靈性的開展鋪好路徑,相較於拙火甦醒經常引發的狀況,比較不會帶來那麼多騷亂。我認為將脈輪系統西方化,是述說給西方腦袋聽的重要一步,如此才能和諧的融入美國人的生活情境裏,不致於與其對立。如此一來我們才有脈絡可循,讓這些經驗得以發生。



同樣的,也有許多人表示,脈輪是屬於「精微身」(subtle body,亦稱靈妙體)的漩渦能量,與肉身或從脊柱放射出去的中樞神經節毫不相干,而且靈性覺醒並非肉體經驗。雖然這種經驗不全然是肉體經驗,但並不表示就該否定其肉體層面。任何人見證或體驗過拙火甦醒時典型的身體知覺和自發動作(Kriyas,具有潔淨作用的動功),都不可能否認其中的肉體成分。我相信這樣的觀點正是造成靈肉分離的原因,個人以為,這就是我們應該擺脫掉的幻覺。



一名印度男士來參加我的工作坊,他告訴我說,他必須大老遠來到美國學習脈輪學,因為在印度它被搞得神祕兮兮,已經成為「密傳知識」,有家庭和工作的人往往不得其門而入。我認為將脈輪「接引落地」,可以讓更多人更容易接觸這套系統。儘管東方上師恐怕會警告這麼做的危險性,但我已經運用這套系統工作了二十五年,從經驗中發現把人人皆懂的取向拿來幫助生命脫胎換骨,並未出現經常與「拙火」相伴的危險現象和無稽症狀。這條路徑非但不會稀釋脈輪根植的

靈性基礎,還能加以擴充。



閱讀這本書要花點時間,其中有不少需要思索之處。讓脈輪成為透鏡,你就可以通過它檢視自己的人生與世界。這趟旅程豐富多姿,當你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時,讓靈魂的虹橋展現在你眼前吧!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





第一部

探索脈輪系統



我們每個人的內在核心,都有七個像圓輪一樣的能量中樞旋轉著,它們被稱為脈輪。脈輪是像漩渦般轉動的生命力的交會點,每個脈輪都反映了一個攸關我們生命本質的意識面向。七個脈輪組合成深奧的「大圓滿公式」(formula for wholeness),整合了身、心、靈。脈輪的完整系統,為個人與星球的成長提供了有力的工具。



脈輪是掌理組織的能量中樞,能幫助我們承接、吸納和傳遞生命能量。我們的脈輪就是生命的核心,為複雜的身心系統組成了協調的網路。從本能行為到刻意設計的策略,從情緒到藝術創作,脈輪本是掌控一切的程式,主宰著我們的生活、愛慾、學習和啟蒙。七個脈輪就是七種振動形態,構成了奧祕的「彩虹橋」,通過這個連繫管道,連結了天與地、心與身、靈性與物質、過去與未來。我們在眼前時代的喧囂與騷動中團團打轉時,脈輪的作用就像齒輪一樣,帶動了進化的漩渦,牽引著我們不斷前進,朝向意識尚未被開發的領域及無限潛能。



身體是載運意識的工具,而脈輪就是生命之輪,它駕駛著這個載具通過試煉、磨難和蛻變。為了能夠平穩行駛,必須使用手冊和地圖,指引我們如何在這輛載具可以探查的領域內航行。



本書就是意識之旅的地圖,你可以把它想成是脈輪系統的「使用指南」。這張地圖如同其他任何地圖,不會告訴你往何處去,而是協助你航行在願望的旅程上。全書關注的焦點,乃是如何整合影響我們生命的七個意識原型。



一圖在手可以展開驚奇的旅程。所有旅程都需要準備一定程度的背景資訊:心理學體系、脈輪系統的歷史脈絡、脈輪的深入研究及相關的能量流動;這樣我們才能獲得在旅程中交談的語言。準備好就可以上路,沿著脊柱向上攀爬,一個脈輪接著一個脈輪。



與我們相遇的每一個脈輪,都是物質與意識間連續路徑的一步。



因此,這趟旅程包含了生活中的各個領域,從身體和本能知覺的肉體層面,到與社會互動的人際層面,最後到達較抽象的超個人意識領域。一旦所有脈輪都獲得了解,開放且連結在一起,就能彌合物質和靈性之間的鴻溝,體悟到我們本身就是再度連結天與地的彩虹橋。



在這個四分五裂的世界裏,心脫離身、文化脫離星球、物質脫離靈性,我們有著深層需求,渴望重新恢復系統的完整性。這些系統必須能讓我們整合身心,引領我們進入嶄新且拓展的領域,而毋須否認日常生活中所面對的世俗現實。相信脈輪恰好提供了這樣的系統,它正是我們所需要的,而屬於它的時代已經來臨。



接近這套系統

想像你進入了一間圖書館,發現只有東一堆西一堆的書本四散堆疊在地上,想要找任何東西都得展開漫長無聊的搜索,而成功的希望卻相當渺茫。你嘟囔著說這麼沒有效率,真是荒唐。



想要深入探究意識,卻缺乏一套系統,可能就像上述那樣令人發悶。大腦裡的迴路可以容納無限的思想,而意識的呈現遠比任何圖書館的書籍數量都要大得多。在今日生活的節奏與速度下,如果缺乏有效率的系統來建立流程,肯定無法取得想要的資訊。



已經有許多系統供我們取用,卻不足以因應今日不斷變遷的文化。



佛洛伊德將人的心理結構區分成本我、自我和超我,就是一個主要範例,以簡單的系統來探究人類行為,是二十世紀初期心理治療的根基,然而這個模式目前已難適用,因為幾乎沒談到身體,更少論及超越的意識狀態。



在「人類潛能運動」這股潮流下,很顯然需要新的系統。一家家的診所開設來諮商人們的心靈經驗,因為有一大群人體驗到不尋常靈性能量的自發性覺醒,發現自己每天都遭逢新型態的問題。生物反饋、柯利安攝影(Kirlian photography)、針灸、順勢療法、阿育吠陀醫學、草藥學,以及新時代形形色色的靈修、口語和身體療法等等,每一年都獲得愈來愈廣泛的應用。我們現在於療癒、意識提昇、宗教和生活風格各方面擁有太多選項,資訊鋪天蓋地而來,將我們淹沒在選擇裡。



整個場域的確開放了,而且必然會保持開放,只要我們能從這片渾沌中導引出意義和秩序。這就是系統的用處,它給了我們條理分明的路徑去從事複雜工作。



要建立系統,合乎邏輯的方法就是以觀察到的持續模式作為基礎。我們的祖先描述過許多這樣的模式,它們包裹在神話和隱喻之中,代代相傳,如同休眠的種籽,等待正確的條件發芽。如果想要為變動的年代尋找新方向,或許是時候去找出古代系統的塵封文獻,撢去上面的灰塵,將它們升級,使其適用於我們的現代世界。這麼做之前,必須先檢視這套系統的源頭和進化過程,給與它的古老根基適當的尊重。





脈輪如何運作

已經考察了脈輪系統的歷史,就讓我們更深入的檢視脈輪本身,探究脈輪何以對身心造成強烈的影響。



如先前提過的,脈輪的梵文「chakra」意為「輪子」或「圓盤」,也指涉身與心相遇的交會點。脈輪又被稱作「蓮花」,象徵花瓣的綻放。美麗的蓮花在印度具有神聖地位,從污泥中長出,象徵著發展路徑,從原始的存在到完全開展,也代表從根植於土地的底層脈輪進化到頭頂的「千瓣蓮花」。如同蓮花一樣,脈輪也有「花瓣」,每個脈輪的花瓣數目都不一樣。從最底下的第一脈輪算起,花瓣數目依次為四瓣、六瓣、十瓣、十二瓣、十六瓣、兩瓣和一千瓣(圖1–5)。跟

花朵一樣,脈輪也會開放或閉合、凋萎或萌芽,完全取決於內在的意識狀態。



脈輪是不同層面之間的門戶,透過脈輪這些中心點,某一層面的活動(如情緒與思想,)得以連結並涉入另一層面(,例如我們的身體)。這樣的互動又會涉入我們與他人的互動,因此而影響了另一層面,也就是我們外在世界的活動。



舉個例子,恐懼的情緒經驗與第一脈輪相關。恐懼以特定方式影響我們的身體─我們會感到胃不舒服、呼吸急促,手和聲音也可能顫抖。這些身體徵狀洩漏出我們面對這個世界缺乏信心,可能導致別人以負面方式對待我們,而更加深了我們的恐懼。這種恐懼或許根源於未解決的童年經驗,依舊支配著我們的行為。著力於脈輪就是在療癒自己,超越留存在身體或慣性行為中束縛自己的舊模式。

全部的脈輪組合成我們身體裏的一根直柱,「中脈」(sushumna)。



這根柱是負責整合的中央通道,能夠連結脈輪和它們各自的層面(圖1–6)。不妨把中脈想成是「高速公路」,能量在上面運行,就好像柏油公路是製造商運送產品到消費者手上的通道。我們可以說中脈從「製造商」,也就是純粹意識(上帝、神、女神、原力、大自然等等)那裡,將心靈能量傳送給消費者:生活在地球上的紅男綠女。你可以把脈輪視為沿著公路坐落的主要城市,負責製造自家產品。不過與其說是城市,不如把脈輪視為人體這個聖殿內的神聖房間,在這裡啟動生命的意識力量得以匯聚在不同層面。



能量可以通過中脈,也可以並行於中脈兩旁,或是環繞著中脈運行。還有許許多多的邊陲道路,例如中國針灸所講的穴道,以及印度教徒在「精微身」中發現的數千條「氣脈」(nadis),也就是精微能量(氣)的通道(圖1–7)。我們也可以把氣脈想成是另一種通道,例如電話的網路線、瓦斯管道或河床;特定的能量各有專門的管道來輸送,再全部通過同一個能量漩渦(脈輪)。





如果你想要體驗脈輪的感覺,下面這個簡單練習可以幫助你打開手部的脈輪,體驗到它們的能量:



兩手向前伸出去,與地板平行,手肘打直。

一隻手向上,一隻手向下。現在快速開合你的手掌約十二次左右。

翻轉手掌,重複開合動作。如此就能打開手部的脈輪。

要感覺其中的能量雙手得張開,從相距約兩呎(六十公分左右)

之處,慢慢合攏你的手掌。雙手相距約四吋(十公分左右)時,應當能感受到細微的一團氣(能量),一座飄浮在你手掌之間得磁場。如果細心感應,甚至能感覺得到這團氣在旋轉。



幾分鐘後的磁場這樣的感覺就會消失,不過只要如上述再度開合你的手掌,就能重複體驗到。在身體層面上,脈輪對應於運作活躍的神經節,以及內分泌系統的腺體(參見39 頁圖1–8)。雖然脈輪與神經、內分泌系統是相互依存的,但脈輪並不等同於肉身的任何部位,而是存在於精微身(靈妙體)內。



但脈輪對肉身有強烈的影響,任何親歷過昆達里尼(拙火)經驗的人都可以做證。我相信脈輪形塑了肉身的體態和行為,如同心智影一樣,引導著能量流過系統,同時帶給我們各種資訊。「chakra」(脈輪)的字面意義是「圓盤」,我們可以把每個脈輪想成寫在電腦軟磁盤(最早使用的磁碟片)上的程式,負責驅動我們人生的特定元素,從生存程式到性行為程式,以及我們的思考和感受方式。

脈輪從身體的核心送出能量,同時吸納自外界進入核心的能量。



因此再一次的,我將脈輪定義為接收、吸納和傳送生命能量的組織中心。我們的產出主要取決於我們所吸收的,這麼一來就非得在脈輪上下工夫,清除過時、失能或負面的程式設計,以免受到阻礙。



脈輪的內涵主要是由重複的模式組成,這些模式來自我們日復一日的各種行,因為我們永遠是這些行為的中心點。重複的行為和習慣在我們周遭世界裏創造出了場域。程式設計則來自我們的父母和文化、我們的體型以及我們出生後的環境,前世的資訊也是重要因素。有靈視(天眼通)能力的人觀看脈輪時,往往能看出這些模式。他們的詮釋提供我們了解自身行為的寶貴洞見,就像星座命盤,雖然能顯示出我們的人格傾向,卻並非完全不能改變。知道自己的傾向;可以提醒

我們什麼該小心、什麼該加強。



透過與外在世界的牽扯,脈輪的內部模式很容易固著不變,於是造就了「業」這個觀念。「業」就是經由行為而形成的模式,也可以說是因果法則。那麼陷入其中的任何一個模式,就是所謂的「卡在」脈輪裡。我們被困在一個不停打轉的漩渦裡(永恆的循環),停留在某一個特定層面跳脫不了。可能是一段關係、一份工作或某種習性,不過通常是一種思考方式。被卡住有可能是脈輪的功能過度強化或發展不足的結果。我們努力的目標是清理脈輪,去除無益的老舊模式,為固著的行為帶來正面影響,讓我們的生命能量得以拓展到更高的次元。



脈輪連結了七個基本意識層次。



當我們體驗到脈輪開放時,也就會更進一步了解脈輪所連結的意識狀態。這些意識狀態可以用下述的關鍵詞來總結,不過我們必須謹記,這些詞彙只是每個層次的複雜意涵(參見58-60 頁的「對應表」)的簡稱,後面的章節會更完整的解響我們的情緒一樣─過度膨脹的第三脈輪會顯現出繃緊的大肚子;緊縮的第五脈輪會導致繃緊的肩膀或疼痛的喉嚨;與第一脈輪連結得不好,可能展現出瘦得皮包骨的雙腿或不舒服的膝蓋。一個人的脊柱是否挺直,也與脈輪的開放程度有關。舉個例子,如果我們因為脊柱側彎或身體/情緒撐不住而胸部塌陷,便可能阻礙心輪的運作。我們的肉身長成什麼樣子,甚至可能取決於前幾世的發展,然後在這一世重拾舊貌,並且保持下去。



在形上學中脈輪是個漩渦(圖1–9)。脈輪像輪子一樣旋轉,以類似渦流的模式吸引或抗拒屬於自己界面的活動。在專屬的能量振動層次上,脈輪所遇之物都會被吸進去,經過處理再傳送出來。



脈輪並非流體而是一組象徵模式,這些象徵模式就是我們的程式設計。這套程式設計主宰了我們的行事風格,如同電腦裡的程式設計釋每個脈輪。我也提供了與脈輪連結的元素,因為要了解脈輪的特性,元素的意義非常關鍵。



第一脈輪: 位於脊柱底部,連結的是「生存」。元素是「土」。

第二脈輪: 位於下腹部,連結的是「情緒」和「性慾」。元素是「水」。

第三脈輪: 位於太陽神經叢,連結的是「個人力量」、「意志」和「自

尊」。元素是「火」。

第四脈輪: 位於胸骨上面,連結的是「愛」。元素是「風」(空氣)。

第五脈輪: 位於喉嚨,連結的是「溝通」和「創造力」。元素是「音」

16。

第六脈輪: 位於額頭中央,連結的是「靈視」、「直覺」和「想像」。

元 素是「光」。

第七脈輪: 位於頭頂,連結的是「知識」、「理解」和「超越意識」。

元素是「思」。



脈輪有可能開放或關閉、過度或不足,或是介於之間的任何狀態。這些狀態或許是一個人終生表現出來的人格基本面向,或者只是時刻都可能改變的反應模式。生病的脈輪無法輕易改變既有的狀態,於是卡在開放或封閉的情態下,這時脈輪就需要療癒,不管是什麼東西阻礙了脈輪,都必須把原因找出來,然後排除掉。



如果脈輪受到阻礙,凍結在封閉狀態裏,它就無法在那個特定層面產生或接收能量,例如愛或溝通的能量。如果脈輪因阻礙而凍結在開放或過度的狀態,這表示它傾向於把所有能量導引到這個特定層面,例如竭盡所能地加強個人力量或是滿足性需求,即使採取其他行為會比較恰當。



(更多內容請見《脈輪全書》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