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大家好!」我是住在臺灣的憨吉。

臺灣是個要海產有海產,要山產有山產,連形狀都像番薯的海島國家。大家對「吃」

這件事,可是非常重視的!

我的阿公是一位總鋪師,今天晚上有來自國外的饕客要來品嚐阿公的辦桌料理,對食材特別講究的阿公,從幾天前就開始準備了。

今天天還沒亮,我就被他叫醒,一起上魚市場。

「總鋪師你預定的紅蟳,幫你準備好了!」

「嗯,很新鮮。」阿公的眼神非常銳利,魚販一點都不敢輕忽。

「給我旗魚,我要做生魚片!今天有好的明蝦和石狗公嗎?」

「有有有,剛捕上岸……您今天要親自出馬,招待貴客喔!」

「一些老朋友怕我日子過得太清閒,說要帶外國人來品嚐臺灣料理,故意找我麻煩啦!不聊了,今天很忙!」

看著那些魚肚,我的肚子也發出訊號:「阿公,我好餓!」

阿公說他也餓了,「走,帶你去媽祖廟口吃鹹粥。」

難得有機會迎接黎明,看著天空才開始出現的亮白,我想,今天應該是幸運的一天,因為一早就有好吃的食物當早餐。

「老闆,給我鹹粥、紅燒肉……。」

阿公點完餐後,繼續說道:「店家賣的東西越單純、樣式越少,就表示對味道越下功夫,食物自然也就更美味。」身為總鋪師的阿公,吃任何食物都十分講究。

「這鹹粥和家裡煮的糜,怎麼吃起來不太一樣?」我一邊吹著熱騰騰的粥,一邊問。

「家裡的糜比較黏稠,而這鹹粥的湯頭是用肉骨去熬煮的,喝起來很濃郁。」

「鹹粥配著紅燒肉,真好吃!」

「下次再帶你來吃『黑白切』,搭配鹹粥也很對味。」阿公大口吸著粥湯,連吃了兩碗。

平常很少吃這樣的早餐,一時吃太飽,需要運動一下。

阿公說:「去看看那邊在賣些什麼吧!」

這幾攤菜販都是將當季且現採的蔬果,直接從山上運到這兒來販售。

「這些野菜怎麼賣?」阿公像發現寶似的。

「一把五十元!」小販又推銷了她的桂竹筍,

「這是清晨才採收的,正當季!」

阿公隨手抓了枝桂竹筍,「還不錯!也幫我秤一些山蘇。」

一看時間不多了,阿公騎上摩托車,準備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