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六月



第一章



醫院通常有種明顯的消毒味,但樺瀑兒童醫院聞起來就像香甜的肉桂麵包。雪妮‧霍華經過某間病房門外,看見裡頭的金髮男孩正把一塊肉桂麵包撕成兩半。

原來香氣是這樣來的。

樺瀑高中規定,學生在學期間必須從事最少四星期的志願服務。雪妮本來打算跟姊妹淘一起擔任志工,但瑞玟和愛莉西亞高一就在老人活動中心完成所需時數,凱莉目前是動物收容中心的志工,由於名額已滿,無法讓雪妮加入。

輔導老師建議她擔任兒童醫院志工,暑假期間院內人手不足,一定會接受所有志工的申請。

雪妮不太會跟小孩相處(她曾對小表弟說世上沒有聖誕老人,把表弟惹哭了),只能做好心理建設,隨時準備接招。

「這一邊是兒童醫院東樓。」人事部經理梅勒妮掃視全場並低聲介紹。她的年齡大約接近三十歲,態度和藹可親,髮型活潑俏皮,戴著一副黑色角框眼鏡。為醫院所有志工分配工作。

一行六人看過東樓後,轉個彎走進另一區。

「這一邊是西樓。」梅勒妮說,「你們會被指派到不同部門,下星期一上班時,我再公布分配的結果。」

走廊中央有一架附滾輪的電視櫃,第一層擺著電視機,第二層是一組電視遊樂器,第三層有滿滿的遊戲光碟。參觀隊伍繞過去,忽然聽見有個人在後面叫道:「呃,不好意思,梅姊。」

大家轉頭看見一個差不多同齡的男生扶著電視櫃,雪妮身旁的女生們眼睛一亮,立刻抬頭挺胸。

「我正要把它推走。」那男生說道。

梅勒妮翻個白眼說:「當然要推走。各位,這是昆希,醫院的志工之一,也是我弟弟。」

「叫我昆恩就行了。」他張嘴笑道,「梅姊,妳幹麼專程介紹?害我好彆扭。」

雪妮離昆恩很近,忍不住細細打量著他。昆恩戴著方形黑框眼鏡,鏡片底下藏著一雙淡棕色眼眸。他很高,至少有一百八十六公分,肩膀看起來很結實,但也許是那件白色牛津衫剪裁得宜,為他大大加分。他的牛仔褲也相當合身,只在該鬆的地方鬆。

昆恩的黑髮以橡皮筋紮起,雪妮猜想,他的髮長可能剛好過肩。這人是哪來的?想必不是樺瀑高中的學生,看起來跟她年紀相仿,或者稍大一點。

他的目光轉向雪妮,她隨即移開視線,雙頰飛紅,顯然是因為直盯著人而覺得尷尬。

「各位,很高興認識你們。」昆恩說完便推著電視櫃離開。

「來,我們繼續參觀。」梅勒妮說。

一行人跟著梅勒妮穿過走廊,雪妮把握轉彎前的最後機會,扭頭瞥了一眼昆恩的身影。

他身上有種與眾不同的特質,很吸引人,但雪妮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她別過頭,趕緊追上參觀隊伍。



♥ ♥ ♥



雪妮回到家,推開房門,看見德魯坐在床上。他從早上就在那裡讀馬克‧古德曼的《信使》,這人每次拿起書就捨不得放下。

德魯的黑髮太長,垂在眼前,他不在意,雪妮卻看不順眼,總覺得他還是短髮好看多了,不像昆恩適合留長髮。

昆恩?

她怎麼會忽然想到這個人?

雪妮一屁股坐到德魯身旁,順手抓起一個黑色抱枕,把它擱在膝上,撥弄鬆脫的線頭。她用食指繞著線頭,等待德魯開口。

德魯沒有作聲,她便偎著他說:「我正在熱披薩,你餓不餓?看來你好像整天都沒下床?」

他舉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再等一下。雪妮不悅地噘嘴,只好繼續擺弄抱枕的線頭。

德魯終於把一張便利貼插進頁面當中,然後闔上書,把它擺在雪妮的床頭桌上,轉頭對她說:「吃披薩?聽起來不錯。」他摟著雪妮,輕撫她的秀髮。雪妮閉上眼,享受片刻的溫存。

「對了,妳今天第一次擔任志工,還順利嗎?」

雪妮閉著眼睛說:「不錯。跟我同組的女生人很好,男生們將來都想當醫生,應該會很認真做志工,還有……」「昆恩」兩個字已經到了嘴邊,又被她吞下去。難得有新鮮事,她興奮地想跟全世界分享,就怕德魯會想歪。其實她無意跟昆恩來往,只是對這人有點好奇,想要搞清楚他的底細。

為了避免麻煩,她改口說:「我應該會喜歡這份工作。」

「那就好。」

雪妮點點頭。這個回答萬無一失,不是嗎?她並沒有欺騙德魯,因為沒什麼好騙的。她愛德魯,愛這個被她深愛的人。年初他忽然堅持分手,害她傷心欲絕,整個人像是死了一大半。他們已經交往兩年多,雪妮沒把分手的幾個月放在心上,那只是感情路上的小插曲,今後她絕不容許再次生變。

在那段單身的日子裡,雪妮領悟很多道理。她不應該一直把德魯視為理所當然,想要擁有良好的關係,應該適時遷就對方,而非一味要求對方配合。分手讓她長大許多,現在她比從前還要珍惜跟德魯相聚的每一分每一秒。

她從分手中得到一個最寶貴的經驗,那就是更了解自己。她不再時時刻刻嚴以律己,而是懂得適時放鬆,生活不是只有課表、學業和熨平的卡其褲而已。

德魯當初說得很對,該去外面找找樂子,活出自我。雪妮正朝這方面努力,希望能為兩人的感情重燃火花。不幸的是,難度比想像中要高。

「小雪?」

雪妮張開眼睛:「嗯?」

「妳的計時器響了。」

「喔,對。」廚房的計時器發出「嗶嗶」聲,雪妮起身時,德魯的手機鈴聲(倫演唱的〈我是否傷了你的心〉)忽然響起,他對著銀色摩托羅拉刀鋒機螢幕一點,然後說道:「喂。」

雪妮已經來到廚房關計時器,家中慣有的寂靜再度籠罩著她。父親還沒下班,母親則待在哈特福德市,為本週的工作收尾。

幾個月前,哈特福德市幾乎成了母親第二個家,她總是隔週才回來一趟。後來,她答應雪妮會經常回家,目前為止「表現」還算不錯。

雪妮很喜歡有母親陪伴的日子。自從霍華太太升任哈特福德市桑貝瑞維他命公司的經理,雪妮就覺得自己像個沒媽的孩子。霍華先生竭力想要父代母職,無奈心有餘而力不足,他不是沒付帳單就是忘記買日用品,不過,至少廚藝正在進步當中。

雪妮關掉烤箱,把熱騰騰的披薩端出來,擺在烤箱上方。她拉開抽屜,尋找披薩專用刀,但老爸永遠不懂什麼叫做物歸原位,德魯也一樣,這兩個人有很多共通點。

雪妮找了半天,終於在放鍋子的地方發現刀子。她為德魯切了一份,再為自己切一份,然後端起盤子回房,卻在走道上看見德魯。

「你要去哪裡?」她問道。

德魯匆匆抓起盤裡的披薩說:「去陶德家。」

陶德是雪妮姊妹淘凱莉的哥哥,也是德魯最要好的朋友(真是不幸)。他是個討厭鬼,動不動惹人生氣,又很幼稚,凱莉怎麼有辦法跟這種人住在一起?雪妮很慶幸自己沒有這種哥哥,要是有的話,她一定巴不得搬出去住。

「現在?」雪妮問道,「他就不能等你陪我吃完東西嗎?只要幾分鐘。」

德魯咬了一口披薩,聳聳肩說:「他有事要我幫忙,我晚點再來。」他走過雪妮身旁,進入廚房,嘴裡不忘大嚼披薩。

雪妮緊跟在後問道:「你真的要馬上趕過去?」

德魯正好拉開後門,便停步說道:「別這樣,小雪。」他又用那種口氣說話,意思是雪妮在無理取鬧。但她有嗎?她剛到家,還熱好披薩,而他偏挑這時候要去找他的傻瓜朋友。雪妮好想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但她拚命壓下碎碎念的衝動。她告誡自己,不能嘮叨,要心平氣和地溝通。

「抱歉。」她把紙盤放在高檯上,「我只是……你知道的……想出門晃晃。」

他彎身親親雪妮的額頭:「我保證,一定會回來。」

「好吧。愛你喔!」

他咧嘴笑道:「我也愛妳。」

雪妮望著他穿過後院,跨上卡車。雖然兩人已經復合,感情似乎更加穩固,她每天仍然擔心會再度失去他。她絕不容許這種事發生。



第二章



愛莉西亞‧貝斯望著樺瀑高中畢業生走進體育館,準備參加畢業典禮。已經有一半入場,班應該快出現了。

體育館熱得活像被一千個太陽照著,人潮擠得水洩不通。愛莉西亞花了將近十五分鐘才在看臺的第五個分區找到空位,位子頂多只有十五公分寬。

鄰座是個好動的小女孩,另一邊則是個渾身雪茄味的胖肚男。她預料中的畢業典禮可不是這樣,誰教凱莉的哥哥陶德不同校,而且他上星期就已經畢業,否則愛莉西亞可以和凱莉一家人坐在一起。或者,她不要這麼膽小,直接去問班的父母能不能讓她也坐第一排,不就沒事了?不過,也不能怪她不敢問,畢竟班的父母不像兒子那麼熱情好客。

又有一些畢業生進場,還是沒見到班的人影。他到底上哪去了?最好別搞失蹤,把她一個人晾在這裡。其實,他沒有這麼惡劣過,搞失蹤是有可能,但至少會通知她。班很愛惡搞,對他這種人來說,最好玩的莫過於不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班將來一定會對小孩甚至孫子炫耀自己的「輝煌事蹟」。

遠遠的另一頭是舞臺,以橫幅和氣球點綴得五彩繽紛。桌上有一大疊皮革裝訂的畢業證書,一旁有幾位學校教職員坐在金屬折疊椅上。

愛莉西亞環顧全場,觀眾席中有幾張熟面孔。

她深深明白,這一刻終於到來,但她一直有種瘋狂的想法,希望班等到她也畢業再離開樺瀑城。不過,她只是私心盼望而已,並沒有要左右班的去留,畢竟他還得上大學。

只是從此以後,兩人之間就有了距離,這對感情沒有好處。以後關係是否會陷入緊繃?暑假正要開始,愛莉西亞不想在這節骨眼想這種事,窮操心只會破壞相聚的美好時光。

一聲尖銳的口哨隨著陣陣熱浪傳來,愛莉西亞抬頭,看見班正對著自己笑,帽子的深綠色流蘇垂在他的面前。

愛莉西亞報以微笑,對他擺擺手。

真是不可思議,即使兩人已經交往幾個月,愛莉西亞每次看到他仍會怦然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