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譯者導讀】

我的森林我行走,我的世界我拯救



朱恩伶



麥迪發現自己一再失去神志,而且開始想像自己靈魂出竅,飄到身體外面。他喜歡這樣,因為這樣可以逃離肉體的痛楚。他飄到自己的頭上,俯瞰一個奮力前進的男孩,堅毅不拔的推開漆黑多刺的灌木叢,領著一個瘸腿的女孩前進。他深深為這兩人感到難過,真想邀請他們與他一起自由自在的飛上天際翱翔盤旋,可是他沒有軀體,沒有聲音,無法呼喚下面的男孩與女孩。



這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也是一個合上書本後,還會令人久久難以忘懷的故事。你猜到了嗎?沒錯,麥迪就是《歷史刺繡人》中那個勇闖大森林為綺拉找回藍色(象徵和平與親情)的小麥。小男孩長大了,成了另一個理想村落的「森林送信人」。

【理想國四部曲】邁入第三部《森林送信人》,我們終於得以一窺世外桃源的真面目。這裡是由各地的難民互助合作建立的人間天堂,成立的宗旨是「利他」與「無私」。六年前,小麥因為家暴離家出走,冒險穿越大森林,到遠方幫好友綺拉尋找藍色,來到這裡,與綺拉失明的父親「先知」相依為命。他在這裡得到溫暖的親情和友情,接受愛的教育,長成一個有為的青年,擔任村子與外界聯繫的「送信人」,還嘗到情竇初開的滋味。

勞瑞讓我們透過麥迪的眼睛,看到人間天堂的黃金年代。那是一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桃花源。不論是因為「政府殘暴,民不聊生,嚴刑峻法,虛幻不實」等等理由而逃離故鄉的難民,在這裡都受到盛大的歡迎,不必再挨餓,也不必再接受不公平的待遇,而且永遠不會再遭到迫害。在這裡,受傷的人可以獲得救治與照顧,不良於行的人有強壯的人協助,失明的人也有人帶路。而且,所有的人都要接受愛的教育,擺脫無知與過去的壞習慣,相互扶持。領袖是村民選出來帶領和保護大家的,他代表勇氣與希望,這人就是駕著雪橇來到這裡的喬納思。這是一個沒有祕密的烏托邦,一個理想的大同社會。

可是,當小麥努力讀書,長成一個有為的青年時,他所居住的「理想國」卻不知不覺的發生了古怪的變化。古老的交易風俗變了質,新來的交易大師用遊戲機等新奇玩意兒吸引村民,人們紛紛將最深的自我交易出去,因而變得自私,凡事都遮遮掩掩的,彷彿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祕密。交易過的人,有的外表改變,有的心性改變。最可怕的是,向來最受麥迪敬重的老師「良師益友」,竟然帶頭倡導封閉邊境,不再歡迎外來的難民,而且在村民大會中以壓倒性的人數通過決議。

邊境再過三個星期就要關閉,麥迪必須在森林各個入口張貼公告,勸告顛沛到此的難民折返。他還必須穿越危險的大森林,返回故鄉,將先知的女兒綺拉帶來團聚。可是,大森林已不再友善,就像喬納思的「超眼界」所見,它變濃密了,彷彿理想國自私的人心,呈「呆滯、生病,如同血栓一樣」。麥迪要如何完成任務呢?

你猜到了嗎?沒錯,恰如綺拉在上部曲所料,麥迪也和綺拉和喬納思一樣,具有特殊的天分。在人心最晦暗的時刻,必須仰賴他最深情、最有力的手。

麥迪溫柔善良,可說是「愛」與「無私」的代表,他從小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他人:在《歷史刺繡人》中,他救活重傷的小狗樹枝,也幫綺拉到遠方找回藍色,又將綺拉失明的父親帶回野蠻的故鄉,再送回理想的村落。在《森林送信人》裡,他無意間救活森林中的小青蛙,將牠的斷腿接回;他也想救治生病的好友雷蒙與瘸腿的綺拉,在領袖的叮嚀下,才勉強保留潛力。

勞瑞把麥迪的最後一趟森林之旅寫得像首詩,是四部曲中最具詩意的一本。這樣細緻的描寫,在青少年小說中十分罕見。我不想告訴你麥迪和綺拉在森林中發生了什麼事,這些得留給你自己慢慢享受。我只想告訴你,麥迪勇敢的經歷重重險阻後,終於在大森林中頓悟,原來他是雀屏中選要來靈療這個世界的,所以他心甘情願的擔負起這個任務。

《森林送信人》讓我們看見了理想國的墮落與復活,再次驗證人類文明不斷的滅亡與復活的歷史循環。大森林象徵著人心,當人心無私時,大森林欣欣向榮,萬物共生。當人心變得自私,不再接受外來的難民時,大森林也漸次毀壞。

【理想國四部曲】讓我們發現,每個主角都具有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天分。每個天分都要自己去發現,每個天分也都有它相對應的功能。你不妨透過這樣的故事思考一下:勞瑞筆下這幾名天賦異秉的年輕人,在現實生活中象徵著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