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逃出研究

和范振玉失去聯絡這麼多年後,我還是很懷念他,也始終不知道他的性別傾向。

他從新竹來找我,打扮潔淨,斜背著手提電腦,手上帶著一大堆劃重點、圈紅圈的資料。

「我喜歡病人瞭解自己的疾病,包括症狀、診斷和治療。」接過他手上的一堆文件翻閱。

「謝謝李醫師的稱讚。許多醫師不喜歡我用查來的知識挑戰他們的權威。」

「查過再問的問題比較深入切己之狀況,也能正確辨證呀!」

「我從高中開始就容易皮膚蒼白和疲累。」他邊說邊遞出歷年的血球數據,「新竹診所醫師說是客家人常見的地中海貧血,還說紅血球體積只有正常人三分之二是證據。」

「這點說法我反對。一來你的貧血症狀在高中才開始,地中海貧血卻是先天性疾病;二來地中海貧血患者的血球數會代償性地比常人多,比方說常人1cc有500萬顆,地中海貧血患者可能有550、600萬顆,可是你只有380萬顆,應該還有長期出血的因素。」

「李醫師,您厲害。我偶爾會解出暗紅色的血便,可是胃鏡、大腸鏡檢查都查不出所以然。」

「日本山本博德教授發明小腸鏡後,全球病患受惠。先前胃鏡、大腸鏡查不出原因的消化道出血,現在發現大多數病灶出現在小腸。」

「上大學後,肚子慢慢地長出一塊東西。電腦斷層檢查懷疑是小腸腫塊,到大型醫學中心開刀,取出時已有十幾公分了,果然是長在小腸的間質瘤GIST。腫瘤中間有個像青剛櫟果實掉落後,留下來的果托般潰爛出血點。」

「哈哈!你還愛看卡通影片《冰原歷險記》?竟然用青剛櫟來比喻。」

「那倒不是,青剛櫟是臺灣黑熊最愛吃的食物。我做了幾年義務的玉山和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員。」

「喔!你真幸運。」我看到了當年手術檢體的病理報告,梭狀平滑肌細胞在五十個高倍顯微鏡視域下有五個細胞分裂相。

「怎麼說?」

「一來,比起胃癌、大腸癌的發生率,GIST瘤稀少得很;二來,GIST有七成長在胃部,在小腸的比較少;三來,比起胃癌、大腸癌,它的預後比較良性。」

「可是我有三、四顆轉移肝臟了!現在醫學中心靠研究計畫專案吃免費的標靶藥物Glivec。」好像正在拍胸脯保證九九%安啦,對方卻回答:我是倒楣一%的尷尬。

「喔!那嚴重。」標靶治療藥物一個月要花十五、二十萬,若能配合研究吃免費藥物,倒不失為福利。

「我的病是腸胃節律細胞ICC突變造成的吧!手術切除檢體的CD117染色陽性。」

「正確!醫學中心才會用imatinib來治療,你口中的Glivec就是imatinib的商品名。」

「可是不知道我是C-kit基因突變的、還是PDGFR-α基因突變,怎麼能確定吃Glivec一定有效?」

那時電腦螢幕映著的我一定是嘴歪眼斜。他的分子生物學知識已經不輸我了。

「你今天來找我的目的是?」

「請您用超音波導引射頻燒灼術(RFA)治療GIST在肝臟的轉移。」

「為什麼不在原來的醫學中心做呢?」

「李醫師在RFA界很有名聲,二來為我申請標靶治療學術免費的醫師說:進入研究就不能再接受其他治療的干擾。可是看到電腦斷層和核磁共振攝影,肝臟中三顆三、四公分的轉移,就覺得再不快刀斬亂麻,生命可能離盡頭不遠了。」

醫學中心本就在做醫學研究,GIST病案不多,教授們好不容易收集到符合條件的案例、花心思寫proposal去申請藥物經費。我一動刀做RFA,案例就算不純,必須棄去。

「李醫師也是醫學中心教導出來的,也幫老師收集過病案做論文,更何況如果研究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