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別慌!

  作家亞當斯(Douglas Adams)總是把「別慌!」這個詞大量用在小說《銀河便車指南》(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銀行便車電視系列、他合寫的電玩遊戲識別證,甚至毛巾上。作家克拉克(Arthur C. Clarke)說,亞當斯這句話真是有史以來對人類最佳的建議。

  「別慌!」這個建議之所以寶貴,是因為驚慌時湧上的恐懼會嚴重影響我們決定最佳行動的能力。人一慌,邏輯或推理就不管用,意識的系統二就會關閉,使我們必須仰賴原始、自動的系統一。如果你是專家的話,仰賴系統一不必然是壞事,但是驚慌會讓專家變成生手。它葬送了美式足球教練吉布森的工作,讓軍官和警官射殺平民,也使我們做出壞決策。

  驚慌的麻煩在於,它會模糊我們對時間的感受。我們對時間的感覺會依環境而有所改變,即使在不緊張或害怕時也一樣。身為消費者,我們對低價和明亮的燈光有比較快的反應,這就是店裡總貼著許多折扣價,燈光永遠明亮的原因。如果你住在人口超過一百萬的城市,暫停一下的感覺會比住在鄉下或小鎮的人感覺還要長兩倍。請別人幫你計時,把手舉起來整整一分鐘,當你覺

得時間已經到的時候,再把手放下。大概過四十秒,你就會把手放下。也可以試試在交談或演講時暫停一分鐘,不過你大概沒辦法撐這麼久,頂多十秒或二十秒就會破功了。

  我們慌張時,時間感會扭曲得更厲害。驚慌發作或是罹患相關心理疾病的人,常會覺得時間突然放慢或急遽加速。對小孩來說,恐怖的萬聖節表演或是喪禮等強烈的情緒體驗,似乎會持續得比實際上還要久。如果你曾遇過車禍或高速飛車追逐,大概會覺得時間似乎變長了。在趕去醫院的路上或比賽時,都可能有這樣的感覺。

  神經科學家伊葛門(David Eagleman)、史戴森(Chess Stetson)和費斯達(Matthew Fiesta)幫受試者綁上護帶拉到45公尺高,然後讓受試者墜落到安全網裡,測試驚慌對時間感受的影響。這段自由落體的恐怖體驗只有三秒鐘。實驗結束後立刻請受試者回想並用碼錶計算他們覺得這段體驗持續了多久,結果他們都覺得持續了四秒鐘─比實際多出三分之一的時間。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大腦把時間拉長了,時間本身並沒有變長,但我們對時間的感受變長了。在極度壓力下,我們會超級專注在當下。腎上腺素急增,扭曲了我們在壓力下對時間的感覺,愚弄了我們的判斷。在事件發生後,真正的禍首其實出在記憶的強度上。在強力的刺激下,大腦會留下比較深刻的記憶,因此事後回想起來,事件似乎持續了更久。伊葛門解釋道:「在緊要關頭,大腦保存記憶的方式可能會讓這些記憶加倍『黏』在腦海裡。事後回想,這些高密度的數據會讓事件似乎持續了更久。」

  時間扭曲會發生在當下與回憶裡。我們可以從電影了解這個概念。在「駭客任務」(The Matrix)中,時間會為了片中的英雄尼歐而放慢,讓他得以用慢動作躲過子彈。或者像馬克斯‧佩恩在電玩「英雄本色2」(Max Payne 2)說的:「當你盯著槍管,時間便慢了下來。人生中所有的心碎與傷痕閃過眼前,留在這一刻,瞬間即是一生。」

  專業運動員也像尼歐與佩恩一樣,當他們需要大腦放慢動作以便看清楚該怎麼做時,他們有能力掌控時間。想想騰飛在半空中的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和賽車選手。前一級方程式賽車冠軍史都華(Jackie Steward)曾這麼描述彎道:「你可以用時速278公里過彎,加速到時速313公里時應該還能看得很清楚,幾乎是用慢動作駛過那個彎,這樣你才有時間煞車、控制車子、知道甩尾飄移的程度,接著你轉過彎,再加一點馬力,以時速278公里的速度離開彎道。」要是史都華的大腦以正常速度運轉,可能會誤判彎道而撞車。

  正因驚慌會影響我們對時間的感受,更加大了專家與生手之間的差異。專家知道驚慌的壞處,但他們會扭曲時間,延長每秒鐘到極致,以增加自己的優勢。生手則脆弱多了,他們的世界會加速也會放慢,然而生手對此一點辦法也沒有。

  在前兩章中,我們探索一些在以秒計的世界發生的有意識反應。我們專注在人的行動,包括選擇正確的美式足球進攻戰術、滅火,或是醫學診斷。本章還是停留在以秒計的世界,但我們要專注在我們說的話而不是動作。驚慌與時間感是很大的議題,隨便談談都能寫成一本書,所以我們要專注在驚慌與時間扭曲如何影響決策的特定層面─我們和他人溝通的時機。不僅要檢視說話時用的字眼,也要看我們在什麼時機說出這些話。在工作場合與私人生活中,選擇說話的時機可說是最重要的決策之一。

  作家亞當斯和漫畫家必定比其他人更了解,驚慌會使我們和他人交談時舉止彆扭。更重要的是,驚慌讓我們沒辦法風趣迎人。

(以上內容節錄自第七章,其他精采內容,請見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