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摘文〕前言 故事,創造一種集體的療癒



去年秋天因為出了一本書《故事的療癒力量》,因而改變了我的生活。

本以為,我只是單純地說故事,單純地分享自己這十幾年的敘事經驗,說完,故事就該結束了,不是嗎?

喔,沒那麼簡單。

我十分訝異,因為我的書、我的故事,竟然創造了許多陌生朋友跟我的生命連結,當然,他們每個人都是「受苦、但不放棄的靈魂」。

半年來,幾乎每天我都會收到來自台灣、大陸讀者的來信(甚至還有香港、馬來西亞),信中,他們勇敢地跟我分享看我書的感動、從我的故事裡如何看見自己,很多人都說他們是邊看邊哭的,甚至,有人乾脆給我寫長長的信,跟我分享他們掙扎的生命故事。

收到這樣的信,感動萬分。讀著這些故事,與每個受苦的靈魂相逢,經常叫我紅著眼眶,深深呼吸著;然後想著:我何德何能,竟然可以讓這些朋友如此信任我,願意將生命「託付」在我手中。別忘了,「故事就是生命」。

對待故事,我始終是禮敬的。

很感動有人願意掏心掏肺跟我分享生命故事,剛開始,我認真地閱讀、也認真地回應,但這卻花費我不少時間與精力。直到有一天,我發現,這樣不行,我太滿了,我裝不下去了,我意識到:我還要生活、還要工作。因此,後期的讀者來信,我只能盡量做簡單回應,感謝他們的信任與分享。這點,真的要請讀者們體諒包容。對,我承認:我無法滿足每一個人,我是不完美的。這點,我得學習「全然接受」。

但在眾多來信中,有一種故事很激勵我。

有人告訴我,我的故事激勵了他/她,也改變了他們。對,很多人因為這本書於是做了新的決定:有人決定離職、有人決定結束一段關係、有人決定去旅行、有人決定考心諮所、想當心理師、有人決定好好的活下去……。

「你的決定,決定了你的人生。」這些人因為這些決定,從此人生有了改變,走向一條新的道路。在敘事裡,這叫:「重寫生命故事」。

這些故事,大大地激勵了我。

我的書及故事能造成如此的影響力,我始料未及。後來我跟朋友說:我知道故事很有力量,但我不知道故事的力量竟然「如此大」。

其中有兩個故事,最叫我感動,我一定要分享。

今年一月,我在北京有一場大型演講。演講完畢,聽眾排著長長的隊伍準備給我簽書。簽到一半,一位中年婦女走到我的面前,眼神專注地看著我,然後紅了眼眶。當時,我嚇一跳。突然,她緩緩地說:「周老師,感謝你的書,它救了我一命。」

我愣在那裡。表情驚訝,不知該如何回應。

然後,她接著說:「去年秋天,我得了抑鬱症(就是憂鬱症),一直想自殺,連我的諮詢師也束手無策,有一天她跟我說:『就算妳要死,也先把這本書看完再說吧。』她把你的書丟給我、要我看。我花了三天看完,邊看邊哭,然後跑去跟我的諮詢師說:『我會好好活下去的。』」說完,她淚雨如注。我依然無言,紅著眼眶。

另一個故事,是在台灣。

有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男子打電話給我,他二話不說劈頭就罵我,批評我寫這樣的書會害人,還問我在哪一間大學任教,要去學校告我的狀(聽到這裡,我很清楚知道:這人不是我的讀者,他根本沒看過我的書。書上寫得很清楚,我是自由工作者啊,他竟然不知道)。

被罵得莫名其妙,我心裡很不舒服。直到晚上,真相大白。

晚上我又接到另一位陌生女子電話。她說:「周老師,很抱歉,我先生下午打電話騷擾你,對你很不禮貌,真的很對不起。」

我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說,她先生會酗酒,長期對她精神虐待、用粗話罵她、甚至打她,但她覺得「家醜不可外揚」,一直隱忍著,不敢說、也不敢離婚,抗憂鬱的藥持續吃了好幾年。

「有一天我去醫院回診,我的精神科醫生看不下去,他推薦我看你的書,我買回來兩天就看完了。然後,我每天就抱著這本書反覆看,吃飯看、睡覺也看。邊看邊哭。」

「昨天,我先生又喝醉酒、罵我,甚至想動粗,但這次我瞪著他、跟他說:『你敢再動我一根汗毛試試看,我一定告你、跟你離婚!』」(聽到這裡,我的眼淚就飆出來了)

這位女士瞬間變成一個「巨人」。她好有力量。

那晚,她沒有被打。第一次,她為自己「挺身而出」。

我終於明白那通男子的電話是怎麼一回事了。

是的,是我「害」他不能繼續虐待他老婆。他的老婆竟敢「頂嘴」、想告他,是我害他不能繼續使用暴力控制他老婆的。

我很高興,我「害」了他。

最後,那位女士向我表達深深感謝:「我真的受夠了,我要開始學會愛自己,謝謝你的書帶給我力量。」

這些故事,帶給我極大的震撼與啟示。

真要感謝這本書,讓我有機會可以跟這麼多受苦的靈魂深深連結,當中,叫我再次充分感受到:故事的神奇療癒力量。

於是,我在想:如果我只是單純、老老實實地說故事,這樣就可以在無形中幫到一些人,那我為什麼不做呢?這便是我今年願意繼續寫第二本書的動機。

是的,這本書可以當作是上一本《故事的療癒力量》的延續。我繼續說著我的生命故事,以及我做敘事諮商工作的故事。如蘇格拉底所說:「沒有經過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人生。」在還沒有給出故事之前,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誰」。故事給出一種明白,一種看見。

尤其在這本書裡,我說了更多關於自己不完美的生命故事。

是的,我有一個不完美的人生、不完美的家庭,我本身也是一個不完美的人。這些,通通要認回來。「我不用完美,但我要完整」,這句話在我的第一本書裡出現過,叫許多讀者受益。

說著自己不完美的故事,除了認回自己,讓自己更完整,當中,我也看見自己的勇氣與力量。如同《不完美的禮物》的作者布芮尼.布朗所言:「揭露自己的故事,並且在過程中愛自己,會是我們所行之事中,最勇敢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