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心靈與誠實--「補上一頁欠缺的歷史:蔣公夫婦基督教的信仰」出版後記

文/林治平

承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所長王成勉教授之託,出版《補上一頁欠缺的歷史:蔣公夫婦基督教的信仰》一書,我們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

成勉兄致力中國現代史研究數十年,更是學界少數投身華人基督教史研究的著名學者。這本書中的精釆內容,是成勉兄醞釀多年、精心細密籌劃編撰而成的,其意義及價值,自然不容忽視。

蔣介石總統在中國現代史中,當然是一個舉足輕重具有關鍵性影響力的人物,而宋美齡夫人則出自一個擁有牧師身份、熱心參與孫中山革命事業的家庭。受過良好英文教育的宋美䶖,夫唱婦隨,一生協助陪伴夫婿、歷經國內戰亂艱苦,出生入死、不離不棄;縱橫國際外交,經營交涉、厥功至偉,誠為當代傳奇女性。在中國近現代歷史中,蔣公夫婦二人均扮演看極其重要的角色。其事工行誼當然是近現代史家、尤其是中國現代史家,聚焦研究的焦點。學術論壇爭相著墨討論,自然不在話下。

然而,蔣公一生事功,龎雜纏繞,爬梳整理殊為不易;牽涉深廣,功過評價往往各走極端,真相難以辨明。過去一般史家評論蔣公事蹟,多數著眼於歷史事件之表層可供觀測分析的資料,鮮少觸及影響蔣公作成某項決策行為的背後因素,尤其是他心靈掙扎轉折的過程。筆者認為研究一個歷史人物,其實後者更為重要,否則所有的臧否褒貶,難免有所偏頗失焦,甚至陷入不可挽回的錯誤結論之中。這種情形在華人教會史的研究中,更為嚴重。

筆者從事華人基督教史研究工作已逾四十年,一直覺得過去學者對華人基督教史之研究方法似有偏差,因為他們的眼光只著重關注基督教傳入中國後對中國傳統文化社會習俗所產生的衝突變化,這樣的觀察研究,只能算是兩種不同的異文化相碰觸時的一種社會文化變遷表面現象的分析研究,這樣的研究方法最多只能觸及基督教為達成其傳播信仰之熱忱,而不得不對某些抗拒排斥的外顯現象的回應而已,不能算是真正基督教研究。因為這些研究者力主「出得來」的外在客觀現象的觀察描述,堅決反對「進得去」的主體內在心靈轉折的捕捉。是一種力主外在客觀現象描述的研究方法。這樣的研究方法,固然可以較為準確呈現基督教面對刺激挑戰時的反射回應,但這只是基督教極小部份的外在反應而已。

基督教是一個注重本體內在實存的宗教,僅從外顯表層現象是無法認識基督教的真義。所以耶穌說:「神是靈,所以拜祂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此,要了解基督教必須從基督徒的心靈與誠實等內在生命層次著手。然而,一般的研究者,多半習用人文社會科學的研究方法來研究基督教,個人覺得這樣的研究,往往搔不到癢處,只是在基督教的外圍繞圈,總覺得欠缺了一頁,甚至形成了一些誤會偏見,讓人更難了解認識基督教。這個問題在2007年於香港舉行「馬禮遜入華宣教二百年紀念國際學術研討會」中,我曾應大會之邀以「心靈與誠實──從生命教育的角度談中國基督教史的研究」一文發表主題演講,文中對此問題有詳細的探討;今年在台灣中央大學舉辦的「宣教士筆下的大陸與台灣」國際學術研討會中,我也以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Hudson Taylor)的岳父台約爾(Samuel Dyer)為例,發表「宣教士筆下的大陸與台灣──從台約爾說起」主題演講,重申心靈與誠實在教會歷史研究中的重要性,茲不贅述。然而,在過去兩百多年中,華人基督教史研究,雖不乏其人,但多半遵循「出得來」,站在基督教外面客觀觀察的原則,從事基督教入華宣教史的研究,這種只從表面看得見的現象加以描述論斷而成的華人基督教史,始終未曾觸及真正基督教的本身,只能在一些外顯的現象上,加以描述論斷,這就是為什麼華人基督教史的研究,始終是歷史上欠缺的一頁了。

蔣公夫婦都是虔誠的基督徒,要了解一個基督徒的行事為人,自然必須掌握他心靈內在、生命本體的掙扎過程,方可奏效。這本書中的內容,其論文部份依據蔣公的日記,對照相關歷史資料,探討蔣公面臨生命歷史重大決策階段時,基督教信仰如何支持影響他作出生命中的重大決定,是純學術性論文;另一部份則邀請蔣公夫婦的親近家人、以及多年陪伴追隨他們二人的教會牧師教友,分享他們近身接觸觀察蔣公夫婦生命信仰的親身體驗,這些出自蔣公私秘日記的記載及第一手直接親炙而得的信仰經驗,正是了解基督信仰與蔣公夫婦行誼最好的方法。

因此,這本書不僅補足了中國現代史中欠缺的一頁,更補足了華人基督教史上欠缺的一頁,作為一個中國近代史及華人基督教史的研究者,當然是筆者樂見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