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章



如果你家鬧鬼了。

你應該很煩惱吧,一來是因為恐怖,二來也可能造成很多不便,事情若是傳出去,還會被說得很難聽。你一定很想儘快解決。

……但是要怎麼解決呢?

在這種情況下,大概沒幾個人能馬上想出具體的解決辦法。「找人來做淨化儀式就好了」──就算你有這種模糊的概念,也不知道該如何著手吧?有人會想到要去寺廟或神社,不過家附近的寺廟神社又不像是會承辦這種業務的樣子,總不能突然跑去這些地方說「我家鬧鬼了,請你們幫幫忙」吧?或許有人會想到可以求助於靈能者,但是你要上哪去找這些人呢?

渴望解決,卻不知從何解決──若是你有這種煩惱,我建議你去搭山手線。如果你不是住在東京一帶,就得先到東京站或上野站。

從哪裡來不重要,總之要搭山手線到澀谷。當然,你也可以走其他路線,反正只要到得了澀谷站就好了。到達澀谷之後,先去找知名的忠犬八公像,然後就近找一位貌似親切的路人,問他「道玄坂要怎麼走」。

問出道玄坂的方向,再依照路人的指示爬上坡道。走一小段路,應該會看到一棟古色古香的紅磚色大樓,一樓有個大廣場。

到達廣場以後,搭噴水池旁的手扶梯上二樓。千萬別被一樓廣場旁的咖啡廳和精品服飾店迷住了,附近的商店都很時髦,的確讓人很想多逛逛。

出了手扶梯先看看周圍,有個頗寬敞的大廳,往大廳盡頭的走廊走到底,會看到漆成藍灰色的木門,上半部嵌著描繪優雅花紋的玻璃,玻璃上有精緻美觀的金色「SPR」字樣,下面還有一行金色小字「Shibuya Psychic Research」。

直接走向那扇門吧。

──你說那間是咖啡廳?

怎麼會呢?那當然不是咖啡廳。我何必推薦苦於家中鬧鬼的人去咖啡廳啊?

如果把那裡當作咖啡廳,必定會碰得一鼻子灰。運氣不好的話,可能還會被諷刺一句「你看不懂英文嗎」。

門牌上寫了「Shibuya Psychic Research」。

「Psychic Research」是「靈異現象調查」。「Shibuya Psychic Research」就是指位於澀谷的靈異現象調查事務所。不對,所長姓澀谷,所以可能是指澀谷家的靈異現象調查事務所。無論是哪一種,在電線桿的廣告上都能輕易找到例子就是了。

──提供驅邪驅鬼諮詢。

也就是專門處理鬧鬼和附身邪物。

好啦,接下來只要鼓起勇氣走進去就行了。

那是一間寬敞雅致的辦公室。通常由我來接待客戶,但我也有可能不在。因為我只是打工的,不會一直待在這裡。

如果我不在,就會由一位高高瘦瘦的冷漠男人負責接待。偶爾會碰上我和他都不在的情況,那就沒人負責接待了。這種時候,多半會有個帥翻天的少年傲然坐在大廳的會客區。

他年約十六、七歲。絕對不要看他年輕就當他是打工小弟,因為他自尊心奇高,要是受到這種冒犯,他絕對不會輕饒的。

畢竟他是個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自戀狂諾爾西瑟斯,簡稱諾爾。

只要別惹諾爾生氣,你就可以儘管放心諮詢,他一定會解決你的困擾。

……前提是他提得起興致。



「Shibuya什麼玩意兒的就是這裡嗎?」

一走進辦公室就說這句話的人,是個渾身珠光寶氣、五十歲左右的太太。感覺很昂貴的香水味飄來的瞬間,梅雨季後的暑氣和都市的喧鬧聲也跟著溜了進來。

這天是我的打工日,而且不是休息時間,我理所當然在辦公室,所以由我負責接待這位太太。

「……是的。請問您要諮詢嗎?」

我擺出生意人的笑臉,她的視線卻透過起身接待的我,對準了這天剛好坐在大廳沙發看書的諾爾。

「喂,小子。」

……無知是非常危險的行為。這位太太,勸妳最好別叫那傢伙「小子」,這樣很危險喔,如同對著老虎叫「小黃」。

我用禮貌語氣和親切笑容問道:

「不好意思,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可是那個太太只瞥來一眼,就不理我了。

……哇喔。

她完全無視我的存在,直接走向諾爾。

「喂,小子,你是這間事務所的人嗎?」

諾爾還是頭也不抬地看書。聽到「小子」這種稱呼,他不可能有反應的。

我秉持著樂觀精神,又客氣地叫了她一聲。

「呃,不好意思……」

她還是沒理會。

……妳夠了沒啊!都幾歲了還這麼不懂禮貌!

「有事的話可以和我談談。」

雖然很想咆哮,我還是努力壓下衝動,畢竟是工作嘛。我謹記「忍」字一訣,好言好語地說。那位太太終於轉頭,不客氣地打量著我,然後哼了一聲。

……這女人搞什麼鬼啊!

接著她又不可一世地對諾爾說:

「喂,小子,我是客人耶!」

諾爾終於抬頭看她。

「客人……?」

好像漫不在乎,非常冰冷的語氣。

「是啊,你至少該回一聲吧,真討厭。」

……妳才討厭吧。

諾爾又把視線拉回書上,冷淡至極地說出一句:

「請回吧。」

「怎麼回事?我都說了我是客人耶!」

「我們的生意還沒差到那種地步,不需要勉強應付這種毫無禮貌的低級客人。」

……了不起,真敢說。

太太變得滿臉通紅,想必不是因為感到羞恥。

「你太無禮了!負責人呢?叫你們的負責人出來!」

……太愚蠢了。

諾爾倏地站起,轉身面對那位太太。那雙冰冷的眼神散發出來的威嚴,任何人見了都會噤聲。容貌俊美非凡、有著烏黑頭髮和烏黑眼睛、穿得一身黑的他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

「我就是所長澀谷。」

那位太太似乎嚇呆了,張著嘴巴說不出話。

「請回吧。」諾爾說完之後,又對附近的資料室喊了一聲。「林!送客!」



沒禮貌的太太被冷面無情的高大助手趕了出去。

「諾爾,這樣不好吧。」

我問道。諾爾若無其事地繼續看書。

「什麼事?」

「剛才那個太太好像很有錢呢。」

那應該是所謂的大生意吧。(不對嗎?)

「無所謂。」諾爾的語氣還是一樣冷淡。「對了,麻衣。茶。」

泡茶這點小事,你就不能偶爾自己去做嗎?

我想歸想,卻不敢說出來,因為諾爾今天心情很差。這天客人絡繹不絕,而且每個都很難纏。諾爾平時都窩在所長室,今天卻一直被叫出來,聽些亂七八糟的諮詢,情況慘烈到他已經放棄繼續躲在所長室,寧可待在大廳,這樣還能省下走進走出的時間。

除了像剛才的太太那種無禮傢伙之外,還有不少搞不清楚狀況的客人,要嘛是「我要調查老公有沒有外遇」,要嘛是「我要治療腰痛」,還有人說「我想看看兒子的結婚對象運勢如何」。甚至有人把我們當成新興宗教組織,來這裡做人生諮詢,唯一比較像樣的只有「我女兒最近很叛逆,一定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請你們幫忙驅邪」。

每次碰到這種狀況,我都得在諾爾散發出來的不悅磁場之中詳細解釋,說我們這裡是靈異現象調查事務所,承辦業務是針對可能和鬼魂有關的神祕現象進行科學調查。

是的,我們不是偵探事務所。

您誤會了,我們不負責靈療喔。

對不起,占卜不包含在業務項目之內。

不,我們不是宗教團體。

……有完沒完啊?就算我不是諾爾都想生氣了。

「請用。」

我將紅茶放在桌上。順便解釋,在這間辦公室裡提到「茶」就是指紅茶,從來沒有用過綠茶。

諾爾只是點頭,臉也不抬。說聲謝謝是會怎麼樣嗎?這可是我體諒情緒不佳的上司,用心泡出來的紅茶耶。

……話說回來,這的確是我分內的工作啦。

我的職務就是打雜,譬如影印、泡茶之類的,算不上什麼重要工作。正因如此,我做任何事都不敢掉以輕心,連泡茶這種小事都做得很仔細,經常更換茶葉。看我這麼盡心盡力,你就不能偶爾跟我道聲謝嗎?

──和諾爾相識是今年春天的事,地點是在我讀的高中。話雖如此,諾爾並不是轉學進來,而是以「澀谷靈異現象調查事務所」所長的身分來調查舊校舍的不祥傳說。

基於某些緣故,我在那次事件中擔任諾爾的助手,所以如今才會來這裡打工。

我一開始認為他是個討厭的傢伙,雖然長得好看,個性卻很差,講話毫不留情、自尊心極強、心高氣傲、目中無人、唯我獨尊。當時我只覺得這個人很誇張。

人生真是難以預料,我似乎對這位所長……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連我都搞不懂自己了。

可想而知,諾爾完全沒察覺到我的心情,他只把我當作一介兼職員工(大概吧)。

我也懷疑過,或許他天生對女生沒興趣。

因為他和一般男生差太多了嘛。

首先,他才十六歲就已經是一間靈異現象調查事務所的所長了。他只比我大一歲,應該是高二生,卻好像沒在上學。不過他還是有個正經(?)工作,所以學歷大概不重要吧。

再來,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工作狂,不看電視,不看電影,不看小說,當然也不看漫畫,音樂也一樣,任何類型都不聽。而且他似乎沒有朋友,不像是會揪眾出去玩的樣子,我也沒看過他做任何運動。

那他不工作的時候都在做什麼呢?唔,幾乎都關在所長室吧。根據我工作時進出所長室目擊到的情況來看,都是打電腦、讀書、看很厚一疊的影印資料,他會看的書也都是和靈異現象相關的專業原文書。

興趣的話,應該是旅行和魔術吧。

說起這點也很奇妙,他收集了堆積如山的旅行指南和地圖。就算他的原則是「無論多遠,任何委託都要親自調查」,旅行資料也不該多成這樣啊。他有時會攤開地圖,一邊用手指在上面比畫一邊沉思。他有過很多次短暫的旅行,但也不像是去觀光的,因為他到京都都不去看清水寺、金閣寺或是嵐山。

至於魔術,他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表演過。我不時看到他在把玩撲克牌,而且經常有魔術用品店之類的地方寄東西來,可是從沒見過他實際表演給別人看。

總覺得他的個性很不透明,或許該形容為神祕吧,我也說不上來這樣算不算優點。

一想到這裡,我就像個懷春少女似地害羞起來。

個性大剌剌的我也會有這種反應啊。難得,太難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