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楔子 死裡逃生

【1】

──這個孩子,與眾不同。

身為這些與眾不同的孩子的雙親,總會在某個時間點,浮現出這樣的想法。

這樣的想法不會在第一眼見到孩子之後隨即產生,而是在看著孩子成長的過程之中,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才會隨著事件的觸發浮現出來。

一個午後的事件,使得凱特琳的母親觸發了這個想法。

那時候才剛學會說話的凱特琳,常常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或者空間說話。

「奶奶來了。」年幼的凱特琳常常張開雙手,對著沒有人的客廳這麼叫道。

然而,除了空無一人的客廳之外,這句話真正的問題在於凱特琳的奶奶早在她出生前就已經往生多年了。

一開始凱特琳的雙親以為,這只不過就好像其他許多小孩都擁有的虛擬朋友一樣,只不過凱特琳虛擬的對象是奶奶,或者那位朋友的名字剛好叫做葛蘭妮(Granny,英文口語中對奶奶的暱稱)而已。

然而不用多久的時間,凱特琳的雙親就發現了,這實在無法完全解釋凱特琳的所有行為。

一天午後,當年只有三歲左右的凱特琳,仰著臉望著自己的母親。

母親問道:「怎麼啦?」

凱特琳搖搖頭,用手揉著自己的鼻子說:「為什麼我們要搬離伯明罕?你們不喜歡那裡嗎?」

母親聽了登時一愣。

凱特琳一家人從伯明罕搬來這裡,是在凱特琳出生之前的事情,因此她根本就不可能會知道,不,應該說年僅三歲的凱特琳連伯明罕這個地名都不應該知道,怎麼會這樣問呢?

「為什麼妳會這麼問呢?」凱特琳的母親將自己的疑惑提了出來。

「奶奶說她比較喜歡伯明罕,」凱特琳低著頭說:「不喜歡這裡,她覺得這裡的人看起來都太『狡猾』了。」

聽到凱特琳的回答,凱特琳的母親立刻站了起來,一臉驚訝地看著凱特琳。

先別說凱特琳是怎麼學會『狡猾』這個單字的,在凱特琳的母親印象之中,有一個人非常喜歡用這個單字來形容別人,那個人正是凱特琳的奶奶。

「我不喜歡那傢伙,」凱特琳的奶奶總是對人有這樣的評論:「他看起來就好狡猾。」

凱特琳的母親總是笑著說:「在媽媽的心中,只有三種人,男人、女人與狡猾的人。」

光是這個字,就讓凱特琳的母親有了「說不定自己的女兒真的見到了奶奶」的想法。

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凱特琳的母親不再把凱特琳說的話當成童言童語,而當她認真看待凱特琳的話之後,就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凱特琳的確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因此,凱特琳的母親才會有「這個小孩,與眾不同」的想法。

然而,伴隨著這樣的想法而誕生的卻是一個重大的抉擇。

同樣的抉擇,也出現在飛燕的四個媽媽,以及當時一眼就看穿了任凡的撚婆身上。

他們必須選擇該怎麼樣來看待這樣的「與眾不同」。

有些人,將這樣的「與眾不同」視為一種來自地獄深淵的詛咒;自然也有些人,會將這樣的「與眾不同」視為一種來自天堂天使的祝福。

凱特琳的雙親,在經過討論之後,將這份與眾不同的天賦當成了上天的祝福。

讓凱特琳即便失去了奶奶,也可以在有奶奶陪伴的情況下,快樂地長大。

凱特琳的雙親用盡所有的愛,包容著凱特琳,即便無法看到與凱特琳一樣的世界,卻也從來不曾指正過她,反而選擇絕對的信任與包容。

當年幼的凱特琳問道:「為什麼那個人的頭不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呢?」

她的雙親總會溫柔地回答:「有些人去另外一個世界並沒有那麼順利。」

即便看不到,他們也會順著凱特琳的話,並透過自己的想像力來回答凱特琳。

這是凱特琳雙親最無私的愛,也是給與凱特琳最大的禮物。

只是,不管是凱特琳的雙親還是凱特琳都沒有料想到,這份被定位為祝福的禮物,最後竟然會為他們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2】

十多年的光陰過去了。

在父母的愛與包容之中成長的凱特琳,已經不再是個天真無知的小孩,對於自己可以看見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也早就已經了解與接受了。

畢竟是從小就有陰陽眼,在適應方面,本來問題就不大。

在凱特琳過完十六歲生日的秋後,一個寧靜的夜晚。

接近午夜的時分,凱特琳的雙親正在樓下沉沉地睡著,而在樓上的凱特琳也正熟睡著。

好像聽到了什麼,凱特琳皺了皺眉頭後醒了過來,四周是一片昏暗,凱特琳也不以為意,準備轉個身之後繼續睡。

猛一轉身,一個全身是血的男子,就站在床頭。

「醒醒,凱特琳。」那男子對著凱特琳說。

凱特琳聽了,沒有半點驚慌的神情,瞇著雙眼看了男子一眼後,閉上眼睛說:「我想睡覺,卡特你不要吵我。」

名叫卡特的男子,沒有任何表情,低頭看著凱特琳,仍然重複地說著:「醒醒,凱特琳。」

「走開,」凱特琳不理會卡特,閉著雙眼說:「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卡特是凱特琳的鬼朋友之一,從小就看得到鬼魂的凱特琳,在這些年下來,有許多類似卡特這種無害的鬼魂,成為了凱特琳的朋友,他們常常在晚上來找凱特琳,就連凱特琳的雙親也知道,不過正如兩人在凱特琳小的時候便決定好的那樣,他們對這樣的現象沒有任何意見。

「不行!」卡特堅持地說:「快點醒來!」

這時就連凱特琳都覺得奇怪了,她張開雙眼望向卡特那邊。

一看,凱特琳立刻張大了雙眼。

只見自己的房間此刻不只有卡特一個鬼魂,而是幾乎整個村落附近的鬼魂都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凱特琳坐起身來,一臉狐疑地問。

「妳必須要走了,」卡特淡淡地說:「妳要快點逃走,他要來找你了。」

「啊?」凱特琳皺著眉頭,一臉不解地說:「他?是誰啊?我要去哪裡?」

「沒時間說那麼多了,」卡特指著窗外說:「快逃。」

除了卡特之外,其他鬼魂也跟著卡特一起指向窗外說道:「快逃,凱特琳。」

凱特琳半信半疑地站起身來。

這些鬼魂全部都是凱特琳認識、熟悉的,可是他們卻從沒像現在這樣,集體一起沒頭沒腦地要自己做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凱特琳一臉快哭的模樣說:「你們嚇到我了,先告訴我怎麼回事啊。」

卡特轉過來,張開了嘴正要開口,突然之間臉色驟變。

除了卡特之外,其他鬼魂也都同時變臉。

凱特琳驚恐地看著房間裡面所有鬼魂這異常的景象,還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下一瞬間,所有鬼魂臉上全部都流露出驚恐的神情,然後朝四周一竄,轉眼之間所有鬼魂全部不見,只留下了一句話。

「來不及了……,」鬼魂們異口同聲地說:「……他來了。」

原本熱鬧的房間,轉瞬間只剩下凱特琳一個人,而就在凱特琳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樓下突然傳來了騷動的聲音。

凱特琳先是聽到了自己父親的聲音,從聲音聽起來,父親似乎在跟人爭吵。

凱特琳輕輕地打開房門,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傳了進來。

「她在哪裡?」

凱特琳走到樓梯邊,透過縫隙朝下面看。

凱特琳看到了自己的雙親,兩人跪在地上,看著前方。

從凱特琳的角度,看不到兩人此刻的表情,也看不到在雙親前面的是什麼人,她只看到有兩雙腳,正站在他們面前。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凱特琳的父親叫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對方沒有回答。

凱特琳的腦海裡面,浮現了剛剛鬼魂們所說的話。

「快逃,凱特琳。」

凱特琳的雙親低著頭,互相看了一眼之後,突然之間,凱特琳的父親倏地站起身來朝面前的兩個男人撲去。

凱特琳的母親見狀,立刻轉身朝樓上跑來。

就在這個時候,凱特琳只聽到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響,而原本要衝上來的母親,到了樓梯邊,也因為這聲巨響停了下來,回過頭去。

這時那震耳欲聾的聲響又再度響起,凱特琳的母親身子一震,然後緩緩地倒了下去。

而另外一邊,凱特琳的父親也倒在地板上,紅色的血液開始緩緩地在木質地板渲染開來。

凱特琳瞪大雙眼,張大了嘴,但是卻沒有叫出聲來。

那兩雙殺人凶手的腳,走到了凱特琳父親的身邊,用槍抵了抵凱特琳的父親,似乎是在確定他斷氣了沒。

凱特琳怕被兩人看到,轉過身衝回房間,才剛進房間,就看到了自己的父親與母親,不,正確說起來,應該是父親與母親的鬼魂。

看到兩人的魂魄,讓凱特琳非常清楚自己的雙親已經死了。

母親指著衣櫃,似乎是要凱特琳躲進去。

凱特琳沒有遲疑,立刻照著母親的指示,躲入衣櫃之中。

凱特琳才剛躲進衣櫃,房門呀的一聲被人打了開來。

凱特琳透過衣櫃的門縫看了出去,只見那兩個殺害自己雙親的凶手,正準備踏入屋內。

而在門的左右兩側,凱特琳的雙親一左一右站在門邊,似乎準備對正要進屋的兩人發動襲擊。

對他們來說,就算變成了鬼,也要保護凱特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