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首獎  好走  王虎森

第一章 綁架

 1

 「莫哭!再哭就割掉你的舌子!」

 十歲的王勇聽到這樣嚇人的塑膠普通話,立刻就不哭了。

 說這話的是個長著落腮鬍子的男人,一尊凶神。王勇可憐兮兮地、安安靜靜地坐在兩個大人中間,連大氣都不敢出。

 雙排座汽車風馳電掣地往前飛奔。

 坐在後排的有三個人。左邊就是那個一臉凶相的落腮鬍子,右邊也是一個彪形大漢,只是臉上沒那麼長的鬍子。王勇知道他們都是壞傢伙!他被他們夾在中間。安靜下來之後,他想到了電視裡的情景,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被綁架了!他們會不會撕票呢?

 坐在前排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司機,王勇不認識,另一個王勇是認識的,他就是李伯伯。他是最壞的壞傢伙!他以前經常到我們家吃飯、住宿,和爸爸很要好,他們是生意上的朋友。當然,這是以前的事。最近兩個月來,他到我們家好幾次,次次都是來問爸爸要錢。爸爸說沒錢,他就說爸爸是騙子。爸爸怎麼會是騙子呢?他自己才是騙子呢。他們抓我幹嘛?他們要把我抓到什麼地方去?最壞的壞傢伙是湖南人,他們要把我抓到湖南去?以前我聽他說,湖南好遠好遠。

 雙排座汽車風馳電掣地往前飛奔。

 感到恐懼的不只是王勇,他們四個大人也怕。

 李忠義以前是個老闆,但自從被王勇的父親王存孝騙去八萬多塊錢的貨物之後,他就一蹶不振,後來乾脆關門大吉,又變成了一個農民。這次他喊了一輛雙排座農用車和兩個打手到這人地生疏的河南來,是冒了極大的風險的。這兩個打手在本地稱王稱霸,聽說是去河南,臉上的霸氣先去了幾分,但看到李忠義開出的價還是滿高的(每人兩百),就答應了。這個農用車車主兼司機,首先也是不想來,但經不起李忠義軟磨硬泡:跑河南一趟五百,不行,那就八百;八百還不行,那就一千。這一趟李忠義花了血本,他曉得,如果這回沒有成功,他也就死了這條心,不再到河南問王存孝的錢。

 王勇今天像往常一樣去上學,跟絕大多數男孩一樣,他蹦蹦跳跳,無憂無慮。他實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家裡就他一個孩子,他是小皇帝,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他家屬於先富起來的人家,住著洋房,父親騎一輛進口摩托車。他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玩好的,實在沒什麼好擔心的。如果硬要擔心,他只要擔心自己玩得不盡興。

 任何人都萬萬想不到,就在上學的路上,他被綁架了!他嚇壞了,兩個高大的男人把他抓起來扔進車裡(王勇想起了書上常說的「像老鷹抓小雞一樣」)。當時四周沒有其他人。等他哇哇大哭手亂打腳亂蹬的時候,汽車已經發動,像離弦之箭一樣向前射去……。

 爸爸,你在哪裡?你知道我在這裡、我在車上嗎?爸爸,你趕快喊公安局的叔叔來救我呀!要快來!慢了,只怕我就沒命了。他們會殺死我的。唉,爸爸不一定知道我被這些壞傢伙綁架了。他怎麼會知道呢?他沒有看見,又沒有人告訴他,他是不會知道的。要讓爸爸知道這事。怎麼才能告訴爸爸呢?打電話。哪裡有電話呢?

 沒有人在意這個十歲的男孩會怎麼想。汽車向前飛奔。

 2

 陽光透過車窗玻璃照了進來,這些男人完全把陽光擋住了,沒有一點陽光能照到王勇身上。這汽車要開到哪裡去呢?湖南,應該是湖南,李忠義這個最壞的傢伙就住在湖南。湖南,好遠好遠,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