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桃源境裡的公主殿下

誰?!
這是誰?!
這張臉到底是誰啦?!
為什麼我不但跑到奇怪的地方來、遇見奇怪的男人,還變成了「第三個角色」啊?夠了夠了,真的夠了,原來我還能夠從克莉絲多的身上跳出來變成其他人嗎?那下次醒過來,我該不會就變成光頭校長了吧!
我不要我不要,我死都不要變成光頭啊!
一看見鏡中人的模樣,我只能用雙手抱緊頭,不停晃著腦袋,希望能夠離開這個惡夢,但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後,疼痛感把我拉回了現實。
可悲的事實告訴我,這並不是作夢,而是真的。
我真的變成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了啊!
「妳、妳還好嗎?」
男人看見我一臉慌張又無奈的表情後,把鏡子收了起來有些擔心的看著我,頭上的耳朵還垂了下來,看起來像隻可憐的小狗。
比起這點,更重要的是我看見那雙耳朵動了,這樣看來這個耳朵並不是頭飾或者cosplay之類的東西,而是真的耳朵。
好極了,別告訴我這個男人是魔獸。
「我現在非常需要有人告訴我,為什麼我會跑到這個人的身體裡來……」長嘆一口氣之後,我只能默認了自己跑到這個身體裡的事實,但我現在缺一個解釋。
好吧,昨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地進入自己的房間裡睡覺,沒有吃什麼怪東西,也沒有遇到什麼怪人,照理來說應該會平安順利地進入隔天早晨才對,但是眼睛睜開來之後,卻已經來到了這個地方,還換了個身體。
按照這個獸耳男的話來推測,這個身體的主人應該就是他剛剛一直喊著的「悠竹大人」了吧?
我盯著他看,蹙起雙眉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一開始問你的問題。」
「咦?」男人又對我眨眨眼睛,似乎忘記了我剛才問了什麼,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張大雙眼的圈起了嘴巴,挺起身來對我說:「對喔……我忘了回答。我叫做施琅,是悠竹大人的守護獸。而這裡則是悠竹大人的居所──夏瓔宮。」
……聽完這些話,我的腦袋一時間無法消受,頓時空白了三秒鐘,之後我才甩甩頭再次提問:「那、那個,不好意思,能麻煩你再說一次嗎。」
「這裡是夏瓔宮,悠竹大人住的地方喔!悠竹大人是我的主人,而我是她的守護獸,施狼。」
「你口中的悠竹大人到底是……什麼人?」
守護獸、夏瓔宮,這些沒聽過的名詞讓我有些混亂,雖然早就已經習慣各種不合常理或者完全沒聽過的專有名詞出現了,但現在的我需要有人能夠把這些專有名詞作出解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離開了克莉絲多的身體裡的關係,我發現自己的腦袋不像從前那樣,能夠給予我我想知道的資訊。
也就是說,我已經不是希瓦那學院的天才雙修學生克莉絲多,而是這個男人口中的「悠竹大人」了。
施狼聽見了我的問題之後,忽然開心地露出了笑容來,激動地對我敘述著這位「悠竹大人」是誰。
「悠竹大人是桃源境的六仙喔!又強大又漂亮,而且人很好,對我這種人也一直都很溫柔,甚至還讓我成為了她的守護獸。」
六仙我沒聽過,八仙倒是知道不少,不過,照這樣子看來,我似乎是成為了「仙人」啊。
從天才雙修生轉職為仙人嗎?
這到底算什麼設定啊……
「施狼,你想找回你的悠竹大人嗎?」
「想,當然想!」
一提到「悠竹大人」,施狼的表情馬上變了個樣,那條雪白色、毛茸茸的尾巴還開心地晃來晃去,感覺得出他有多喜歡自己的主人。
但是我必須找出會變成這樣的理由以及原因,回到克莉絲多的身體裡去才行。雖然不太想這樣猜測……如果說,我變成了「悠竹大人」的話,那麼克莉絲多的身體裡面,難道就是這位「悠竹大人」嗎?
不知道這個「悠竹大人」跟我交換身體的理由究竟是什麼,但是,我會查出來的。不管用什麼方式,我都必須回到希瓦那才行。
因為這裡,不是我應該待的地方。
於是,我轉過頭去對施狼提議:「你幫我想想看,有什麼人可能知道你家主人上哪去了,或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原因。」
施狼張開了口,想要說什麼,但是卻還沒說出來,就被忽然闖入的人插了話。
「喂,悠竹,起床沒?七羅要我來叫你去吃早飯喔。」
一個留著綠色長髮的男人大步走了進來,見到我就伸出手來對我招呼著,讓我沒時間做出反應,愣在那裡看著他。
他對我眨眨眼,我也對他眨眨眼,而一旁的施狼則是甩著尾巴,看著我們兩個人。
看著這名陌生人,我只能舉起了手,對他說聲嗨。
只是這人的表情卻馬上像是見到鬼一樣的,瞬間刷白。
「妳……」
「這個說來話長,哈哈哈。總而言之,你先聽我……」
「頭髮這麼亂又衣衫不整,眼角堆積著眼屎,悠竹,妳身為一個女孩子,又貴為六仙,不應該這麼邋遢啊!這樣六仙的形象會被妳毀掉的。」
這綠髮男人像是個媽媽一樣的對我嘮叨著,然後就走過來拉起我的手,往旁邊的隔間走了過去,施狼乖乖地待在原處沒有動作,目送著我們兩個人離開,我也只能任由這個男人拉著自己走。
看這樣子,這男人應該也是「悠竹大人」的隨從或者僕人之類的吧?總而言之應該就是侍奉「悠竹大人」的人,不過,他跟施狼不同,沒有馬上察覺到我不是他們的「悠竹大人」。
「這、這個,你等一下啦!我有話要跟你說。」
「有話待會吃飯的時候慢慢聊就可以了,現在我得把妳梳妝打扮好,難道妳忘了嗎?今天是竹之園的仙人聚會,妳身為統帥竹之園的六仙,不可以這麼邋遢。」
「啥!什麼聚會?那是什麼東西!」
「昨天我不是才跟妳說過。」男人嘆了口氣,把我的身體壓在椅子上面,乖乖的面向銅鏡後,拿起桌上的梳子,替我梳髮。
他的雙手輕柔而小心,像是在捧著什麼寶貝一樣,讓我感覺得出這個人對「悠竹大人」的喜愛有多深,不過,現在的重點就在於,我不是他的「悠竹大人」啊。
「妳將竹之園的管理權從梅仙人那裡拿了回來,所以現在統治竹之園的人是妳,理應要將所有竹之園的仙人聚集起來,一次性的告知。」
「這、這……我有聽沒有懂啊。仙人的聚會什麼的,我、我不是你口中的那個『悠竹』,這樣應該不太適合吧?」
「妳還沒睡醒嗎?」
梳著頭髮的手停了下來,我透過銅鏡看見站在我身後的男人,臉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似乎覺得我說的話很奇怪。
既然是這麼重要的聚會,還是應該由正牌的仙人去才對,現在的我只有外表是「悠竹大人」而已,內在可是個貨真價實的普通少女啊。
這種滿是仙人的聚會,我可擔當不起,要是出了什麼差錯的話……
「她不是沒睡醒,因為她說的話是事實。」
原以為沒有跟過來的施狼,忽然將身體靠在銅鏡旁的桌子上,對我身後的男人說著,「你看仔細點,她雖然看起來是,但卻不是悠竹大人。」
捧著我那頭黑色長髮的手,將我的長髮輕輕放了下來,男人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往後退了幾步,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面。
「……怪不得我總覺得今天的悠竹看起來沒什麼霸氣。」
他後知後覺的摸著下巴,對我說道,而我也轉過頭來,嘿嘿傻笑的搔著後腦,勾起了嘴角跟他打招呼。
不過,光是施狼的一句話就讓這個男人相信我不是悠竹,怎麼想都有點太過順利了,順利的讓我有點不太安心。
「那、那個……」
「抱歉,沒有馬上看出來。」男人對我揮了揮手,苦惱的皺起眉來看著我,「這麼說起來,妳把我的主人怎麼了?如果妳敢對她出手的話,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我看著男人腰上掛著的白刀,擔心的嚥下口水。看來我話不能隨便回答,這個人雖然看起來輕輕鬆鬆、毫無威脅,但卻能夠感受到敵意。
「你還真信任施狼……」
「我不是信任他,只是他的鼻子比誰都靈,他的特點就是能夠看透事實,若不是這樣,我也不會讓他待在悠竹身邊。」
「這、這樣啊。」我吞吞口水,繼續說道:「那個,我的名字叫做克莉絲多,是希瓦那的學生。」
「希瓦那?」男人勾起了眉,朝我問著:「這樣啊,我大概明白了。」
「……咦?」
我跟施狼同時發出了驚愕聲。沒想到我只是開口說出了希瓦那還有自己的名字而已,男人馬上就明白了什麼,一整個豁然開朗的樣子。
下意識的,我與施狼對看了一眼後,著急的衝向男人的面前,緊張又期待的追問下去,「什麼什麼!你知道了什麼?」
男人看著我跟施狼貼過來的大臉,用兩手推開了我們,無奈地嘆了口氣,似乎有點不太習慣的樣子。
「嗯哼,你們兩個不需要這麼緊張。妳說妳叫做克莉絲多對吧?」
「嗯!對對對!」
「妳跟我們家的主人,應該是交換了身體。」
「果然是這樣嗎?可是……可是你為什麼會這麼確定?」
「啊、啊──那是因為我知道的人之中,有一個人有這樣的力量,能夠做到這種事情。只不過那個人個性有點麻煩就是了。」
男人一邊說著,一邊轉過頭去,似乎還很不開心的「嘖」了一聲,可以感覺得出來出現在他腦海裡的那個人,不是什麼簡單角色。
但是,這樣的事情真的做得到嗎?
「嗯……你說的該不會是那位大人吧……」
施狼也像是知道了什麼一樣,有些膽怯的垂下了耳朵,就只有我一個人滿頭問號,只能看著他們,問道:「喂喂喂,你們真不夠意思,快告訴我是誰啊!我要趕快找那個人把我的身體換回來才行,身為受害者之一的我有權利要求這麼做吧。」
男人看了我一眼,皺起了眉。
「果然,我還是不太習慣看見這種個性的悠竹。」
「我的個性怎麼了啊!」
「沒什麼,沒事,只是妳跟悠竹……嗯哼,真的有點『不太一樣』。」
「不一樣是正常的吧!一樣才糟糕,我又沒有雙胞胎。」
「……我看還是在習慣之前,趕快把妳們換回來,看樣子今天的聚會要延後了。」男人一邊說著,一邊起身走向門口,還不忘回頭提醒著我,「我先去處理下午那個仙人聚會的事情,以我的身分,不方便離開夏瓔宮,所以我會另外找人來帶妳去找『那個人』的。」
男人對我說完之後,又轉過去朝施狼說道:「這回由你負責跟著她,確保悠竹的身體能夠順利換回來,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就好。」
「嗯!我一定會把悠竹大人帶回來的。」
「那在我找來的人到這裡之前,你們就先在這裡等著。那個……克什麼的,這裡是悠竹的領域,既然妳現在是悠竹,那麼只要待在夏瓔宮裡妳就不會有危險,施狼會負責保護妳的,在我找人的這段空檔裡,妳先隨意逛逛吧。」
「這麼悠閒沒問題嗎……」
男人的態度太過從容,可是給我的感覺卻又像是很急切的樣子,讓我搞不太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究竟是好是壞,但男人卻只是對我笑了笑。
「等有事發生再說吧。」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只留下一臉錯愕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的我。
……這樣真的、真的沒問題嗎?
我回頭看著施狼,但是這個獸人只是對我搖著尾巴,睜大雙眼看著我而已,像是在看什麼稀有動物一樣。
稀有動物明明就是你自己啊!
不過,或許對這裡的人來說,我才是最稀有的吧。
「妳雖然跟悠竹大人不同,但是,跟悠竹大人很像呢!」
「……咦?」
「妳們的身上有著類似的味道。」
「……類似的……味道?」
我舉起手來聞聞自己的身體,正確來說應該是「悠竹大人」的身體,不過卻沒有聞到什麼味道,也許真如剛才那個男人說的,施狼的鼻子比我們都還要靈敏許多。
因為他是獸人。
「說不定,妳跟悠竹大人都是從同一個世界來的,所以妳也是仙女囉?」
「……咦?你、你在說什麼?」
「仙女啊!悠竹大人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仙女喔,很漂亮又很厲害,而且還、還、還很溫、溫柔……」
或許是因為對著這張臉說話的關係吧,施狼有些害臊的低下頭來,揪著自己的衣服,看起來就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小孩子。
原來施狼這麼喜歡「悠竹大人」,而且「悠竹大人」在他的心中,地位很高,形象也很完美,這讓我越來越想見見這個「悠竹大人」了。
只不過,在這之前,身體要先換回來才行。
而我也有點在意,那個綠頭髮的男人所說的人,究竟有什麼目的。
「這麼說起來……那個人似乎知道希瓦那?」
「咦?妳是說雙葉竹嗎。」
耳尖的施狼,不愧是獸人,就連我自言自語小小聲說的話,他也聽得一清二楚,而且馬上就回答了她的問題。
「那個人叫做雙葉竹?好奇怪的名字。」
「雙葉竹是悠竹大人的仙器,那名字是前任竹子仙人取的。」
「仙器?可是他不是……人嗎?」
「這個我也不明白,知道的人就只有悠竹大人跟雙葉竹而已,而且,我再多嘴的話,尾巴會被他改拽下來的。」
施狼害怕的抱緊著自己柔軟的雪白色尾巴,抖了抖身體,為了轉移這個話題,趕緊拉起了我的手,朝門外跑過去。
「我們去外面逛逛吧,逛逛吧!」
感覺得出施狼不想再繼續多說什麼,於是我也就不再強迫他,任由他拉著我往外跑。
畢竟這是人家的家務事,對我來說,並不需要知道的太詳細。
我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趕快跟悠竹大人把身體換回來,讓彼此都能夠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剛才一直在房子裡面,所以我才沒有發現,原來我所在的地方竟然真的就像是古裝劇裡常出現的那種「仙境」一樣美麗。
原本只有在電視上面才能夠看見的東方美景、山水、庭院,甚至是具有著中國風格的建築、圍繞在建築四周的清澈小河,對我來說都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這裡跟希瓦那完全不同,要說是魔法嗎?倒有點不太貼切,真要解釋的話,就像是玉皇大帝所在的天宮吧。
古人的畫作、留下的詩句,都無法媲美眼前的美景,我所在的希瓦那是個有著魔法的西方世界,而這裡則是我所熟悉的東方國度。
兩者的美麗,是不同的。
「這裡……是夏瓔宮?」
「很漂亮對吧!」
施狼將雙手打開,在我的面前轉圈圈,然後整個人向後倒在長滿各種顏色花朵的花圃裡,看起來就像是個天真無邪的孩子。
他快樂的在花圃裡滾來滾去,那些小花全都沾在他的白毛上面,但他卻一點也不介意,反而越玩越開心。
我是聽說過狗狗都喜歡在地上打滾,但見到獸人在花圃裡打滾……還是頭一遭。原來施狼是狗狗嗎。
「不知道能不能用……」
我嘗試著舉起手來,閉上雙眼,在心中默念起咒語。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那些散落在施狼身上的花瓣,全都飄了起來,凝聚成一顆大大的繡球花。
施狼睜大著閃閃發亮的雙眼,興奮地看著這顆繡球花,但我卻已經滿頭是汗,吃力的咬著牙,維持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收回了手,繡球花也瞬間散落。
「哈哈!有、有點累啊……」
「原來妳也會使用仙術?」
「咦?仙……仙什麼……」
我聽見施狼說的話,抬起了頭來,那瞬間卻又覺得渾身無力,馬上又往後倒了下去。
見到我腳步不穩,要跌倒的模樣,施狼趕緊衝上來想要拉住我的手,但在這之前,我卻被人整個從背後抱住,穩住了腳步。
「不要隨隨便便使用仙術,妳不懂控制的話,只會給自己的身體造成傷害。」
施狼停了下來,有點不是很開心的瞪著我的身後,而腦袋還有些暈眩的我,只能向後仰起了頭,苦笑著道謝:「我、我知道了。真不好意思,謝謝……」
一張臭臉惡狠狠地瞪著我看,見我道謝,他居然還很不領情的用鼻子冷哼了一聲,雙手一放,讓我的屁股跌在地上。
「痛!」我的屁股跌在地上,痛得發麻。
但這個人卻只是冷冷地看著我。
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看來,洛珂說的是事實。」男人「啪地」一聲,打開了手中的摺扇輕輕地靠在嘴唇上面,對我說道。
從語氣可以聽得出他對我有著許多不滿,甚至還帶有著敵意,但我也是很無奈的人啊!
施狼來到我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把我扶了起來,而那拿著扇子的男人卻已經走向小河旁的石橋,坐在石橋的扶手上,直盯著我看。
「你是誰啊?幹嘛把我當成眼中釘一樣……我們是初次見面吧!」
「哼,誰管妳這麼多。早就就妳早點滾回去,留在這裡只會添麻煩而已,這樣正好,妳就乖乖帶著那個身體回去妳們的世界裡吧,這樣我也可以省下不少麻煩了。」
「那自大的發言是怎樣,你跟這身體的主人有什麼過節我不想管,我只是想回到希瓦那去而已。」
「……怎麼?妳們那個世界裡盛產笨蛋嗎?妳也好、那個笨蛋也罷,為什麼都不願意回到自己家去,而是選擇待在不屬於妳們自己的地方。」
這人說的話,一字一句刺入了我的心中,有那麼一瞬間,我認同了他說的話,可是,現在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而已。
我不希望因為自己的關係,而連累其他人,這就是我留在希瓦那的理由。
但令我在意的是,這個男人口中說的意思,像是在說我跟「悠竹大人」是同一個世界裡的人。
難道,這個「悠竹大人」跟我一樣,都是從原來的世界穿越到其他世界去的嗎?
這個問題只能等找到「悠竹大人」之後才能夠得到解答,但是,這個世界裡的人怎麼都有種「什麼事情都知道」的感覺啊……
有點可怕。
「算了,我也沒興趣管這麼多。總之,那女人不在的話有點麻煩,所以我會盡力幫你們把身體換回來的。」
「……雙葉竹說的協助者是你嗎。」施狼有些不高興的在我的耳邊碎碎念著,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能夠明白為什麼他這麼討厭他。
這個男人全身上下都散發著讓人討厭的氣息呀。
「我不做白工的。」萊特搧著手中的扇子,勾起嘴角來,「不過,我想討人情的人不是妳,反正之後妳人就要跟她換回來了,跟妳討也沒用。所以交換條件我就先暫時做保留吧。」
第六感告訴我,這個男人想出的交換條件一定不是什麼好點子。
雖然這樣有點對不起「悠竹大人」,但是,我也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了,再說,他是雙葉竹去請來幫忙的人,就算我不想,也得跟著這個男人走。
看著在那朝萊特低吼的施狼,再看看那用扇子遮住嘴巴,卻笑彎雙眼的男人,總覺得接下來會路途茫茫,不得安寧。
「你、你到底是……」
「梅仙人萊特,稱呼我的時候最好再加上大人兩個字。」
我看了他一眼,打死都不會照著他說的,在他的名字後面加上「大人」這個稱呼。我看他根本只是想藉由我的手來看這位「悠竹大人」出糗吧!
「那麼,準備準備吧!我們中午時出發。」
萊特完全不在意我的回答,從橋上跳了下來,原本我還以為他會直接落在河面上,但他卻直接沒入了河水中,一下子就不見人影。
明明這條河的深度只到腳踝,但這個男人卻像個幽靈一樣的消失不見。
這個事實讓我再次確信,這個男人百分之千是個「仙人」。
只是,他所謂的「準備」,究竟是指什麼?
施狼轉身來到我的面前,遮去了我眼前的視線,我抬起了頭,看著這身材高大,卻又像個孩子一樣的男人,茫然地望著他微笑的視線。
「我會幫妳的,因為我也希望悠竹大人趕快回到我的身邊來。」
「你……」我看著施狼那閃閃發亮,如寶石般閃爍的瞳孔,沒有多想的直接說道:「你真的很喜歡她呢,施狼。」
「是的,我最喜歡悠竹大人了!」
施狼高興的大聲對我說著,這直接的反應讓我有點驚訝,我從沒見過像他這樣能夠忠於自己感情的人,甚至於,讓我有點羨慕。
我伸出手來摸著他的頭頂,而施狼也閉上了雙眼,垂下頭上那對雪白色的耳朵,乖巧的讓我摸著,就像是隻巨大的狗狗一樣,乖巧又聽話。
「施狼,你真的很可愛呢。」
「才、才、才不可愛,我、我可是男子漢……」
雖然他反駁著我說的話,但是,那條尾巴卻已經開心的不停擺動著,完全表現出他的真正心情。
施狼有種很獨特的氣質,讓人完全無法討厭他。
就算只是跟他初次見面沒多久的我,也會不自覺的對他產生一種信任感,這樣能夠讓我因混亂而急躁的心,稍稍平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