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已經不一樣~~~新媒體給教育產生力量的機會~~~



1. 新媒體革命



  以網路科技為主的新媒體,在二○一一年一開始就展露巨大無比的影響,藉由臉書、推特、手機為主的社會媒體(social media)或社群媒體(community media)的傳播,執政多年的突尼西亞(Tunisia)和埃及(Egypt)總統,在其平民示威遊行的壓力下,不到一個月就先後下臺,臉書革命(facebook revolution)或推特革命(twitter【1】revolution)就用來形容北非的突尼西亞和埃及二個國家的平民革命,這股臉書或推特革命的風潮始於突尼西亞,而該國的國花是茉莉花,故也稱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2】。非常巧合地,以臉書創辦人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為故事主題的《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3】電影,在二○一一年一月十七日拿下第六十八屆金球獎最佳劇情電影、最佳導演以及最佳編劇和配樂四個獎項。



    新媒體不僅影響國家政治轉型的成功和失敗,也會影響其他領域和層面,茲舉臺灣和中國大陸的二個實例來說明。



    (1)臺灣二○一○年的白玫瑰運動

  臺灣的白玫瑰運動是二○一○年八月,由一群網友在臉書成立「正義聯盟」粉絲團,要求淘汰不適任法官,修法加重對十四歲以下及身障者性侵犯的刑期。短短數天,就吸引近三十萬網友連署;接著發起白玫瑰運動,用白玫瑰代表孩子的純潔,玫瑰刺代表司法的不公,要求臺灣政府正視司法改革;最後在二○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號召上萬人上街遊行,以突顯社會大眾對一連串輕判孩童性侵案的法官的不滿。白玫瑰的心聲是呼喚社會公義、期盼司法正義。白玫瑰是民眾對司法體系黑暗面的失望,參與者來自家庭,父母子女攜手參加,共同討伐不肖法官和不合時宜法律條文,要求司法改革。此事件也是先由新媒體(臉書和網路)先發起,傳統主流媒體(電視和報紙)才跟進報導傳播。



    (2)中國大陸二○一一年的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

  「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的活動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於建嶸【4】教授(兼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所發起,于教授於二○一一年一月十七日接獲一位福建泉州一位母親的來信求助,希望協助尋找她被拐走的兒子。于教授於二○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在新浪微博【5】開通「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的活動,希望網友見到乞討兒童,拿出自己的手機、相機或攝像機,隨手拍照,並寫清楚時間、省市、街道等詳細資訊,發到自己的微博上並電郵到「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微博。短短半個月,就吸引近七萬網友的參與,發佈了一千多張各地網友街拍的乞討兒童照片。

  「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不僅出現在新浪微博,也出現在騰訊微博,當參與網友達到一定規模後,就引起傳統主流媒體(電視和報紙)的注意,進而加以深入報導傳播,又見證了新媒體是主流媒體的開路先鋒,兩種媒體的混成(hybrid)使用,會造就更大的影響。

  新媒體(手機照相、微博、網路)讓「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的活動成為可能,新媒體給了這個公義愛心活動「產生力量(empowment)」的機會。將新媒體應用在公義愛心活動,打動了「人性本善」的心靈,是「新媒體與人性結合」的成功案例。雖然後來有人批評「微博打拐」變成「開戶賣拐」,但仍無法抹煞新媒體給「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活動產生力量和機會的事實。(司馬平邦,2011)【6】二○一○年,曾被稱為中國的微博元年。隨著微博註冊用戶數量的不斷增加,微博平臺越來越呈現出影響輿論甚至製造輿論焦點的力量,顯示微博新媒體在可在公共事件上扮演相當影響性的角色。【7】

  雖然新媒體(臉書、推特、手機、網路等)的影響層面可以包括個人、家庭、學校、社會、國家、世界,但這些新媒體只是傳播資訊產生力量的工具,「如何使用這些工具來傳播資訊產生力量」才是問題的關鍵。偏偏新媒體的使用族群大多是數位時代出生的年輕一代,因此教育數字時代出生的年輕學子「如何使用這些工具來傳播資訊產生力量」就成為很重要的教育新議題。這個議題並不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是一個教育理念問題。理念對了,技術就不是問題。

  教育理念(educational philosophy)有很多不同的觀點和定位,不同的學習領域有不同的教育理念。作者將教育理念定位為:讓學習者在數位化(digitalization)和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二大趨勢中,能使用新媒體來發揮天賦潛能(potential)、產生力量(empowerment)、自由創意(freedom)。同時,作者堅信「讓老師自由」,才能有創新的「教育理念、教學方法、教學實踐」。「讓老師自由」一書的就是架構在教育的「理念、方法、實踐」等三個層次上,在每一章都會提出該章的教育理念、理念的執行方法、理念的實踐案例,以驗證教育不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是一個理念問題。2. 老師和教科書

  教育不是萬能,但沒有教育,就沒有人類文明;教育問題在老師,不在學生,更不在教科書。新媒體已經改變了教育的大環境,包括教育的時間、空間、理念、價值觀等等改變。老師和學生的教學時空、教學理念、教學內容、教學互動、教學方法、教學工具等都已經跟以前完全不一樣。老師如果沒有驚覺新媒體所帶來的教育轉變,老師就會感到十分震撼:為甚麼學生這麼難教?為甚麼數位化和全球化對教育和教學有這麼大的衝擊?為甚麼「書是死的、人是活的」?為甚麼「老師是在教人、不在教書」?我們就以新媒體的影響,來看「老師和教科書」的新關係。

  教科書的英文翻譯有四種:text、textbook、coursebook、school book。國語辭典將教科書定義為:教學活動中,在一定範圍內,專門編寫給學生上課用的課本。顯然地,教科書是一種課本,是教學上課用的書本,是規定老師要教什麼或學生要學什麼的標準,這個標準通常都由教育主管機關依據課程標準或課程綱要來審定或編定。因此教科書是學校指定最官方的教學課本,學生只要熟讀教科書內容,便可應付測驗和考試;老師只要使用教科書來教學,就不必再花額外的時間準備自己的教材。但是老師要如何使用教科書卻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或藝術。

  老師的教科書概念,可能包括課本、習作、教師手冊或教學指引等資料。課本當然是老師教學的主要依據,課本內容就是教學的主要範圍,而教學的順序就按照課本呈現的課次(主題),教學時間則以自己的教學經驗為考慮,並未按照教師手冊安排的節數來進行。學術研究或教學經驗都發現:影響老師使用教科書的三大關鍵因素是教學進度和內容、學生程度、教學經驗。這三項因素就是教學場域中的「教科書──教什麼或學什麼」、「學生」、「老師」,顯見老師如何使用教科書,並不只是教科書進度內容的問題,也是學生程度和老師經驗的問題。因此所謂一綱多本和一綱一本的爭議,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教科書只是老師教學的幫手,但絕不是主人,主人是學生與教師,教師要自己決定如何使用教科書:包括不用教科書、自己編教科書、參考教科書、修改教科書、完全依照教科書。課本的知識是死的,教學的方法是活的,如果要教學生「如何想、如何問、如何創意、如何網路、如何做人、如何做世界」,老師一定要跳出傳統的教科書框框,來思考如何使用教科書。劉良華在「教師成長」一書中指出,面對中國的新課程,教師的課程智慧應該是由「吃透教材」到「補充教材」、再到「更新教材」。表示中國二○○五年秋季開始使用的中小學新課程,也只是一個綱領,仍待教師利用智慧開發自己的或校本的課程和教材。【8】3. 教人不教書

  作者並不是鼓勵完全沒有教科書,因為有些領域的學科確實需要教科書,老師的教學才容易進行,學生的學習效果才會更好。作者擔心的是老師和學生把教科書當成聖經,是唯一的和絕對的、更是標準答案,讓老師和學生都不願意嘗試或思考教科書「框框」之外的世界。師生都被塑造成教科書的奴隸,而不是教科書的主人;老師變成只會教書、不敢自我挑戰的「教書匠」,學生也變成只會背書、不敢挑戰權威的「背書王」,一切都在框框之內。

  有機會問問老師:請問你在做什麼或你的工作是什麼?如果這位老師的回答是「我在教書」,那麼大致可以判定這位老師是「傳統多於創意」,就別期望他能教出有創意的學生。相反地,如果這位老師的回答是「我在教人」或「我在教學生」,那就可判定這位老師是「創意多於傳統」,因為他已體會「教育是在教人、不是在教書」。

  抱持「我在教人、不在教書」的老師,才會有以「人」或「學生」為本的教育理念和價值觀,進一步才會有以「愛心」為核心的教育行為和教學方法。因為「人是活的、書是死的」,把書拿掉,教育還是教育,學校還是學校;但是若把人拿掉,只有書,那教育就不是教育,學校就不是學校,就不需要老師了。

  雖然外在的限制還是那麼多,但是在教室裏面,老師有充分的思考自由、創意自由、教學自由。如果老師能利用這些自由,重新定義自己的教育理念,跳出傳統框框,創造不一樣的教學方法,讓學生發揮天賦潛能,就能享受教育之美。

  老師是教育命運的主人,決定了教育的好壞。面對二十一世紀快速變遷的數字時代,老師要如何教數位時代出生的學生,並不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是一個教學理念問題。理念改變了,教學自然有創意,有創意的老師就能改變教育。老師需要什麼新教學理念呢?答案是:我在教人、不在教書。換言之,教學「以人為本」,不是「以書為本」。

  全球化的世界正在改變,數位時代的學生正在改變,老師您改變了嗎?

  教室裏,不僅每個學生都不一樣,而且每個學生每天是都不一樣。老師,您看到這麼多的不一樣嗎?

  以30個學生的教室為例,30個學生每個都不一樣,30個學生每天都不一樣,這樣最少有30 × 30的不一樣組合,如果老師沒有教育理念、沒有愛心、沒有創意,怎能面對這30 × 30的不一樣?因此,老師要「每天都不一樣」。

  書,今天是這樣的內容,明天還是這樣的內容,書是「每天都一樣」,如果老師抱著「每天都一樣」的書,來教「每天都不一樣」的學生, 那如何期待老師教出有創意和發揮天賦潛能的學生?  中國教育家陶行知【9】說過一句話: 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做真人就是要「做自己的主人」,只有老師能「做自己的主人」,才能教出「做自己的主人」的學生。

  「我在教人、不在教書」的教學理念,確立「教學生」是教學的核心,那在隨時轉變的全球化競爭環境中,老師要「教學生」成為怎樣的人呢?經由相關文獻探討和多年教學研究經驗,作者確信「教人」是要教學生成為:「能思考、能發問、能創意、能網路、能做自己、能做世界」的真人。4. 結語  新媒體給教育帶來「不一樣」的機會,本書的書名取為「讓老師自由」,是強調「老師」自由創意的重要。書名副標題是「教人不教書」,則在強調「學生」學習方式改變的重要。世界已經不一樣,我們的教育也要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