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 言

佛教在印度並沒有所謂的「宗」,傳入中國才形成「大乘八宗」。宗,是中國佛教祖師為解釋佛經義理所特別創立的一種規範的釋義體系。由於所處立場不同,而有不同的釋義體系,也就有了不同的宗,或稱宗派。宗派創立,是佛教在中國生存、發展的根本大事。沒有創宗,便沒有佛教在中國的繁榮。

淨土宗由唐代善導大師創立。善導師承道綽,道綽私淑曇鸞。即由曇鸞大師奠基,道綽大師踵繼,至善導大師集其大成,是為中國淨土宗根本三位祖師。若再上溯,曇鸞祖述印度龍樹、天親二菩薩之論說,龍樹、天親敬依佛說無量壽三經而造論。如是一脈相承,構成淨土宗系統聖教理論。

今總集一冊,名《淨土宗聖教集》,具含:

一、《佛說阿彌陀經》;

二、《佛說無量壽經》;

三、《佛說觀無量壽佛經》;

四、龍樹菩薩《易行品》《十二禮》;

五、天親菩薩《往生論》;

六、曇鸞大師《往生論註》《讚阿彌陀佛偈》;

七、道綽大師《安樂集》;

八、善導大師《觀經疏》《法事讚》《觀念法門》《往生禮讚》《般舟讚》。

如上經論釋,以「彌陀救度」一以貫之,顯明「本願稱名,凡夫入報」之淨土宗根本義。「本願」為彌陀救度之原理,「稱名」為彌陀救度之方法,「凡夫」為彌陀救度之對象,「入報」(往生極樂報土)為彌陀救度之利益。

除曇鸞、道綽、善導三位祖師之外,歷史上各宗各派祖師大德也皆有淨土的章疏論述,但只有善導大師一流獨為「淨土宗」,其他皆非淨土宗。正如釋《法華經》者雖多,獨有天台智者大師一家稱「天台宗」,其餘皆非天台宗。

諸師淨土義與善導大師思想之差別,一言以蔽之,善導大師專依彌陀本願立宗,闡明「本願稱名,凡夫入報」,諸師則不然。諸師不依彌陀本願立宗,雖倡淨土,然皆囿於聖道自力觀念,不明彌陀本願救度妙旨,乃至曲解、誤解:或以觀佛勝、稱名劣,或提倡萬行齊修以迴向,或強調自力稱名之功夫,或以九品為聖,或以凡夫往生為別時意,或以凡夫只能往生最低的凡聖同居土。其解行利益與彌陀救度之「本願稱名,凡夫入報」大相逕庭,大師稱之「別解別行」,嘆其「自失誤他」,故撰《觀經疏》以楷定之;《觀經疏》也成為淨土宗開宗立教之根本教典。

譬喻莊稼由播種而成熟,淨土宗的創立也經歷了類似的過程。

佛說淨土三經,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為體,直述淨土法門,並無開宗判教,如播種未萌。

龍樹菩薩《易行品》,判難易二道,以彌陀「本願稱名」為易行之宗骨,明「現生不退」利益,如從三經名號之種,萌生本願稱名之芽;然未明示願生為宗,如芽在土未出。

天親菩薩《往生論》,踵繼龍樹《易行品》,總申淨土三經,開示五念行門,以觀佛本願力,稱名如實修行,直示願生為宗,如苗出地面,枝葉初具,尚未茁壯。

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綜攝龍樹、天親教義,明佛力為宗,往還迴向,速得菩提,揭示彌陀本願力為眾生往生、成佛、度生之根本,奠定淨土宗開宗立教之理論基礎,淨土宗之架構隱然齊備;然未立「淨土宗」之名,如苗成稼禾,枝節壯實,即將開花結果。

道綽大師《安樂集》,廣搜群經,別明《觀經》,以「聖淨二門」判攝一代教,開示末法眾生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以第十八願為淨土門之教體;然為隨機誘引,多取「念觀合論」,宗門雖開,行益未著,如花已開敷,正待結實。

善導大師《觀經疏》《觀念法門》等五部九卷,完善淨教理論,規範淨業行儀,楷定諸師謬解,獨明一家正義,以專稱佛名為凡夫往生報土正定之業,順彼佛願故,十即十生。淨土一宗卓然成立,善惡九品莫不皆往。如稼穀成熟,籽粒飽滿。此後懷感、慧日、承遠、少康、法照等淨土宗高僧,自行化他,皆繼善導芳蹤。或唯勤專修,以身表率;或兼作撰述,唱和影響。稱名之聲,風行天下;往生之人,彌漫都野。如穀粒在倉,隨意享用。

經唐武帝、周世宗滅佛,及五代戰亂不寧,善導大師《觀經疏》、曇鸞大師《往生論註》、道綽大師《安樂集》等淨土宗建立所依重要典籍,遂在中國滅跡。從此直至清末民初,歷宋、元、明、清,約千年時間,淨土宗隱沒。淨土法門的弘傳,不得不依附天台、華嚴、禪門諸宗,所謂「淨土宗」,也演變為寄寓諸宗門庭的「寓宗」,失去其本有的獨立性。期間弘傳淨土有名的著作,如宋知禮大師《觀經疏妙宗鈔》,純以天台妙觀為釋;明蓮池大師《彌陀疏鈔》,乃依華嚴及禪以扶持淨教;明蕅益大師《彌陀要解》最稱精妙,然也不出天台之架構:此皆因未曾拜見曇鸞、道綽、善導三祖師教著之故。

清末民初,善導大師《觀經疏》、曇鸞大師《往生論註》等淨土宗教典從日本回歸中國。經近代印光大師提倡,特別是當代慧淨法師系統整理、大力弘揚,善導大師淨土思想深入人心,普受關注。

值此,《淨土宗聖教集》的出版正當其時。它是中國淨土宗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當代佛教界的一件大事。它是一千幾百年來中國佛教淨土宗第一次聖教合集,第一次系統地顯明了淨土一宗完整的教理體系、明確不紊的修行方針,是萬修萬去的根本保證。它如強風勁鼓,吹盡了遮障在眾生往生道路上的疑雲;它如甘露普施,救活了眾生心中久旱將枯的菩提靈苗;它如巍巍高山,為我們依靠;它如朗朗明日,給眾生光明。它標誌著淨土宗在當代的全面復興,為無量眾生帶來解脫的希望。

末法佛教的希望在淨土法門,弘揚淨土法門必須依賴純正的淨土宗聖教理論。我們相信,隨著善導大師純正淨土法門的弘揚,隨著淨土宗在當代的復興,必將給內憂外患、哀戚不振的當代佛教賦予嶄新的生命活力,帶來中國佛教歷史上第二個繁榮的春天,為濁染的世間注入清流,為焦慮的心靈帶來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