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試閱

序 真相,可以療癒

真相如同太陽,你可以短暫遮住它,但它不會消失。——「貓王」艾維斯‧普理斯萊



我前面一部車的保險桿上貼著一張貼紙,上面寫著:

在爾虞我詐的世界中,說出真相是一種革命性的行為。



真相,可以療癒。如何療癒?為什麼可以療癒?說出真相到底有什麼好處?

好處很多。

說出真相就是一種解脫。它可以帶來喜悅、寧靜與健康,使你過著有意義、充滿活力、互相關懷與充滿愛的人生。歸根結柢,說出真相能讓你感到輕鬆、沒有負擔,自在的過你想要的生活。



釋放讓身心靈都受苦的謊言

那麼,為什麼說謊似乎又讓人覺得稍微好過、乾脆一些、簡單一些?

真相往往讓人感到不自在。因為裡面包含太多的羞愧與自責;因為它被塵封了許多年,不敢說出來。

真相本身是一股無論以何種方式必須被知道的巨大力量。真相一旦被埋藏,必定會找到出口浮現。否認或壓抑真相,會顯現出不健康、不正常的人際關係,或引發財務危機。真相不會一直保持緘默或被壓制不動,這種狀態容或長達一生,但最終真相仍會獲勝,誠如任何一位神探所說,死人也能說出真相。

我每個鐘頭都會接到至少十五通迫切求助的訊息。他們在和我接觸之前已看過不少醫生、接受治療、服用處方藥等,試過你能想到的各種辦法。他們往往處於崩潰邊緣,在肉體或情緒的痛苦中掙扎。他們過去的真相有如一間在心中燃燒的火宅而不自知,他們以為「染上」某種可怕的疾病或病毒,以為命中注定要過悲慘與苦悶的生活。

活在謊言中,不可能有平靜的生活。我們不可能靠說謊得到喜樂。真正的祥和與喜樂,是活在個人真實的表現。

從我自己本身的經歷,以及我接觸過成千上萬人的經驗可以明顯看出:我們經歷過的每一件事,都會儲存在我們體內以及環繞著我們身體的能量場,最終,只有在身體╲頭腦╲靈魂想要、需要,並準備好面對真相的情況下,才能獲得健康與療癒。就算是壓抑了一輩子,一個願意釋放痛苦祕密的身體╲頭腦╲靈魂也能治癒它自己、一個家庭,甚至一個國家。最終救了我們的,正是可能殺害我們的真相。

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在某個原住民部落,每當村裡遇到有人生病時,族人就會舉行療癒儀式。發高燒、肚子痛、情緒不安,或肺積水的病人坐在場子中央,全體村民在他四周圍坐成一個圓圈。他們請病人對場上曾以言語或行動傷害他,或曾經被他傷害的人,直接說出沒說出的內心話。他有什麼事隱藏在心底沒說出來?有什麼夢境帶給他壓力?病人必須如實道出,全體村民在一旁聆聽,感謝他所說的話;他們會一直圍坐在病人四周,直到他痊癒。

這個原住民部落深諳我們文明人早已忘卻的一件事—真相,可以療癒。



我的謊言生涯

我小時候與說真話無緣。我是在一個說謊的家庭長大的。我的父母親都說謊。父親和藹可親、感情豐富,而且慈愛,每天晚上他都會來撫慰我,跟我說話,和我建立關係。我永遠記得他身上的氣味:乾淨的襯衫夾雜著威士忌與香菸的味道。爸爸的雙手愛我、抱我、撫摸我,但不是以健康、養育的方式。我們的關係有一層黑暗面—他經常警告我:「不可以說!不可以說!不可以說!」我被教導保守祕密,那是一個可怕的負擔,尤其對一個幼童而言。小孩子都知道祕密是危險的,他們知道祕密會傷害自己和心愛的家人。

有時候「壞爸爸」會走進我的房間,這是我們之間不可告人、必須壓抑、隱藏的祕密。因此我學會後來我最擅長的一件事—塵封真相與不說真話的藝術。等我長到三、四歲時,說謊的習慣已侵入我的肉體、心靈與生命本質的細胞。

我的母親同時也讓我學會否認的技巧,進一步將我塑造成說謊的高手。她視而不見,也不理會父親和我之間的事。我因為太畏懼母親而學會說謊,以免觸怒她。我甚至學會消失在自己的謊言中。

到了青春期,我總是對外宣稱我有個慈愛的家庭,母親愛我、關心我;但實情是她厭恨我。母親並不會仇視我的哥哥,因為他不是女孩。母親恨她自己生為女人,連帶將這股怨氣投射在我身上。當然,小時候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我無法從她的懷裡得到安慰、慈愛與瞭解。我的記憶中沒有任何片刻是她擁抱我、親吻我,或對我說愛的呢喃軟語。

謊言說多了,謊言就會和我們合為一體。久而久之,我再也不知道自己在說謊。我分辨不出真話與謊言。我學會說出真相是危險的;真相不能被看到、察覺到、或聽到。

等我二十歲成年之後,我學會將謊言當作一件美麗的外衣披在身上。我和父親一樣成為律師,在事業上名利雙收。我讓每個人相信我有如圖畫那般十全十美;但我沒有顯現出來、甚至自己也不承認我已失去控制,其實我坐在一列躁鬱的雲霄飛車上,並以酗酒和雜交等行為呈現。

我這一生都十分清楚明白自己遭到性侵—或者應該說是「辛蒂」知道被性侵,她是承受這些經驗的部分內在的我。辛蒂是我的人格的一部分,負責承載往事的全部記憶。但我沒有像某些具有多重人格的人那樣與辛蒂分裂;我有一顆堅韌的心,辛蒂和我一直保持密切的關係。她可以說是一個安全的天堂,一種我可以稍稍擺脫現實的方式。辛蒂會經常出現在本書的許多章節中。

當我的父親開始性侵我時,我便「虛構」出一個辛蒂。幼年時,辛蒂會對我敘述我與父親相處的那些溫暖、模糊的時刻。等我稍長之後,這些故事開始變得有些可怕,我明白有些最可怕的事她完全沒有告訴我。我並不願意承認這些記憶的真相,但最後我沒有選擇,我的健康完全繫於我對這些事知道了多少。

我的病喚醒了我,這是病痛最常做的事。我所有情感上的交戰與壓抑,這時都付出慘痛的代價。我雖然有一百個願意想要說謊,我的身體卻不然。

你無法與病痛討價還價。你需要身體在這個世界來去自如,但假如它不肯動,你便動彈不得。我先是像小孩一樣開始喉嚨痛,接著逐漸衍發各種疾病:血糖過低、胃病,然後嚴重過敏。再加上躁鬱症、雜交、酗酒,以及服用「凡寧」成癮(Valium,譯註:一種長效型鎮靜藥物)。我終於在二十五歲那年,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後,猛然驚醒。

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才學會面對真相。我曾經為自己杜撰了一個遠離真相的生命,那裡有許多我永遠不會透露的祕密,我深信那些祕密終將伴著我入直到死亡。

但我錯了。我個人的真相,那不可說的苦悶,終於以癌症的方式喚起我的注意。如果不是癌症,過去的真相或許仍深埋在心底。

但我想活下去,我願意做任何事來治癒我的病。

有一天,我在灰心喪志的情況下,踉蹌走進一間按摩治療所。當按摩師開始為我按摩時,問我願不願意接受「能量療癒」。我不懂那是什麼東西,但聽起來不錯,於是我說好。這就是我覺醒的開始。



謊言會破壞能量系統

我們都處在一個渴望真相的文化中。當我們守住痛苦的祕密或說謊時,我們的能量場便會扭曲,削弱我們的免疫系統,酸化我們的五臟六腑,壓縮我們的心臟,驚擾我們的大腦,混淆我們的神經系統。謊言會把我們的身體變成一座有毒廢棄物的垃圾場。

物理原理告訴我們,能量是驅動宇宙與宇宙萬物的力量。事實上,我們的身體和周圍系統都是能量的萬花筒。

我們人體由下往上有一個複雜的能量系統:從位於脊椎底部的第一能量中心「海底輪╲根輪」(root chakra),一直向上到位於頭頂的第七能量中心「頂輪」(crown chakra)。這些脈輪的目的是接收宇宙能量,並以一種健康的內外循環方式,將能量散放出去。當我們身心平衡時,體內這些能量中心,會以漩渦流轉的方式推動能量,以此維持我們的健康。

我們希望我們的能量系統正常運作;希望它們能汲取能量滋養我們、供應我們的身體所需;希望自然流動的能量,穿透我們體內的每一個細胞、肌肉和器官。

生活歷練、情緒沮喪、外科手術、意外事故,以及任何一種創痛,都會驚擾並破壞我們的能量系統。假如這些經歷沒有被適當的處理和釋放,一段時間之後,身體某個區塊被削弱的能量,便可能以病痛的方式或其他問題顯現出來。

痛苦的記憶或許會被「遺忘」,被潛意識否認,或以壓抑的方式來順應恐懼、悲傷或憤怒;但身體永遠不會忘記,因為它儲存了那些記憶。沒有被釋放的吶喊、沒有被表達出來的怒氣、被強力壓抑的哀傷,都會留下它們的印記。

經歷過童年與青少年痛苦經驗的我,最能體會他人的痛苦。對許多踏入療癒場域的人而言,回顧自己生命的心路歷程十分重要,甚至比理論或療癒的培訓更重要。諷刺的是,我在早年的痛苦歷練,反而成就日後成為療癒師的完美教育,儘管當時我並不知道。假如我有一個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我想我不會走上這條路。



透過真相,開始療癒

我在執業時,常有人對我抱怨他們有一堆健康問題。有位男士告訴我:「我從二十多歲開始頸椎就有問題,我還看過整型外科醫生,接著看脊椎按摩師,後來又因為下頷疼痛去看牙醫,最後找上疼痛專科。」我掃描他的能量場,發現他以慢性病呈現出來的體內失調是因為沒有發洩的哭喊。他壓抑了情感,因而傷害了身體。他的下巴因恐懼而僵硬,和困擾我多年的症狀如出一轍。孩子在害怕或受傷時,必須透過哭泣或喊叫表達,不能哭或喊痛會遭受懲罰的孩子,必須想辦法將感覺清楚表達出來,否則他們的身體會一直承受這個痛苦的重擔。

在我自己尋求復元的過程中,花了許多年時間與不同的智者、薩滿巫士和療癒師共事。當我開始覺醒時,我以前經歷過的種種恐怖逐漸浮現出來,我體內沒有被發洩出來的能量發出刺耳的尖叫。一次又一次,當不同的人為我作治療時,我聽見內心的話語在體內大聲說:請不要傷害我,爸爸!請不要傷害我!

真相再也不願意蟄伏不動,它要求發聲。我始終清楚但一直埋藏心中的真相開始要衝出表面了,那些看似方便又有可塑性的謊言,幾乎害死我再也不是我的救贖。

我想活下去,而真相挽回了我的性命。

我們用來隱藏真相的謊言,就如同一顆放置在體內的定時炸彈;我們越早拆除,謊言就可以越早痊癒。說出真相是一種愛的表現—愛我們自己,愛我們的生命,以及愛我們的親人。

但療癒並不需要牢牢記住你壓抑的所有恐怖細節。當我敦促人們接觸他們自己的真相時,也許只是指他們的童年十分晦暗這個事實。一個人不需要永遠記住他的父親曾經把他打得鼻青臉腫又用香菸燙傷他的手;但假如他想健健康康,他應該停止自欺欺人的說他有個全世界最好的父親。他必須看清真相,至少對自己。

知道自己的真相是殘酷的,但將它展示在別人面前可能並不明智,甚至不安全。我們可以不受任何約束的和自己的記憶接觸,但如果要和別人分享真相的細節,就必須有良好的判斷力。把自己的真相攤開在「無法面對真相」的人面前,可能只會製造更多的傷害與痛苦。

原諒需要時間,有時得花上一輩子。在許多方面,我相信我已經原諒了我父母的失職,但當我開始寫這本書時,我發現明顯忽略我的母親了。我的父親無所不在,我的母親卻極少見諸文字。在手稿中,我再度以兒時同樣的方式重述我的父母。但為了療癒,我必須同時寫下父親和母親。我希望說出真相,也有助於療癒我的家人。

真相或許能癒合我們的創傷,但此時疾病可能已經纏身了,事實上,肉體也需要關注。我對整合醫學深信不疑,常鼓勵那些有醫療問題的人立即從多方面尋求協助。

這本書將為你揭露、探討並闡述:一個人因為壓抑、否認、遺忘真相,因為不曾表達出來的情感經驗,因為始終不願承認或解決的創痛,以致引發病痛而干擾了他的能量系統。

本書的每一章前面,都會摘錄一小段我在多年前復元期間所寫的回憶錄(以楷體呈現),它一共有七個篇章,分別在名章闡述人體的能量系統中七處重要的脈輪(chakras)。

我會在每一章詳述某些慣性的情緒如何影響人體相關區塊的健康,並以我在執業期間所接觸到的個案和名人的實例為輔,解說每處脈輪的特性。書中附有簡單的自我檢查表,協助你找出在自己的生活與身體中所面臨的問題。這些事例會不斷說明真相的療癒效能。

你會發現,我有時會用「神」(God)這個字來表達我與非物質界的關係。我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因此我童年的思想準則是做一名基督徒。但今天我不會強調任何特定信仰,而是強調所有信仰的基礎。我到處尋覓任何能讓我有感應的「本源」(Source),卻往往在差異最大的場合找到它,例如:以方言佈道的福音教會、本篤會修士的唱誦、印度教的禪坐冥想、蘇菲教派的舞蹈。我堅信許多道路都可通往靈性與幸福。我之所以用「神」這個字,因為它是我最習慣的用語,但對你而言,或許另有不同。真相超越一切信仰體系;它是世界性的,無論你如何稱呼你的「本源」,你都可以通達真相。

我誠摯期待,你能在這本書中看見或擁抱你的真相,或你所愛的人的真相,從而受到鼓舞,勇敢的去療癒。

願真相令你得到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