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吃或不吃,根本不是問題:《冰原歷險記》中動物的滅絕

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 梁孫傑



  我們不得而知,狼是否從〈小紅帽〉中所扮演的角色開始,就變成人人喊打的「大壞野狼」,但我們確實知道,這隻狼並沒有如我們一般所知道的野獸進食習性,先撕扯、咬碎、再咀嚼獵物,而是把奶奶和小紅帽整個兒完好無缺地吞嚥到肚子裡,然後安心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等著胃液慢慢兒消化老幼兩人。這個獵人口中「怙惡不改的罪人」(Grimm 109),犯下吃人的滔天惡行,難怪成為古今中外幾乎人人唾棄的「大壞野狼」。就進食習慣而言,這個童話故事似乎告訴我們,吃肉,特別是吃人肉,是動物的行為,不容於人類文明進化的社會。因此對照狼的食物,奶奶吃的是蛋糕和葡萄酒。我們或許可以初步推斷,吃肉代表卑鄙狡猾邪惡的獸性,吃素代表慈悲正義善良的人性。不過假如我們平心靜氣想想,這頭狼的所做所為真的如傳言中的「畜牲」行徑嗎?假如是的話,那麼在剛遇到小紅帽時,為什麼不先吃了這個小女孩呢?狼和牠的獵物,單獨在廣茂的森林裡,距離村落約15分鐘的路程,這是天然絕佳的犯罪地點,此其一;再者,這頭狼也同時在內心盤算著:「這細皮嫩肉的小東西會是肥美的一小口,一定比老的要來得好吃」(Grimm 108)。但是,狼竟然完全違背身為動物的本能和天性,捨棄眼前鮮嫩多汁的美食而直奔木屋先吞下氣血兩虛且身上有病的老奶奶。這完全是逆反本性的選擇,先吃不好吃的肉再吃好吃的肉。更何況小女孩也很有可能就此迷失在森林裡,永遠到不了奶奶家,煮熟的鴨子就這麼飛了。狼為什麼會做出這麼高風險的決定呢?



一、吃肉文化

  假如「人吃人」是英雄成長的歷程和人類社會建構的基石,那麼〈小紅帽〉所呈現人類和動物的進食行為正是對於這種思維模式的批判和反思,同時還顯示了「人類中心主義」(anthropocentricism)從中作祟的蹤跡。人類是萬物之靈,只有我們可以隨意消耗動物的生命和肉體,怎能容許卑下的牲畜來吃我們的血肉?要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首先要成為人。換句話說,狼耗費那麼大的功夫,壓抑吞噬的慾望,泯滅自身的狼性,用了藉口把小紅帽留在森林摘花,沿路直奔奶奶家,以小紅帽的身份吃了奶奶,然後穿上奶奶的衣服,並假扮奶奶和小紅帽虛與委蛇一番,才吃了小紅帽。這一切延宕進食的展演,在在說明狼不能以狼的身份吃掉人,牠必須費盡心思扮演人類,模仿小紅帽,以她的嘴巴說話,以她的手敲門,以小女孩的身份吃掉奶奶;進而穿上奶奶的衣服,模仿奶奶,以她的身體躺在床上,以她的嘴巴說話,以她的耳朵眼睛鼻子替代動物的感官,以奶奶的身份吃掉小女孩。顯然,狼變身成人的企圖最終還是失敗了。小紅帽識破了牠的裝扮,狼就算披著人皮,還是一頭動物。既然是動物,牠吃人的資格就被取消了,奶奶和小紅帽也得以安然回返。



二、肉食者鄙

  在〈小紅帽〉裡,「吃」仍然是動物之所以為動物的特徵,但食肉的動物則被視為壞蛋;「吃人」則是保留給人之為人的特權。人類和動物的分界,總會以人本主義傳統的道德判斷來區分好人和壞蛋截然對立的兩種角色。先不論文化或政治等因素,就表面上來說,所謂的壞蛋,就是和好人作對的角色,而所謂的好人,就是主角。企圖吞吃小紅帽的大壞野狼、把毒蘋果給白雪公主吃的狠心繼母、想吃掉小獅王辛巴的三隻豺狼(《獅子王》)、想吃掉傑克的巨人(《傑克:巨人戰記》),或是想吃掉小男嬰和猛獁象蠻尼的劍齒虎蘇圖(《冰原歷險記》),都是眾所周知的例子。然而,《冰原歷險記》四部曲中,「吃」這件對動物來說天經地義日常發生的事情,竟然變得困難重重,難以達成,甚至會帶來不幸的災難和恐怖的後果。這套法則似乎可以用來檢視《冰原歷險記》四部曲,以及其他許多以動物為主要角色的動畫片。

  正如在〈小紅帽〉的狼一樣,《冰原歷險記》中所有的壞蛋,都顯示強烈吞噬肉類的動物慾望。劍齒虎首領蘇圖(Soto)還有牠所帶領的僂儸,牠們的外表充滿邪惡、貪婪、愚蠢、猥瑣、醜陋、凶猛、殘暴,為食肉的動物在「冰原系列」定下刻板形象的基調。試看在接下來續集出現的攻擊性食肉動物,幾乎不出這樣的模式:深海中的兩頭猛獸地蜥鱷和上龍,滿嘴利牙,形象兇殘,沿海追蹤這些遷徙的動物,欲食之而後快;身量體重幾乎比暴龍媽媽大上五倍之多的重爪龍魯迪(Rudy),張牙舞爪,四處覓食,所有動物隨時都有被獵殺吞噬的危險;還有那有如街頭痞子小混混的尖牙利齒的盜龍(又稱迅猛龍),從亂岩堆裡蜂擁而出,拼命攻擊即將臨盆的伊麗(Ellie),不也是為了能分到一杯(媽媽/嬰兒)羹?海盜船上竟然連原本是草食性的動物(白兔、袋鼠等)都對落難的主角們垂涎三尺(沒有任何性暗示)。吃肉的動物,不管是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海中游的,都是大壞野狼的化身,都是「怙惡不改的罪人」。



七、動物的滅絕

  儘管奶奶的寵物看起來像頭鯨魚,但他只是一艘披著抹香鯨外表和體型的現代潛水艇。原本喜德的家人告訴我們,奶奶的寵物「寶貝兒」(Precious)早就死了,雖然奶奶時不時的一直嚷嚷著,「時間到了,該去餵寶貝兒啦」,但家人總是回答,「寶貝兒早就死了」。雖然大家都認定奶奶腦筋糊塗,但她似乎一直悄悄地找機會餵她的寵物,尤其是到了海上之後,拿了黑心肝船長的水果,不斷丟到海裡。抹香鯨的主要食物是烏賊,或許還包括章魚和其他海洋頭足動物(Clarke 217),但水果絕不是牠會選擇的食物。換句話說,奶奶只是師法童話故事〈糖果屋〉(“Hansel and Gretel”)兩兄妹的作法,把水果丟到海上,以便暴露自己的位置。寶貝兒的確追蹤而至,但並不是吃掉那些水果,只是把他們收取到自己肚腹內。奶奶進到鯨魚肚內,立刻就變成船艦指揮官,而喜德豎直身體探出鯨魚噴氣孔,變成可以升降的潛望鏡(變形金剛的合體模式),奶奶於是駕駛抹香鯨號打敗了狒狒海盜船長。



八、結論

  假如抹香鯨是潛水艇,捕食囊是定時炸彈,那麼奶奶的嘴巴裝上假牙後變成把奇異果絞碎的電動碎紙機,也就不足為奇了。當動物不再需要吃東西,當吃東西的動物需要被隱藏在視線之外,當動物早已被人類及其科技所取代,動物也就如同石頭般失去了世界。《冰原歷險記》四部曲宣告了真實動物的滅絕,不是在冰天雪地裡糧食不足,也不是氣溫急遽變化,因為吃或不吃,根本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牠們唯有不吃不喝不進食,才能在《冰原歷險記》的世界裡永續存活,直到世界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