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媽媽的堅持一定對嗎?



剛過十三歲生日完之後的某個晚上,Jeremy突然拉了把椅子坐到我的面前,雙眼直視著我,慎重其事的說:「媽媽,有件事,我想跟妳討論一下。」

他的這種舉動非常不尋常,把我嚇了一大跳。有多長時間他不曾像這樣謙遜有禮的跟我「商量」事情了呢?八年級的男生很難捉摸,話說多了他不愛聽,事管多了他就生氣,成天把自己關在自己的小天地,幾乎都要變成家裡的獨行俠了,是什麼重要的事逼得他非得這樣行禮如儀的跟我討論呢?

小心,其中必定有詐!我的媽咪防護網已經暗地瞬間啟動,千萬不能隨便中了他的埋伏,不明不白成為他的降兵。

「說吧!」

「有一種東西,雖然我想我跟妳解釋妳也聽不懂,可是現在我試著跟妳解釋,那個東西不是手機,不是遊戲機,叫做iPod Touch……。」

一聽到又是電子類產品,我馬上變了臉,挪了屁股,作勢走開。過去一年來Jeremy對這類產品產生莫大的興趣,各牌手機各種性能他都可以如數家珍,什麼遊戲軟體他都瞭若指掌。十幾歲的男孩子對這類東西感興趣似乎是一種本能,想要擁有它們好像也是一種自然的想望。他有時會提出來他想買這個,想有那個,大多被我打了回票,要不就是設限重重,關卡多多,他當然不開心,好幾次都因此引燃戰火,傷了母子感情。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想聽到這類的話題,掀起這類的爭執了。

我的反應並沒有激怒他,他一手按住我,溫和的,懇切的希望我坐下來,讓他把話說完。

「那不是手機,也不是電動遊戲機,它有很多功能,可以聽音樂,而且容量超大可以下載很多音樂,也可以照相,畫質很好上傳也很方便。我的同學每個人都有一台。我想要一台iPod Touch已經想了一年了,我知道你們一定會說不可以,可是我先解釋給妳聽,妳再來決定好不好?」

他一口氣說完,神情嚴肅,看起來有種壯士般豁出去的悲切。我看著他,心裡琢磨著,這次看起來有點不一樣,我該怎麼回答他呢?

第一個浮上腦海的念頭是:妳一定要堅持。

我的堅持是:孩子,永遠別拿「別人有,我也要有」來作為理由,我不允許虛榮的追求以及人云亦云的跟進。這理由很難說服血氣方剛的青少年。他有時失望,有時懊惱,有時胡亂發一場脾氣,不論媽媽有再好的理由,得不到想要的東西,他心裡無論如何就是過不去。而偏偏,他那堅持己見的老媽,無論如何不會輕易妥協。

他明知我的堅持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瓦解,還是不放棄說服我,而且用這麼柔軟理性的姿態,這有一點點打動我。

我心中堅固不摧的堅持突然有了小小的鬆動。我心念一轉,偷偷的前思後量:如果可以用iPod Touch來替代手機聽音樂,減少他使用手機的次數是樁好事。他喜歡照相,可以隨手把值得記錄的畫面拍下來,也是一件趣事。最重要的是,我突然靈光乍現,也許可以試試看拿這個東西來和他做個交換。

「如果我買給你iPod Touch,你可以答應我從此不玩那些暴力電腦遊戲嗎?」

嘿嘿,這是我的奇招。那些荷槍追逐的電腦遊戲是他近日的最愛,也是我多時來的心頭大患。雖然我已經緊緊守住每一張光碟的分級規定,但還是很難抵擋其中難以控制的腥風血雨。如果藉由一樣他真心想要的禮物,可以讓他從槍林彈雨之中退下來,那倒是很值得考慮。

點頭,他居然馬上點頭,雙眼炯炯發亮。我要他好好跟爸比解說這項產品的特性,也跟他承諾,會跟爸比慎重討論,看看這東西對他到底是不是有正面意義,值不值得幫他完成ㄧ年多來的想望。

一星期之後,我首度打破長久以來的堅持,買了一個「同學都有」的iPod Touch,鄭重的交到他手上。一手交貨一手交約,他馬上把珍愛的電腦槍戰光碟全數交給我,從此和它們斷絕關係。我們也約法三章,他自己必須控制使用時間。這原本也是我的隱憂,怕他玩物喪志廢寢忘食。不過後來心念一轉,我不可能看他一輩子,做他永久的計時器,我應該給他機會,讓他試著學會怎麼約束他自己。

懸念多時的iPod Touch竟然這麼簡單、這麼迅速就到了手,他簡直不敢相信。他捧著心愛的新玩具,口中喃喃自語:「啊我想了一年多,終於得到它了!」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以戲劇性的手法往前鋪陳。一開始,他把嶄新的iPod Touch隨時帶在身上,當然包括上學,不過他答應我只有下課才會把它拿出來,而且絕對不會時刻盯著它。我雖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由他去。現在沒人時刻看著他,是他要對自己負責的時候了,我只能靜觀其變。一個月之後,他主動跟我說:「我怕我玩太多遊戲了,白天還是先讓妳保管吧!」我微笑不語的收下,看得出來他經過了一小段的自我掙扎,也開始學習自我控制了。這真是個好開端。

更意外的事情是,剛剛拿到禮物的時候,他好像忘記了自己是超酷的青少年,常常不小心流露出小男孩單純的喜悅。他開心的嘗試每一種功能,熟練的駕馭屬於自己的科技小天地。心情輕鬆的他因此變成一個很溫和的人,他會有耐心的聽妳把話說完,會心平氣和的跟妳回話。我發現我們之間好像又重新找回了可以溝通的共同頻道。

有一天,他把用iPod Touch在學校拍的相片秀給我看,其中有一張照片引起我的注意。下課時間,好幾個男孩圍在一起,人手一機,玩得很忘我,但人群裡有一個男孩探著頭拉長脖子,眼巴巴猛往別人手上瞧。兒子說那是班上的中國天才,是少數沒有iPod Touch的其中一個。突然之間,我有一點懂他當時低落的心情所為何來了。

「媽媽的堅持一定就是對的嗎?」這個問句像閃電一樣閃過我的耳際。

我曾經鐵腕的認定自己的堅持一定是對的。「別人有我也要有」一定是錯的;「小孩子使用最新電子產品」一定沒有必要 ;「那對來說我真的很重要」根本就是胡說八道。可是見證過iPod Touch事件,我長久以來所秉持的信念有了空前的動搖。得到iPod Touch的Jeremy並沒有因此養成需索無度的習慣,也沒有玩物喪志失了本份,反而從中學習到自制,也變得更為柔軟。我首度懷疑,我的舊觀念一定適合新世代嗎?我的堅持會不會是頑固不通人情呢?

我放棄了一項媽媽的堅持,卻意外得到青春期孩子成長的契機,這是一個完全超出預料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