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傅盈被外星怪物禁制過,驚嚇到了極點,忍不住疲勞得熟睡過去。周宣坐在床頭邊,看著傅盈那嬌美的臉蛋憔悴了不少,有些心痛,輕輕伸手撫了撫。為了讓她睡得更好,索性運用異能改善了體質。

為了不驚醒她,周宣又稍稍凍結了她的思維,力道用得恰到好處,免得損傷腦子。之後躺到了床上,回想今天的事情。

等到一切都安靜下來後,無意中瞧了瞧手腕上的手錶,這才發現手腕上戴的這個東西並不是手錶,而是那個外星怪物給他的語言轉換器吧,據那個怪物說,是它們星球上的高科技產品。

周宣瞧了瞧,這個東西外表跟手錶一樣,但實際上卻不一樣,儀表上面除了一個小小的按鈕以外,就再沒有別的按鍵了。周宣有些好奇,用手按了一下這個按鈕,儀表沒有什麼顯示,但周宣的腦子中明顯的有電波的感覺,而且腦中馬上就顯示了話意:

「請選擇交談對象。」

這不是有真正的語音出現,而是手腕上的儀表傳流到周宣腦中的感覺,讓周宣有了馬樹那般的讀心術的感覺。

周宣還是不明白,要怎麼選擇交談對象,於是再按了一次那個按鈕,但腦子裏得到的仍然是這句話。選擇交談對象,怎麼選擇?再說,現在也沒有可選擇的人,因為房間裏只有他和傅盈兩個人,傅盈又睡著了,他能選擇誰?

這時天快黑了,一抹夕陽照射在窗戶上,周宣忍不住起身把窗簾拉開,金黃色的陽光下,窗外的景色好美,花園中的一棵大橡樹上,飛來一隻小鳥,嘰嘰喳喳地叫著。

周宣看著這隻小鳥,欣賞著夕陽的風景,手一伸,無意中又按到了手腕上那個儀表的按鈕,腦子又得到了那個聲音:「請選擇交談對象。」

又是選擇對象,周宣淡淡一笑,他面對著的只有窗外樹上那隻鳥兒,要不跟鳥兒聊聊?

周宣只是這樣一想,腦子裏立刻響起了「選擇交談對象成功」的話音。接著,周宣覺得奇怪起來,那鳥叫聲忽然由尖變厚起來,鳥聲也變成了人聲,可以很清楚地聽到牠說:

「我沒家了,我今天沒地方去了,我的家給人類毀了……」

周宣大奇起來,難道自己真的聽懂了這隻鳥的話?再仔細聽了一下,那鳥兒還真是這麼說的,難道這個轉換器連動物的語音都可以轉換?只是,雖然聽懂了牠的話,但自己又要怎麼跟牠交談呢?

周宣不知道還要按什麼開關來控制,又仔細瞧了瞧手腕上那儀表,上面就只有一個按鈕,再也沒有第二個按鈕,看來他只能聽懂鳥叫聲,而不能跟牠真正交談了。

但是能聽懂鳥叫聲,已讓周宣感到興奮不已,跟自己剛擁有異能時的感覺差不多,不過現在高興的,並不是想憑藉這個來賺多少錢,而是覺得,那個外星怪物倒真是給了他一件十分珍貴的禮物。

周宣可以想像到,憑藉這個東西,以後還可以聽懂各種動物的聲音。更重要的一點,有了這個神器,地球上任何一個地方的語言,他都可以輕易地聽懂了。

周宣高興得手舞足蹈起來,忍不住對窗外樹上的那隻鳥叫道:

「小鳥,你要是沒地方去,就到我家裏來,等到明天早上再到林子裏重新搭一個窩好嗎?」

周宣這幾句話一出口,竟然驚訝地發現,自己說出來的話,語氣腔調都變成了鳥叫聲。

就在周宣驚訝之極,感到不可思議的時候,對面的鳥兒又叫了起來:「你是人類,就是你們人類毀了我的家。」



周宣趕緊說道:「我不會傷害你,你放心,人類也是有好有壞的。」

說出這些話時,周宣清楚地聽到,從自己嘴裏說出來的話自動變成了鳥叫聲,看來這個轉換器真有奇特的功能。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最後一抹陽光也落入了山下面,小鳥在樹枝上飛來飛去盤旋了幾下,到底還是因為對黑暗的害怕,最終飛到了窗戶上,離周宣隔了一米多遠的距離停下。

周宣趕緊回身在房間裏找了一個紙盒,把蓋子打開,伸到窗戶邊說道:

「過來吧,今晚你就住這個盒子裡,窗戶我不會關,等到早上你可以自己飛出去,明天如果搭不好窩,晚上你還可以回到這裏,直到你搭好窩為止。」

天也黑了,那小鳥有些怯怯地飛到了周宣的盒子上,但只是用爪子抓在盒子邊沿上,而沒有飛到盒子裏面,要是周宣不懷好意,牠還可以很快飛走。

不過,周宣不僅沒把窗戶關起來,反而把玻璃窗開得更大一些,然後把紙盒子放到窗戶邊上的桌子上,這樣,那小鳥即使想要飛走,離窗子也比較近。

看到周宣離牠遠遠的,甚至回到了床上後,那小鳥才終於相信周宣沒有說假話,在盒邊跳了幾下,最後跳進了盒子裏,伏在角落中了。



周宣躺在床上後,興奮的感覺越來越高漲,沒想到會得到這麼一個神奇的東西,比自己擁有異能都還要開心,又迫不及待的等候天亮,明天再去測試一下別的動物,或是外國人,看看這個語言轉換器有多麼神奇。

早上天才剛亮的時候,周宣便被鳥叫聲驚醒,睜開眼來,那小鳥飛在窗簾邊叫道:「謝謝你,人類。」

周宣擺擺手,那小鳥這才展翅飛走,周宣回過頭來,卻見傅盈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好奇地盯著他,問道:「周宣,那小鳥怎麼飛到屋裏來了?」

周宣笑笑道:「我跟牠說話,牠自然不會害怕了。」

「淨瞎扯。」傅盈啐了一口,然後起身,慵懶地伸了伸懶腰,說道:「也不知道怎麼了,懶洋洋的,動都不想動。」

周宣一驚,趕緊用手試了試傅盈額頭的溫度,溫度正常,傅盈卻說道:「我沒病,只是懶得動,別管了,我去幫媽和劉嫂做早餐。」

只要沒病就好,心想等一下吃過早餐後,再帶傅盈到醫院檢查一下,自己的異能不是萬能的,一些小病反而弄不清楚,到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

在客廳裏,金秀梅見到傅盈無精打采的樣子,哪裡肯要她幫忙。於是傅盈只得在客廳裏坐著,在周宣身邊,卻是沒一會兒就打起瞌睡來。周宣不禁好笑,傅盈昨晚睡得應該足夠了,怎麼現在這麼嗜睡?難道真患了什麼病不成?

吃過早餐後,周宣對金秀梅說道:「媽,我帶盈盈到醫院檢查一下,她的樣子不太對勁。」

「行行行,要不,我也去吧?」金秀梅對兒媳可是疼得很,傅盈是練過武的,身體一向很好,可這兩天確實有些不對勁,在家裏坐著老會睡著。周宣還以為傅盈是因為昨天屠手的事情受到了驚嚇。

傅盈趕緊搖手道:「媽,您就不用去了,要去的話,我跟周宣一起看看就好了,也沒別的事,我身體好好的。」

因為是去給傅盈檢查,所以周宣不讓她開車,兩人在廣場外邊攔了輛計程車,在醫院裏掛了號,然後在等候室裏坐下來等待。



這時,一對年輕男女急急地走進來,女的懷中抱了一個小孩,使勁哭著,聽聲音應該只有兩三個月大,哭得讓人受不了。

那年輕男女看起來應該是一對夫妻,兩個人進來後,焦急地盯著看診間,但看診是按順序排隊候診的,雖然著急,如果前面的人不願意讓他們先看,他們也沒辦法。

那男的趕緊對坐著等候的幾個人說道:

「各位大哥大嬸,我這孩子不知道怎麼回事,有半個小時了,就是使勁哭,急得一家人都亂了,所以我想插一下隊,請你們體諒。可以嗎?」

看到小孩哭成那個樣子,等候的人都同意了讓他先進去檢查,等到裡面的病人一出來,小夫妻倆個就趕緊抱了孩子進去。

周宣雖然沒有進去,但異能卻探測得到,那個小孩子,身體很正常,沒有什麼病,但就是拼命的啼哭,周宣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醫師把小孩的嘴捏開,看了看嘴裏,又量了體溫,聽了脈,也有些奇怪,這小孩基本上都正常,怎麼會這麼不正常的啼哭?難道是急性病、腹痛什麼的?但症狀又不像,想了想說道:

「這小孩也沒發燒,可能是受到了驚嚇,小孩子在睡夢中尤其容易受到驚嚇,比如喇叭聲,或者忽然的說話聲,這些都很容易嚇到小孩子的,這樣吧……我先開點藥打個點滴好了……」

說著,開始寫處方單,但小孩仍舊拼命哭著,讓那小夫妻倆都煩躁不堪。

周宣的異能也探測不出來是什麼原因,看來異能還真不是萬能的,就說傅盈吧,他就探測不出來是什麼原因。周宣突然想到,自己手腕上的這個語言轉換器,不知道可不可以與那個小孩子交談?

小孩子才兩三個月,又不會說不會笑,只會哭,有什麼病痛也不知道怎麼說出來,只能憑醫生的檢查診治,但現在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周宣想也不想,便按了一下手腕上那個儀表的按鈕,腦中果然又傳來那個語音:「請選擇交談對象。」就一秒鐘,周宣耳朵裏聽到的小孩哭聲馬上就轉變成周宣能聽得懂的語言了。

周宣仔細一聽,那小孩子哭叫的聲音變成了「屁股痛,屁股痛……」周宣覺得很有趣,這個小孩子拼命的哭叫就是因為「屁股痛」?周宣馬上用異能探測起那小孩的屁股來,這一探測,馬上就弄明白了。

原來那小孩子屁股右上側接近腰部的地方,穿著的內衣裏面有個別針別著,只要一動,那別針就刺著小孩,小孩自然受不了。抱得不緊的時候,沒刺到還好,只要抱緊一點或者抱著搖來搖去時,小孩就會被針刺到。小孩又不會說話,所以只能拼命哭叫了,當然醫生也檢查不出來是什麼原因。

而周宣的異能沒探測出來,是因為他一向都是探測病人身體內部的器官,看看有沒有病灶,有無老化現象,哪想得到竟然是有東西在衣服上?

等到護士出來叫號的時候,那對小夫妻抱著仍然哭叫著的小孩出來,一個在前邊急著拿單據去交錢,女人則抱著小孩走在後面。周宣伸手一攔,對那對小夫妻低聲說道:

「兩位等一下。」

那男子皺著眉道:「我又不認識你,有什麼事?小孩還哭著呢。」

周宣指了指小孩說道:「這小孩子沒病,你們不用去打點滴了,你們剛進去的時候我看到了,小孩子後背屁股上的部位,有什麼東西扎著了,先看看吧!」



那小夫妻一怔,對周宣的話自然是半信半疑。

但那女子還是趕緊把小孩子翻過身來,把衣服往上拉開,一看,不禁「啊」的一聲,小孩右股上側的部位已經有多處劃破了皮,傷口不大,但紅紅的,還滲出些微的血跡來,小孩肯定很痛。

那男子趕緊抱著小孩,女子騰開手在拉開的衣服上尋找著,果然找出了一個別針,掛在小孩內衣裏面,針頭動一下就會扎到小孩,難怪他這麼使勁地哭。

那女子把別針一取下來,小孩子當即就停止了哭聲,哭了這麼久,也哭得累了,睜著的兩眼都有些無力。

小夫妻倆瞧了瞧周宣,不禁趕緊道歉又道謝起來。

周宣笑笑著搖手道:「沒關係,我也只是看到小孩子的動作有些奇怪,碰巧而已,你們也不用謝什麼,小孩子沒事最重要。」

小夫妻倆還是謝個不停,那女子說著又接過了小孩,男子當即熱情地對周宣說道:「大哥,走走走,怎麼也得請你吃頓飯,好好謝謝你!」

周宣搖搖頭,微笑道:「不用了,我太太還得檢查身體,再說,這點小事,也不用放在心上。」

「哦」了一聲,那男子這才注意到周宣身邊坐著的傅盈,頓時眼前一亮。

孩子的病一解除,小夫妻倆的情緒立刻鬆懈下來,各自跟周宣和傅盈聊起天來。

王佳佳說道:「傅姐姐,你看起來好好的,要檢查什麼啊?」

傅盈無奈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是沒精打采的,坐著就想睡覺,身體也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吃也吃得下。」

王佳佳一怔,隨即笑道:「姐姐,只怕是你有喜了吧?」

「有喜?」傅盈和周宣都怔了怔,沒弄懂這話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