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地獄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





聲明:

本書中的所有藝術作品、文學、科學與歷史背景皆屬真實。

「聯合會」是在七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的民營組織。其名稱因為安全與隱私顧慮予以變更。

地獄是指但丁的史詩《神曲》所描述的地下世界,書中描寫的地獄是個結構嚴謹的領域,住著稱作「亡靈」的個體--困在生死之間的無實體靈魂。





序幕



我是亡靈。

我在悲傷的城市中逃竄。

我在永恆的苦難中飛翔。

沿著亞諾河兩岸,我氣喘吁吁,一路狂奔…… 左轉到卡斯特蘭尼路,往北,藏匿在烏菲茲美術館的陰影中。

他們還在追逐我。

他們以無情的決心獵捕我,腳步聲越來越響了。

多年來他們一直在追我。他們的堅持讓我藏匿到地下…… 迫使我活在煉獄…… 像隻地底怪獸在地下掙扎。

我是亡靈。

在這地面上,我舉目北望,但我找不到通往救贖的直路…… 因為亞平寧山脈遮蔽了黎明第一道曙光。

我經過宮殿背面的城垛高塔與單指針的鐘……蛇行穿過聖翡冷翠廣場上晨間攤販的沙啞叫賣聲與牛肚包、烤橄欖的氣味。經過巴傑羅博物館前,我往西奔向巴迪亞修道院的尖塔,奮力爬上樓梯底端的鐵門。

在此必須把所有遲疑拋到腦後。

我轉動門把踏入我知道從此沒有回頭路的通道。我驅策沉重的雙腿爬上狹窄的樓梯…… 輕踩著磨損得坑坑洞洞,向天上螺旋的大理石梯級。

下方傳來人聲回音。在懇求。

他們在我背後,頑強不屈,逼近中。

他們不了解即將發生的事…… 也不懂我為他們做了什麼!

不知感激的地方!

攀爬中,我的幻視突然來襲…… 火雨中蠕動的淫蕩肢體,飄浮在排泄物中的貪食靈魂,詭詐的惡人凍結在撒旦的冰冷魔掌中。

我爬上最後幾階到了塔頂,蹣跚地拼命走進潮濕的晨間空氣中。我衝向頭部高度的牆,從縫隙往外窺探。下方就是我逃避放逐者、作為庇護的這個幸福城市。

人聲叫嚷,從背後逼近。「別做瘋狂的傻事!」

瘋狂孳生瘋狂。

「看在老天分上,」他們大叫,「告訴我們東西藏在哪裡!」

正是看在老天分上,我不能說。

我被逼到了死角,背倚冰冷的石牆。他們盯著我清澈的綠眼珠,表情陰沉,不再哄騙,而是威脅。「你知道我們有我們的辦法。我們可以逼你說出來。」

因此,我才爬到這麼高的地方。

毫無預警,我轉身向上伸手,手指抓住平台邊緣,爬上去,用膝蓋撐住,再站起來…… 在邊緣搖搖晃晃。親愛的維吉爾,指引我穿過虛無。

他們不敢置信地衝上來,想抓我的腳,但又害怕干擾我的平衡把我撞掉。他們換成乞求,沉默的急切,但我背對他們。我知道必須怎麼做。

在我下方目眩的遠處,紅瓦屋頂像鄉野的一片火海延伸開來,照亮了這片偉人們曾經駐足的美好土地…… 喬托、多納泰羅、布魯涅內斯基、米開朗基羅、波提伽利。

我用腳尖緩緩移向邊緣。

「快下來!」他們大喊,「還不算太遲!」

唉,一廂情願的傻子!你們看不到未來嗎?捉摸不到我作品的傑出?和必要性?

我很樂意作出這個終極犧牲…… 撲滅你們找到目標之物的最後希望。

你們絕對無法及時找到。

下方數百呎,卵石廣場像寧靜的綠洲呼喚著我。我真希望有更多時間…… 但時間是連我的龐大財富都無法負擔的商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