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那晚,一覺睡醒的冉希發現邵晨還沒有回家。牆壁上的時鐘顯示,此刻已然是深夜兩點。結婚以來,不,準確的說是冉希和邵晨住在一起之後,邵晨從未超過九點還不回家,今天著實有些反常。

哼,男人都是這樣吧,婚前婚後永遠是兩張臉,冉希暗自冷笑。

冉希又望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接著掀開被子,起身準備倒點水喝。走出幾步後,她忽然覺得有點餓,估計是晚飯吃得太少了。片刻後,她躡手躡腳地走下樓,並且盡量放低動靜不想吵醒傭人。

在廚房忙活了一陣之後冉希端著熱牛奶和熱麵包來到客廳坐下。夜靜如絲,靜得只能聽到自己微微呼吸的聲音。冉希喝了點熱牛奶,再次看了看客廳中的鐘擺。

兩點二十,邵晨還是沒有回來。

冉希覺得有些煩悶,或許是因為客廳靜得可怕讓人覺得壓抑。想到這裡冉希打開電視,拿著遙控器搜索著節目。深夜檔的節目不是些港台偶像劇就是一些消磨時間的家庭韓劇,冉希搜索一遍之後覺得索然無味,最後把畫面隨意定格在一個廣告上,便繼續吃著麵包。

隨著時間的流逝,冉希覺得自己胸口瘀積的煩悶情緒越發明顯,而且這些負面情緒越來越鮮明地指向邵晨。

冉希自己也說不清楚這是為什麼。或許是因為邵晨的晚歸,可是冉希很快否決這個想法,她不能容忍自己像個幽怨的妻子一樣去介意晚歸的丈夫。

終於冉希把這種情緒歸結於失去孩子的傷痛,要不是邵晨的緣故她一定會生下那個孩子,她一直希望有個可愛的孩子。

冉希不自覺地用右手撫摸自己的肚子,雖然墮胎已經有一個星期,但她仍能感受到那時的疼痛,除了身體,還有心靈。

晌久她收回手,用手肘支著餐桌,扶著自己的額頭。

屋外似乎傳來汽車引擎的聲響,由遠及近,越來越清晰。

應該是邵晨回來了,冉希暗想。她握住杯子,猶豫了一會兒,最終坐在原位沒有其他動作。

冉希看到走廊的夜燈被打開,然後邵晨熟悉的身影緩緩地走進客廳。

坐在餐桌邊的冉希一動未動,只是靜靜地注視著邵晨走進來。

邵晨顯然喝了酒,而且喝得很多。他面頰紅潤,腳步稍稍顯得踉蹌。估計他起先並沒有注意到暗處的冉希,直到看見打開的電視機,才張望起來,目光游曳著最後定格在冉希的身上。

邵晨看到冉希之後似乎是有些許驚訝的神色,不過稍縱即逝,冉希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因為此刻,她面前的邵晨面色是那樣的木然。

很不尋常,今天的邵晨很不尋常!冉希暗驚,他不僅眼神漠然,看到自己甚至連招呼都沒有打一下,全當對著空氣。

冉希坐在那裡,看著邵晨緩緩地走向自己,沒來由的,心,突然揪地很緊。

邵晨一步一步走得並不快,他緩緩地走到冉希的身邊。但是他竟然沒有多做停留,直接繞過冉希,走向玻璃櫥櫃。

冉希回頭,她看著邵晨從櫥櫃中拿出兩瓶紅酒,接著又從吧台上拿出一支高腳杯。

邵晨提著東西在沙發上坐下,稍稍做了停頓之後,他打開紅酒,給自己斟滿。

冉希看著邵晨舉起酒杯,他手腕根本沒有動,整個手臂一揚,整杯酒一飲而盡。邵晨很快地放下酒杯,再次拿起酒瓶,讓腥紅色的液體流入透明的高腳杯中。冉希注視著邵晨,他又握住那杯已經滿溢的瓊漿準備倒入口中。她本能地想要阻止,可是話到嘴邊,冉希還是忍住了。

她就這樣注視著邵晨,一杯接一杯地灌醉自己。冉希不清楚到底他為什麼這樣酗酒,不過直覺告訴她,今天的邵晨狀態很不好,非常不好。

而且這種不祥似乎是衝著自己來的!

冉希微顫著握緊自己的拳頭,腦子瞬間高速轉動,篩選出各種可能。

冉希又瞥了一眼邵晨,她覺得眼前的男人像一座隱藏在塵土下的火山,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她不想讓邵晨莫名的火焰灼傷自己,片刻之後,她決定離開客廳。

可能是冉希拉開椅子的聲響提醒了邵晨她的存在,邵晨放下酒杯,死死地盯著起身的冉希。

邵晨熾烈的目光,讓冉希感到後背犯涼。她第一次看見邵晨這樣的目光!全然失去往日的溫柔,典雅,紳士,謙和。這是一頭兇猛的獅子盯緊獵物時迸發出的銳利目光,帶著兇殘,帶著懾人的、嗜血的味道。

冉希本能地退後一步。她吞嚥著口水,避開邵晨的目光,想飛快地逃離客廳。就在冉希即將踏上木質樓梯之時,她覺得左臂被什麼狠狠地鉗制,身體猛然頓住,難以向前。

冉希轉頭,正好對上邵晨的臉龐。

「放手……很疼。」冉希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對著邵晨低吼。

邵晨不但沒有鬆手,對冉希的鉗制反而更加緊迫,似乎想捏碎冉希的胳膊一般。

冉希疼得皺緊眉頭,憤恨地看著邵晨,大聲地叫嚷:「我叫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冉希的叫喚聲沒有讓邵晨鬆手,只是招來了已經睡下的傭人。幾個急促的腳步聲陸陸續續抵達客廳,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剎住腳步。傭人們不知道如何是好,猶豫地張望著。

「都給我滾回去!」邵晨衝著眾人咆哮,聲音略帶沙啞。

傭人左顧右盼地看著自己的夥伴,最後悻悻地四下散去。偌大的客廳中又僅僅剩下邵晨和冉希。

電視機仍在孜孜不倦地播放著午夜劇,客廳中邵晨和冉希就這樣對視著,雙方眼中的火焰都似乎要將對方吞噬殆盡。

「你到底要幹什麼!」冉希用盡氣力去掙脫邵晨緊握的手。

「這應該是我想問妳的,」邵晨湊近冉希的臉,一字一頓地說。

辛辣濃重的酒氣從邵晨的口中散出,冉希被嗆得不知主地撇過臉。

他到底是怎麼了?冉希在心底尖叫。

是發現了自己的祕密?他已經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還是知道了孩子的事情……

忽然冉希感到鉗制著自己左臂的力道減輕了。但是疼痛感並沒有隨著鉗制的鬆開而消失,反而加重,還伴隨著脹痛。

腰間突然一緊,雙腳失去重心,等冉希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邵晨騰空抱起。

「放開我--」冉希地雙手敲擊著邵晨起伏的胸膛,叫嚷起來。

可是抱緊他的人根本不理會她的動作,徑直抱著她上樓。

這一路冉希雖然又是拉又是扯的掙脫邵晨的懷抱,可是邵晨的步伐卻沒有因此而減慢。轉瞬間他已經把冉希抱上二樓。

他們的動靜極大,不過所有的傭人都噤若寒蟬,沒有一個露面,更沒一個再出來阻止。

臥室的大門被邵晨一腳踹開,冉希被邵晨狠狠地扔在床上。看著大門被邵晨反鎖,冉希真正的怕了。她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今晚到底受了什麼樣的刺激,接下來到底要做什麼,對她做什麼。

邵晨一隻腿跪在床上,雙手扶住冉希的肩膀,雙眸死死地盯著冉希。冉希感到邵晨全身散出的陰冷氣息似要將她凍結,撕碎,再拖下地獄。

氣氛如烏雲密佈般壓抑。

冉希不作聲,也不敢作聲,她只是凝視著邵晨,等待他開口。

「為什麼要拿掉孩子,連商量一下的機會都不給我?」邵晨看著冉希的雙眼除了噴薄欲出的憤怒,還隱含著痛楚的神色。

冉希聽到邵晨這樣地質問,心中反而鬆了一口氣。原來他是因為孩子……

喑啞低沉的話語再次在冉希的耳邊響起,「妳就這麼不願意生下我的孩子?」

冉希覺得自己正在被邵晨搖晃著。她看著面露苦澀的邵晨,不知道怎麼樣接話。

冉希本以為還有更加熾烈的風暴來襲,可是沒有想到邵晨在說過這一句話之後竟然鬆開了雙手。

冉希看著邵晨慢慢地站起身,轉身站到了窗台前。

邵晨是背對著冉希的,所以她看不清邵晨此刻的表情。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莫名的愁緒在兩人的膠著間隱隱地流動。等邵晨再次回頭的時候他的表情似乎緩和了一些。

不過冉希知道,他並沒真的抹去心底地激動,只是在強忍住心臟地起伏。

「妳什麼時候才能把心交給我。」邵晨站在冉希的對面,低著頭凝望著她說,「到底要我怎樣做才可以?」

冉希看著邵晨,沒有接話。

「不行是嗎?」邵晨瞇起眼,陰鷙地看著冉希:「為什麼不回答我?」

「我不想要孩子並不是……並不是代表不喜歡妳。」冉希緩緩地開口,她警告自己現在還不是和邵晨翻臉的時候。

「是嗎……」邵晨冷哼,低下頭,冉希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我只是……只是還沒有準備好……」冉希結結巴巴地解釋,「我害怕你不同意……所以自作主張。」

邵晨沉默半晌,沒有接話。可是這樣的邵晨讓冉希怎麼看都覺得心寒。

「到底我該怎麼做……妳說到底我該怎麼做?」邵晨喃喃地重複著這句話。

冉希緩緩地站起身和邵晨對視,「對不起……如果你是為孩子的事情……我道歉。我真的是……」

冉希突然停止住話匣,邵晨盯著她的眼神讓她不由自主地打起冷顫。冉希試圖說話,可是張口結舌發不出聲音。

燈光下,他黑色的頭髮如絲一般濃密,臉部輪廓峻岸分明,襯上深邃的黑亮眸子,挺拔的身形,英挺的風度淋漓盡致,怎樣看都是一個完美無缺、不可多得的好男子。可是這個男人此刻身上散發出的陰戾氣息幾乎讓冉希難以呼吸。那種窒息感讓冉希覺得自己將要被這個男人碾成碎片,打落成灰。

「妳真的瘋了!遲早有一天我也會瘋掉!」邵晨說著冉希聽不懂的話。

下一秒--

炙熱的一樣事物封住了冉希的口,嫺熟挑遍冉希的敏感,索住冉希的舌糾纏,等冉希稍清醒過來,才發現自己正在被邵晨熱吻。

呼吸裡滲透著絲絲絕望的氣息,邵晨透著瘋狂的熱情擁有燒毀一切理智的力量,宛如惡魔……

夜沉靜如水,彷如包容慾望的海洋,讓深陷其中的人慢慢地淪陷,不可自拔。

邵晨的吻炙熱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