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儲蓄也有過錯,節儉不如消費

為什麼節儉反而導致衰亡,奢侈反而導致興隆



  十八世紀,一個名叫孟迪維爾的英國醫生寫了一首題為《蜜蜂的寓言》的諷喻詩。這首詩敘述了一個蜂群的興衰史:

  一群蜜蜂為了追求豪華的生活,大肆揮霍,結果這個蜂群很快興旺發達起來。而後來,後有一位有識之士站出來說,弟兄們,咱這麼揮霍,對資源是多麼大的浪費,那可不應該啊!眾蜜蜂認為言之有理。於是大家吃也少了,用也省了,開支小了許多。也正因此,大家每天幹活都不必那麼起勁了,因為不必賺那麼多呀!沒過多久,這群本來挺興旺的蜜蜂,變得沒了生氣,日漸衰落。

  由於這群蜜蜂改變了習慣,放棄了奢侈的生活,崇尚節儉,結果卻導致了整個蜜蜂社會的衰敗。這本書的副標題是「私人的罪過,公眾的利益」,意思是浪費是「私人的罪過」,但可以刺激經濟,成為「公眾的利益」。這部作品在當時被法庭判為「有礙公眾視聽的敗類作品」,但是二百多年後,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從中受到啟發,提出了「節儉悖論」。

  二十世紀二○年代英國經濟停滯和三十年代全世界出現了普遍的生產過剩和嚴重失業。凱恩斯對此給出了讓人們信服的經濟學解釋,凱恩斯從宏觀上分析,在短期中決定經濟狀況的是總需求而不是總供給,對商品總需求的減少是經濟衰退的主要原因。總需求決定了短期中國民收入的水準。總需求增加,國民收入增加;總需求減少,國民收入減少。從微觀上分析,某個家庭勤儉持家,減少浪費,增加儲蓄,往往可以致富;但從宏觀上分析,節儉對於經濟增長並沒有什麼好處:

  公眾節儉↓社會總消費支出下降↓社會商品總銷量下降↓廠商生產規模縮小,失業人口上升↓國民收入下降、居民個人可支配收入下降↓社會總消費支出下降……

  引起二十世紀三○年代大危機的正是總需求不足,或者用凱恩斯的話來說是有效需求不足。節儉悖論告訴我們:節儉減少了支出,迫使廠家削減產量,解雇工人,從而減少了收入,最終減少了儲蓄。儲蓄為個人致富鋪平了道路,然而如果整個國家加大儲蓄,將使整個社會陷入蕭條和貧困。

  以上推理看似荒誕,但是若跟我們每個人的日常生活相聯繫,就不難發現其合理之處了。

  一是「過分節流」看似積攢下不少財富,實則忽視了「開源」,從而失去了獲取更多財富的可能性。靠精打細算、緊衣縮食,只能達到小富即安的狀態,並且這種安逸有時候是以犧牲生活品質為代價的;用控制欲望的方法最多只能是縮小收支缺口,而無法填平這一缺口。

  二是節儉有可能讓人安於現狀,沒有動力去投資理財。人們常說,心有多高,天就有多高。當滿足於目前消費水準時,自然會想,何苦再去費力地賺更多的錢。

  三是某些日常用品的重複性消費,好像每次都很節省,但加在一起卻是驚人的浪費。上中學時,很多人都有一台隨身聽或是MP3,為了省錢大多捨不得買貴的耳機,而是用地攤上花十幾元買的便宜貨。結果是,經常斷線,過段時間就不得不更換耳機。幾年下來,花在廉價耳機上的錢要比買品牌耳機的錢還多,而且還得忍受很多時候僅一邊耳機響或是音效不好的狀況。生活中類似耳機消費的事還很多。

  一九三三年當英國經濟處於蕭條時,凱恩斯曾在英國BBC電臺號召家庭主婦多購物,稱她們此舉是在「拯救英國」。在《通論》中他甚至還開玩笑地建議,如果實在沒有支出的方法,可以把錢埋入廢棄的礦井中,然後讓人去挖出來。

  已故的北京大學經濟系教授陳岱孫曾說過,凱恩斯只是用幽默的方式鼓勵人們多消費,並非真的讓你這樣做。但增加需求支出以刺激經濟則是凱恩斯本人和凱恩斯主義者的一貫思想。

  中國的居民消費支出占GDP比重不到四十%,而美國超過了七十%,世界平均水準為六十二%。居民消費不足,使得中國經濟增長過多依靠外需。能否改變居民消費這個現象,是決定能不能從中國製造走向中國市場、能不能從投資主導走向消費主導、未來經濟能不能持續增長的關鍵。

只有消費才能拉動生產,才能讓整個經濟活動持續和循環起來,明白了「節儉悖論」的內涵對於一個崇尚節儉的社會具有積極的意義,我們應該根據自身的收入水準適當消費,而不是一味的去節儉,這樣對自身、對社會都具有積極作用。但是,「節儉悖論」並不是要求我們要選擇一種奢侈的生活方式,所以理性的選擇是「有選擇的奢侈」,而不是一味的、不分場合的奢侈。因此,我們不僅要讓自己合理增加消費,也要大力提倡理性消費,理直氣壯地反對浪費。







為什麼皇帝不禁止奢侈,富人不應該鼓勵節儉



  清代乾隆三十三年,兩淮鹽政的尤拔世上書奏報,指責當地鹽商揮霍成性,引發奢靡之風,請求乾隆皇帝對他們加以懲處,並力薦安養民生應當宣導節儉。乾隆看此奏章後,不以為意,遂批示「此可不必,商人奢用,亦養無數遊手好閒之人。皆令其敦儉,彼徒自封耳。此見甚鄙迂。」這幾句話是說,富商們奢侈消費能夠增加就業,供養更多閒散之人。若讓他們節儉,反倒對百姓沒有好處。如此看來,富商的消費有什麼不對?又有什麼理由要加以禁止?

  乾隆的一番說辭,讓大臣們茅塞頓開,從此不再提禁奢之事。

  從歷史上看,乾隆皇帝的這一主張的確是明智之舉。富人的積極消費極大地刺激了清朝的經濟發展,並促生了有名的康乾盛世。也是從這個案例中,後人提出了這樣的主張——鼓勵富人消費。

  很多人對此仍不理解,為什麼要鼓勵富人消費呢?歷史上,富人消費的例子,最後不都是喪家敗國麼?像史書中,就描寫丟掉夏朝的桀,殘暴奢靡。他曾傾空國庫,建築自己的豪華寢宮——傾宮;曾大費人力在王宮內設計酒池肉林;曾用整塊的玉石雕建宮門,並用象牙修飾蜿蜒的長廊。而敗光商朝的紂王也豪不遜色,窮奢極欲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吃飯要吃旄象豹胎;穿衣要錦衣九重;住房要廣廈高臺;觀景要等摘星之閣,高築鹿台。這些,最後不都導致了國家的滅亡嗎?

  此類說法,難免有些偏激和片面。要知道,夏桀、商紂是富人消費的極端例子,他們不惜動用全國人民的財富來任由自己揮灑,引起民怨民憤,才導致了自己的滅亡。但歷史上大多數富人的消費花的都是自己的收入,並不對其他人造成危害,為什麼不鼓勵呢?更何況,在現代的西方經濟學理論中,對富人奢靡消費還能找到合理的解釋。

  只是,社會中窮人和富人的區別在於,兩者的收入有差別。收入又直接決定了個人的消費能力。同窮人相比,富人的消費能力強是不可爭議的事實。因此,富人們的支出在社會消費的總支出中佔據著重要的位置,並對整個經濟的發展帶來更大的推動。

  例如,一個富人在投資中獲利二千萬。他先利用六百四十五萬購買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系列軟頂敞篷跑車,又用一千萬購買了一個私人莊園,剩下的錢用於購買佈置莊園的高端設備等。那麼,購買勞斯萊斯的六百四十五萬就推動了汽車和相關物品與勞務市場的發展,用於購買私人莊園的錢則帶動了建築、園林設計等行業的進展,而用於佈置莊園高度設備的錢不僅創造了新的職業崗位需求,還刺激了高科技產品的繁榮。最後,汽車業、房產業、高科技產業又帶動了鋼材、水泥、高尖端技術等行業。如此,在水波般的影響下,整個國家的經濟都被帶動,於是,經濟的整體增長必然會超過當初富人花費的二千萬。而在各個環節上被涉及的人員,無論是汽車設計師、私人莊園雇員,甚至清潔莊園的工人,都將得到薪酬上的回報。相反,我們絕不可能在一個窮人的消費上,看到這麼大的影響。

  可見,富人的消費對增加消費和總需求意義重大,對經濟的發展也更為重要。但是,往往政府的決策卻並沒有很好地體現這一點,從而對富人的高消費造成了阻礙。

  二○○七年,德國政府為了解決經濟增長乏力、失業率高居不下、財政赤字屢屢超標等財政問題,提出一項向富人加徵稅收的決議,將增值稅率從十六%提高到十九%,並將年收入二十五萬歐元的單身個人和年收入超過五十萬歐元的夫婦,稅率由四十二%提高到四十五%。結果這一措施不但沒能積極促進經濟的發展,卻在壓抑了富人消費後,嚴重地打擊了零售業的發展,並讓更多人因減少的消費需求而失業。由此,還引發了產業界和民眾的諸多不滿。

  德國的案例告訴我們,消費刺激經濟的思想是值得認同的。就如凱恩斯說的那樣,經濟狀況在長期中取決於生產能力,即供給;在短期中當生產能力不確定時,則取決於需求。也就是說,當富人的消費增加時,需求增加,刺激國民經濟發展,國計民生的狀況自然會良性發展。

  政府擴大內需,主要一部分不就是要擴大富人的消費麼?因為,除了上面提到的奢侈品,富人的高消費還可以延伸到文化、娛樂等消費領域,並積極的創造市場上的新需求,從而進一步刺激市場的發展。另外,富人的資產也可以用來投資,增加社會生產能力。

  一個富人奢靡消費的過程,減少了他自己的資產,卻增加社會的財富,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引導更多的窮人脫貧致富,這樣的高消費對整個社會有什麼不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