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詩



追著飽漲的夢 路寒袖





忘了潺湲的溪流竟是有風

溪被偷了幾十年,現身了

因為風中有甜甜的喜悅

我們用記憶為它治療傷痕

夢魘像找不到適當修辭的詩句

拙筆茫然杵在那邊,長成藤蔓

被釋放的溪奮力芟除草的牽掛

沖刷掉哀傷的藤蔓,活了過來



血管剛通的城市特別敏感

淬煉百年的青草茶清心解鬱

適足以撫慰它的躁動

那幾家店總以麵條與米干

綁架我們懷舊的味蕾

還用菜包佔領我們的胃

東南亞麻辣的舌頭則異軍突起

舔噬著追尋刺激的魂魄



迎新活動熱烈的展開

我們迅速架設新穎的燈光

而綠油油的公園是大舞台

迷航多時的白鷺鷥

從七○年代飛回來了

牠們負責表演優雅的分列式

溪水已清理完跑道,閃著光

隨時等待牠們的降落



這城就這樣把夢餵得飽飽的

年輕人喜歡追著它跑

在新砌的橋樑、溪岸的自行車道

在公園裡的極限體能運動場

以及,逐一打造中的捷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