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比教學更深入的家庭教育,以「正常」為出發點的「另類教養」

到2013年底為止,弘化懷幼院的生活體驗已經開辦八年了。算一算,參加過的孩子超過3000個。

當初是因為與志工閒聊兒童管教,總會聽到志工們提及自己教育孩子的苦處。於是我興起了一個念頭:「為何不讓孩子來我們這邊住住看,過過不一樣的生活啊?」就這樣,促成了「弘化生活體驗」。

「我們不只關心『沒人照顧』的孩子,也關懷被『過度照顧』的孩子」,這是我當年開辦「生活體驗」的初衷。因為關懷,所以分享我們的經驗,希望導正日益疏離的親子關係;因為感恩,所以我們回饋,在能力範圍內,提供基本的食宿生活環境,讓一般家庭成長的小孩,能暫別家長打造的溫室,來這兒學習獨立。



生活正常,作息正常,就是讓生命正常

我自己育有四個子女,經驗過養兒育女的家庭教育。後來當了大學老師、中學校長,走進學術、學校教育。再來創辦了育幼院,收容社會底層最弱勢的小孩,讓他們在育幼院裡得到良好教養,並懷抱自信地走入社會,這是更深層的人本基礎教育。從校長到院長,不同的是,學校是教書、教課本上的東西,而育幼院是小孩的家、是照顧失依孩童的地方,是比教學更深入的家庭教育。

我一直再三強調,我們只是在過正常人的生活,並不是我們辦得特別好。然而那麼多人前來報名體驗,是不是意味著現在的小孩,很多都過著「不正常」的生活,這才突顯了我們的「正常」。

早睡早起是正常、教孩子做家事是正常、自己走路上學是正常、惜福地把餐盤裡的食物吃到一點不剩,是正常。當然!孩子不乖就得接受理性的處罰,這也是正常。沒想到這幾年開辦了「生活體驗」,我向來遵循的正常生活教育,竟被各界視為「另類」,掀起媒體爭相討論!更吸引3000多個孩子的家長,帶著孩子到我創辦的育幼院來體驗「另類的生活」。這樣的結果和發展真的讓我很意外,因為這裡教導孩子的東西都很簡單、也很正常,既不會要求孩子去挑戰極限,更不會要求孩子考試拿滿分!



「生活體驗」是沒有課程的

以下就是弘化院童最平常,也最正常的生活。而我也只是提供這樣的生活環境,讓一般家庭的小孩共同體驗罷了。這裡只有作息時間表,沒有課表、沒有課程,我深信只有規律的生活,良好的飲食習慣,才是對小孩最有利。

(1)清晨五點起床,開始六公里的鄉間健走。讓小孩在自然的環境下,適量的運動,對於發育中的孩童,絕對有好處!幾年下來的生活體驗,我們很驚奇的發現,很多被醫生診斷為「過動」,需要按時服藥的小孩,在走完六公里後,竟然變成「不動」(腳痠而已)!

(2)弘化佛堂的背經、打坐,讓小朋友體驗孔子、釋迦牟尼佛、老子、耶穌、默罕默德等五位聖人之精神。依據經典導正小孩的觀念,也讓小朋友在往後的人生,對宗教信仰的選擇,有初步認識。即使生活體驗的孩子沒辦法在短時間內,體會到聖賢論述,藉由盤腿打坐也可以訓練定力,同時檢驗孩子是否健康。很多吃肉、吃速食,又不運動的孩子,身體非常的僵硬,根本沒辦法盤腿!

(3)正常的飲食習慣,亦是弘化生活的重點。在弘化的三餐,沒有高熱量的炸雞、薯條,更沒有油膩的大魚大肉,只有最健康的蔬食。蔬食是對生命的尊重,也是最環保的飲食。另外「沒有餿水桶」的惜福精神,也是弘化最重視的。要求小孩把碗中的食物,全部吃乾淨,這是感恩農夫、感謝捐贈者的最好教育,也讓小孩從中養成惜福、節儉的習慣。當然自己吃飯的碗筷,要自己清洗,更是學習獨立、人人平等與負責任的最好教育。

(4)應對進退的基本禮貌要求,亦是弘化教育的基本功。現在的小孩遇到師長,不是冷漠、相應不理,就是傻笑。但是在弘化,我們會要求小孩見到師長時,一定要有禮貌的打招呼。清晨起床、晚上就寢,也都互道早安、晚安。就連用餐時間遇到來訪的客人,也要懂得主動邀請一起吃飯。

(5)參與環境打掃清潔工作,讓小孩體認家事的辛苦,同時也學習分工合作。在弘化,同儕的小朋友,一起做清潔、整理物資,凝聚這個大家庭的向心力。我們從回饋資料中得知,很多生活體驗的小朋友,回家後開始會主動協助家事,讓家長們非常意外和驚喜!

(6)晚上九點準時就寢,不准晚睡、不准熬夜看電視、上網。早睡早起,正常的作息,對成長中的小孩最有利。而且根據研究,晚上九點就寢的「睡眠效率」最高,在這段時間睡足八小時,比半夜才開始睡八小時,來得更有效率。

除此之外,院區內孩子每天都可以自由開心的爬樹,打赤腳、玩沙、騎車、溜直排輪、打球……在自然的環境中盡情遊戲,這也是多數到弘化生活體驗的學生,留下最深刻的記憶。

這就是沒有課程的「生活體驗」!我們只是提供了一個簡單的生活空間、一個標準的作息時間表,與一套最傳統的生活倫理規範,讓來自各地的小朋友,一起生活、一起遵循。如果這樣的生活體驗,能幫助導正迷失的孩子,改善日益疏離的親子關係,進而回歸傳統的社會價值觀,那麼弘化就有其存在的價值,這也是弘化對社會教育的最大回報。



在黑暗中出發的勇氣

很多人一聽到登山,立刻就會聯想到危險。沒錯!我們確實看過不少山難的新聞報導。但為了這「萬一」的可能性,就打消行動,什麼都不做難道就是最好的「預防」?

事實上,早在我們登第一座山開始,就有很多登山專家、志工,熱心的給了很多提醒,包括:

「帶育幼院的孩子登山?太冒險了吧!」

「孩子這麼小,就要登山?爬得上去嗎?」

「這樣的裝備怎麼夠?」

「路線規畫不對喔!依我們登山的經驗推算,小孩子還要加一倍的時間。」

我非常了解,這些都是大家善意的關心。我也感謝這些熱心的聲音,最後都化成了默默付出的登山志工,每年陪伴著我們的小孩一起挑戰百岳。但我還是要說,其實登山沒有想像中那麼的難,只要事前多一點準備,包括裝備檢查、體能訓練、山訓,加上慎選目標,讓小孩嘗試登山並不會有大問題的。

話說弘化的小孩,原本平常運動量就非常足夠,加上每年登山前兩個月,我們都會安排一次或兩次的山訓,測試一下每位登山成員的體能;也讓之前沒有登山經驗的孩子,先行體驗登大山時,身心可能需要承受的負擔。所以,印象中,孩子面對大山都沒大問題,倒是陪同登山的本院志工,有時候顯得更吃力。

既然這樣,為何還要為孩子安排登山活動?登山的意義在那裡?對我來說,體力訓練是其次,因為我們的小孩缺乏的不是體力,而是發生問題時,處理危機的應變力,登山過程中,無從預料的大小挑戰,才是真正的考驗。

所以,每位弘化三年級以上的孩子,都要接受大山的洗禮,期許自己成為一個勇敢的孩子。



安全、不冒險的原則

我們的目的只是要讓小孩體認高山的美、享受登山的過程、並擁有登頂的自信。所以各方面的準備工作,都是以此為標準,務必做到安全和體驗的雙重考量。比方說,若讓小孩背過重的東西,只會消耗體力,這就不是我們要的。這方面我會請規畫志工評估,如果需要請挑夫,這個費用絕不會省。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登山隊,孩子只要負責帶著自己的簡單隨身衣物、水、備用糧食,這樣就夠了。不會讓他們有額外的體力付出,我認為這才是最重要、最安全的做法。

另外,登山前的裝備檢查也非常重要,尤其是禦寒衣服!每次登山前,我們都會有兩次行前裝備檢查。第一次是活動之前,在院內的自我檢查:第二次是登山前晚的裝備檢查,重點在防水打包、發放糧食,並再次確認禦寒衣服。這時候,如果發現有人在登山包內夾帶不應該帶的漫畫、玩具,或是過多的衣服等,就會被要求卸下。

不只外在的安全,就連孩子內在心理的安定,也是重點。最特別的是,每次在入山前,我們都會帶領孩子鄭重地禮敬山神。祭山儀式時,全員列隊面對登山的方向,合掌虔誠地祈求登山平安。這個儀式不僅只是信仰,還有另一層意義,提醒小孩收起玩心,不要再嬉鬧了。因為眼前的山路,處處充滿危險,每個人都要專注地踏穩自己腳下的每一步。

最後,也是最堅固的防護,就是所有志工的協助,讓孩子登山的過程更加地安全。其中本院志工因為和小朋友比較熟識,主要任務是陪伴和照顧,另外的登山志工則是登山活動的靈魂。來自各地的專業登山志工,會在重點式的地方像是斷崖、崩塌處駐點,協助每一位小朋友平安地通過。萬一碰上出現高山症,體力不支的小孩,也是由登山志工協助徹退。



登百岳,讓我們不一樣

弘化舉辦的登山活動,從2006年開始,轉眼已經超過七年了。這項獨特經驗,在小孩的成長過程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每年有多少孩子能攻頂是其次,我真正在意的是登山過程中,每一個孩子是不是都有滿滿的收獲。至於收獲多寡的衡量,並不是由山頂上那張團體照裡面有幾個人頭來判斷,而是小孩在下山後,有沒有一直提起那段艱辛的旅程。即使當下可能因為太累,嘴上掛著抱怨,但那也是短暫的,我相信只要親身參與過,孩子絕對一輩子都會記得,自己曾在某年夏天自我挑戰登上大山的紀錄。

過程愈辛苦,回憶就特別深刻。就像男生談起當兵,總有說不完的故事,而且每一個故事裡面的自己,似乎都非常英勇、辛苦。又好比一個成功的企業,創辦人總愛說草創時期的故事,雖然充滿艱辛,但也是一輩子難忘的吧!

所以我常說,讓小孩去抱怨個幾天吧!只要以後再講起那段登山故事,能看到小孩眼神中散發出無比自信,那就是我要給他們的禮物!



要孩子相信自己,你要先信任孩子

在登山活動分享的最後,還想講一個小故事,讓我非常感動。正是因為這段登玉山之後延伸的效應,讓我決定往後的每一年,都要帶著我們的孩子攀登大山。

那是從玉山下來後,過完暑假開學了。剛好國小課本教到:玉山是台灣第一高峰。於是老師隨口問:「班上有誰爬過玉山呀?」第一時間,班上同學沒有一個人舉手,老師也不以為意,正準備繼續講解課本內容的時候。突然有個小孩慢慢地舉手!不是很有自信地舉了半隻手。但老師看見了,停下講課進度問說:「你真的有登上過玉山嗎?」「是的!老師。我剛剛在暑假爬上玉山。」小孩同時也說明了登山的過程,頓時每位同學都發出讚嘆的驚訝聲:「喔~好厲害呀!」

是的!這位小朋友就是我們弘化的孩子!

那天,小孩高興了一整天,放學後,回來跟我們講到這段在學校的故事時,臉上那種自信的神情,是我們從來都沒有看過的!其實不只這孩子,多數我們的小孩,在學校雖然也會跟同儕有說有笑,不過當一般的小孩,輕鬆地談起自己的父母、炫耀自己的玩具或多采多姿的生活經驗時,我們的小孩總是會刻意地隱藏自己,因為不想表現出自己的失落。但像今天這樣,在學校被大家讚美肯定,整個人都變得抬頭挺胸,對自己更有自信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受。

這個小故事傳開後,參與登玉山的志工都說:「值得了!我們做的這一切,都值得了。」

是的!給小朋友糖吃、讚美他、帶他去遊樂場,都比不上給他滿滿的自信。有了那次的經驗後,我更加肯定登山能帶給小孩很多啟發,讓他們將來都能帶著山一樣的自信,邁向他們的人生。



獨一無二的樹樂園

2011年我們正式認養了在弘化東南邊,本屬於林務局的5,000坪林地,以及東邊大片的黃槿灌木山丘地,總共3.1公頃。現在這邊有自然誘鳥的豐富生態林區、浪漫的百千層林間步道,還有讓孩子盡情嬉戲攀爬的黃槿灌木林。

很多來訪的家長被我說動,假日常帶著自己的小孩,到我們這邊來爬樹,親近大自然的懷抱。這也讓我有機會觀察到多數父母對子女過度保護造成的親子緊張感。更多的情況是,大人抗拒放手讓孩子嘗試,理由是:「爬樹多危險呀!萬一掉下來怎麼辦?」

我忍不住直言:「你自己小時候也爬樹,那為什麼就不危險呢?不放心的結果反而是磨滅了孩子的潛能!」這話一點都不誇張,我們這輩的人,以前當小孩時,爬樹摘水果是很平常的事。現在不一樣了!人口過度集中於都市,為了能多蓋一些房子,結果把樹都砍光了。於是現在的小孩,生活的環境中已經沒有樹可爬。當然也可能是現在的家長非常保護孩子,一點點的危險都不讓小孩嘗試。

即使看到我們院裡的小孩輕鬆地在樹上來去自如的「表演」。旁觀的大人還是難掩緊張的問道:「林伯伯,這樣會不會有危險啊?」我也正色回答:「會啊!當然會有危險啊!但摔下來是對自己不負責,要處罰的!」

所以我們的孩子都知道,自己的安全是自己要負責的。這麼多年下來,這裡收養過上千個小孩,他們不只能夠很靈活的爬樹,甚至還可以從這棵樹,盪到另一棵樹,在樹與樹之間捉迷藏。但真正因為爬樹掉下來受傷的紀錄是兩次,而且只有輕微擦傷。從事任何活動,意外總是難免,相較孩子們從爬樹的過程中,鍛鍊學習到的體能和技能,以及自我保護的責任感,大人的擔心顯得多餘。



不要用自己的眼光來衡量孩子

我認為訓練小孩手腳靈活最好的方式,就是爬樹。小孩子基於自我保護的意識,怕自己掉下來,一定會非常小心,專注在手腳的每一個動作。久了之後,自然手腳靈活、腦袋靈光。比起所謂「潛能開發」、「感覺統合」的課程,爬樹既不用花錢,而且孩子得到的樂趣更多。

這話可不是隨便說說,最簡單的證明,是舉辦生活體驗的期間,照理說一般家庭小孩,活動時跟院裡的小孩集體行動,旁人根本分不出來。但我總是教志工一眼就能分辨的方法:「你看喔!那個表情緊張,用身體的三個部位當支點,死抓著樹幹,只敢一點一點慢慢移動的,一定是一般家庭的孩子。」

假日的時候也一樣,有些家長大老遠帶著小孩到我們這邊爬樹,結果自己就站在樹下盯著小孩看,弄得樹上的孩子緊張地全身僵硬,稍微移動一下就引起樹下的父母驚叫聲不斷。

看到這個情形,我就會開始「趕人」,請家長暫時離開一下:「你在旁邊看,愈關心他,他反而愈容易掉下來的!」

家長應該都有經驗,如果碰上跌倒後賴皮愛哭的小孩,這時若是上前安撫,小孩可能哭得愈大聲。相反的,若狠下心站在旁邊鼓勵他自己勇敢站起來,下一次跌倒時,保證小孩頂多嚎幾聲,自己就會摸摸痛處站起來繼續向前了。

同樣的道理,如果你信任小孩的能力,那他就會有勇氣爬上大樹!試想,這兒都已經有上千位小孩爬過了,你的小孩難道爬不上去嗎?

現在的小孩吃得好又住得好,體型也發育得比上一代好。既然擁有這麼好的條件,為何不讓孩子有更高的挑戰呢?家長千萬不要用自己的眼光來衡量孩子,先把自己拉回自己還是小孩的時候,如果答案是自己孩子擁有的條件比當年好的多,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為何要限制他對外的種種嘗試?



讓小孩隨心所欲地「腳踏實地」!

很多訪客看到我們這邊的小孩赤腳玩沙,覺得沒有鞋子穿,非常可憐。其實我是隨孩子的意!他愛穿就穿,不穿也沒關係,並不是沒鞋子供他們穿,更不是可憐!我常想,現代的文明世界,到處都是柏油路、水泥地,我們缺乏「腳踏實地」的機會,孩子也沒有機會可以這樣天真地隨處玩沙呢!

腳底按摩治百病的理論,講的就是古人赤腳走路,直接受到不平路面的按摩,所以打通了筋脈,百病不生。現在的公園裡,還特別設置鵝卵石的健康步道,讓大家腳底按摩。所以我們假日晨走六公里,小孩如果愛赤腳走路,我就讓他走,讓小孩隨心所欲地腳踏實地!相信這一趟走下來,腳底的的每一個部位,應該都按摩到了。

這就是我們弘化小孩最棒的大地空間,其實大地是屬於孩子的,受到大地眷顧的孩子,總是那麼的天真、活潑。我們沒有權利去剝奪小孩與大地的關係,就讓孩子回歸自然的生活吧!少一點人工的造做,孩子就多一份純真!



讓鏡子來反映教育現況

我常說,弘化生活體驗的「正常」生活,是一面鏡子!可以檢驗教育的鏡子。

鏡子照出了小孩的體能。是否缺乏運動?經常熬夜上網、打電動玩具?

鏡子照出了小孩的飲食習慣。是否不吃青菜、不吃飯,只吃薯條、炸雞和零食?

鏡子照出了小孩的生活狀態。是否見到師長不打招呼?對父母的愛不知感恩?

鏡子也照出家長的管教方式。是否把小孩捧在手上,過度溺愛?

鏡子更照出我們的社會狀態。是否主流價值觀已被扭曲?親子關係已被錯倒?

很多家長看到新聞媒體爭相報導本院的生活體驗,馬上心動地把孩子送到弘化。但嘴上還是不免擔心著:「我的小孩能走完六公里嗎?」「我的小孩只吃素,會不會吃不飽?」「五點就要起床,小孩會不會爬不起來?」「我的小孩會不會被欺負?」「我離開後,擔心小孩子會哭。」

這時候,我總會正色地和家長溝通:「你不用管這些!不要抹滅了小孩天生的本能。」「孩子到了弘化,就是我的小孩,這些你都不用操心!」「請放心離開,別留在這邊黏著小孩!」

還有一些家長會不斷強調:「我的小孩有『過動』傾向,請你們要多多關心。」

當活動結束,家長來接小孩時,我總是根據實際觀察,告訴家長:「你的小孩很乖呀!這邊生活規律,早上起床跟大家一起走六公里後,就乖乖地坐在那邊,跟著大家遊戲、上課,沒有過動呀!」另外,最常碰到家長說:「我的小孩胃口很不好,都不吃飯,希望到這邊可以改善。」過了幾天,我跟家長聯絡時表示:「大部分一般家庭的小孩來到我們這邊,吃飯都非常自動。每次吃飯前十分鐘,就來到餐廳等待吃飯了。你家的小孩也一樣啊!因為餐與餐之間,我都不准小孩吃零食,所以時間一到,小孩肚子餓了,當然會自動到餐廳報到,而且胃口好得很!」



小孩是一張白紙,所有的生活習慣絕對與家長有關。如果小孩養尊處優、好逸惡勞,多是家長照顧過度的結果;如果小孩沒有禮貌、常吵架、打架,甚至還會辱罵家長,恐怕是幸福太容易得到,不知惜福、感恩的結果;如果小孩經不起風吹雨打、在學校常被欺負,很可能是家長過於強勢,讓小孩一直在保護傘下,永遠長不大。



相信小孩有能力處理自己的問題

多年前,由文建會指導,並獲得新聞局公用頻道優等獎的本院紀錄片「我五十五個快樂的孩子」。影片的最後一幕,紀錄本院一位三歲的小孩,自己不斷地嘗試,歷經好多次的錯誤和失敗,最後獨立裝好一面比他身體高一倍的落地型紗窗。在裝紗窗的過程中,甚至還差一點打到自己。當時影片播出後,這個畫面引來很多的回響和討論,因為這在一般家庭是不可能的,家長肯定也捨不得。但我也必須強調,當時那個孩子會有這樣的舉動,並不是被要求,而是出於「好奇」。

對於這點,我常叮嚀院內的保育員或假日前來的志工們,只要是在安全的範圍內,盡量維持觀察者的角色,不要過度介入孩子的活動。「不要看到小孩跌倒了,就急著要去扶他。你只要在一旁看著就好,孩子自己會站起來的。」

請相信!小孩跌倒是有能力自己爬起來的。

請相信!小孩能安全地照顧自己,並爬上大樹的。

請相信!小孩是有體力走完六公里的。

請相信!小孩在吵架的當下,是有能力來自我處理的。

請相信!小孩有無限的潛能,不要限制他、抹滅他的本能!



教錯了,難怪教養成了苦惱!

曾經有位家長告訴我,為了鍛鍊小孩運動,他就讓小孩在前面跑步,然後自己騎車跟在後面。若是年幼的孩子,我還能夠理解,但他的孩子已經高年級了!家長這樣緊緊地跟隨、保護,會不會有點誇張呀?連跑步都不放心,怕他出問題,孩子是學不會長大的!父母要做的是,尊重孩子獨立成長的權利,別再「牽緊緊」,無時無刻地想拉孩子一把!

大人如果越要扮演強者,只會造成小孩子的依賴。「大自然」才是最好的導師,弘化的教育,就是以自然的法則,讓小朋友自然地成長。凡事自己去摸索,自己去冒險,師長只在適當的時機出現就好,完全沒有必要牽著他走。

很多人跟我說:「弘化懷幼院的生活教育做得很好。」但我都會跟他們講:「不是我們做得好!我們只是在過正常的生活,要求院童要禮貎、勤勞、合群、早睡早起、每餐的蔬食要吃乾淨、每個週末假日要步行六公里……如此而已!」

其實這些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早睡早起是正常、把碗裡的飯菜吃到一點都不剩,這也是正常。當然,讓小孩打掃居家環境,更是正常。為什麼「正常」的事情反而顯得特別?是否我們應該先思考,那些事情「反常」?或者應該說,那些事情在社會結構改變後,也隨之變化。很多時候,如果為人父母的,沒有堅定的中心價值,就可能會錯把壓抑孩子的成長當成照顧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