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來這裏的熟人,都會登記一個固定的手機號碼,我們就用這個手機號碼投注,基本上是不限投注金額的,隨便你下,只要你敢下,他就敢受注,除非有特別說明,否則是不會限注的。」

高明遠趕緊給周宣介紹著,「你要下多少注?我馬上幫你下,這兒新來的客人,通常是由帶他們來的熟人負責下注的。」

高明遠其實也沒有完全把內情說出來,賭場給帶玩家來的人還有抽成,投注金額越大,賭場抽成就會越高,最少都會有賭注的百分之五。

超過百萬元以上的投注會更高,超過千萬的至少就是百分之十以上,過億的會更高,這一點,高明遠卻沒對周宣說出來。

周宣淡淡一笑,說道:「那好,就隨便玩一下吧,不過,這些賭注的總金額在現場會不會顯示出來?」

「有的有的,在那兒。」高明遠當即指著前面頂端的一台五十幾吋的寬屏螢幕,「那台大螢幕上面,會有兩方投注金額的即時數字。」

周宣看了看那螢幕,果然顯示著兩個人的名字,左邊是魯大炮,右邊是阿星。魯大炮的名字下面是「四八五二三四」,而阿星那邊是「二二一一四一」,魯大炮的投注額是阿星的兩倍多。

周宣腦子頓時覺得這個數字有詐,想了想,當即把異能凝成束,四下裏掃蕩了一下。

在螢幕後方的位置,大約三十多米處的一間防守森嚴的大廳中,周宣探測到賭場的資料控制室,數十上百個接線員一邊接電話,一邊在電腦上統計資料。

周宣特別注意了一下那裏統計的數字,魯大炮的投注金額其實只有四萬多塊,而阿星的投注金額已經超過了兩百萬,而且,投注魯大炮是一賠零點七,而阿星的賠率是一賠一。

就從這一點,周宣就覺得有問題,如果當真會讓阿星贏的話,莊家不會賠這麼低來故意弄玩家,真實的賠率應該就是魯大炮二賠一或者三賠一,阿星應該是一賠三以上,現在故意安排阿星一賠一,那就是故意做出阿星贏定了,莊家怕賠錢的假象。

而真正的投注金額,賭場方面發出的也是假數字。看來,還真如周宣的估計一樣了。

而且,投注阿星的數字還在急劇上升。當然,這是第一場。投注的賭徒都不會投大注,只會選擇小玩一把,先試試水溫,試探一下莊家的心思。

周宣笑了笑,只要他用異能把握住賭場方面的真實數字,那他基本上就贏定了。



「第一場,小玩一下吧,你幫我下一百萬。」

周宣輕描淡寫地說著,反而是把高明遠嚇了一跳。小玩就是一百萬,那大玩是多少?平時他玩一把,大多是五百,投得最多的數字不過是一千。

賭場的最低投注金額是五百,高明遠玩,選擇的就是這兩個數字。看得準的時候投一千,最多幾千,看不準的時候就只下五百,或者不投。

像他這種小玩家,只要控制住心態,贏錢的時候還不少,這也讓高明遠更喜歡來這個地方。

高明遠聽到周宣的吩咐後,怔了怔,隨即一喜,趕緊歡天喜地的給莊家打電話投注。

一百萬,有近百分之七到八的抽成,不用他出一分錢,又沒有風險就能白賺七八萬,如果投注額更高,抽成也會更高。

而周宣第一下小玩就隨手投了一百萬,想想也知道,若是中玩、大玩,數字就更大了。同樣的,他的抽成就更多了,說不定把周宣帶來這裏玩一天,他就又多收入上百萬。高明遠知道周宣白賺的就有三千五百萬,還不說他自己有多少錢,但想也想得到,憑周宣隨手就給他扔出七八百萬的豪氣,要玩賭,只怕出手就是上千過億了,再不濟,也會有幾百萬上下吧?

幫周宣的一百萬下了注後,高明遠才驚訝地想起,周宣剛剛要他投的是魯大炮的注,不禁「啊喲」一聲叫了起來。

「啊喲,不好,兄弟,你讓我投的是魯大炮?這可搞錯了!我慌裏慌張的,也來不及給你細說,這一局可是要投阿星才行的。」

「不用。」周宣微笑著搖搖頭,說道,「就投魯大炮。我對他感覺不錯,我覺得魯大炮會贏。他實力要比阿星強不止一籌的。」

高明遠哭喪著臉道:「兄弟,你真是搞錯了,莊家的錢哪有那麼好贏的?魯大炮明顯比阿星強,別人又不是傻子,誰都明白,魯大炮強過阿星那麼多,怎麼可能會贏?只要魯大炮贏了,莊家就要賠不少錢的。」

周宣笑笑指著螢幕道:「高經理,你們就是太信任莊家給的那些數字資料了。我覺得這數字是假的,現在這一局有假。」

「高經理,你再想一下,」周宣隨後又放低了聲音,悄悄對高明遠說道:「你自己剛才還都說了,別人都跟你一樣想法,在這種時候,越是這樣,就越要反其道而行才可以,如果大家都跟你一樣,那莊家怎麼贏?」

高明遠一怔,臉上肌肉跳了幾跳,隨即恍然大悟。

是啊,他是這樣想的,那別的人,至少絕大多數人應該也都是這樣想的,既然這樣,那肯定都是下阿星的注了,阿星真要贏了的話,那莊家不是要輸大錢了?

高明遠怔了一會兒,越想越是如此。正常的話,阿星的賠率應該是一賠三以上,現在是一賠一,明顯是遞出了一個信號:阿星會贏,魯大炮會輸。可是那些投注額呢?

一想到這裏,高明遠頓時冷汗直流了。

以往時贏時輸的,就是不能連贏下去,基本上是贏一下輸幾下,不過他下得不大,看準的時候才下一筆大的,大多是投小注,倒是沒輸什麼錢。這時回想起來,才覺得周宣說得對,那大螢幕上顯示的投注金額顯然有假。

說實話,高明遠自己還準備下阿星三千元的。在平時,第一局中,他是不下大注的,但今天因為高興,一來有周宣這個大客戶,讓他一夜成了千萬富翁,二來,周宣還在不斷增加他的財富,像周宣下這麼大的注,只怕今天又會讓他收入過百萬,這個提成絕不會少的。

不過,經周宣這麼一提醒後,高明遠便立即停止了下注,坐下來細細尋思了一陣後,不禁又瞧了瞧周宣,對他的看法又有些不同了。

昨天周宣給他的感覺,像是城裏來的官二代或是富二代,而且不是普通的等級,是一個揮灑千金而不變色的闊少,但從沒把他看成是一個心機很深、聰明絕頂的一個人。此時,周宣隨便的一個動作,幾句話,讓他尋思起來,這個周宣可不像一個被宰的肥羊,反而像是釣魚的人,只是又有些想不通,這樣聰明的一個人,又怎麼會胡亂把錢亂灑出去?

一扔就是七八百萬,這可不是普通有錢人能幹得出來的事。不過注也投了,到底結果會怎麼樣,還得等到比賽結束後才知道。

周宣瞧著賽場中的兩個拳手,異能卻在探測著控制室裏面,投注阿星的金額還在繼續增加,達到了四百多萬,而投注魯大炮的是一百二十多萬,其中有一百萬是周宣投的。

控制室中,有一個拿著對講機的中年男子指著顯示銀幕問道:「查一下,這個一百萬是誰投

的?把攝影鏡頭對準他,把畫面調出來。」

周宣一怔,控制室裏原來還有攝影機,可以觀看整個大廳的任何一處,看來這賭場可是下了大血本的。

從那中年男子面前的顯示銀幕上,控制人員飛快地把資料影像都調了出來,一邊又說道:「陳總,投注一百萬的是三號台第四個席位,貴賓席。資料顯示是瑞麗玉石批發廣場一號館的高明遠經理……」

接著,又調出了高明遠的詳細資料:

「高明遠,三十六歲,本地人,輝煌玉石有限公司的經理。年薪一百萬,是這裡的常客,最大的投注金額是七千,最小為五百,投最多次的注額是一千元,一萬元以上的金額從未投過,今天的一百萬投注金,是第一次。」

那陳總皺了皺眉,高明遠的資料沒問題,但他顯然不可能會下這麼大的注,而且,他也沒有這個能力下這麼大的注。

尋思時,陳總的眼光盯住了高明遠身邊坐著的一個年輕人,然後吩咐那個控制員:「查一查跟高明遠一起的這個人,盯緊一些。」

因為周宣是新來的,如果不從高明遠身上查的話,他們也不可能得知周宣的任何資訊。陳總說注意,是為防止周宣有什麼別的動作,因為周宣投的一百萬注額,那可是把他們嘴裏的食給搶了一大份了。

他們這是一個大賭場,也可以說是一個大公司,整個公司才賺到三百萬,而周宣一個人就賺了一百萬,不得不注意這個人。

當然,陳總也只是估計,高明遠這一百萬的投注額不可能是他本人的資金,現在他跟周宣在一起,那這一百萬,有九成是周宣投的注。只是不知道周宣是不是胡亂碰到的,如果不是知道底細的話,一般人是不敢投這麼大的注的,敢投這麼大注而且是亂投的話,那這個人起碼是一個超級有錢的人,得是超級富二代才敢這麼玩。

賭場中,最忌諱的是職業玩家高手,這一類人是他們不歡迎的。他們最喜歡的就是超級富豪們和他們的子女們。這些人,賭場中都有專門的詳細資料記錄,如果真的現身賭場,他們就會花一切心思來拉攏這些人,讓他們玩得盡興。

但是高明遠身旁這個人,賭場的職員查了半天也沒查到結果,只好低聲彙報著:

「陳總,資料庫裏沒有他的資料,應該不是富豪的子女,世界賭業資料庫裏也沒有他的檔案,也不是賭場不歡迎的高手,要查的話……只能通過高明遠,或者是警方那邊了。」

那陳總沉吟了一下,吩咐道:「好好盯著他,看看他是真的憑運氣下注,還是另有花樣,一定要給我查清楚。」

陳總說完,又獨自思索起來,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再說,以高明遠的身分,又能請到什麼了不得的朋友?最多也就是某個富二代而已。看周宣的年齡也應該是,這一百萬的投注應是他隨便下的罷了。

因為周宣投的這一百萬注額極是巧妙,如果再多一些,就會影響到陳總的判斷,影響他安排第一場的結果。

而現在,賭場只需要在形勢上再造勢一下,把賭徒們指引到阿星的那一方就行了。



當主持人大聲說「比賽即將開始」時,大廳中的吵鬧嚷叫聲頓時停了下來,這一局,將在比賽中見到分曉。

主持人開始說話時,投注也就定局了,賭場不再接受注碼,比賽即將正式開始。

通常在拳擊比賽中,都有一定的規則,比如不許踢對方要害及一些禁止手和腿的動作,比起自由散打搏擊來講,拳擊比賽中的規則是相當多的。

魯大炮擺了個弓箭步的姿勢,雙拳一前一後準備著。而阿星就顯得張揚了些,蹦蹦跳跳地在場中繞了幾個圈子,又踢腿又揮拳地做著熱身動作,樣子表現凶狠,雙手雙腿捏得「劈劈啪啪」直響,最後還把脖子扭了幾扭,發出炒豆一般的響聲。

這些動作,讓周宣馬上想起電影中那些武林高手的動作來,如果不是身有異能,已經探測得陳總安排的結果了,那又怎麼知道這兩個人到底誰會贏誰會輸?

觀眾們一看到比賽即將開始,都忍不住興奮,大聲吆喝起來。周宣聽得出,絕大部分的聲音都是在給阿星鼓氣,顯然是投了阿星的注。

阿星的拳腳動作也越來越快,看起來又狠又重,而魯大炮卻仍然是那個姿勢沒變。阿星瞅準了一個機會,迅即竄上前出拳,眼看這重重一拳即將要狠狠打在魯大炮臉上,眾人興奮地吼叫著,等待魯大炮被痛揍的場景。

不過,魯大炮在這個時候忽然出手了,頭一偏,讓阿星的拳頭擦著他的耳朵擊過,幾乎在同一時間,魯大炮一記重拳狠狠擊打在阿星臉上,阿星甚至都沒有叫一聲,便仰天一跤跌倒。

觀眾們頓時都驚呆了,誰都沒料到,形勢大好的阿星只出一拳便被人家擊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