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son12 創造完美履歷表,畢業不失業



年少懞懂、縱情書海的我,享受著進入哈佛學術世界的每一刻。有一天,「個體經濟學」的同學安突然問我:「你這麼努力讀經濟,大一暑假要到哪裡實習?」

「實習?什麼實習?我暑假都會參加音樂節。」

「哦,這樣啊。那你的履歷表空空的,要怎麼辦?」

「什麼履歷表?」

「大四申請工作的履歷表啊。」

安的哥哥主修歷史,剛好大四,所以她一向比我熟悉哈佛的運作。

我趕緊問她:「履歷表是像我們高中時申請大學的履歷表嗎?」安這時開懷大笑起來,彷彿面對一個問了愚蠢問題的天真傻瓜。

「不是啦,是申請工作應徵的履歷表。」

天啊,我真的呆了,我們不是才大一嗎?為什麼安已經開始計劃四年後的事?還有履歷表了?我在克里夫蘭,好不容易在音樂的履歷表上小有成就,現在到哈佛,又有一張全新空白的履歷表等著我衝刺?

過了不久,安看我完全沒有進入狀況,就帶我到了位在鄧斯特街五十四號的「哈佛職場生涯辦公室」(Office of Career Services)。一進到裡面,冷氣特別冷,感覺氣氛凝重,來來往往的都是大三大四的高年級生,每個人都表情肅穆。

安悄悄告訴我:「這個辦公室專門幫學生提供暑假實習,還有畢業後職業生涯規劃諮詢。」

她又鄭重的加了一句:「我哥哥告訴我,大一暑假如果拿到好的實習工作,沒有錢也沒關係,因為接下來大二暑假就會有好公司聘你,例如華爾街的銀行;然後大三暑假再到顧問公司實習,大四畢業找工作就沒問題了。」



大一就開始找實習?



華爾街?企管諮詢顧問公司?那是離我這個台灣孩子多麼遙遠的世界,現在全部由同學安的口中若無其事的說出。

原來哈佛生的暑假,不是休息,而是拚命找實習工作?原來大一到大四,有一個固定的完美弧線?原來從大一開始,就要掌握先機,不就像剛學到的經濟學說的先驅優勢(first-mover advantage)嗎?原來顧問公司和華爾街,喜歡從暑假實習生中篩選新進人員。暑期實習這個理念,好比音樂家必須參與暑期音樂節?

因為安的關係,我很早就知道哈佛巨大完美的殿堂中,有這麼一個小角落,負責如此現實的人生大事:哈佛畢業後的工作機會。

不過,我不希望如此汲汲營營,所以還是在六月學期結束,飛到了群山圍繞的音樂天堂亞斯本音樂節(Aspen),將安的叮嚀囑咐隨同所有經濟艱深理論,一併拋到九霄雲外去。



如何選擇理想的暑期實習



大二回到學校,繼續修了企業融資、高級總體經濟、多變數微積分、統計學和計量經濟學,開始認真思考「大二暑假該何去何從」。

如果真的有一個暑假不拉琴,應該做什麼好呢?同學們早已習慣暑假工作:想念博士的朋友進實驗室作研究,念政治的朋友進電視或報社,作公益的朋友飛到非洲或拉丁美洲服務,當然也有朋友進美林或是美國銀行。我則毫無頭緒,必須盡快填補這片空白,跨越我和同學們之間的鴻溝。

我參與的哈佛投資雜誌社,其社長兼經濟系學姊,剛好也住在溫特洛普學院。學姊有最完美的履歷表:她大一暑假進高盛銀行,大二進麥肯錫顧問公司,大三進貝恩顧問公司,現在大四,已經拿到高薪聘書。但是她放棄麥肯錫和高盛,準備進私募股權投資公司—貝恩資本(前美國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的公司)。我請學姊跟我一起在餐廳吃飯,她馬上答應。

晚餐間,我請教學姊:「為什麼大三的時候要進貝恩上班,而不是回去麥肯錫?」

學姊說:「因為我一直希望能進貝恩資本,所以先到貝恩顧問公司。」

我又問:「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在做什麼?」心裡想,private equity 這個詞, 我連聽都沒聽過。

學姊說:「因為我有顧問兼投資銀行業務的經驗,所以進私募股權投資公司最合適。」

我點點頭,根本有聽沒有懂。

我又請教學姊,對於我這種大二又沒任何經驗的菜鳥,有什麼建議?

學姊一笑,叫我不要擔心緊張,關鍵在大三暑假,因為大四上學期,所有公司來到哈佛搶人,recruiting(公司招募期)如火如荼的展開,時間非常緊湊。大三暑假的工作經驗,才是公司行號最看重的。現在不要慌,還是顧好大二功課最重要。

大二暑假,我有機會到上海房地產外商公司實習,臨行前,我又另外請教同在外商公司實習的大四學長。我問學長:「我就要到上海去,可是其他同學都安排好在美國的銀行上班,這樣我是不是在起跑點上就輸了一截呢?」即將進摩根史坦利銀行的學長,對我眨了眨眼:「重要的不是你在哪家公司,重要的是你做了什麼事!」

接著,又補了一句話:「更重要的是,你要如何讓未來想聘你的公司,了解你在之前的公司做了什麼貢獻!」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