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改版序

本書於1998年出版至今2013年,已過了十五年,我從婦運及教職退休已十年。這十五年中,台灣有關保障婦女權益的法律有了長足的進步,由於長期遭受家暴而殺夫的鄧如雯案催生了「家庭暴力防治法」,當年我還帶領婦女團體到板橋地檢署聲援她,不意在晚年後與她巧遇,她已從重大的傷痛走出來,過著健康和平靜的生活,她十分感激我們這些婦女團體的幫助,其實我們才要感激她,因為她的案子才催生家庭暴力防治法。

我曾告訴白冰冰,因她女兒白曉燕和彭婉如的慘死,才有「性侵害防治條例」的立法和各種保障婦女人身安全的配套設施。她們的犧牲換取台灣婦女人身安全更大的保障,也帶動政府較積極地推動性別平權教育。在此向她們致上最高的敬意。

由於不少保障婦女的法律修訂和制訂成功,所以本書做了不少更正,這十五年來,女性政治家、企業家、軍人以及各行各業中人才輩出,不勝枚舉,十分令人欣慰。她們獨樹一幟,樹立典範,讓後來的女性可以效法甚至超越。

當年寫此書時,書中一些父、母、老師的角色,全是我婦運同道的化身,有些人至今還堅守崗位,帶領更多的年輕人,為打造一個更平等諧合的社會而努力。

臺灣商務印書館是一家有理想的出版社,主動提出改版再發行,他們認為這是一本好書,我很謝謝他們的慧眼。

寫此書時,協助我的兒子還未婚,如今我的孫女已國中二年級,我將此書寄給她,讓她知道因奶奶和她婦運同道的努力,她有一個更好更平等的成長空間,不會因她的性別而遭受歧視、壓迫和貶抑。

此外,我還要感謝我的前助理歐陽百麟先生,他在我寫此書時提供不少寶貴的意見。



給老師和家長的一封信

當本書草稿完成後,請很多人來試讀。這些人中有家長、有國中生、高中生、還有老師,他們給了很多的建議與反應。本書的編輯顧問們,在仔細閱讀草稿之後,也有許多修正的建議,綜合這些意見,我們可以歸納為下列幾點:

第一,本書完全以女性為主角,男性都是陪襯,婦女運動不是追求男女平等嗎?為何本書呈現的是一面倒的「女強男弱」?書中有些女性人物,無論在智力與體力上似乎都凌駕在男性之上,許多人表示他們雖覺本書有趣,卻不太能適應像這樣男女角色的互換,其實本書中的人物在現實生活中都是真有其人!由此可見,即便我們周遭有太多人的表現,有違傳統性別刻板印象,但是大家仍囿於傳統觀念而不自覺。由此可見,我們是多麼習於一部全部以男人事蹟為主要論述的歷史,而不覺得這樣的歷史是很奇怪的,但在面對一本以女人為主體論述的書卻不能適應。我們習慣於一個政治、教育、經濟、軍事等資源為男性掌握的國家,卻不覺得這樣的國家有什麼不對勁。甚至有許多人不明白,這世界已有許多國家政權是掌握在女性手中。在運動場上,當女性的體能表現愈來愈出色時,我們卻仍然執著於「天生男強女弱」的迷思。以第一章為例,很多人不習慣女主外、男主內的家庭,主要原因是他們仍將家事視為沒出息、沒價值的,如果他們一視同仁的看待家庭跟事業,又怎麼會認為「男人不宜主內」?我們不僅沒有性別平權觀念,更沒有職業平權觀念。許多人認為正瑜的爸爸是較弱的一方,除了擔負家事外,他的職業「作家」在職場上的位階要比婦產科醫生低,若將醫生與作家平等看待,又怎麼會認為本章的人物是「女強男弱」呢?很多人對婦女運動及性別平權運動有很多誤會及刻板印象,事實上婦女運動的目標是追求性別平權,而非打倒男人或是「女強男弱」;如果大家認為「女強男弱」不正常,為何認為「男強女弱」理所當然?

第二,也有人認為本書出現的家庭太過「中產階級」,出現的人物都是「菁英份子」,這樣的設計是不得已的。正如喬斯坦.賈德所著的《蘇菲的世界》,為了要將西洋哲學史及各派哲學理論做一深入淺出的介紹,其中設計的家庭以及人物,勢必是中產階級和菁英份子。我們只能採用正面的典範,無法呈現負面典範,如果書中穿插一些教育程度不高、社會階級較低的人物,由於在現實社會中,這些人本來就不了解婦女運動與女性主義,反而會造成讀者對這些弱勢族群更深的負面刻板印象。事實上,書中出現的父親與母親,其實是教育者與啓蒙者的化身,讓他們以父母的姿態出現,只是希望能使這份教材更生活化、也更生動。

第三,我們很清楚的談及了婦女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卻對男性在婦女運動興起後他們應如何自處並順應這樣的潮流著墨較少。因此我們增加第八章MEN'S TALK來說明男性如何自覺。

第四,有關性別運動的議題非常多,不是這本小書可以概括的,這本書只是拋磚引玉,希望在它問世之後,有更多的人願意投注心力在編寫性別平權的教材上,以補本書的缺漏。如果你看了這本書以後,覺得本書挑戰和顛覆了你的觀念和價值,這正是本書想要達到的目的。也許讓男女角色對調不是最好的設計,但它卻是最容易凸顯男女不平等的方法!更何況為何你認為它是一種男女角色對調的設計,而不視為這是正常的狀態、更是未來的趨勢?就在目前,有愈來愈多的女性擔任傳統男性的角色,也有更多男性開始願意嘗試擔任傳統女性的角色,這在北歐國家是司空見慣的事,任何一個性別平權的社會,自然會有此種演變。

我們期待在二十一世紀時,台灣會進步為真正民主平等的社會,所有的人在公平法律制度的保障下,可以順性發展,而不會因為他(她)的性別而遭到壓抑、否定,或是不公平的對待。因此除了追求法律跟制度的平等外,更要打破觀念上的不平等,諸如對性別的刻板印象以及性別歧視。本書的目的即在於此,也希望各界能不吝指教,做為下次編寫時的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