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精采內容 第一章 達賴喇嘛的建議

北印度‧一九八四年五月

在從新德里到達蘭薩拉(Dharamsala)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公共汽車上,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名吽桑尼爾的印度人。他詳細地描述了西藏難民是如何來毀壞達蘭薩拉:不斷地有人來到那裡,他們都是逃自為中共解放的西藏。而所有說英語的參訪者來到這裡,僅僅是為了見見達賴喇嘛!桑尼爾憂鬱地搖了搖頭。我承認我也是那些人群中的一員,到這裡來尋求何處可以研究西藏佛教之觀想的建議。

桑尼爾搖晃著頭,把他的鼻子擺成一個橫寫的「8」字:這在印度人的身體語言意為:「也許可以,也許不可以,但我不知道。」他將眼光朝向窗外。在乾燥的印度平原上的十四個小時的旅途是吃力、充滿污垢的。熱季即將結束,夏天的雨季即將來臨。但現在熱量還是一天一天地積累著。當我們接近喜馬拉雅山的丘陵地帶時,有一股很大的?霧覆蓋了天空。潮濕的空氣因馬不能越過大山而向乾燥的地面壓來,似乎將平原變成了蒸氣浴室。汽車窗架上的鐵條燙得不能用手去碰。

我在印度待了不到三個星期。自從在加拿大近北極的一個油井上工作了一個冬天之後,這種熱浪的衝擊使我無用的肌肉開始出油,並使我的腸子開始發顫。起初我感到像小貓一樣軟弱和無助,我得感謝我的朋友古普搭,是他把我帶進新德里的家裡。我就像是一個小孩,他們不得不告訴我在印度生活的基本知識:一天洗兩次澡、住意不乾淨的食物、要削掉水果皮、用右手吃飯並將不潔的左手(這是用來擦拭穢物的)放在桌下,對一位左撇子來說,這並非易事。我決定北行去高山的涼爽處,並在那裡開始研究佛教的觀想,那裡是吸引我去印度的第一個地方。

我知道克什米爾東北的拉達克(Ladakh),是地球上仍保留著西藏佛教文化的地區之一。在那裡,古老的寺院傍山而立;身著紅袍的西藏僧侶唱誦著佛經,並在點著酥油燈的寺院牆上畫著神祕的聖像。我不知道在那裡還能發現什麼,以及外國人是不是能作為臨時僧侶加入僧團之中,而這正是我所希望的。《聖經》上說:「問,你就會得到;敲,門就會打開!」我不知道去問誰,因此我決定從最上層開始,去敲達賴喇嘛的門。

桑尼爾以為這不是一個好主意。

當我們到達山邊停下來時,他說:「屆時請回來並參觀我們的村子,我將帶你去見我們的聖者。這位聖者能告訴你有關觀想的一切。」

關於第二點我是歡迎的。我們約了一個日子,他在我的筆記本上標示了方向。

公共汽車翻越了松樹林,時而有猴?躍過村落的屋頂。最後我們到達達蘭薩拉的山邊大街。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和大多數西藏人的社區座落在通往麥克李德‧甘杰小村落附近的另一條路上。數百棟藏人房屋和少數餐廳、旅社散落於松林覆蓋的斜坡兩側。破舊的藏人祈禱旗飄揚在每個屋頂和每條道路上。紅、藍、黃、橙、綠和白色的印著西藏真言和神聖符號的小旗在麥克李德‧甘杰的上空縱橫交錯著,就像每年度的嘉年華會的裝飾。

在村子的廣場上,我與一家正在度假的印度人一起進入一個藏族聖地,它右一個六呎高左右的巨大銅製祈禱輪,一位年老的、身著栗色僧袍的僧侶教導遊客抓住與祈禱輪相連的木製把手的一端,然後用手推動並繞房間行走。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