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台灣金融小說第一人‧總幹事黃國華

台北金融物語三部曲‧暢銷經典合輯

台版半澤直樹逆襲金融無間道

城邦出版集團首席執行長何飛鵬、鉅豐財經資訊執行長郭恭克、FB讀友團粉絲

齊聲讚賞





推薦序



郭恭克∕鉅豐財經資訊執行長、證券分析師、獵豹部落格版主



  本書情節主軸圍繞在金控與財團以及媒體之間的利益糾葛。在外表光鮮亮麗的金融市場中其實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陰暗面,作者細心的以小說方式來鋪陳當中的細節,中間或有誇張杜撰成分存在,但的確也反應出了金融市場爾虞我詐的本質。透過小說文體能夠讓圈外人也可一窺金融市場無情殺戮戰場的堂奧所在。



  國華兄的創作之路如同他的性格一樣,總是不斷的尋求突破以及自我挑戰,小說系列是一例,漫畫版台北金融物語更是另一例,總是能帶給讀者驚奇與讚嘆,這就是我所認識的總幹事!



  這絕對是一本精采絕倫的金融寫實小說,誠懇的在此推薦給大家,希望讀者能在品嘗國華兄流暢文筆的同時也能對金融市場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內文試閱(摘自第九章)

當金融業的大型猛獸「金融控股公司」一一成立後,一個個十項全能、樣樣精通的新掠奪者在二○○二年以後陸續誕生。在這之前,金融市場的掠奪武器只有股票,而金控這些新一代的恐龍卻有更精細、更誘人的覓食工具——現金卡、衍生性金融商品、連動債、ETF、REITs 、理財型房貸、投資型保單……等,族繁不及備載。



大信四菱金控總管理大樓員工約兩千五百人,是一棟占地六千坪的十七層大樓,由原本的大信大樓擴建而成,為了趕上金控公司開業,所以在開業前半年落成。由於面對基隆河的截彎取直處,因此從頂樓可將日漸凋零的松山機場一覽無遺,大樓北邊則緊接著大崙頭與大崙尾山,四個角落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大樓的天際線。

走進大門後,必須再爬幾十階石梯才可到達搭乘電梯的大廳。而大廳入口的玄關矗立了一對金色的石獅子。有別於一般廟宇常見的石獅,這對金色獅子的表情更為陰森懾人,宛如對在此工作的員工宣示著:對客戶不當憐憫,絕對躲不過它那一對銳利的法眼。



基於古家幾十年前炒作土地及從中賺取源源不絕的土地暴利,而養成對土地的熱愛與信仰,古董事長特地把一座位於彰化伸港老家的土地公廟,原封不動搬遷至大樓西側。銀行行員們平時會來此祈求放款擔保品的平安,尤其在房價不斷下滑與股價不停縮水的此刻,更是天天專程到這裡尋求心靈上的平靜。至於對那些必須每天面對被斷頭的客戶、被房貸利息追繳到差點燒炭自殺的房貸戶、被強制執行令逼到陷入絕境的卡奴……的第一線銀行理財專員而言,土地公廟可以讓他們心安,高額獎金則幫他們自我閹割掉不值錢、也不再需要的良知包袱。



到了傍晚,夕陽被西邊的圓山遮掩著,大信金控一帶慢慢陰暗下來,由於大樓四周盡是空曠的重劃區以及施工中的工地,所以入夜後顯得十分冷清。過年前,東北季風吹襲著台北盆地北緣的內湖大直,陣陣寒風將金控門口刮得沙沙作響,加上入夜後戒備更森嚴的大樓保全人員,皆在不經意之間流露出金控肅殺的氣息。



然而,大信金控的成立畢竟還只是紙上的公文。旗下眾多的子公司沒那麼容易立即搬遷,大概農曆春節後才會陸續進駐,所以在此上班的單位並不多,也因此更顯出整棟大樓的空蕩。今夜,寒冬的霧氣從外頭的基隆河畔逐漸籠罩整棟金控大樓,強老大忍著寒意,穿過西側寂靜的土地公廟,爬上大廳的石階,來到位於二樓的金控大廳。

大廳除了石獅以外,裝潢與擺設都十分簡單樸素,雖然可以感受到高級材質的尊貴感,但設計上卻沒有太搶眼、大膽的變化。如果要形容大信金控的門面,「霸氣」兩字應該最恰當不過。

做為一個金控員工,如何在入夜後的辦公大樓遊蕩,與如何辨識自己所屬財團的家族成員的臉孔與他們之間的利益糾葛,是兩個重要的先修課程。電梯門口站著一個胖胖的中年女人,身著粉紅色連身套裝,搭配淡粉紅色的高跟鞋。或許是天冷的關係,手上也戴著桃紅色小牛皮手套,當然也可能是天生的潔癖所致。那女人看了強老大一眼後,又立刻轉過頭,當做身邊沒人似的。



強老大一眼就認出這位中年胖女人是古漂亮的大姐古美麗,她很胖也不年輕,從神韻看起來應該比強老大年長個三、五歲,但她的臉蛋卻十分美麗,一如她的名字。長年的養尊處優,讓她臉上幾乎看不到一絲細紋,這對一個四十好幾的熟女而言,的確是十分難得。不過這一點也不稀奇,古家致富崛起已有四十多年,從他們家業中有醫院、生技產業,甚至跨海和中國、日本多家相關廠商合作醫藥與養生食品等,從這就可以看出古家相當重視養生之道,這些努力的成果,自然展現在古家幾個姐妹身上。



強老大看著眼前這位胖胖的美麗女老闆,乾咳了一聲,試圖打破一起等電梯的沉默,也嘗試化解古大姐的冷漠。

「電梯真的很久!」強老大開口和她閒聊,從她的頸根處聞到淡淡的薰衣草香水氣味。

「嗯!」不愧有豪門大小姐的高傲貴氣,古大小姐用一種「離我遠一點」的暗示性鼻音拒他於千里之外。

從大信金控奉財政部核准成立的那一天開始,強老大就決定浮上檯面,以古家的新家臣自居。古今中外,不論皇室還是財閥,家臣在接班的關頭,最不希望的就是兄友弟恭的局面出現,新的接班少主,意味著新的領導階層,亦代表利益的重新洗牌;況且,這個古家也稱不上兄友弟恭。

一前一後,兩人用一種絕對尊卑關係的站姿等著電梯。斟酌著自己的角色,強老大決定維持低調,在已經是敵對方的古大姐面前,偽裝成粗鄙不起眼的中年銀行職員。

今晚是大信銀行被併入金控前的最後一次董事會,老董事長古萬金仍然是稱病請假。古三小姐則在頂樓的金控預定董事長辦公室內,焦急地坐立難安,一年多來,她逐漸養成非得見到葉國強,或聽到他的建議才會安心的習慣。換句話說,她被制約了。



*****

「剛才在電梯內碰到妳大姐。」強老大走進辦公室。

「她應該是一副高高在上、不理會人的樣子吧!」古漂亮淡淡地說。

「以後在金控董事會上,就可以好好地見識到她到底有多蠻橫了!」強老大裝出一副心有餘悸的神情,古三小姐見狀,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過完農曆年就是大信金控的第一屆股東會,我們再來算一算可以得到的支持。」古三小姐提出要求。

「先算我們可以得到的,國華銀行原來三百億的股票,因為換股比率是二比一,只能變成一百五十億元的金控股票;大信銀行本來資本為兩百億,換股比率為一比一,可以換成兩百億的大信金控股票;至於大信租賃、大信證券、大信產險與國華票券各可換得二十億、三十億、三十億與二十億的金控持股,合計金控股本為四百五十億元。」強老大拿起報表唸著。

「其中我們完全可以掌控的是三妹妳名下的持股,大約是百分之五,而妳的秘密帳戶——冷綠投資,約有百分之三,北海醫院有百分之二,四菱金控有百分之五,楊宏林等人的私募基金持股百分之三,古老爺的持股有百分之五,美靈銀行有百分之二,妳的夫婿謝三河家族有百分之一,一共百分之二十六。」

「至於大小姐那邊,大小姐持股是百分之三,妳的大姐夫關新勇持有百分之二,添董旗下的大安證券與投信持有百分之四,香港會紅銀行持有百分之一,官股的百分之八恐怕會支持她們,大信建設持有百分之一,一共百分之十九。」兩人拿起計算機努力敲打著。

「再來就是委託書的部分,這也是今天我急忙跑來向妳報告的主要事情。」強老大從公事包拿出幾張報表。

強老大看著古三小姐,神情嚴肅地說:

「我們的盟友林阿秋透過他的管道,徵求到大約百分之二十的委託書,更重要的是,妳大姐那邊原本徵求到約百分之十的委託書也陣前倒戈,也就是說,妳和妳大姐的實力是百分之五十六比百分之十九。」

「陣前倒戈?這位林先生這麼有辦法?」古漂亮相當好奇。

強老大避重就輕地回答:「他的確很有辦法。」

只見強老大表情更為凝重,接著說:「委託書的部分相當具爭議性,所以我會和藍瑞克以及從日本四菱金控來的國際金融部經理Jaku桑,一起出面擔任這些委託書所支持的董事。三小姐,妳已經是個只差臨門一腳的準金控董事長了,許多金融界必要之惡與骯髒的事情就交給我去辦。」強老大保護古三小姐的神情溢於言表。

「其他法人方面,同業銀行、投信基金與一些外資的持股一共百分之五,他們一貫保持中立,所以這部分不影響戰局。」古三小姐看著股東名冊。

「這可不一定!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這些法人當中,有些與大安金控或章添祥個人相當友好,有些則是執政黨總召的熟識,用最壞的打算估計,這百分之五的持股會有百分之三跑到妳大姐那邊,所以妳和她的支持度有可能變成百分之五十六比百分之二十二。」強老大不想過於樂觀。

「不過,最大的變數在於當初國華銀行的員工持股以及他們工會的持股,其轉換成大信金控以後,大約占金控持股的百分之五,而妳二姐個人及她的基金會也握有百分之五,這一部分若不幸轉向的話,恐怕在未來董事會中,他們會成為強勢的在野派,妳的董事長寶座會坐得很辛苦。」

「那該怎麼辦?」古三小姐習慣性地詢問起強老大。

「這就必須很精密地計算董事席位的得票數,並且模擬對方的想法了。明明兩邊的得票實力是五十六比二十二,不過他們大概沒有算到美靈銀行已經被我們拉攏過來,也不會料到幫他們蒐購委託書的整個系統臨時倒戈,當然更不清楚妳有冷綠投資這個秘密帳戶,相信也摸不透幾個新加坡來的私募基金是何方神聖。最好笑的是,妳大姐還透過管道找到這些基金的經理人明悉子,明悉子還向她信誓旦旦地保證,在股東會絕對中立。」強老大愈說愈得意。

「原來是明悉子!她對你還真好啊!」古漂亮的語氣中帶有些許醋意。

強老大假裝聽不懂繼續分析:「妳大姐與章添祥他們會以為雙方的實力是大約百分之三十八比百分之三十四,所以他們一定會在妳二姐與國華銀行的工會那邊下功夫,誤以為這樣雙方就是五五波了。如此一來,他們打的如意算盤就是要在十六席董事中至少搶八席,然後想辦法收買未來的第十七席獨立董事。」

講到這裡,強老大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問題就出在配票的基本假設,他們明明只有百分之二十二的實力,卻要去搶十六個席次的八席;而我們有百分之五十六的實力,可以搶十六席當中的十三席,另外三席分別讓給官股一席,妳二姐一席及國華銀行工會一席,妳用數學簡單算一算就可以理解,他們有可能全軍覆沒。有機會的話,我們一席都不讓給妳大姐與添董他們!」強老大握緊雙拳盯著古三小姐,古漂亮強烈地感受到他求勝的企圖。

「妳趕快調撥兩、三個電腦程式高手去幫史坦利,根據我們拿到的這些委託書,模擬各種配票與投票結果。還有,這幾個人要絕對忠誠,免得走漏半點風聲。這家銀行上從董事下到小小行員,好像都有忠誠的問題。」

強老大臨走前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對了!那筆博發科技的聯貸案是妳通過的嗎?」

古三小姐想了半天後說道:「嗯,那好像是二姐拿來的案子,她堅持要通過,而且當時竟然連財政部的官股代表都投贊成票。」

「這個聯貸案有什麼問題嗎?」古漂亮納悶地問著。

強老大拿出一片光碟給三小姐:「問題可大的呢!這裡面有許多博發科技的帳務資料,我已經整理出許多疑點,不過,既然錢已經撥出去了,那只能等妳上任金控董事長以後再去處理了。」

「當初,這一大筆貸款簽有提前賣權(put option)的條款,兩個月後我們可以依照這個規定,提前要求博發科技還錢,妳可以把這些資料拿給妳二姐看,並告訴她這個提前賣權,她知道一旦我們執行這個提前清償的要求,博發科技一定會撐不下去,妳就順勢向她要股東會的委託書,不過承諾的一席董事還是要禮讓她啦!這樣一來,雙方的實力就擴大到六十一比二十二了。直接把妳大姐與章添祥掃出金控大門!哈哈哈!」強老大發出得意的笑聲。

「這光碟裡面是博發的什麼資料,可以讓二姐如此害怕?」古漂亮喃喃自語著,只是衝著對強老大的信任,她決定聽他的。

強老大搖了搖頭:「這只是先整理出許多疑點,過完年以後我會去蘇州一趟看看博發的實地情況,如果有問題,恐怕會迫使妳和妳二姐撕破臉了。」

古漂亮想起上禮拜老爸古萬金曾經告訴她說:

「我把家族的未來都交給妳,妳要自己剷除不利的因素,老爸無法幫妳也不能幫妳,有空的話,多看看貞觀之治 的故事吧!」

古漂亮有感而發地指著門口說:「人生如果能像那塊腳踏墊,靜靜地躺在那裡與世無爭,該多好!」

起身準備離去的強老大,圍上圍巾後冷冷地說著:「腳踏墊一年就得被換掉,金控董事長起碼還可以幹三年!」

古漂亮叫住已經走出門的強老大,問道:「對了,我對歷史不熟悉,唐太宗治理國家的基礎是什麼?」

強老大愣了一會兒後回答:「他幹掉了他的手足,從此拋開家族的包袱。別想太多,快要過年了,過完年再來打拼吧!」

從陽明山順著基隆河吹進這棟陰森大樓的東北季風,讓強老大把大衣裹得更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