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兩路大槍使完,霸槍九式全部展露出來,藍衣眾個個睜大雙眼,仔細觀看,回味著天雷在每一式裏細微的變化,增強自己的心得,提高槍技。

既然要出去走走,就應該有個計劃,雅星等人研究了當前中原的局勢,最後決定天雷先赴東部戰區,到列科那裏穩住腳步後,再決定今後的行動,天雷同意。為了不引起東方兵團文嘉‧嘉東將軍的注意與懷疑,凱武提出了個建議,建議說天雷率領的這支騎兵隊為原北府軍彪騎營,在京城受虹傲的排擠,投靠東方軍團的列科,眾人紛紛叫好。雅星又從北府軍中挑選出三百名有經驗的老兵,加入到藍衣眾中,作為掩護。

十一月十日,天雷帶領凱文、兀沙爾、雅藍、雅雪及二十名隨軍參謀、二千八百名藍衣眾士兵出望南城向東方戰區而去。

望南城距離平原城一千二百公里,平原城在京城南二百四十公里,距離東原郡府東原城六百餘公里,三千里遠行,橫跨整個中原中部,越城二十餘座。

從望南城向東三百公里到固原城,再向前推進三百公里到酈陽城,如今也為嶺西郡的勢力範圍,各城主眼見聖日日漸衰落,六國進軍中原,都想找個依靠,而嶺西郡的強大正便合了他們需要,所以逐漸的歸屬。從酈陽城向東六百公里至京城不落城間,如今為聖日中央兵團長文謹的勢力範圍。

自從凱旋將軍戰敗,凱武將軍退回河南後,映月騰格爾部也加緊了進攻的腳步,帕爾沙特有意配合夾擊,文謹將軍深知自己獨木難支,所以也象凱武將軍一樣,迅速撤離河南,但是,文謹將軍吸取凱武北府軍四散的經驗教訓,渡河後沒有回歸京城,而是迅速佔領了京城以西的廣大地區,鞏固自己的勢力範圍,為自己家族留條後路,所以京城以西六百公里如今歸文謹中央兵團掌管。

虹傲殿下當然也想收服文謹部,但文謹將軍人老成精,懂得必須牢牢地掌握部隊,否則豪溫家族就是自己的榜樣。中央兵團如今嫡系部隊十四萬,後擴編各地的城防軍及民眾十五六萬人,共有軍隊三十餘萬人,實力不可小視。

聖日帝國如今形勢十分悲慘,京城聖靜河以北平原盡失,從東六百公里外為東海聯盟軍佔領區,南六百餘公里外為南彝軍隊佔領區,只有西面六百公里內為文謹部佔領,但文謹名為聖日之臣,並不聽從大將軍虹傲的調遣。再往西為嶺西郡的勢力範圍,嶺西第一兵團眾將經過裏雷特、凱旋兩位將軍事件後,明顯也是不聽從虹傲的調遣,誰願意把自己的生命交與一個無能之輩手中。所以當前聖日京城惶惶度日,苟延殘喘。

但是,文謹將軍雖然佔領了京城以西六百公里地區,對待嶺西郡的勢力還是有一定克制,雙方勢力一碰頭,各自止住腳步,沒有發生摩擦。

天雷率領兩千餘眾出望南城斜向東南方向而走,穿越文謹部南部地區,一路上中央兵團的官兵看見他們,也沒有特別為難,只略微盤問就放行,京城以西的百姓明顯增多,許多逃難的人拉家帶口向西趕,情景淒慘。十餘日後,眾人來到平原城外。

七年前天雷帶領西南郡的各位兄弟進入帝京城,在平原城休息一天,平原城當時街面繁華,店鋪林立,各地的商人不斷,尤其是糧食十分的便宜,可如今,經過三年大災害和戰亂,平原城滿目瘡夷,百姓生活十分艱苦,多數店鋪停業,到處是逃難來的百姓,大家擠在一個個角落,混沌的目光裏充滿了無奈與麻木。

天雷滿腹辛酸,強忍悲痛,在黑爪人員的帶領下來到西南商盟開設的飯店內,比雲早在此等候。飯店內客戶很少,二樓以上已經停開,只有一樓的些許士兵在進食閒談。幾個士兵的談話引起了天雷的注意,他向兀沙爾看了一眼,見他也在傾聽,天雷立即提神。

「哎,我看南方兵團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可不是,兩年多來南方兵團和南彝作戰,雖然敗多勝少,但也算互有勝負,可是這次那個百花公主帶來的戰象戰隊實在是太可怕了。」

另一個士兵問道:「大哥看見南彝的戰象隊了?」

「當然看見了,頭些日子我跟隨大軍作戰,看見有足足二千南彝戰象戰隊,那大象身披藤甲,刀槍不入,上面坐著南彝的士兵,只騎槍就有二仗多長,還有一個弓箭手在上面射箭,橫衝直撞,大軍慘敗,至今不敢出城。」

「可不是,如今南彝大軍離這也不過三百多公里,咳,我看是沒什麼指望了。」

「哎,聖日帝國怎麼淪落到今天這般地步,國師活著的時候誰敢欺負我們聖日,不打他們就算便宜他們了。」

「這還不是那個二殿下無能的結果嗎,我聽說前段時間嶺西郡的雪無痕將軍進京城,他連見帝君一面不讓,這樣做怎能不亡國啊。」

「可不是嗎,聽說凱旋將軍苦戰河北三年,他就連一兵一卒也沒有派過河北去,以至於凱旋將軍為國盡忠,雪將軍氣憤異常才進京城,可是沒有見到帝君,只有把氣撒在河北的敵人身上,他跨河搭橋,索要凱旋將軍的屍體,那個什麼帕爾沙特連吭都不敢吭一聲就給了。」

「哎,帝國都像雪將軍那樣就好了。」

……

天雷不敢往下聽,夾了口菜,兀沙爾對他微微一笑,舉杯一飲而盡,隨後,天雷低聲吩咐比雲小心打聽消息,隨時向嶺西郡軍師彙報。

凱文帶領彪騎營的兄弟駐紮在城外,近三千人的騎兵部隊自然會引起守軍的注意,看見他們在離城不遠處紮營,士兵個個沒有亂動,這才放心。平原城的北門守將出城來到營地,凱文與他見面,讓入帳篷,兄弟上酒後,詢問起是什麼部隊,要到那裏去等事情,凱文一一回答,他聽說是北府彪騎營的兄弟要投靠東方兵團去,盡全力為南方兵團拉攏,凱文不為所動,他也不肯走,直到天雷回來。

「大隊長既然從京城來到南方,何不就留在南方兵團效力,禹爾吉將軍一定會重用大人,我願代引見。」

天雷看他一眼,見他人三十幾歲,透著精明強幹,心裏愛惜,接過話說道:「大人客氣了,我們只是到平原城進行一下補給,然後就將東行,我們已經與列科將軍聯繫過了,就不敢麻煩大人了。」

「大隊長兄弟,你們……」

「大人不用多說,我們在京城受人排擠,南方兵團與他們是一家人,我們是萬萬也不會過去的,大人也是聰明人,知道兄弟們的難處,謝謝大人的好意了。」

「真是可惜,哎!」

「大人,如今帝國舉步為艱,有志男兒都會為國盡力,但是,我看大人也是不得意,當深感兄弟們的難處,如大人願意,我們一同前往東方兵團列科將軍處,大人必可一展宏圖大志,如何?」

「不必了,如有必要,我會向西行,等等看吧。」

這時候,雅藍姐妹擺上酒,凱文、兀沙爾一同相陪,天雷與他連飲三杯,四人暢談南方戰局,不覺很晚,眾人送他回去,也算交了個朋友。



休息一日,天雷帶人起程,六百公里的路,對於騎兵來說實在不算遠,三日後進入東原郡,黑爪早就派人進去,指引天雷的行程,儘量繞道不引起東方兵團太大的注意,二天後來到恆原城外,天雷通知楠天讓兄弟們紮營。

恆原城在東原郡府城東原城的北面一百多公里,中等城市,如今為東部戰線的北線,列科將軍帶領十萬人駐守在該處,天雷這支騎兵在城外駐紮,自然會引起守軍的注意,列科將軍派人出來詢問。

凱文在城門前等候著,看見有人出來,忙上前打招呼,說明來意,來人帶領凱文進城,面見列科將軍。

列科將軍在府內接見了凱文,見來人四十多歲,一身盔甲,渾身上下透著精明,同時眼裏有點熟悉,他仔細端詳了一小會兒,略微吃驚地說道:「你,你……」

凱文看列科已認出自己,忙上前施禮道:「鎮北軍彪騎營天雷大隊長手下文凱見過列科將軍!」

列科聞聽,暗暗吃驚,嘴裏連忙說道:「天雷來了?」

「是,大隊長率領二千八百名彪騎營的兄弟投靠將軍來了!」

「天雷兄弟如今在何處?」

「正在城外大營!」

列科將軍忙吩咐手下道:「立即準備,我要出城迎接我的兄弟。」然後,拉著凱文的手,向外走去。

他邊走邊低聲問凱文:「凱文,天雷怎麼來了?」

「沒事,只過來走走,看看東海聯盟的實力及飛鷹戰隊。」

列科將軍這才放心。

來到城外天雷大帳篷內,天雷與兀沙爾正在等候列科,天雷首先施禮道:「天雷見過列科師兄!」

列科將軍拉住天雷的手,十分的親近,這時候兀沙爾上前見禮:「兀沙?拜見列科將軍!」

「多禮了,這位是……」

天雷微微一笑,拉著列科入座,列科手下一將領及親衛上前給天雷見禮,列科將軍一一指點,天雷這時候可不敢托大,他以彪騎營大隊長的名義見過眾人。

天雷指著兀沙爾對著列科說道:「這位是嶺西雙月兵團的兵團長兀沙爾將軍。」他接著指著列科對兀沙爾說:「這位是我的師兄列科!」

列科可是知道兀沙爾,當初郡北會戰時他在嶺西郡,知道兀沙爾投降這回事情,只是後面的事情不清楚,如今見他依靠天雷,也是為天雷高興,他知道兀沙爾是元帥之才,所學在他之上,不敢怠慢,深施一禮,嘴裏說道:「老大人辛苦,列科實在失禮了。」

兀沙爾聽天雷重新介紹列科為師兄,當然也不敢失禮,他拉著列科的手說道:「將軍,兀沙爾久仰將軍大名,今日一見,足慰平生,說句不好聽的話,如今我們都是老朽之人,實在比不上天雷這般有才華與朝氣,我們兩位老兄弟誰也不用客氣了。」

「是,老哥哥說得是,列科遵命。」

列科說完後,又與凱文見禮,他比凱文長一輩,與國師是一代人物。他看著凱文說道:「想不到凱文你也出山了,天雷真是福氣,得你與豪溫家族相助,嶺西郡將如朝霞東升,光芒四射,再無阻擋。」

「叔叔過獎了,豪溫家族深受天雷大恩,凱文承蒙雪將軍看得起,略盡綿薄之力而己。」

「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客氣的話誰也不用說,坐,坐!師兄,這次我不約而來,想必會給你帶來許多麻煩呢!」

「呵呵,剛說完大家都是自己人,你這話我可要反對了!」列科笑著說。

「師兄說得是,天雷知錯了。」

「對了,天雷,你怎麼想到東部來了。」

「嶺西郡如今安定,無大的戰事,我只好抓緊這段時間到中原各處走走,會會各國的軍隊,瞭解一下情況,以備將來作戰免得到時候吃大虧。」

「說得是,天雷還是你看得遠,師兄老了。哎,這次你既然來了,就幫我解決一下東部戰局,緩和一下局勢,如何?」

「好吧,師兄,我既然來了,不看看東海聯盟的軍力如何豈不是白來一趟,過兩天我們看看,不過你得說說如今的形勢。」

「這當然!」

列科知道天雷、凱文、兀沙爾三人哪一個都不是等閒之輩,東北方如今來了三人,心頭好象放下一塊大石頭。二年多來,他手下缺少優秀的人才,仗越打越壞,丟城失地,損兵折將,一刻也沒有安心休息,如今天雷的到來,他彷彿感到有了一些依靠,可以休息一陣了。

這時候,天雷向外喊道:「楠天,你們進來吧!」

楠天、里斯、布萊、落德、卡斯五小兄弟聞聲而入,他們知道列科是列奇的兄弟,也視為老主人一般,進來後跪倒磕頭,天雷一一給予介紹。

列科將軍看楠天、里斯、布萊等五個少年個個身材高大,臉龐帶著粗獷與豪氣,透露出精悍,每一個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心下喜歡,一一拉起,閒談了一會兒。

列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這才領著天雷與凱文、兀沙爾、楠天、雅藍、雅雪等幾人進城,其餘人仍在城外紮營,各處按排食宿,安心休息。

二天內,列科向天雷詳細介紹了當前東部戰區的情況。

東海聯盟分三路大軍進犯中原,中路東方闊海部二十萬人,左右翼漁于飛雲、長空飛躍部各十五萬人,三路大軍與聖日東方兵團文嘉‧嘉東部作戰近三年,向前推進一千公里,目前,中部軍在東原郡府城東原城前對峙,南部在東原城南二百多公里的翔城對峙,北部在恆城前不遠的小城建城對峙,已有月餘。

東海聯盟軍經過三年的作戰,大軍始終保持在五十萬人左右,他們兵員充足,後勤保障穩定,前鋒幾員年輕的小將驍勇善戰,飛鷹軍團神秘莫測,始終佔據上風,不象文嘉部的困難。東方軍團文嘉本部二十萬精兵,在大戰開始時有所損失,後經過補充,保持在三十萬至四十萬之間,但是也多是各城防雜軍,精銳部隊只剩餘十萬人左右。

列科將軍接到命令率領三十萬部隊東征,所部六個軍團也是後組建的部隊,與正規軍團自然無法相比,來到東方戰區後,經過與文嘉的協商,各又分兵十萬交與文嘉的長子嘉萊,抵抗右翼的長空飛躍部,自己只好率領二十萬人馬抵抗左翼漁于飛雲部,中部由文嘉支撐。

三年來,列科將軍小心用兵,堅守不出,損失不大,但跟隨右中翼不斷撤退,極少得到補充,如今自己手中仍然有近十五萬部隊。恆原城內現有軍隊十萬人,前方建城駐軍約五萬人,所有軍隊全部為步兵,且裝備較差。

天雷、兀沙爾及凱文三人聽列科將軍簡單的介紹後,天雷忙問道:「整個東方兵團有多少騎兵?」

「東方兵團和中原部隊不同,由於戰馬購買極其困難,所以騎兵較少,如今只文嘉手中有三萬餘騎兵部隊。」

「那麼,東海聯盟有多少騎兵部隊?」

「東海聯盟的騎兵部隊也較少,由於東海地區少?戰馬,只有一個騎兵軍團,如今也就剩餘三萬人左右。」

「飛鷹軍團是怎麼回事情?」

「東海聯盟由於海域較大,多數部隊適應於海戰,對陸戰不大適應,但是,幾十年來,東海聯盟卻培養出一支特殊的飛鷹戰隊,主要是生長在大海中的漁鷹,經過他們的訓練,作戰時士兵身帶漁鷹,衝鋒時放出,鷹爪專抓對方士兵的臉,配合士兵衝擊,這仗就不好打了。」

天雷聞聽後,又接著問道:「東海聯盟有多少飛鷹戰隊?」

「具體數目不清楚,但是至少有一個軍團五萬人!」

天雷點頭,說道:「還好,人數不是很多,如五十萬人人人身帶戰鷹,這仗也就不用打了。」

凱文在旁接口說道:「我雖然沒有看見飛鷹軍團,但是,我相信戰鷹也不是人人可以訓練的,他需要一個士兵幾年時間和飛鷹生活在一起,互相瞭解,彼此配合,才能熟悉並配合士兵攻擊。」

兀沙爾接口道:「我想也是,任何動物要與人相互默契,必不是一兩天的事情,需要從小培養,東海聯盟飛鷹軍團絕對不會很多。」

「也是!」天雷又問列科道:「你們是怎樣對付飛鷹軍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