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言



你打不過我的,蟲子!亞普心想,並興奮地抓耙一隻閃著金光的綠色甲蟲,讓獵物無處可躲。他可是獵人亞普,疾如風、有膽識!是閃電與天犬勇猛的戰士!

看我怎麼抓你……

他朝著這隻扭動的生物伸出爪子,用他最震懾人的叫聲,讓蟲子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至,此時耳邊卻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嗥叫。

群狗?還有其他狗?

甲蟲早已消失在白色圍籬之下,但是亞普一點也不在乎。那瞬間,遠離圍籬比起獵食變得更加重要。他跌跌撞撞地朝後退去,越過長草,進入棚屋,小窩裡的溫暖與氣味令人感到安心與熟悉。手足們對亞普報以熱烈的歡呼,歡迎他的歸返,他在手足的簇擁中,擠進母親的肚子下方。

最後,大家的親密撫觸安撫了他急促的心跳,亞普緩緩找回了自己的勇氣。

「那是什麼聲音?」他小聲問道,「你們聽見沒?聽到了嗎?」

「有啊!」

「我們聽見了!」

「嚇人的狗叫聲!」

「聽著,小傢伙們。」狗媽媽慈愛地舔拭著他們的臉龐,「那不是狗,是狼,但是他不會找到這裡來的。」

狼。這個字眼令亞普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他也感受到同樣的不安穿透進手足們的體內。它聽起來不像是友善的字眼,而令人感到害怕……

母親輕柔的聲音中透露出一派輕鬆。「你們不必擔心,狼群與我們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他們有四條腿,身上長有毛髮和牙齒。他們的動作迅速、強壯且兇猛,但他們充滿野性,狡詐、詭計多端。」

「我敢說我可以打敗狼!」嘰喳連忙說道。

「我可不希望如此!」狗媽媽回答,「狗兒不該如此。我們很聰明但不耍詐,我們高貴且具有榮譽感。孩子們你們得記住這點。」

「狼的嗥叫聲有點類似狗。」史尼普怯生生地說。

「狼與狗的血緣相近,史尼普。而且可以回溯至很久以前。但這不意味著他們可以被信任。如果見到了狼,你們得和他們保持距離,可以的話躲得遠遠的。」

「為什麼?」亞普問,他抬起頭,滿臉疑惑。

「因為狼會趁你不注意時,把你吃掉。千萬別靠近狼……努索就曾經因為不聽勸告,而感到非常後悔。她聽見狼嗥後,便循著聲音跟隨他們,因為她覺得自己勇敢又具有探尋一切的好奇。」

「我也很勇敢!」嘰喳插話。

「膽識和愚蠢不能相提並論,嘰喳!野狼們抓走了努索,把她囚禁在巨松,對方的領袖─大牙會因為遭到監視而處死她。」

「但是努索是閃電的子孫,雖然閃電與天犬同住,但他依舊庇佑著他的後裔。當他看見努索遭遇到危險,便降臨地面,放火燒巨松跟大牙!野狼們嚇得四散逃逸,這也是為什麼努索後來會變成野火、勇猛的戰士的原因。但我們可不能仰仗閃電會前來拯救,所以我們必須從努索的錯誤中學習。」

遠方再度傳來狼嗥聲,小狗們更加相互依偎,狗媽媽則豎起耳朵傾聽。亞普感到自己放鬆許多,母親的身體十分溫暖,他的耳朵緊貼著她,聽見她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而感到安心。她會保護大家的安危。

亞普湊近母親的前腿,「就算狼來了,我們也不會有事,對吧?」

嘰喳輕蔑地哼了一聲:「別傻了,亞普!你也聽見媽媽說的話了──狼是不會到這裡來的!」

「你說得沒錯,」母親接著緩緩說,「狼絕對不會找到這裡來。你們全都很安全,現在該睡覺了。」

亞普將鼻子塞進溫暖舒適的腳底,卻忍不住拉長耳朵聆聽那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狼嗥聲,直到它逐漸消隱於遠方。我絕不會重蹈覆轍,重複努索的錯誤,他心想。我會離狼群遠遠的。

他會和手足們簇擁在一起,享受安全與溫暖。遠離荒野、狼群,待在家人保護的羽翼之下……

第一章

「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我們的!」

鳥兒受到驚擾紛紛發出尖銳叫聲飛離樹頂,樹葉散落在幸運腳邊。

他渾身僵硬、發抖,回頭張望來時路。那是位在山谷間的狗幫──不,不是他的狗幫,只是同伴。劇烈的吠叫聲告訴他一件事,他們正遭遇可怕的危險。可是他卻不在場,幫他們一起抵禦敵人。

幸運環顧四周,十分掙扎。太陽露臉之後,他便離開了同伴,獨留他們面對一切,如今已有一段距離。迷霧中,遠方的山影近在眼前,他遠離了山谷,幾乎能夠俯瞰整座森林。眼看他就要越過群樹,山脊近在咫尺。這一幕是驅使他前進的動力,此刻,他卻僵直得如同一棵樹。

他的同伴需要他。

幸運的心跳加速,返回來時的路。

森林之犬!別讓他們受到任何傷害!讓我及時趕回他們的身邊……

他朝向山谷加速前進,跳過斷落的枝椏,以及散落的樹葉。他應該相信自己的直覺。他打從心底明白,不該與他的狗幫分開,然後像隻獨行犬般離去,使他們陷於險境之中。

如果我不挺身而出,還有誰能夠保護他們?

他清楚聽見憤怒的嗥叫,卻無從分辨這些叫聲,其中摻雜了妹妹以及狗幫的吠叫。

「這裡是我們的土地、我們的水源!滾開!」

「大家聚攏在一起!跟緊我!」

幸運強而有力的後腿迅速帶他奔往山頂,他急忙煞住腿才免於墜落。

等等,要仔細觀察地形,才不會丟了小命。他在內心提醒自己。

幸運目光銳利,掃視腳底的山谷。山谷朝向一片廣闊、蓊鬱的草地延伸,遠方有濃密的樹林。這裡對栓鍊犬來說,算是個理想的棲息地。麥基能在這裡獵食,瑪莎可以在小溪裡游泳,還有許多庇蔭處供陽光、艾菲和黛西休憩,而廣闊的林地可供布魯諾和貝拉探索。他真該想到其他狗兒也會這麼認為。顯然,其他狗幫早在他們之前便占據了這塊地,如今他們不過是在捍衛自己的家園。

遠方,平靜的水面閃著銀光;更遠處,森林邊緣流過的溪水,是他與栓鍊犬分開的地方。幸運衝下山坡,朝向那裡而去。

充滿敵意的狗幫叫聲令幸運感到惱怒與恐懼。但他知道如果大白天從森林跑出來,自己的身分肯定會立刻曝光,因此他打算謹慎行事。

離開狗幫後,河水起了變化。真是詭異,幸運心想。他記起頹圮城市邊緣的河水,與幸運眼前所見的,同樣散發著危險的警訊。

幸運感到恐懼,停下腳步,盯著河水瞧。水面漂浮著一層綠色物質令人作嘔。這裡本該像個安全的天堂!河水本該純淨、清澈見底,跟從前一樣。前一天發現這裡時,他們還這麼認為。

此時,幸運見到了致命的物質散布於下游。

我竟讓他們生活在有毒的水邊!

大咆哮所帶來的餘孽,就連這地方也難逃死亡的腐敗氣味嗎?河邊的矮樹叢與樹木甚至也都奄奄一息、枯槁,彷彿遭巨犬啃咬。幸運越過與溪水平行的山坡,內心感到十分沉重。如果大咆哮造成的汙染連這裡都受到影響,那他們大概也無處可去。沒有地方稱得上安全。

「滾開!」

猛烈的嗥叫劃破空氣,幸運聽見困惑的狗兒們驚惶失措,痛苦的吠叫聲十分刺耳。他急忙奔下山,腳爪劃過石頭。最後穿過一道濃密的矮樹叢,終於見到了他們。

他的同伴們與發動攻擊的群狗相較,體型顯得嬌小而且弱不禁風。大狗一臉蠻橫,四肢挺直,厲聲吠叫,不時衝向前連聲狂吠。

「這是你們自找的,栓鍊犬!」

幸運似乎聽見了貝拉的叫聲──聲音較小,雖顯得恐懼,卻仍鼓起勇氣。

「不要緊的,大家,聚攏在一起。陽光,躲在布魯諾身後。瑪莎,負責協助黛西。」

幸運壓低身子,躲在大石頭的陰影後方,算著對方一共有七隻狗。他感到血脈賁張,衝動得想要加入戰局,但曾在街頭打混過的直覺告訴他別衝動行事。打鬥暫時止住時,他鬆了一口氣。對方不過是在盡可能地對他們加以嘲笑與羞辱,如果幸運現在衝進去,只會讓情況再度陷入僵局。對方會迅速解決這群小狗,轉而專心對付他。

此時,幾隻大狗作勢朝陽光和黛西猛撲,並對他們大聲吠叫,並非有意致他們於死地,只是想要嚇嚇他們。

「打亂他們的平衡。」有隻狗低聲說道,「春天,留意你的側身!」其中一隻野狗跳往她的右側,阻擋陽光的去路,躲在布魯諾身後的小狗們紛紛尋找矮樹叢作為掩護。幸運四下張望,尋找發號司令的狗,卻不見對方身影。

幸運知道如果任何一隻大型栓鍊犬衝上前保護陽光跟黛西,敵對的成員會朝他們猛撲而來,一陣啃咬,直到他們筋疲力竭、氣力用盡。等雙方真正開戰,火力全開,貝拉與其他同伴肯定無力應付。他曾見識過同樣的場面,不夠光明正大,卻能命中對方要害。從前在大城裡討生活時,他總是盡可能避開這類兇神惡煞。

他大可以令野狗幫措手不及,跟他們一樣耍些心機或是下流把戲。可是他卻告訴自己別急著跳進去,得仿效森林之犬般的狡猾。

幸運躲藏在陰暗處,在加入爭鬥場面之前,緩緩貼近,只待在下風處。他在群樹間來回閃躲,當他從小土坡後方爬出時,他見到了對方的領袖。

他們的艾爾帕。

體型巨大,灰色毛髮,體態優雅、靈活,卻同時顯得威猛。他並未親身參與打鬥,卻不斷對其狗幫發號命令。

「緊咬住他們不放!好好教訓他們,沒人可以侵略我們的領土!」他仰起頭,發出一聲很長的嗥叫。

幸運嚇得寒毛直豎,他爬向前去時,不祥的預感令他的胃部一陣翻攪。

沒有一隻狗能做到這樣……

難怪陌生狗幫的伎倆與狼群如出一轍。幸運從未近距離觀看這些遠親,但在匆匆一瞥之中,外加上依稀記得的故事,他認出這些蒼白的眼瞳、獠牙與長著粗毛的同類。他記得沒錯,很久以前,他聽過同樣的兇猛嗥叫。記憶所及──並非親眼所見,而是親耳聽聞。

這隻威猛的灰犬肯定具有一半狼的血統!幸運聽聞過這類狗,卻從未遇見過。

兩隻野狗幫成員不斷盯著大型栓鍊犬瞧,儘管他們偶爾望向領袖,對接獲的命令不免牢騷滿腹。幸運猜測,在嚴苛的野狗幫階級社會裡,他們應該皆隸屬於發號司令的狼犬之下。其中一隻狗,體型巨大,黑色毛髮,頸背強壯有力,下顎寬闊。幸運仔細盯著瑪莎,雖然她在栓鍊犬中體型巨大,卻跛了其中一隻腿,在打鬥中,留下一灘血腳印。

另一隻狗幫的成員則為身材精瘦的快腿犬,她在爭鬥場外急奔,幸運的目光幾乎跟不上她的腳步,她迅速有效地執行命令,體型遠比另一隻黑狗嬌小,看起來弱不禁風,對下屬卻顯得虎虎生風。

她的體型或是身上的毛髮色澤令幸運不禁想到甜心,因而感到痛苦,當收容所裡的夥伴們全都命喪黃泉,只有他與甜心逃了出來。

但是眼前這隻狗缺少甜心的好脾氣。不論她的身分為何,只要艾爾帕一聲令下,唯恐栓鍊犬不會成為烏鴉的糧食。

森林之犬,我需要藉助祢的機智……

幸運緩步向前,肌肉緊繃,依舊謹慎地待在下風處。此時,離爭鬥場面只有幾隻狗身長的距離,對方仍舊未嗅聞到幸運。如果他能夠讓對方出其不意,或許能夠替栓鍊犬爭取脫逃的機會──只需要一個猛衝,往前飛撲。

他再度怔住,一隻腳舉在半空。距離不到五步之遙,一隻體型嬌小、胸部厚實的狗從一團扭打中衝出。幸運幾乎停止呼吸。

艾菲!

這隻年幼的栓鍊犬在體型龐大的艾爾帕面前停住。顫抖的後腿透露著他的驚恐,但他卻背脊隆起,齜牙咧嘴,朝對方咆哮。狼犬盯著艾菲瞧,小狗朝他兇猛發出吠叫時,他仰起了頭。

「讓我們走!還有我的朋友!誰說這裡是你們的領地?」

有那麼一瞬間,這隻艾爾帕的態度擺盪在輕蔑與嘲諷之間。

艾菲繼續勇敢地發出吠叫,他的頭來回擺動,彷彿寄望額外的舉動能夠令他的身形看上去放大一些,更具有威脅性。「我們只想要尋找乾淨的水源,你們卻對我們發動攻擊!你們簡直是惡犬!」接著,他的目光落在蔓生的樹叢間,與幸運四目相望。艾菲興奮得頓時活像身體放大了兩倍,重拾勇氣,吠叫得更大聲,聲音更加有力量。幸運彷彿聽見這位同伴的心聲。

幸運回來了……我們不會有事……這場仗我們贏定了!

幸運感覺身體劇烈顫抖,他彷彿在鼓勵艾菲相信他會向那隻狼犬下戰帖。

艾菲皺皺鼻子,朝數目眾多的敵人齜牙咧嘴。

不!

幸運肌肉緊繃,衝向前去,可是卻太遲了。艾菲已經朝那隻身型巨大的狼犬猛衝。對方的艾爾帕幾乎一動不動。巨掌朝眼前大膽的栓鍊犬一揮,一掌把他打倒在地。艾菲滾了一圈,停下來,彷彿受到驚嚇般怔住不動。撕裂的傷口湧出鮮血。

幸運止住腳步,氣憤得想要大聲咆哮。要不是艾菲見到他,也不敢鼓起勇氣朝這隻狼犬猛衝。

艾菲你為何要看見我?為什麼?

這時,幸運感覺到腳底一陣劇烈搖晃,寒毛直豎。彷彿地犬同樣感受到幸運的憤怒。

接著,轟的一聲!幸運向前一倒,整個世界彷彿再度發出劇烈搖晃。他跌倒在地,滾了一圈,努力以四隻腳著地,渾身發抖。

另一場大咆哮?

雙方暫時停止扭打,所有的狗兒全都壓低身子,穩住自己的身體。野狗幫成員全都望向他們的艾爾帕。只見他在搖晃的大地上穩住自己的腳步,不久發出一聲令人不寒而慄的嗥叫。

「大咆哮又來了!狗幫們,聽從我的指令!」

幸運身旁的樹幹發出嘎吱聲響,裂了開來,開始倒塌。他及時跳開,樹幹倒向土坡堅硬的石頭上,滾落地面,在幸運的腳邊裂開。不久,空氣中傳來受創樹木發出的嘎吱聲響,更多樹木倒下,撞向石頭,發出宛如雷聲般的巨響。

幸運嚇得開始奔逃,根本分不清方向。

一切只為了遠離大咆哮。

但是大咆哮的威力來自四面八方,腳下的大地宛如要崩裂開來。不,別又來了!別讓大咆哮毀了這裡……

奔逃的當下,幸運回望其他的狗。栓鍊犬與野狗幫皆嚇得四處逃竄。顫動的地面崩裂,峽谷中央裂開一道隙縫。一個白晃晃的影子閃過他的眼前,不知是誰落入裂口之中。幸運迅速把頭轉向右側,害怕見到任何一隻狗喪命。他看到麥基與布魯諾奮力拉扯不良於行的艾菲尋找避難處,瑪莎則是痛苦地支撐著身體避開落下的樹木。

我的狗幫!

直覺驅策著幸運跟隨著他們,可是卻已經太遲了。在他頭頂另一棵巨樹嘎吱作響,崩裂開來,活像要解放自己一般,連根拔起。

幸運跳過土石與樹木的殘根,連滾帶爬,前腳傳來一陣劇痛。有小一段時間,他幾乎動彈不得。當他見到搖晃的大樹站回原地時,還以為自己安全無虞,直到地蛇再度蠢動,前方的那棵大樹眼看就要朝自己傾倒。

倒臥在地的幸運感到一陣恐懼,背脊發涼,他瞪大了雙眼,望著那棵劇烈搖晃的大樹,樹木發出死亡般的尖叫聲,幸運的腦中一片混亂。

他翻過身,試圖爬行離開,卻無處可逃。

地犬要收回我的小命……幸運心想。此時,大樹發出巨響就要崩落,這回,我恐怕躲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