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大人,她果然來了。」

  昏暗的夜色下,一條充斥燈紅酒綠斐糜淫色的街道暗處,一輛加長勞斯萊斯靜靜地蟄伏在黑暗中,而前座一直凝望著車窗外的一中年人突然出聲。

  車後座,坐著一個人,一個全身都陷入雪白毛皮中的男人,臉隱藏在黑暗中,只能看見那蒼白得如吸血鬼一樣的臉色,男人手中把玩著一只紅酒杯,雙腳踩在兩個赤裸的女人身上,好似在取暖,身邊三個跪爬著的全身不著一物的女人身上,則擺放著餐具和酒器。

  此刻,正慢條斯理品著紅酒的男人,聞言緩緩地抬起頭朝窗外看去。

  夜色下,遠處一個女子正悠閒地從巷子口走過來。

  一身淡藍休閒服,氣息青春,看上去就好像一個學生妹,只是厚厚的劉海遮擋住臉頰,讓人看不清楚她的臉,遠遠看去非常一般,只是能感覺到一份與這華國A市著名紅燈區格格不入的氣息。

  「她就是A市的NO.1?」中年人滿是詫異,這樣的女孩是那傳說中的人?

  不想話音未落,遠處那女孩淡淡的眼神忽然朝著這方輕描淡寫地一瞥,中年人頓時朝後躲到黑暗中。

  這是下意識的舉動,明明這麼黑的夜,女孩就算視力驚人也看不見他們的,可是卻讓人感覺她彷彿透視了一切。

  車內,那品著紅酒的男人,見此嘴角勾勒出一絲意義不明的笑,手一揚,一口飲盡杯中酒。

  燈紅酒綠的小巷中,林衣好似閒庭散步一般走入了巷子深處,彷彿剛才那驚鴻一瞥完全沒有存在過。

  一座三層的紅燈小樓,著名的桃色交易之地。

  「小衣,妳可來了,快替我們教訓他。」樓道口,一滿身風流妖豔的女人早早等候在此。

  林衣淡淡地點了點頭,上前朝著那緊閉的房門就是輕輕一揮。

  砰!

  房門應聲而開,裡面的場景立刻落入林衣的眼裡。

  潔白的床單上,兩個赤裸的男人正在貼身運動,下面的那個躺在床上,正舒服地哼哼唧唧個不停,奮力運動,只不過那潮紅的臉上詭異地泛著青白,而坐在這男人身上的那男人,長得妖媚之極,簡直堪比第一流的明星,此刻正一邊淫叫著,一邊上上下下地起伏著。

  看上去,好似普通的男男性事。

  不過,那得忽略上方那妖氣男人身後起伏飛舞的三條狐狸尾巴。

  冷眼掃過,林衣指尖一彈,一物閃電般飛出,砸在了下方那已經臉色青白交織的男人頭上,那男人立刻昏了過去。

  「找人類來撐場子?魅狐,妳還真是蠢到家了,以為區區一個人類就能打敗我?」那正High的三尾妖狐見吸食精氣被打斷,猛地轉過頭來,妖氣一盛,一條尾巴迅速變大朝著林衣就臨空擊了過去。

  尾針若刺,堪比一千斤狼牙棒重擊而出,破空之聲尖銳如哭。

  眉色間一閃而過一絲戾氣,林衣指尖微動,一柄小小的好似柳葉一般的薄刀,瞬間飛出,朝著那狐尾就削去。

  千斤狼牙棒對柳葉,這完全沒有可比性,三尾妖狐笑了。

  「嗷……」可那笑容還沒完全綻放,不敢置信的慘叫聲就疊飛而起,三尾妖狐看著眼前好似慢鏡頭一般被斬斷的牠的一條尾巴,雙眼瞬間瞪如銅鈴。

  牠的尾巴,幾百年才修煉出來的一條尾巴,被斬斷了?就這麼被片柳葉一般的刀斬斷了!?

  「本座殺了妳……」三尾妖狐憤怒了。

  「該是我殺了你。」冰冷的聲音響起,林衣身形微動,人已經站在了三尾妖狐的背後,素手輕抓,剩下兩條蘊滿妖氣的尾巴,輕飄飄地被她抓在手裡。

  然後也不見林衣怎麼做勢,她手臂一掄,就好像掄起一柄大錘一般,劈頭蓋臉就朝地上砸去。

  那架式,不是一般的猛。

  砰砰砰。

  狐狸臉和地板的親密接觸聲接連響起。

  依在門邊的妖嬈女人見此伸手抹了一把臉,果然是牠們的小衣,就是厲害,這就好像在掄抹布,而不是抓著個妖精。

  「啊啊啊……」尖叫,三尾妖狐慘烈地尖叫。

  怎麼可能?怎麼回事?牠為什麼不能用妖力了?牠的一切攻擊都做不出來了!?這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這麼厲害,牠一招都沒從她手下走過?

  「啊……」又一聲慘叫,一米七八的男人陡然被砸成了一三十公分長的紅狐狸。

  「道士?捉妖人?驅魔師?女怪物?啊不,大仙……嗚嗚,高人饒命啊,小的知錯了,小的再也不敢了,請高人放過小的吧!小的修煉不易,嗚嗚嗚,高人,我錯了,我錯了,饒命……」

  狐狸就是狐狸,永遠沒有寧死不屈的念頭,一看打不過立刻求饒。

  林衣聽言手一鬆,將紅狐狸狠狠扔在地板上,然後抬腳踩了上去,冷冷道:「現在知道喊饒命了?」

  「知道了,知道了,高人饒命,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被摔得鼻青眼腫的紅狐狸,抱著前爪就朝林衣砰砰磕起頭來。

  「敢來我罩的地盤上搶食,你真是膽子肥得很啊。」林衣彎下腰,雙眸中一閃而過殺氣。

  「不搶了,不搶了,小的再也不敢搶了。」凜冽的殺氣讓紅狐狸哧溜一聲,嚇尿了。

  「窩囊廢。」林衣見此立時皺了皺眉,然後抬腳就把紅狐狸朝著門邊的妖媚女人踢去,好臭。

  「是是,小的是窩囊廢,小的是窩囊廢。」紅狐狸貪生怕死得讓人提不起勁頭來殺牠。

  林衣聞言,抬頭看了門邊抓住紅狐狸的嫵媚女人一眼。這麼一隻狐狸牠們都打不過,真丟人。

  妖嬈嫵媚女人滿臉無奈地朝林衣聳聳肩。牠們只是兩尾,這傢伙是三尾,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沒辦法啊。

  「妳們自己處理。」林衣見此抬步就朝門邊走去。現在她砍斷這三尾中的一條尾巴,這些女狐狸們能收拾得了牠了。

  「好的,小衣,妳慢走,沒事多來姊姊這玩。」嫵媚女人朝著林衣飛吻一個。

  踏步正要走出門的林衣,聞言腳步微微一頓,然後轉頭滿面嚴肅地看著嫵媚女人,「這個月的保護費妳們還沒交。」

  嫵媚女人燦爛的笑臉頓時一僵,看著林衣的眼光掃到牠手上的紅狐狸身上,立刻從懷中掏出兩百塊遞給林衣,一邊諂笑道:「忘了,嘿嘿,忘記了。」

  林衣伸手接過錢,點點頭,轉身就沒入黑夜中去了。

  「什、什麼,捉妖一次才給兩百?我就只值兩百!?大仙,妳回來啊!我給妳三百……喔,不,四百,妳放了我啊!」被嫵媚女人抓著的紅狐狸,見此瞪圓了狐狸眼。

  有沒搞錯?牠走過那麼多地方,捉妖的道長什麼的收費都貴得離譜,怎麼這裡才……

  嫵媚女人兜頭就給紅狐狸一巴掌,「你知道個屁!她可不是大仙,更不是驅魔人捉鬼天師什麼的江湖要飯。我告訴你,她是我們的老大,整個A市……不,整個三界最獨一無二的人。

  還有,我們是定期交保護費給她的,她罩著我們,你區區一個外地妖精能跟我們平起平坐嗎?你也不看看你是誰,還敢到我們的地盤搶食……」

  夜色濃郁,紅燈區生意正好。

  林衣走出小樓,後背突然莫名地一涼,一道莫名的夜風吹拂而來,吹起她的劉海,露出了劉海遮擋下那瓜子臉,櫻桃唇,清麗如蘭的俏麗姿容。

  眉色一緊,林衣猛地轉頭朝身後看去。

  夜色下,小樓依舊,清風微揚。

  什麼都沒有。

  眉頭微微皺起,難道是她神經敏感了?怎麼感覺剛才有道逼人的視線鎖定她了呢?

  站在原地靜默了一會兒,林衣搖搖頭,轉身走進了夜色中。

  風,輕吹。夜,靜寂。

  小樓樓頂一片漆黑中,一道黑影矗立其上,一身的黑衣與周圍的夜色融合在了一起,幾乎分辨不出來夜色和人。

  黑衣人站在樓頂上,雙眸看著林衣走遠,漆黑的看不出情緒波動的眼,充滿冷酷。







  花了一個小時坐公車回到家,林衣才用鑰匙打開房門,就見一團白花花的東西朝著她就撲來。

  抬腿,旋身,一個佛山無影腳。

  砰。

  那白花花的東西狠狠地撞在了客廳裡的牆壁上。

  「小衣衣,妳怎麼能這麼殘忍地對我?哎喲喂,我的老腰啊。」白花花的一團慘叫。

  林衣這才定睛一看,是老徐。只不過這傢伙此刻全身都是泡沫,鼻子眼睛都被遮擋得看不見。

  「你弄這樣子誰認得出?」她頓時無語地道。她家又經常什麼東西都會出現,誰知道是他啊。

  老徐抹了把臉,咬牙切齒地道:「妳還說我,要不是妳家這破熱水器,洗一半就不出水了,我至於這樣嗎我?」

  林衣聞言很淡定地走到沙發前坐下,「沒錢。」

  她沒錢,指望她家有什麼高級設備?

  兩個字成功把老徐的若干牢騷壓回去,他瞪著林衣半晌,沒辦法地頂著一身泡沫坐到地上。雖然客廳還有很多沙發,但是他不敢坐,那些都有主。

  「好吧,好吧,妳沒錢,也不知道妳收的保護費都哪裡去了。」看看這兩室一廳的房子,簡簡單單的最普通裝修和傢俱,怎麼看怎麼就是一家徒四壁,這些年她賺的錢都不知道飛哪裡去了。

  林衣看著抱怨的老徐,懶得理他,一邊伸手扣扣桌子,「小松,我還沒吃飯。」

  「這麼晚了還沒吃飯,妳這是虐待童工,八百塊一個月的管家費,不包括宵夜,太過分了!我要睡美容覺,不管!」臥室裡立刻傳來一非常憤怒的聲音。

  「十塊。」林衣緩緩開口。

  話音未落,臥室裡就鑽出一隻雙眼還貼著黃瓜片的小松鼠,就見牠大搖大擺地走過來,伸手搶過林衣面前的十塊錢,往自己肚子上的一個小皮包一塞,「這還差不多。」

  轉身,去廚房了。

  廚房立刻傳來劈里啪啦的做飯聲。

  頂著一頭泡沫的老徐無言地看著面色如常的林衣,這樣用錢和有這樣愛錢的管家,果然沒錢。

  這年頭,連精怪們都愛錢了啊。

  「好了,好了,說正事,這次我可是給妳搶來一個差事,這個差事妳要做好了,保管妳三五年不用工作。」老徐擦擦頭上流下來的泡沫朝林衣道。

  一直沒什麼表情的林衣,此刻方抬眼看著老徐,眼中閃過濃濃的興趣。

  看吧,看吧,有什麼樣的管家,就有什麼樣的主人,這個愛錢的傢伙。

  「保護一個人半個月,半個月後能分給妳的傭金是三百萬。」

  「成交。」

  不用老徐詳細介紹,林衣二話不說直接答應。

  「喂,危險性很高。」老徐朝天翻個白眼,半個月傭金就是三百萬,可想任務的危險性,妳這林衣也稍微猶豫一下啊。

  林衣挑眉,保鑣而已,怕什麼?她林衣要是接不下來,這A市就沒人能夠接下來。

  看著林衣勝券在握的樣子,知道林衣實力的老徐也不再多說,只道:「那好,這就是妳要保護的人的資料,明天妳就上任。」朝桌上的一疊東西指了指,老徐站起身就朝外走,這一身的泡沫他得去找個地方好好洗洗才行。

  「不送。」林衣頭也不回地揮了一下手。

  低頭看了一眼所謂的保護人資料,結果她就只看見一個名字,這也叫資料?

  無語地搖搖頭,林衣起身走到牆邊,伸指頭敲了敲牆壁,「老鬼。」

  立刻,一道影子就從牆裡面飄了出來。

  「打擾人睡覺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影子揉著眼睛瞪著林衣。

  「你不是人,你是鬼。」林衣回瞪。

  「好吧,打擾鬼睡覺也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我好不容易調整好的生理時鐘,妳不能給我打亂。」名叫老鬼的黑影義正言辭。

  一個鬼,白天出門逛街,晚上睡覺,這叫個什麼鬼?

  林衣懶得再說,直接抽出一張一百塊,連同那名字拍到老鬼的身上,「一百塊,我要這個人的全部資料。做不做?不做我找其他鬼。」

  「做,為什麼不做?我也可以偶爾過一下夜生活的。」老鬼立刻抓住錢,眉開眼笑地瞬間消失不見。

  「妳個笨小衣,一百塊可以買很多東西了,妳就這麼給了他?妳才給我十塊呢!剩下的錢沒收,妳個敗家子!」老鬼才跑,小松鼠就端著一碗麵衝了出來,直接沒收了林衣手中剩下的九十塊錢。

  得,才收的兩百塊保護費,馬上就沒了。

  林衣搖搖頭,埋頭吃飯,希望明天的那單三百萬,可以支持得久一點。

  不走尋常管道的消息來路,一個字,快,那就是真快,林衣一碗麵才吃完,老鬼已經輕飄飄地從窗戶外面飄了進來。

  「給。」扔給林衣一張鬼畫符一般的紙,老鬼飛回屬於他的牆壁,準備繼續美容覺。

  林衣展開紙張,她要保護的人的資料立刻展露眼前。



  封墨,十八歲的醫學博士,超級天才,七天之內被綁架追殺八次,損失十三名特工。



  七天死十三名特工,這殺傷力有點驚人了,這封墨得罪誰了?林衣眉間微微皺起,接著看下去。



  封墨父乃國之上將,總參謀部部長,家有兩兄一妹,現各事業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