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章



……兩年前。

位於台北市文山區萬芳社區旁的台灣警察專科學校,孕育了無數的警消人員,此時在其中一棟建築物中,傳來了眾人熱烈的掌聲。

禮堂內司儀以高亢的聲音對著手中的麥克風說著:「讓我們再次以熱烈的掌聲歡迎目前任職於高雄市警局的小隊長,傑出校友火隆學長!」

會場內的座位滿滿都是警專學生,迫於教學課程的安排,儘管並不認為會是什麼有趣的校友演講,卻還是只能靜靜坐在下頭,還得依據師長的手勢指示,適時給予如雷的掌聲回應。

眼見一分鐘、兩分鐘慢慢過去,演講台上卻還是空空如也,直到台下的學生已經出現此起彼落的嘈雜聲,這才看到一位年輕男子從講台側邊緩緩現身。

這名踏上講台的年輕男子身穿警察制服,身材修長,留著一頭俐落的短髮,嘴邊還蓄著一小搓鬍子,用著微抖的雙手緊緊握住眼前的麥克風。

「各位學弟妹好!」

年輕男子像是怒吼般地吼叫一聲,讓台下的原本還在各自聊天的學生們嚇了一跳。

「呃……」年輕男子頓時面露尷尬神色傻笑起來。「不好意思,想不到麥克風的音量這麼大聲……」

眼見台下一片鴉雀無聲,男子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開口:「大家好,其實我不是小隊長火隆,我叫王志毅,是三年前剛從這裡畢業的學長,也是隸屬於高雄市警局的刑警。原本預定今天要來跟大家經驗分享的小隊長火隆學長,因為我們高雄市昨天發生了一件重大刑案,小隊長一時之間無法抽身,只好臨時委託我來進行這一次的演講主題。」

儘管志毅的嘴巴上這麼說著,腦海裡卻浮現了他昨晚向小隊長火隆哀求分擔這份「重要」任務的場景。

「咦……」台下的一名女學生小聲說著。「仔細看這個學長還蠻帥的耶……」

「嗯,確實比我們現在那些男同學有型多了!」另一名女學生說著。

「王志毅……」一名男學生皺眉苦思。「王志毅……怎麼覺得這名字好熟悉……」

「啊……」一旁的同學驚叫著。「王志毅不就是我們學校裡傳說中的那個神槍手學長!聽學長姐說這個學長是曾經創下每學期打靶測驗成績全部正中紅心的那個神人學長!」

「靠……有沒有那麼強啊,會不會是加油添醋啊……」另一名男學生不可置信地說著。「我可沒打中過任何一次紅心,靶子那麼遠,瞄得準才有鬼吧!」

「可是不對啊,如果是神槍手,現在高雄不是發生重大刑案,昨天看新聞歹徒火力強大,這時候怎麼可能會把這個神樣般的學長放來台北?」

「哎呀,畢業以後就會知道了啦,搞不好台北市有更需要他的任務也說不定啊!只是假藉演講的名義,其實是借調來台北保護總統的啊!」

「真的那麼神嗎?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神槍手王志毅,雖然看起來很普通啊……」男同學拖著下巴仔細打量著台上的志毅,只不過志毅的演講幾乎完全照著投影片在念稿,確實感覺得出來是臨時被賦予這項演講的任務。

「挖賽!又帥又是神槍手,這個學長一定是高雄市刑警的第一把交易,真是大加分,畢業後我也要去高雄市警局!」一旁的女同學以愛慕的眼神投向講台上的志毅。

「少花癡了啦,這個學長以前在我們學校的時候就是傳說中的風雲人物了,還謠傳有學姐們幫他組成後援會,一定早就死會了啦,我看妳還是別做夢了!」男同學澆以冷水。

「喂,依萍,妳覺得呢?」女同學轉頭問著一旁女同學高依萍,是個體型嬌小玲瓏的可愛女孩,綁著簡單的馬尾,稚氣的臉蛋使她看起來更像個國中生。

「沒……感……覺……」依萍只是冷冷地說了三個字,又低下頭去看著自己帶來的書本。

「哎呀……」女同學輕搖著頭。「妳就是這樣,這個青春的年華,竟然對帥哥那麼沒有興趣,每次找妳一起參加聯誼也都不願意……」

「呵……」依萍輕笑了一聲。「對不起,不瞞你們說,其實我已經嫁了……」

「什麼!」一旁聽到依萍驚人言語的同學全都瞪大雙眼無法置信。

依萍高舉右手食指一臉嚴肅地說著:「打從我決定念警校、當警察時,我早就決定嫁給危險……」

依萍說完後微微起身,刻意往更角落的位置挪去,擺明不想再被同學騷擾,自顧自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書本。

「哼……神經病……」一名男同學說著。「也不過是長得比較漂亮,就眼睛長在頭上跩上天去了。我看她真的不叫高依萍,應該是姓高名傲吧?這種警花畢業後去當警察也只能當隊上的花瓶吧,所以我看應該改姓花名萍吧……」

「那我還姓高名賽哩!我看她平常在班上都不跟同學來往,根本沒有朋友啊……」

「可是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她的成績真的不是普通的差,但一些術科的表現似乎並沒有跟我們差到哪,有時候我還覺得她比我還強,但學期成績好像都很糟糕耶……」

「老師對她好像也都很客氣,並沒有哪個老師特別討厭她啊……」

「啊,我知道了……」一名男同學恍然大悟般地叫了一聲。「我們以後畢業要當警察,警察一定最著重團隊精神,像她那麼孤僻,一定每一科的團隊合作考評都被扣分,成績才會那麼差,早跟你們說過課後的男女聯誼也是學期成績之一吧!高依萍從不參加聯誼,所以成績才會那麼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