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山洞略呈圓形,寬度也許有五公尺,上方一直延伸到黑暗中,地面上則有個大型岩漿池占據了絕大部分面積。岩壁的基部有一圈窄窄的黑色岩石。麥可看到岩漿池的遠端有另一個地道口。到處都看不到巨龍的蹤跡。

麥可走到岩漿池邊緣,兩眼都讓高熱和霧氣熏得流眼淚。他低頭看著不斷冒泡的池面,心裡想著: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

那本書的拉力比先前任何時候都還強大,而拉力的來源,毫無疑問地,必然是在岩漿池裡面。守衛團竟然把書放在岩漿池裡面!他幾乎不敢相信。要不是拉扯他的力量強大到前所未見的程度,他還真是不能相信。而他也必須承認,這產生了一種瘋狂的想法:假設岩漿傷不了那本書(必然是這樣),則守衛團一定是打算讓熔融的岩石作為最後一道防線。

太好了,麥可心想。可是我又該怎麼拿到書呢?

他開始到處搜尋長長的竿子。

「哈囉,小兔子。」

麥可嚇得踉蹌退後、絆倒在地,手掌根部在岩石地面上擦破皮。一陣低沉、狡猾的咯咯笑聲在整個山洞內反覆迴盪。

「哎呀,多麼笨拙的小兔子啊。」

麥可猛然抬頭向上看,他下意識認為那聲音是從上面傳來,也約略從昏暗的天花板岩壁看出一個大型的剪影。那隻龍竟然像蝙蝠一樣,頭下腳上倒吊著。

「留–留在你那裡不要動!不要下來這裡!」

「小兔子來到我家,準備開始指揮我啦?你的禮貌是在哪裡學的呢?還有,你的鼻子長得好好玩,我從這裡就看得到。」

聽見一隻龍說出最後這句話,感覺實在太詭異了,不過麥可跌跌撞撞地站起來,一時之間沒有太注意。他現在有時間深呼吸幾口氣,提醒自己,那隻龍必須聽從他的命令才對。一開始的驚慌漸漸平息下來,這時,葛林立夫寫過的一句話浮現他的腦海:龍不怕火。在這電光火石的一刻,麥可終於想出該怎麼拿到《生命之書》了:這隻龍會幫他拿到書。

葛林立夫真是厲害的老傢伙,麥可心想,你需要他的時候,他一定都在。

「你說得沒錯,」麥可把音調放軟說道,「對不起。你嚇到我了,只是這樣而已。我應該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麥可.P……韋伯利。」

「噗.韋伯利? 好奇怪的姓氏啊。」

「不是啦,只有韋伯利,沒有P。」

「嗯,麥可.只有韋伯利,很高興認識你。我沒有很多訪客呢。」

「真的嗎?」麥可說,「那是他們的損失啊。」

每過一分一秒,麥可都建立了愈來愈多的自信,他也確實覺得自己表現得好極了。瞧瞧我,他心想,居然站在這裡和一隻龍講話。他下定決心,等拿到《生命之書》後,他要請這隻龍擺好姿勢和他一起合照。他看看周圍,想找到一塊合適的岩石,等一下用來擺放拍立得相機。

「 謝謝你,麥可.只有韋伯利。我要你知道,等我吃掉你以後,我會記得你多麼有禮貌。」

麥可說:「……抱歉,你說什麼?」

「我說啊,等我吃掉你以後,我會記得你多麼有禮貌。計畫就是這樣啊,你也知道。」

不要驚慌,麥可告訴自己。牠並不知道你就是守護者。

「很抱歉……」他試著維持自己的自信語氣,「你不能吃我。」

「你不是最可愛的小兔子嗎?不過你說錯了,我可以吃你,我會吃,我也一定要吃。就這點來說,我並沒有太多選擇餘地。」

麥可聽見鋼鐵般堅硬的指甲在岩石上刮擦的聲音,以及金屬質感鱗片的滑動磨擦聲。這隻大蜥蜴開始在天花板上伸展身體。麥可突然覺得自己超級渺小。這時他閃過一個想法,說不定蓋布瑞爾已經跟著他進入地道,現在會跳出來保護他。

別傻了,他心想。你只有自己一個人。蓋布瑞爾想要來,但你叫他不要來。你自以為是頂尖的辯論人才,其實大錯特錯。專心一點啦。

「龍啊,聽我說,」該用嚴厲一點的語氣了,就像對任性小狗的說話語氣,「沒有吃掉我這回事,聽見沒?你不可以吃我!所以不要再想這件事了!我是守護者!」

「你是什麼?」

「守護者!我是《生命之書》的守護者啦!所以我才會在這裡啊。你應該要幫我拿到那本書!」

「真的嗎?」巨龍表現的驚訝似乎是真心的。

「真的!我需要那本書救我妹妹!」

「我從空地上抓來的就是你妹妹?我也覺得你們很像一家人,長得有點像,不過她似乎逃過一劫,沒有你那種悲慘的鼻子。好啦,你希望被我生吃,還是應該先烤一下下?」

「可是你必須聽從我的命令!那個男人,那個守衛,他也是這樣說啊!」

笑聲席捲了整個山洞。

「那個男人滿口謊言!小兔子,讓我問你一個問題。他有沒有對你說,守衛團的其他成員到底怎麼了?他有沒有說為什麼獨自一個人待在這裡?最後只有我和他相伴?」

麥可一直盯著上面看,開始覺得脖子好酸。

「不要再講些有的沒的啦!」他生氣地說,「快點跳下來,幫我拿《生命之書》;然後我們要趕快合拍一張照片……」

「他有沒有告訴你,他是怎麼開始讓自己相信《生命之書》是他的,然後在最寂靜的夜晚殺掉他的兩個同伴?」

麥可一動也沒動。儘管山洞裡熱到難以忍受,他還是感覺到一陣寒顫傳遍全身。

「實情……不是那樣的。」

「噢,真的是那樣,我向你保證。他的同伴只有一個人想辦法逃出去,我的主人一直很怕他會找人回來搶走那本書。而當然啦,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到裡面來,幫他守住那個沾滿鮮血的寶藏。」

「不,那是……不可能的!其他守衛有一個人發瘋了!而你在這裡是要保護《生命之書》,不讓小精靈偷走!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把你孵出來。那些守衛團成員,他們從拉科提斯城帶出一顆蛋,一路帶來這裡!他是這樣說的!」

麥可拚命叫自己保持沉著,不要掉進那隻龍的陷阱裡。只不過,一聽見巨龍的笑聲迴盪在整個山洞裡,心理建設就沒用了。

「保護那本書不讓小精靈偷走?小精靈幹嘛想偷這麼無聊的舊書?而且,他不是從蛋把我孵出來的,我可以向你保證。」巨龍突然變得悶悶不樂,有點奇怪。「不過你說得對,小精靈再也不會去煩他了。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我對你的謊話連篇沒興趣。」

那隻龍咕噥著說「禮貌又變差了」,不過又繼續說下去,一副是麥可自己哀求要聽故事的樣子。

「聽好了,小兔子,我的主人殺死和趕走自己的同伴後,心智不是很正常,到處都看到敵人。而那些小精靈住得很近又很有力量,於是主人說服自己相信,那些小精靈覬覦他的寶藏。有一天,他在森林裡突襲小精靈公主,她的王國位在山谷遠處的另一端。主人哄騙她,在她身上施了咒語,自從那之後一直把她囚禁起來。你不會看到她,但是她確實在這裡。那些小精靈不敢發動攻擊。」

「而他們根本……不想要那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