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自序: 每一個生命的起點

溫佑君





為什麼要寫這本書?



最初的構想,是要寫一本婦女問題的芳療指南。因為2013年4月初,我在北京為綠蒂亞翻譯她的芳療婦科講座,講座非常成功,我覺得應該把講座的內容彙整出來,造福更多的女性朋友,這個提議立即獲得綠蒂亞的首肯。但她接下來在台北辦的五星術課程帶來更大的震撼,大多數的學員都覺得重新認識了自己和家人。課後我們談起學員的反應,交叉講到北京場的一段趣事,突然給了我一個靈感,想來編排一本不一樣的芳療書。



那段趣事是,在講座的第二天下午,同學被豐盛的午餐和過暖的空調夾擊,精神變得有點難以集中。沒多久老師轉入問題與討論,當她回答「如何可以提高性趣,不再抗拒行房」時,那些低頭思故鄉的全醒了,每一雙眼睛都閃閃發亮!由此,綠蒂亞和我一致認為,一本有關芳香性生活的書也許更符合讀者的需要。事實上,綠蒂亞的出版商也已多次敦促她寫一本這樣的書。我又想到,若能用五星術的類型來組織這些知識,一定會呈現更新穎而深入的觀點,綠蒂亞也表示贊同。



於是,我們決定分工合作來完成這本書。她把婦女問題的用油配方和一些新品精油的資料留下來給我,另外對我扼要說明了九個五星類型在性方面的獨特表現。在她飛回瑞士之後,我將過去所有的個案紀錄以五星術的視角重新整理一遍,又得到許多重要的發現。其中每有疑問,便和她EMAIL往返討論,我也繼續收集資料,做個案,使這本書的輪廓愈來愈清晰。到了夏天,我因為小女兒的手傷取消原定的工作行程,就利用這個空檔一鼓作氣把書寫完。



表面上看來,這本書的誕生好像水到渠成,其實要完成這樣的一本書,對我絕非易事,因為,我本來是一個跟五星術沒有交集的人。由於工作的關係,我常能接觸到類似的資訊,同事與朋友也多半精通星座血型或生命靈數,但這些東西一向與我無緣。我抱著存而不論的態度尊敬這些知識,然而自己還是堅守一種硬碰硬的處世原則。對於活生生的人,我比較想認識他們的個別特性,而不是他們慣常會出的招式。



我寫過一本叫「植物人格」的書,以擬人化的手法,分門別類介紹精油的化學結構。出書前,我請一位一向很支持我寫作的朋友寫序,沒想到遭他斷然拒絕。理由是,他不相信複雜的人類可以這樣被輕易的分類。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因為基本上那也是我的信仰,不過那本書寫的是植物,不同類型的人格只是用來幫助讀者聯想化學分子的生物屬性。朋友大概看到給人分類就已經不以為然,也不管我寫的是什麼內容了。



這本書一定也會面臨類似的質疑。就算讀者不排斥這樣的認知系統,它還是會碰到一個挑戰,就是對了號卻入不了座。我已經可以想像,讀者興致盎然地翻完對應自己或某人的章節,然後嘴一撇,書一合,喃喃自語:「根本就不準嘛!」在五星術的課堂上,偶而也會出現這類反應。基本上,這是把五星術當算命來看。如果抱著這樣的期待翻閱本書,恐怕很難不失望,因為我無意編修解盤秘笈,也不認為五星術可以框死人的可能性。



話又得說回來,一個本來跟五星術距離很遠的人,怎麼會被它收服?這當然都是綠蒂亞的「法術」。我對綠蒂亞久仰大名,但一起工作以後才知道她真是名不虛傳。她的書在法語系統的芳療界無人不曉,也是許多藥劑師和醫師講授芳療時引用的資料來源。而她所創辦的自然療法學院,在瑞士更得到政府機構的認證。雖然我曾親炙多位芳療名師,也獲益匪淺,但上了綠蒂亞的課,仍然大為傾倒,說她是我最欣賞的芳療名家,一點也不為過。



綠蒂亞的理性與感性兼備,學理和實務俱佳。她真正過人之處,在於強大的說服力和感化力。無論中西醫或任何另類療法,臨床上看得夠多就知道,治療師自己也是一味藥,而且可能還是最重要的那一味。教學亦然。經師易得,人師難求,綠蒂亞就是芳療界不可多得的人師。雖然看起來德高望重,實際上極為熱情活潑,跟她不管討論什麼,總是以大笑收場。由於氣味相投,我對她擅長的五星術也自動卸下心防。



我還記得第一次聽到一位芳療界前輩描述綠蒂亞的五星術課程,心裏就在發愁,要怎麼跟這個東西切割。因為我看過她的精油書,很想請她來上課,但又擔心她會提到五星術,就怕自己翻譯得言不由衷。我也不是不相信,實在是路數不同。沒想到她來上過課以後,我們一拍即合,先前的憂慮全都一掃而空。像這樣扎實又真誠的老師,講什麼都能取信於人。雖然談不上對五星術有什麼憧憬,我這下也願意敞開心胸,聽聽她的說法。



從上完綠蒂亞的五星術,到一邊研究一邊撰文,整個過程就像人類第一次登月,「原來如此」地看著我們所在的星球。五星術(pentanalogy)是歐洲原生的凱爾特文化(Celt)發展出來的一種數術之學,各個民族與文化都有自己的數術之學,易經就是中國人的數術之學,而最早的中醫裏面也包含這個元素。人類透過這種知識體系,大能體悟宇宙的脈動,小能理解個人的禍福吉凶,簡單地說,它們可被視為一種存在的實證學。因此五星術並不等於籠統的命理分析,它提供了許多生命謎題的線索,而不是解答,我們大可從中「發明」屬於自己的生命樣貌。



即便如此,我並沒有打算寫一本闡述五星術的書,那也不是我的專長和重心。這本書的主題仍是身體之愛,五星術被用作精妙的分析工具,幫我們掌握人類情慾根源的動力。也就是說,五星術提供了骨架,而充實其中的血肉,則來自於我累積多年的個案資料庫。然後芳香療法的補充,是讓理論的知識轉為實用的知識,希望讀者了解自己的性能量之後,也有方法可以平衡。我自己使用精油與教授芳香療法多年,深知植物的能量和美感具有多大的療癒力,寫這些植物也帶給我最快樂的時光。至於五星術和芳療的一些技術問題,則請先參閱詞彙表。



我和孩子共用一張很大的工作桌,所以寫書的時候,他們也常在一旁畫畫、玩耍。雖然爸爸多次告誡他們不可以吵媽媽,他們還是三不五時就蹭過來要人陪著玩一下。有一回,剛滿五歲的Illy又來「打擾」,很會看臉色的小女孩發現媽媽眉頭已經皺起來,當下改變策略,表達了對這本書的關心。她問我:「媽媽,你到底在寫什麼?」我想了一會兒,結果這樣回答她:「我寫的是,大人要怎麼認識自己,還有認識別的朋友。」她很高興地說:「那我長大也要看。」



是的,我希望我的孩子和別的孩子,長大以後都能看看這本書。孩子是性生活最美的產物,大人教他們認識世界,卻很少幫助他們認識自己,以及自己生命的源頭。歸根結柢,是因為大人多半也不瞭解自己,和他們生命的源頭。現代人一想到性,往往只聚焦在它的娛樂性,但無論要不要生兒育女,性的本質都和創造生命有關,和存在有關,也和每一個人的起點有關。只有坦然面對這個起點,我們才有辦法找到個別生命的意義,才有力氣面對「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所以,這本書要特別獻給那些在性的體驗中受到創傷、感覺挫敗、和不抱希望的人們。希望他們讀了以後,能夠得到安慰,並生出新的勇氣。然後我要感謝所有與我分享生命的個案和學生,他們讓我看到人有多大的耐力和可塑性。最後要感謝我的先生Mark Van Tongeren,因為他的啟發和鼓勵,我才有信心寫出這樣的一本書。





2013.9.12於布達佩斯



--



第7型 : 犀利人妻的秘密



重讀錢鍾書名著《圍城》時,楊照聽到「來自黑暗的笑聲」。這個感受非常準確地為7型人做了衛星定位。「圍城」的典故出自法國人的俗諺,「說的是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書中並引用英國古話下註腳,「說結婚彷彿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各類讀者都可能對這本諷刺婚戀的小說心有戚戚焉,但7型人的共鳴肯定最為強烈,因為,《圍城》簡直就是生為7型人的錢鍾書,為同黨草擬的宣言。



許多生命數字出現7的人 ,前世不是隱士、貴族,就是因著各種緣故被流放、或自外於社群的孤鳥。7型人更是以個人自由為聖杯,而歐洲神話中的獨角獸,則可視為7型人的圖騰。獨角獸神秘難測,只有純潔少女的體香能使牠陷入情網,乖順地任人割下獨角。與其他類型的人相比,7型人確實在婚姻的試煉中,體驗到更多的進退兩難與天人交戰。理由很簡單:有哪一個個體,不需要削砍打磨,就能與另一個個體緊緊鑲嵌?可7型人的自我是沒辦法打折的。



綠蒂亞在課堂上提到,許多7型人心底的疑慮,來自於母親不相信父親。而母親之所以不相信父親,除了不盡責、軟弱,更多的原因是父親有外遇。我在上課的時候沒機會從學員身上應證這一點,回來整理所有的個案資料,才看得傻眼。在我諮詢過的個案中,父親有外遇的,以7型人比例最高;而且,本身遭逢先生外遇的,也以7型人比例最高。更發人深省的是,台灣社會最霹靂的兩位犀利人妻:「走過婚姻」的施寄青,和「給前夫的一封信」的蕭颯,正是鐵錚錚的7型女。



我們很難相信,7型女是被掌管婚姻的希拉女神詛咒。況且,在同樣的文化背景與生物條件之下,7型女憑什麼就比別人倒楣?關於這一點,五星術沒有什麼神怪的解釋,但若是細細琢磨圍城」的寓言,也許我們就可以不用悲情的眼光看待這件事。也許,獨孤求敗的7型人,本來就不是婚姻制度最好的傳人。7型男的自我反正有社會風氣袒護,但同樣的社會氛圍,往往讓7型女的自我飽受打壓、乃至變形。那麼,先生外遇,可不可以是7型女拔下婚姻魔戒的良機呢?



為了避免大老婆誤會,這個推論是在暗示她們咎由自取(自我太囂張而把丈夫逼出門),鏡頭必須轉向另一方,給所謂的第三者來個正面大特寫。雖然電視劇總把人妻和小三拍成秦香蓮PK潘金蓮,雖然日常生活裡的秦香蓮確實常和潘金蓮漢賊不兩立,但五星術所揭露的另一個真相卻是 :比較可能扮演小三的,也多屬7型人!誰能料到,黛安娜王妃,這位全世界最失寵的正宮,和瑪麗蓮夢露,這名全世界最受寵的情婦,竟都站在7型的同一陣線!



根據了解黛安娜的人描述,她在離婚後直至去世前,正逐漸顯現一個「真的自我」。而夢露最膾炙人口的名言是:「我屬於人群,我屬於世界,不是因為我的姿色,也不是因為我的才華,而是因為我從來不屬於任何人,從來沒有人真正擁有我!」我們在這裡看到,城內的黛安娜和城外的夢露,渴求的是同一個自主權;而她們所有的不快樂,都來自於「賤人就是矯情」。只不過,很不幸的,這個矯情的賤人正是她們自己。



7型人的芳香花園



Salvia stenophylla 狹長葉鼠尾草

2008年11月,我留下十天份的冷凍母乳,獨自前往南非,參加藥用與芳香植物會議。離開天天掛在胸前的小女兒,以獨立個體的姿態朝世界邁進,不免讓人充滿興奮感與罪惡感。在那裡,我和初次相逢的狹長葉鼠尾草一見鍾情。一直以為自己是被南非土著用它為新生兒治病的傳統吸引,直到與綠蒂亞切磋用此油的心得,才明白這種植物能消弭「自我」築起護城河的忐忑不安。



脣形科裡,鼠尾草的品種爆多,彼此的長相與香氣,有時可以相隔十萬八千里。在它們各有專攻的療效中,這一屬的成員大概都對神經系統有益。狹長葉鼠尾草雖然孤懸海外,也沒丟掉這個家族特徵。其具體表現,根據綠蒂亞的闡述,在於照亮你的老靈魂,辨明累世的積習;然後喚醒轉化的能量,衝破舊有的模式。最重要的是,狹長葉鼠尾草讓自我臣服,不再唯我獨尊。



這聽起來豈不是為7型人量身訂做?對7型人來說,跨越自我的銅牆鐵壁,比穿透處女膜還要疼痛。7型人在性生活中其實無所畏懼,他們不怕技藝不精,只擔心自己過於依戀,任人予取予求。再沒有什麼比失去自主性更令7型人惶恐了。但狹長葉鼠尾草能夠穩穩鎮住沒來由的驚慌與焦慮,已然臣服的7型人,才能安心穿梭於對方的靈魂與身體。



狹長葉鼠尾草強大的鎮靜安撫能力,來自於δ-3杜松烯。就算是喘咳不已,也能用到「胸」平氣和。這種單萜烯,以及珍貴的倍半萜醇α-沒藥醇,加上為數不少的酸類,組成罕見的化學結構,科學家十分看好其消炎能力,特別是用在皮膚和心血管方面。至於7型人一生的作業,臣服,綠蒂亞則會用玫瑰天竺葵、真正薰衣草、依蘭、岩蘭草、穗甘松、銀葉艾,來輔佐狹長葉鼠尾草。



我自己是戴著7號人格面具的10型人,待人處事一向很有距離。每次教完課都快閃,結婚多年仍不時被先生的身影嚇著,意識不到空間裡還有他人。有回讀到墨西哥詩人帕斯的〈接觸〉,立刻聯想到狹長葉鼠尾草,那沒有強迫性、卻默默解開你的微妙氣味。帕斯的詩是這樣寫的──



我的手揭開你個體的簾帷

把你籠罩在更徹底的赤裸裡

撥開你身體外的許多身體

我的手

替你的身體創造出另一身體





為愛而生的8型人



8型人的家裡若有神龕,應該都要供奉阿芙蘿黛蒂(希臘語:Αφροδίτη)。她是希臘神話中愛與美之女神,英文「催情」一字aphrodisiac,便源自Aphrodite之名。羅馬神話與其對應的是維納斯(拉丁語:Venus),但阿芙蘿黛蒂與維納斯不同的是,阿芙蘿黛蒂不僅是性.愛女神,也是司管人間一切情誼的女神。所以8型人不僅外表要體面,戀情要火熱,家裡擺設也要有品味,辦派對務必賓主盡歡。理論上,他們是每個人夢寐以求的伴侶,因為8型人完全是為愛而生。不過,孔子早就提醒我們,愛之欲其生者,惡之也會欲其死,8型人可不是省油的燈。



有趣的是,希臘神話已經預告了這一點。阿芙蘿黛蒂愛上戰神阿瑞斯以後,和他生下愛神厄洛斯(eros)(在拉丁語中叫邱比特),和疑懼之神符波斯(phobos)。邱比特的原名既然是eros,等於公告眾生,愛與性之不可分。而長著一對肥翅膀和胖屁股的小射手,竟還有個叫做phobos的手足,則暗示相思病和恐慌症本是同根生。所以我的8型個案數量最為龐大,身上大都綁著人情的鉛條,有來自爸媽的,有來自配偶的,有來自兒女的,當然也有來自同事的。而我的學生參加過家族排列課程者,也以8型人最多,可見和諧的關係對他們是多麼舉足輕重。



8型人的專長就是愛,古今中外皆然。1952年,三十四歲的留日醫師田朝明,無可遏抑地戀上同鄉的高中生田孟淑,為了突破同姓禁忌與年齡差距,8型人田醫師用一封封燃燒的情書打動她──



我第一次看到她形狀極美的腳,就是夢幻少女的那種腳

我吸吮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神聖不可方物,美的閃閃發光



私奔後的兩人,並沒有走進戀愛的墳墓,卻把男女之間的小愛,輻射成追求民主的大愛。他們成為黨外時期專門奧援政治犯的田爸田媽,最後還造就了〈牽阮的手〉這部感人的紀錄片。



這一類「進階版」乃至「終極版」的8型人,總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把「愛」無限放大成「博愛」,於是出現了康有為、孫文,以及梁啟超、曼德拉、和翁山蘇姬。和他們一樣和平、奮鬥、救XX的,還包括七十歲仍拿把吉他、在台上「隨風而飄」的巴布.狄倫。因為是8型人,就算隨時準備要拋頭顱、灑熱血,行事仍富於美感。例如「筆鋒常帶感情」的梁啟超,寫起家書也是情深義重,他對子女說 :「你們須知你爹爹是最富於情感的人,對於你們的愛情,十二分熱烈。」



另一方面,對於美與和諧不遺餘力的追求,使8型人比別人更有機會麻雀變鳳凰。像是已成傳奇的摩納哥王妃葛麗絲.凱莉、當選2013年「全球最時尚王室成員」的丹麥王儲妃瑪麗、和裕隆集團嚴凱泰的籃球國手夫人陳莉蓮,均在此列。而對「完美」形象的執著,也使8型人比較願意、或者說是比較有能力付出代價,以躋身或適應權貴的門庭,連方瑀、蔡依珊、吳淑珍就屬於這一類的8型人。至於跳水金牌的郭晶晶,與香港小姐出身的李嘉欣,也都是在8型人的階段,成功達陣於香港數一數二的豪門。



飛入尋常百姓家的8型人,一樣以高於其他類型的比例,體會有錢人家的甘苦。在我的8型檔案夾裡,就可以找到多位受優渥生活「操練」的媳婦和太太。她們的公式,大約是強勢的婆婆,加不體諒的丈夫,等於胸悶、肺部纖維化、堵塞的肺經、乃至於乳癌!一言以蔽之,就是一個卡住的心輪。心是愛的居所,8型人又是以愛維生,足見這種家庭的枷鎖多麼沉重。其實,8型人並不垂涎財富,也不戀棧權勢,她們只是要求太高,「對顯露在外的一切都很敏感,認為必須要表現得很好、很有吸引力,才會有趣」,綠蒂亞在她書中如此分析。



八型人的芳香花園

Plumeria rubra 紅花緬梔

紅花緬梔是一種陽性樹,生命力強,不怕乾旱。體內多汁,所以不需經常灌水。它也跟其他夾竹桃科的植物一樣,枝幹飽含白色乳汁,這種汁液可以防止病蟲害。所以它葉長得意氣昂揚,花開得熱情奔放,香氣雖然含蓄,卻讓人感覺紙短情長。在紅花緬梔的薰陶下,所有人,尤其是8型人,都可能向王爾德看齊,愛得理直氣壯。



紅花緬梔原生於中美洲,如今遍植於亞熱帶與熱帶地區,也成為當地的傳統醫藥。傳說中的用途,從皮膚感染、搔癢、到抗黴菌、降血壓、降血脂等,現在-一得到科學研究的確認。一般多萃取根部、乳汁、葉片來做藥用,但近年來花朵也受到愈來愈多的關注。比如2012年出爐的一篇藥理學報告,便證實紅花緬梔的花朵萃取,能有效消解焦慮。



沒有一種焦慮,像性焦慮那樣難以啟齒。性焦慮不一定來自不同的性傾向與性偏好,即使是「正常人」,到了床前也有一籮筐、一卡車的自我懷疑與自我否定。如果把紅花緬梔一滴抹在兩眉之間,你將會感受陽光灌頂的溫暖,也能從此記住

王爾德華美絢麗、振振有詞的詩句 ──



不,我們行走從火中到火中

從激情的痛苦到致命的歡欣

我太年輕不能無欲而生

你太年輕不應虛擲這夏夜



(摘自九印文化《性.愛的九種香氣》,溫佑君、綠蒂亞.波松著)





特別說明

五星類型(Type)的算法→

1、先把出生年月日的每個數字相加,例如,1982年3月15日生,就把每個數字個別相加 1+9+8+2+3+1+5 = 29,這表示29歲為此人的類型成熟年齡。

2、然後再將成熟年齡的數字個別相加,2+9 = 11→ 1+1 = 2。

由此得到此人的類型為第2型。

3、19世紀的五星類型不計算最前面的18兩個數字,比如1882年3月15日生,算法是8+2+3+1+5 = 19,所以是第10型。

21世紀的五星類型則要把20當一個數字計算不拆開,比如2082年3月15日生,算法是20+8+2+3+1+5 = 39,所以是第3型。



五星人格面具(Personality)→

只把出生月與日的數字相加,以上面為例3+1+5 = 9,這表示此人為9號人格。人格終身不變,不像類型可能會改變。



類型(Type)和人格面具(Personality)的分別→

類型受父母結合的方式左右,是一個人先天的秉性和氣質,是他感知的心靈氛圍。

人格面具會被環境和經歷強化,是一個人面對世界的態度,是他理知的意識結構。

我們對他人的理解,比較多在其人格面具,因為這是他外顯的面向。

但一個人的性傾向和愛的需求,一般是受類型的影響比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