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A Day in Her Life~


這是憶悠在屬國的一天。
早上六時半,收音機鬧鐘響起,電台DJ播出一首節奏輕快的流行歌。
憶悠在大床上睜開眼睛,眼前當然是熟悉的畫面,淡藍、白、銀為主的裝潢色調,簡約時尚。她翻開淺灰色的絲絹被褥,雙腳踏在白色毛毛拖鞋內,昨夜,她穿上了淡藍色的睡裙,新買的,柔軟的綿質,好舒適。
DJ說:「幸福,就是天天心情好。無論遇上了什麼狀況,最重要的是保持好心情……」
典型的DJ口吻。
典型的屬國風格。
憶悠走進浴室,先來一個蓮蓬浴。她長得高,但骨架幼細,身形比較單薄,身材有點中性的韻味。她向全身鏡瞄了瞄,然後往短髮抹上洗髮精,她喜歡把頭髮剪得短短的。左手的手腕中央,那塊玫瑰花蕾形狀的胎記有點癢,憶悠下意識地伸手抓了抓。
穿上浴袍,憶悠走到浴室的另一端刷牙,她檢視當天的容貌。二十四歲,當然青春亮麗,棕髮棕眼,五官精緻,氣質清逸。不過,昨夜與朋友相聚喝多了,睡得不夠,眼圈有點暗紅。
憶悠高效率地吹頭髮、換衣服、化一個淡妝,繼而揹上包包出門。今天她穿一件白和淡綠的連身裙,配米白色外套,鞋子選一對一吋鞋跟的便好了,今天需要出外工作。
憶悠乘搭地下鐵路,人很多,但一貫的有禮守秩序,遇上年紀大的乘客,必然有人自動讓座。車廂內的人都是上班族,大家都打扮得整齊光鮮有朝氣。有人聽耳機有人閱報有人玩智慧型手機,上班族嘛,就是這樣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打發時間。
忽爾,車廂的中央內有一抹紅光亮起來,紅光來自一名少婦和她的小女兒。發現了紅光的人首先低呼,然後退開,旁邊的人自然跟著做。憶悠也見到紅光,她與其他人一樣的警覺。
少婦看見乘客的反應,連忙抱起女兒向大家解釋:「紅光是因為發光的玩具呀!」
果然,小女孩手執一枝發光棒。
真是虛驚一場。乘客各自暗呼一口氣。
屬國國民,對紅光非常敏感。
憶悠到站下車,不過是八點,她可以在咖啡店悠閒地吃一個早餐。她走進慣常光顧的咖啡店,點了愛吃的班尼迪克蛋、吐司以及一杯咖啡,並從架上拿取報紙閱讀。她看副刊、娛樂版,但她把主要新聞故意推開。憶悠的這個行徑很能被理解,屬國的國民,多數不看報紙的新聞版,亦不看電視的新聞台。
──何必,仍要看呢?
收拾報紙回架上之際,倒是看見了這幾個標題大字:「樂國的潔淨旅行團昨天……」
憶悠皺了皺眉,避而不看,把視線轉往別的方向。
每天都發生的事,難道會對細節陌生嗎?
憶悠離開咖啡店,轉右向前行。
咖啡店與憶悠所屬的辦公室大樓有五分鐘的步行距離。屬國的良好建設是聞名的,城市規劃出色,商業區的建築物時尚流麗,市容整潔。屬國國民也品味良好,打扮雅致,舉止有禮含蓄。屬國被評為世上最宜步行的國家之一,憶悠也很享受由咖啡店步行到辦公大樓的五分鐘路程,四周的建築物、上班族的朝氣,讓一天的開始充溢了希望。
憶悠所屬的集團擁有半幢辦公大樓的業權,事實是,那的確是一家出色的娛樂集團,旗下業務包括電影院、賭場、酒店、度假小島,以及三個大型主題公園。憶悠是其中一個主題公園的市場部職員。
她與辦公室內的同事打招呼,返回自己的座位後,她開啟電腦,做一些文書工作。十一點整,她離開辦公室,到停車場乘搭公司接駁車,目的地是四十五分鐘車程之外的主題公園。正午時分,她需要接待傳媒,向他們介紹主題公園新落成的區域,並且與他們共進午餐。
二十名來自不同媒體的傳媒跟隨憶悠乘坐神鳥形態的專車,參觀還未正式營業的「奧林匹斯神殿」區域。屬國的娛樂設施一向聞名,最擅長發展有趣新穎的遊樂設施,像這個奧林匹斯神殿區域,以古希臘眾神居住的奧林匹斯山為藍本,服務員都作古希臘打扮,王牌遊樂設施包括「諸神飛天船」、「特洛依木馬」、「宇宙天秤」、「阿波羅火焰輪」。憶悠告訴傳媒,更先進刺激的樂園區域會於明年落成,主題是星際歷險,而每年落成一個新的樂園區域,將會是她所屬的集團的發展方向。
大家都明白屬國國民多麼需要娛樂。
試問,哪一名屬國國民的人生目標,不是得快樂時且快樂?
憶悠與傳媒走近一所美侖美奐的聖殿,雖然此區域還未正式公開營業,但已允許租借給結婚的新人,今日,就有一對新人在聖殿中行禮,兩家人的賓客在聖殿內觀禮。憶悠與傳媒在聖殿外看了一會,感染了婚禮的聖潔喜悅氣氛後,便繼續往前去,他們的專車會駛回平常營業的樂園區域,大家會於萬花花園中共進午餐。
在此舊有的區域中,一班小學生由學校帶領來參觀和玩耍,那些比較傳統的遊樂設施以及動物園水族館,仍是很受歡迎的。
憶悠安排了傳媒就座在露天的萬花花園餐廳中,忽然,憶悠手持的對講機傳來說話:「樂國一隊潔淨旅行團正乘坐直升機前來主題公園。」
憶悠下意識地朝不遠處的那班小學生望去。
她問:「旅行團的目標在哪?」
對方回答:「未知。」
此時,直升機的聲音傳來,憶悠與二十名傳媒紛紛抬頭望天。
憶悠再望向那班小學生,他們的老師開始緊張了。
但是,小學生的額頭上,未見有紅光。
三架直升機飛近,憶悠與傳媒緊張得表情僵硬,大家你眼望我眼,猶幸,無人的額頭上有紅光。
然後,直升機由大家的頭頂上飛過。
傳媒、小學生和他們的老師都鬆了一口氣。
憶悠的視線緊隨那三架直升機。
天呀……
直升機降落在剛才參觀過的希臘式聖殿之外。
大家也就知道了,旅行團的目標是哪些人。
對講機傳來說話:「樂國的潔淨旅行團共十二人,他們的目標是聖殿內的人,當中三十五名人士被證實已亮出紅光……」
憶悠垂下了眼,而那二十名傳媒工作者亦面露憂戚。
雖然,有些事情每天也在發生,但畢竟,人就是有感覺。
憶悠與傳媒工作者靜默了數秒,這片刻的靜默,已足夠心照不宣。
憶悠的工作未完哩,她要向傳媒介紹餐廳的新菜單。她深呼吸,對大家說:「要向各位推介海膽蟹黃龍蒿意大利麵,意大利麵是新鮮手製的,彈牙可口……」
聖殿中,傳來第一聲慘叫:「呀……」
憶悠暫停了說話。
第二聲慘叫:「呀……」
傳媒中有人輕聲說:「是新娘還是新郎?」
有人聳聳肩,有人搖頭暗嘆。
其實他們都猜得到,三架直升機,當中載住了十二名樂國人,十二人,就起碼有十二名以上的受害者。何止是新郎新娘遭殃?
剛才已有人在對講機傳話,聖殿中三十五名人士額上亮出紅光。大家可以想像得到,那些從樂國來的潔淨旅行團團員,全部白衣白褲,容貌端正高尚,他們以樂國的風格,對屬國的國民進行他們要做的事。
傳媒中有人提議:「喝點酒。」
立刻有人附和。
憶悠馬上吩咐侍應為大家送上酒。
慘叫聲、哭喊聲、哀求聲不斷由聖殿那方傳來,聖殿與餐廳相距約三分鐘車程,當中屬國人的嘶喊,還是能聲聲聽見。
今天,順風哩。
傳媒開始品嚐他們的午餐,屬國的食物出名風味甚佳。是的,基本上所有有關人生享受的事情,屬國人都會精研發展。
能享受就享受。
得快樂時且快樂。
前菜、湯、主菜,加上大量的酒,傳媒們吃吃喝喝,他們已不把聖殿傳來的叫喊聲當作一回事。
別人的悲慘,已是大家生活的一部分。
同樣地,自身的悲慘,亦是生活的一部分。
樂國人告訴他們,這是屬國人的命運。
很多年了,屬國人也習慣了。
憶悠拿著對講機走出餐廳,她看見那班小學生正在騎旋轉木馬和玩咖啡杯。
樂國人已在聖殿內超過四十五分鐘了,憶悠以對講機問情況:「傷亡如何?」
對方回答:「救護人員已在附近部署,預計十分鐘之內,樂國的潔淨旅行團會離開。」
憶悠遠觀聖殿的位置,猶幸,這次無人放火。
憶悠暗嘆一口氣,她返回餐廳內,盡責任地與傳媒朋友閒聊。
十五分鐘後,直升機的聲音又響起,那隊樂國潔淨旅行團離開了。
同事以對講機向憶悠報告:「五名婦女被強姦,當中包括新娘和伴娘;新郎被打至重傷;一名年逾七十的男賓客被割下雙耳;伴郎因為還擊所以被虐殺;其中三名賓客的傷勢,分別是腿部骨折、肺部入水、眉骨爆裂;一名六歲女童被毀容;其餘二十三名賓客的傷勢有待證實。」
憶悠放下對講機。六歲女童被毀容。
試問,她的餘生將如何度過?
憶悠的心,抽痛了。
鼻子發酸,眼眶亦溫熱。
對講機傳來說話:「死傷者已被救護車送去醫院,所有受驚嚇的賓客會獲贈主題公園送出的兩晚酒店房間住宿連三餐。」
這國家內的救護車是無聲的,所需的數目太多了,總不能讓救護車整天響遍屬國的大街小巷。
樂國的潔淨旅行團轟烈的來轟烈的走,大模廝樣來傷人、殺人,大模廝樣的離開。
屬國的救護車靜悄悄地把屬國人送往就近的醫院中。
肆虐的人大鑼大鼓;受虐的人鴉雀無聲。
屬國人重視娛樂和享受,也重視醫療設施,醫院的數目非常多,國家很積極培育醫療人才。
對講機沒再傳來說話。
憶悠的眼淚亦沒有流下來。
痛心的感覺掠過了,便要走。
在這個國家生活,總不成太易傷心太過感性。
憶悠調節了心情,掛上笑臉,轉身向傳媒朋友推介餐廳新推出的甜品。

× × × 

~Evil Training~


大家一定想知道,潔淨旅行團是怎麼一回事。
在樂國,參加潔淨旅行團之前,樂國人需要上一個潔淨訓練班。
樂國的潔淨訓練班是國營旳,位置在樂國一個山區之上,佔地甚廣,內有營舍四百二十幢,每幢三層共十二個單位,設施媲美一般四星級酒店的標準,供應應有盡有,膳食尤其出眾。至於課程,每天也開班,每個課程為期一週,訓練營通常很熱鬧,每日上課的學員數以千計。
但凡十六歲以上的樂國男女皆可以參加,參加次數不限,政府容許樂國國民無限次參加潔淨訓練班。事實上,訓練班的課程每年都推陳出新,好此道者可以藉著訓練班認識嶄新的技巧。
究竟,潔淨訓練班是訓練些什麼的?
潔淨訓練班教導一切的施虐方法,由最基本的虐待,以至最駭人的虐殺,樂國國民都能被訓練。
訓練班中的導師,由意識形態開始教導,白衣的他,白衣的男女學員,準備認真地切磋何謂邪惡。
導師在講台上,大螢幕上投射出「故意」、「意圖」兩個詞語。「邪惡,就是故意作出殘害,所以,『故意』是重要的,『意圖』是重要的。意外、無心導致的傷害,便不算是邪惡。」
以往未想過此點子的學員,都深感有道理。
「施虐的方法、技巧、營造的恐懼,我們會在一星期內仔細教導,並給予大家模擬實習機會。當大家參加旅行團到屬國實行施虐之時,便能在一小時的時間內達成目的。」
學員們的神態認真專注,對於施虐之事,樂國國民從來不隨便,他們非常重視當中技巧。
「作為施虐者,你要調整你的心態,被你施虐的對象,你不能再當他們是『人』,他們需要被你降級,由一個原本有尊嚴、有生存價值的人,降級成為『非人』的生物,例如敵人、下賤的生物品種、禽獸、非人種族……甚至,你可以視他為十惡不赦,一個非被你剷除不可的對象。」
這觀點的確發人深省,甚至有學員抄下筆記。
不當受虐者是「人」。就是這樣的觀點,令施虐者全然放下所有心理包袱。
那件東西根本不是人嘛……對他做出再殘酷的事,也不會內疚。
講台上的大螢幕上,「人」這個字被畫了一個大「×」。
然後,畫面轉換了,換了一張少女受虐後淚流滿臉的繪圖。
「何謂成功的邪惡?當你施虐後,你的對象會有這種想法:『怎可能有人對我施行這種邪惡?』當你令你的對象產生一種『難以理解』的心情,你便是成功。」
學員需要深思導師剛才說的話。當然,有些人已在幻想受害人那種「難以理解」的心情。對了,歸根究柢,就是受害人並不知道,自己已不被當作「人」去看待,既然不是人了,施虐者對著他,還有什麼做不出?
「邪惡,不單止是令對方的身體受到殘害,更高層次的是,令對方的心理受到殘害。」
說罷,導師展現了一抹亮麗的笑容,他對大家說:「說到底,你們要真正參加過潔淨旅行團,真正到過屬國一展所長,你們才能對邪惡與施虐有更深的理解。」
台下學員點下頭,神情滿有期盼的。
最後,導師以此作終結。
「我們永遠必須知道的是,那是屬國人的命運!」
台下學員都紛紛笑容滿臉。
導師把持著樂國人的觀點。
「他們承受多少苦難,是他們的命運。我們樂國人,只要奉行潔淨的天職,便是完美。」
學員拍掌以示贊同。
樂國人施虐是天職,屬國人受虐是命運。
天職與命運,一切都是那麼神聖。

× × × 

潔淨訓練班的課程分成兩大類,「無身體暴力的邪惡」,以及「身體暴力的邪惡」。
無身體暴力的邪惡包括羞辱對方、欺騙、剝削、褫奪快樂、勾引別人之後拋棄、故意令別人心碎、製造恐懼、摧毀別人的精神層面、教唆別人做壞事、教唆別人自殺……
潔淨訓練班會以理論教導學員以上種種技巧,但基於此系列邪惡需要時間建立,實習方面費時,因此,訓練班把課程重點放在「身體暴力的邪惡」之上。
身體暴力的邪惡包括毆打、各種各樣的酷刑、各式導致身體傷殘之法、強姦、虐殺之道。
此系列實行的方法可謂多姿多采,再具創意的方式都可以實行。但基於潔淨旅行團在屬國逗留的時間只有一小時,訓練班所教導的技巧,集中在「釋放」。
「每種能實行在屬國人身體上的邪惡,重點都是讓樂國人能在最短時間內感到釋放。因此,施虐的手段可以悉隨尊便,不一定要狠下毒手。如若閣下覺得,只是輕摑對方一巴掌,便感到釋放的話,那麼,閣下可以在實行摑掌後收手,坐到一旁等待其他旅行團的成員完成他們那些較為複雜的施虐。」
「釋放之後,便能達至潔淨功能。這是我們樂國人都深感需要的。」
實習課程都著重功能性,七天的訓練班中,共有五次實習課,務求學員盡量掌握施虐的手法和心理。
在每名學員面前,均被投射出同一個八歲屬國女童的影像,她棕髮棕眼圓臉,趣致天真。
導師對大家說:「這是一次虛擬實習,大家的右手手臂上已佩戴了虛擬武器裝置,分別是槍械、刀、鎚、剪刀、玻璃塊、腐蝕液體、石頭、繩索、布條,大家只需輕按選擇按鈕,虛擬武器便會彈出以供使用。該次實習期間,虛擬帳幕會把各名學員隔開,大家不必理會其他人的做法,只需集中在個人的施虐方式。我們的導師會佩戴設備,導師能仔細監視每名學員的施虐方式,並對個別學員發出私下指引。」
可以想像學員會有多緊張嗎?
大家必須理解的是,樂國人,從來不傷害樂國人。
樂國人,只傷害屬國人。
因此,第一次參加此實習課的學員,基本上無任何傷害別人的經驗,他們不曾傷害過家人朋友同事,又或是其他樂國人。
他們參加訓練班,就是為了學習傷害別人,這真是不容易處理的一回事。
眼前的是無辜的小女孩哩,她的棕眼睛好純善,她望著施虐的人,並不知道自己下一秒的命運。
導師宣布:「學員開始虛擬施虐,限時四十五分鐘。」
實習課中的學員各有不同反應。
有人望著虛擬小女孩下不了手。虛擬小女孩以尋求憐惜的眼神看著他,他就動了惻隱之心。
導師的聲音透過耳機私下傳送給學員:「不要有任何內疚之心!」
學員的決心便湧上了,他大喝一聲,給予自己傷害別人的勇氣,撲前去把虛擬小女孩按到地上,出盡全身力氣去毆打她。
一名女學員已經選擇了腐蝕性液體。她只有十七歲,是父母安排她報讀訓練班的。她並不特別善良,只是,她實在不習慣如何去行惡。剛才,她手忙腳亂地把虛擬的腐蝕性液體潑向虛擬小女孩,小女孩作出虛擬的反應,她以小手掩住臉尖叫嚎哭,並向女學員求饒:「放過我……我求你……放過我……」
女學員實在不知怎樣去繼續施虐,她跪跌地上,那虛擬的腐蝕性液體從她手中消失。
導師給她私下傳話:「漠視對方的求饒。你的目的在於自我釋放,以向屬國人施虐來達至自我潔淨的效果。」
女學員望向掩臉痛哭的虛擬小女孩,她感到全身僵硬。
導師明白女學員未習慣施虐,於是,導師遙控女學員的裝備,讓她手持一把槍。導師告訴她:「槍斃她,你承受得起的。」
女學員舉起虛擬手槍,眼前的虛擬小女孩掩住臉顫抖著身子。
導師教導她:「樂國人做事,以目標為本。」
女學員閉上眼,呢喃:「我一定要學懂……她有多痛楚……不關我的事……我的自我釋放與潔淨,才是一切……」
她在重新睜開眼之後開槍。
虛擬小女孩的中槍死亡表現非常逼真。女學員望著這具虛擬屍體,呆在當場。
虛擬殺人,但感受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