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行雲身著青衣白裳走過熱鬧集市,嘈雜的聲音中彷似有另一種聲音在召喚著他,讓他不由自主的腳步一頓。

  「賣雞咯,肥雞啊!」攤販招呼的聲音在耳中格外響亮,他腳跟一轉往那方走去。

  雞簍之中,十幾隻雞擠在裡面,其中有隻無毛的雞看起來格外醒目,只是牠精神看起來極其不好,垂頭低目一副快死了的模樣。行雲目不轉睛的盯了牠許久,然後對攤販笑道:「我要這隻。」

  攤販應了一聲,「哎,這隻雞太醜,要的話,我給你算便宜點……」

  「不用。」行雲摸出錢放在攤販手中,「牠值這個價,賣便宜了牠會不高興的。」

  雞會生氣?

  攤販撓頭目送他走遠,回神攤開手掌一看,愣了許久,忽然大喊道:「公子你給的這些錢不夠買那隻雞啊……哎!那位公子……喂……小混蛋你給老子站住!你錢給少了!」

  而行雲已早不見了人影。

  世界混沌一片,迷迷糊糊之中沈璃看見滿臉鬍子的粗壯大漢向自己走來,他毫不客氣的將她拎住,奸惡的一笑。

  「狗膽包天的傢伙,放開本王!」

  皮膚火辣辣的疼痛起來,她拚命的掙扎,用盡全力的想要逃跑,可太過虛弱的她還是被人從背後緊緊的扭住胳膊,綁住雙腿,然後……

  拔光了渾身的羽毛。

  混帳東西!有膽解開繩索與她一戰,她定要戳瞎這沒見識的凡人一雙狗眼!

  惡夢驚醒,沈璃喘著粗氣,緩了好一會兒,她才在青草地上慢慢抬起頭,左右打量一番。

  這好似是哪戶人家的後院,有用石子砌出來的小池塘,有剛發了嫩芽的葡萄籐,籐下還有一張竹製搖椅,上面躺了一名男子,不是滿身橫肉的獵人,也不是一臉猥瑣的雞販,而是一個青衣白裳的白淨男子,他閉著眼,任由透過葡萄籐的陽光斑駁的落他一身。

  沈璃不覺呆了一瞬,即便見過不少美男子,但擁有這般出塵氣質的人,即便是天界的神仙也沒有幾個吧……

  突然,她一個激靈,快速地轉開目光。現在可沒時間沉迷與美色,沈璃知道若她在一個地方待久了,必定會被人發現,她得趕快走……

  「啊,起來了。」沈璃還沒站起身來,便聽見男子帶著初醒的沙啞道:「我還以為會死掉呢。」

  沈璃轉過頭看他,只見男子坐在搖椅上,連身子也沒挪一下,望著她一笑,隨手將手裡的饅頭屑往她這方一灑,然後嘴裡發出了賤賤的逗雞聲,「咯咯噠。」

  逗……逗雞※沈璃霎時僵住。

  她原身雖是鳳凰,但自打出生便是人形,且銜上古神物碧海蒼珠而生,自幼便極受關注,在她五百歲時第一次立戰功之後,魔君便封她為碧蒼王,此後更是殊榮加身,放眼魔界,誰敢輕慢她一句,今日……今日她這魔界一霸竟被個凡人當家禽調戲※簡直是奇恥大辱!

  沈璃咬牙努力想站起來,但她不曾想墨方在她心口旁扎的那一劍竟是如此厲害,讓她到現在也無法動彈。她躺在地上抽搐了好一陣,憤恨之餘又無奈之極,但她抬頭一望,男子眉眼彎彎,又對她招了招手,「雞來雞來。」

  來你的頭!沈璃暴怒而起,拚命往上一蹭,蹦躂起來,可撲騰了不到一尺的距離便狠狠摔在地上,尖喙著地,剛好戳在一塊饅頭屑上。

  「別急別急,這兒還有。」男子說著,進屋拿了一個大饅頭出來,在她面前蹲下,遞到她面前,溫和一笑,「吃吧。」

  誰要你施捨了!沈璃恨得咬牙切齒,但形勢逼人,她只有雙眼一閉,用喙在地上戳了個洞,將腦袋塞裡邊,恨不能把自己埋在裡面,死了算了。

  男子盯著她光禿禿的頭頂,倏地唇角一勾,笑道:「不吃嗎?那先洗個澡好了。」說著,將她兩個翅膀一捏,拎著便往池塘那方走去。

  咦……等等!什麼情況?洗澡?誰說要洗澡了?混帳東西!放開本王,只要你敢動本王一根毫毛,一根毫……毛?

  沈璃愣愣的望著池塘中自己的倒影……真是一根毫毛,也沒有了……

  昨日她被墨方那一劍扎回原形,落入山野林間,被獵人撿到,她知道自己那一身金燦燦的毛被人拔了去,但萬萬想不到的是那獵人竟過分的心靈手巧,這是將她拿到滾水裡去燙了一遍吧,渾身上下一根毛也沒有,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沈璃欲哭無淚,她恍然記起前些日子還在笑朝中一文臣謝頂,她那時糊塗,不明白為何他會哭,現今真是恨不能把那時的自己戳成篩子,是她嘴賤,今日遭了報應了……

  「洗澡了。」還不等沈璃將自己的新造型細細品味一遍,男子突然手一甩,逕自將她扔進池塘裡。

  一落下去,沈璃便嗆了幾口水,生存的慾望讓她兩隻沒毛的翅膀不停的撲騰,男子本還在笑她膽小,但見沈璃撲騰得實在厲害,眉頭一皺,苦惱地問道:「咦,你不會游水嗎?」

  你家雞會水嗎?你到底是多沒有常識啊?

  重傷在身,沒有法力,這般折騰了一會兒,她已經撐不下去了,就在她以為自己今日會被一個凡人玩死在手裡的時候,一根竹竿橫掃而來,忽的把她挑起,撈到池塘邊上來。

  男子蹲下身,意思意思的按了按她光溜溜的胸脯,「保持呼吸,不要斷氣,這樣你就能活下來了。」

  濕漉漉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抽搐著,昏迷之前,沈璃目光死死的瞪著他:這傢伙是故意折騰他的吧?絕對是故意的吧!

  眼瞅著沈璃兩眼一翻暈死過去,他只是淡淡一笑,戳了戳她光禿禿的腦門道:「做人得禮貌點,吾名行雲,可不是什麼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