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有驚無險

  鍾南趕著馬車,載著阮雲絲和阿峰、小綠就往京城而來。這阿峰本來阮雲絲是要留在自己身邊的,但小綠卻堅決不肯。

她仔細想想,也是,若小綠真是個富貴人家,只要那家人不仗勢欺人,有阿峰一路照顧小綠的這段情份,想來也不會虧待了他,倒是比讓他窩在自己這些女人們身邊要好,這樣的話,小綠和他彼此還有個玩伴。

  一路想著,不知不覺間就到了京城,鍾南按照小綠吩咐的道路拐了幾條路,最後在一條寬闊的大街上停下來。

  這條街道雖寬,然而卻只有面對面的兩座府邸,朱紅大門相對,饒是知道小綠定然是富貴人家的孩子,鍾南此時也不由咂了咂舌,扭頭一看,只見一邊是駙馬府,另一邊的黑底大牌匾上赫然三個金字:「晉國府。」

  鍾南不知道晉國府便是晉國公府,他知道名滿天下的蘇名溪是小公爺,卻不知對方父親受封的就是晉國公,若是此刻被阮雲絲看見這牌匾,恐怕就要花容失色落荒而逃了。

  「姐姐和阿峰在這裡等一等,我讓家丁去通知我爹爹。」

  說這話的當然是小綠。可,現在我們不應該還叫他小綠了,而應該叫他小白,正確的說,他的名字是蘇季白,蘇名溪蘇小公爺的獨生子,就是那個全家人都以為已經被淹死兩個多月的蘇家小公子。

  門口兩個家丁正在那兒聊天呢!因為很長一段時間內府裡都是愁雲慘霧,兩人聊得話題自然也不是什麼嘻嘻哈哈哈的輕鬆笑話類,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這些日子前來府裡探望的官宦女眷都有誰。

  因為受全府上下半死不活的氣氛影響,這兩位哥們兒的話題和表情也很是沉重,所以也不算聊得投機。

因此當小白蹬蹬蹬上了台階後,兩人立刻就發現有個小孩兒過來了,不約而同的一看,心裡就是「咯蹬」一聲,暗道老天,這孩子……這孩子和我們小公子好像啊!

  「李大、白二,你們倆那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開門開門,去告訴我爹一聲,就說我歷盡九死一生回來了。」

  小白已經從碧秋和鍾秀那裡探聽到了蘇名溪到阮家後的所有表現,因此知道老爹這會兒還以為自己死了,他其實也心虛得很,這一次自己離家這麼久,還害家裡人都以為自己死了,以爹爹對自己的嚴厲管教,這些都夠請好幾回家法了,因此就刻意將自己的經歷描述慘一點兒,以便爹爹心疼之下,就可以逃脫一些懲罰。

  那兩個家丁這下是真的差點兒把眼珠子瞪出來了,一個大叫著「鬼啊……」緊接著便一頭栽倒在地上。

另一個則是猛然回身,推開那朱紅大門,旋即就被門坎絆了個跟頭,他也顧不上,爬起來就飛跑著往後院闖,一邊大叫道:「小少爺還魂了,小少爺還魂了……七七夜,小少爺還魂了……」

  阮雲絲這會兒剛剛領著阿峰出了馬車,還不等抬頭看一眼面前府邸的匾額,就見小白奔回她身邊,拉著她的衣襟往裡拖,一邊笑道:「姐姐快走,這就是我家,家丁已經去報信了,嘿嘿!他們看到我回來都高興壞了,啊!有一個都高興激動地昏過去了……」

  阮雲絲讓他一路拉著來到門口,也就沒來得及去看那匾額,果然,就見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