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災難

  蘇名溪站在街門外,其實是有些尷尬的,想到自己當日和阮雲絲分離,曾在心中下定決心,這一世再也不與其見面。卻沒料到,這才幾天,自己竟然又上門了。

雖然說是被兒子和妹妹牽累的,但他總覺著心裡面彆扭,一邊恨恨想著:那兩個不懂事的東西,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們。

  此時見芸娘和鍾秀出來,並沒有看到阮雲絲,他心中鬆了口氣的同時,卻又升起一絲惆悵。因忙輕輕握了握拳頭,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然後方笑著開口道:「芸娘、鍾姑娘,不知小白、阿峰和我妹妹是不是在這裡?」

  芸娘和鍾秀眼睛這會兒瞪得都像那金魚一樣,蘇名溪老遠看著,也替她們擔心,只覺那眼珠子下一刻就能滾出眼眶似的。

  他又咳了一聲,這兩個女人才回過神來,鍾秀連忙道:「在,小白、阿峰和蘇姑娘都在,啊!小公爺,門也沒插,您怎麼不進來?」

  蘇名溪心中黯然,暗道今非昔比,我哪裡還能像過去一樣和妳們來往自如呢?見鍾秀飛跑著過來替他開門,面上的笑容無比開懷真誠,顯然是發自肺腑的歡迎自己,他心中一熱,微笑道:「多謝鍾姑娘,我只是來接他們回府,並不想打擾妳們。」

  芸娘心中嘆了口氣,也上前笑道:「既然來了,就吃完飯再走吧!蘇姑娘和小白都玩的很高興,說什麼打擾不打擾,這話委實見外了。」

  說完將蘇名溪迎進屋裡,她便笑道:「雲絲陪著小白和蘇姑娘在後院看錦緞,掃書剛剛把公雞收拾好,這會兒大概在後院樹下摘果子呢!等摘回來了,小公爺也嚐嚐我們這兒的新鮮口味,往年沒有圍牆,小孩子調皮,不等果子熟了,就都弄下去吃了,今年沒有他們禍害,那幾棵樹都結著纍纍的果子呢!」

  蘇名溪點點頭,謝了芸娘端來的茶水,又聽芸娘轉身道:「秀兒,妳去拿幾塊涼糕過來,從前小公爺就喜歡這個滋味兒。」說完她便趁機退了出去,自去後院尋阮雲絲,告訴她這個天大的消息。

  這裡鍾秀端了涼糕,她和蘇名溪也是熟悉的,又不知道阮雲絲和小公爺兩人之間具體的事情,因此仍是一如既往的實誠,見嫂子走了,小姑娘不好意思把客人撂在這兒,便沒話找話般的道:「小公爺,您真厲害,您手下的人也這麼能幹,掃書哥哥剛剛才替我宰了一隻大公雞,好乾脆利索……」

  蘇名溪苦笑不已,聽鍾秀兩眼放光的說掃書有多能幹。好在這時候掃書也回來了,聽見鍾秀正在誇自己,這小子也不由有些臉紅,但心中卻終究是惴惴不安的,連忙咳嗽了一聲苦笑道:「爺,您也過來了?」

  鍾秀回頭,看見掃書就站在自己身後,不由一張臉蛋兒都紅透了,更顯得傾國傾城。她連忙囁嚅道:「掃書哥哥,既然你來了,你陪小公爺坐著,我還要去看著鍋呢!」說完便一溜煙兒跑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