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廢棄的院子

平安無奈地去扶那丫頭,道:"香蓮,妳膽子還真大,不知道世子爺是不近女色的嗎?屋裡紫絹和紫綾姐姐一個個都是水靈靈的,可不比妳差,妳什麼時候見爺動過她們一指甲殼?"

香蓮一聽,哭得更加的傷心,抽抽噎噎地說道:"平安哥哥,我也是沒法子啊,我娘是少奶奶的陪房嬤嬤,如今被侯爺給活生生打死了,再過一兩日,爺就會發賣了我和我哥、我爹。你也是做奴才的,像我們這種背著叛主罪名的奴才出去,能賣個好人家?說不定,我就會被賣到那見不得人的地方去,我能不挺而走險嗎?"

平安一看她哭就心軟,無奈地勸道:"妳也是太傻了,也不想想妳娘是為何被侯爺打死的。世子爺對少奶奶的心妳也不是不知道,來求世子爺,還用這種笨法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呢。"

香蓮聽了就繼續哭,平安被她哭得糾結,一咬牙就道:"我算豁出去了,不帶妳去少奶奶屋裡,看妳也可憐,就給妳指條明路吧。六少爺最是心軟,又很是憐香惜玉,妳不如求六少爺吧,只是小心著些,別再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法了,小心老太君知道了,妳會死得更快。"



※※※

婉清看了好一陣子醫書,一抬頭,就見上官夜離臭著一張臉回來了,她唇角就帶了笑,也沒起身,垂眸又繼續看書。

上官夜離的臉就更臭了,沖她道:"妳那些個陪嫁的丫頭可都得管好了些,沒事不要往前院跑。"

婉清聽得莫明,正要問,就見墜兒鬼頭鬼腦的從上官夜離後面鑽進了屋裡,正對她眨眼呢,她便嗯了一聲,算是回了上官夜離的話。

上官夜離見她對他不冷不熱的,就更氣,一撩簾子鑽進了裡屋。

墜兒就湊了過來,對婉清道:"少奶奶,您瞧奴才剛才看到什麼了?"

婉清就看她。墜兒看屋裡紫絹和紫綾也在,倒是把聲音給放大了一些:"就是香蓮啊,她跑到爺的練功房裡去了。"

果然,紫綾和紫絹兩個的臉色就有點不好看了。

婉清笑而不語,膽子夠大啊,敢去惹上官夜離,這會子只怕是被打得躺在床上了。靖甯侯說過要發賣了張婆子一家的,卻不知為何,香蓮還在府裡面喧鬧?也不知道是靖甯侯忘了,還是另有原因,不過,婉清也不急,這待罪之身,再出一點差錯,就不是她所能控制得住的了,有人非往死坑裡跳,她就只冷眼看著好了。

一時,韓嬤嬤進來問婉清,中午要用什麼菜,婉清隨便點了幾個。韓嬤嬤聽了正要走,婉清便道:"嬤嬤可是配齊了爺要用的藥?"

韓嬤嬤低頭應是,婉清就道:"把藥方子拿給我瞧瞧吧。"

韓嬤嬤聽得微怔道:"奴婢並沒有方子,藥都是大總管配齊的,奴婢只是去拿就行了。"

那先前還一副碧草潑了藥,上官夜離就吃不到的樣子?

婉清便道:"那把藥拿來我瞧瞧,每一種藥分開了,用秤稱一稱就知道方子了。"

韓嬤嬤聽了就真的拿了一包藥材來,讓婉清細細查看。婉清看完倒是怔住了,那藥包裡的幾味藥並沒有什麼問題,不由看著那包藥就發呆。

韓嬤嬤也沒說話,就在一旁侍候著,婉清便道:"妳去忙吧,一會兒我來煎藥給爺吃。"

韓嬤嬤聽了臉色才變了些,又笑道:"這藥味很深,少奶奶千金之體,可別熏著了。再說了,是藥三分毒,您聞多了,也對您身子不好。"

"無事的,妳下去吧,我讓碧草煎就是了。"婉清的臉也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