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回 李世民三探魏徵 良諫臣長辭明君

………………………

眾人又隨著李世民前行,最後集於苑中的一處高臺上,從這裡可以俯瞰苑內全景。

李承乾落在最後面,李世民眼內餘光瞧見他那蹣跚的身影,心裡掠過一絲陰影。

大片的雪花仍然密密地下著,置身在此冰天雪地之中,人們眺望雪景,輕輕一呼,一口白氣瀰散開去,很快消失,讓人覺得如此清涼世界,洗去了不少身中的穢氣。



房玄齡讚道:「好哇,瑞雪兆豐年,今年定是一個好收成。」

李世民扭頭道:「玄齡,記得朕多年前向你和陳君賓等人談論過,糧價年年在跌,又遇到一個又一個的豐年,糧食早已貯滿倉庫,總有一天,糧價也許會更不值錢。俗話說﹃穀賤傷農﹄,這如何是好?」



「陛下的憂心甚是有理,臣也一籌莫展。不過百姓明白﹃民以食為天﹄的道理,糧價雖賤,猶勤耕不已,我們只好靜而觀之了。」

李世民笑道:「玄齡,朕無為而治,非不為也。國家之大,若諸事順其自然,要我們君臣又有何用?」



「臣也多次想過,國家府庫充實,可以拿出一些人力、財力,用於興修水利或者修建驛道。



然如此一來,又容易陷入勞役繁重的境地,煬帝之鑑不遠,怕因此使百姓產生疑惑。」房玄齡答道。



李世民轉向高士廉道:「去歲秋季大水,定毀了河南、山東許多水利設施,可囑民部趕在夏季之前,將這些水利設施修繕恢復。集中一些錢財修繕水利設施,對今世有利,對後世亦有益。



朕不願虛耗國力,然這些必需之舉,不可偏廢。像眼前這場大雪,對農事固然有補,一些簡陋道路及驛所則會損壞不少,有錢了可以將事辦一辦。」高士廉應聲答應。



李世民又對身側的李承乾道:「承乾,這些道理僅看書本不行,僅聽臣下舉言不行,須心內揣摩,以成定論。」



李承乾近來被確定太子的名分,一掃以往那種焦慮的神情。想想也是,上為父皇不喜,側有弟弟窺視,其位岌岌可危,能有什麼好心情?現在父皇一言九鼎,自己的太子之位穩固,陰霾一掃而空,在李世民面前自然變得更加恭順,其連聲答道:「兒臣謹記,兒臣謹記。」



李世民昔日對李承乾的厭惡之感,至今未有一絲改變,此次從眾大臣之請重申固其太子之位,實在大違自己的本意,然也無可奈何。他知道,李泰所以覬覦太子之位,主要還是因為自己暗示所致。他向南望去,高大的玄武門在那裡隱約可辨,讓他又憶起十餘年前慘烈的玄武門之變。他搖搖頭,決心不讓如此慘事發生在兒子之間,遂努力壓下心中對承乾的厭惡,轉對眾大臣說:「朕聽說外間士民以太子有足疾,而魏王穎悟,多從朕遊幸,所以遽生妄議。你們聽到過這些議論嗎?」

李世民重李泰而輕李承乾,此為眾人皆知的事情。去年李世民用魏徵為太子太師,表明繼續維持李承乾的太子之位,此事已有定論。群臣心存疑惑,想不通李世民今日為何又舊話重提。幾名大臣隨聲附和,說曾經隱隱約約聽到外面有此議論。



李世民眼光在李承乾身後的李泰身上停駐片刻,說道:「你們要代朕廣為傳言,滅掉此等虛妄之議論。承乾雖有足疾,然不影響其行走,朕豈能因為承乾有足疾而廢其太子之位?且《禮》中有言,嫡子死,可立嫡孫為儲。承乾有男已五歲,可以襲承乾之位。朕這樣說,是想告訴大家,也請大家代朕傳言天下:朕終不會以孽代宗,啟窺窬之源也!」



李世民在開年之初重申固李承乾太子之位,是想消弭禍亂之源,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隨行重臣皆贊成此舉,臉上現出興奮之色。也有數人偷眼看魏王李泰的反應,只見他木然站立,想是其笑也不是,悲也不是,只好用木然神色掩飾心中的失落。



李承乾眼中閃爍著興奮的淚花,哽咽道:「兒臣謝父皇看顧。」李世民正色道:「朕這樣做,非為你自身,實為天下社稷著想。承乾,你若不明白此節,就辜負了玄齡、魏徵等人的教誨。」



李承乾躬身受言,面色愈顯恭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