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精彩

試閱 試閱一:

水岸浪花濕衣襟

我發現了古城牆的一段老石垣布滿歲月的苔痕,依稀看到有很多壯士在這裡駐紮過,故事的起頭無從理清,但預防海盜、強兵的侵犯是必然的。



1.今夜

今夜,棲息在廈門標有「一國兩制統一臺灣」字幕的後方飯店。在層層夏蔭蟲鳴景觀的環境,赫然遠望著金門島燈火通明,不!薄霧遮蓋些許燈點有些模糊,但「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紅字卻在腦際迴盪。

兩岸的對峙在於歲月記憶裡已如從綠葉帷幕間穿透的光亮,已有雲濃尚且引發煙霧的流竄,沒什麼道理看待這種莫名不解的情懷,是誰教我們無神的對眼。

我無能說如風煙沉默的種種,恰似歲月不語的失憶嗎?為何鳥群仍然高飛在叢樹上空的灰藍,映現白雲潔淨的朵朵心思不停留,冉冉而升愁憂的過往。

層層積累記痕的重量,足夠壓垮一生的掙扎,在人生評比的期望下。

兩岸有多遠的距離分隔在夢境初醒剎那,卻是半世紀無奈呻吟在飛逝如風絮生命的拾得。

作客如我,還有多少個疑思可探尋的原相。猶記朱子在這個地理位置上,講述仁義忠信、樂善不絕關於生存價值的聖言,而今存在更為現實的境域上,能說什麼嗎!

我在廈門海灣看金門,四、五十年前的凝視,是在風不定雨不停的爭鬥中。此時「臨晚鐘、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該說晚安了。



試閱二:

川流不息 蜀道行

不知古人何以氣節如竹、行動如松,言談如蘭,堅忍如菊,在蓊蓊鬱鬱山林峭崖成長,歲月在地層中消散,只有「青山留煙雨,劍門多英雄」的感慨。



1.名牌

小時候,受教於幾位大陸籍的老師,說起四川就有很多故事,在濃濃鄉音下半懂半猜地了解「天府之國」的意思,加上自己喜歡看《三國演義》,故事發展到桃園三結義之後,總要替「劉關張」祈福,希望他們能「除奸復國」,或者是能「安逸終老」,雖然事與願相違,但我總選黃忠、趙雲如何盡忠職守殲滅犯兵,而劉備如何化險為夷,為蜀漢立功(不好的事,就略而不看它的結果)。

所以,我總覺得四川、成都似乎都還在救苦救難中存有一絲歷史的勝利情懷。好比唐玄宗〈幸蜀西至劍門〉,李白的〈蜀道難〉,或蘇東坡抒發的家園情懷等等,未完成的夢想縈繞腦際。每讀杜甫詩句、司馬相如的情節,四川的外觀由豐富的文化彩繪上相,或是豐饒農產提供生活的信心。當然,兵家避難求功績,除了三國分立,唐代中興,最清晰可記的抗戰勝利,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