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強光透過眼皮刺激眼球細胞,我下意識伸手遮去光,一面惺忪地睜開眼,鹽味撲鼻,另一手摸到地上是溫暖的沙,而海浪輕輕拍打岸的聲音相當清晰,陽光照在身上也暖烘烘的。
「唔……」感覺全身痠痛,咬牙硬是從柔軟的沙地上爬起,呆坐半晌,腦海開始回憶起記憶最後片段……龍魚、船難、莫名出口的陌生魔法,人魚……人魚?
「……難道我真的在作夢?」我晃了晃腦袋,要自己清醒一點,不經意撥到沾染腥臭海水、糾結得活像一團海藻的藍色長頭髮,頭一次閃過剪掉它的想法。
又發呆了一會,「這是哪啊?!」魂總算瞬間回來大半,我吃驚地從沙灘上跳起來,慌張地左顧右盼,卻只看見前面就是大海,後面就是綠色叢林這可怕的陌生地。
「哥──、黛妮──、凜──你們在哪裡啊!」
壓不住心慌,急著找夥伴,我雙手在口前拱起充當擴音器,使盡最大的力氣對著四處大喊,希望能夠得到一點回音,但儘管我喊得嗓子都快破了,除了微風掃過枝葉,或海浪沖刷沙灘的聲音之外,就沒有別的聲響回應了。
「完蛋了……看來大家都被沖散了……」我絕望地跌坐在沙灘上,一臉茫然。
這時樹叢傳來沙沙聲響,我錯愕地抬頭,看見一個身形相當矮小,但是頭部卻是正常成人大小、黑色雙眼異常大、鼻頭圓潤、髮色近灰的矮人鑽了出來,他身上揹著一串魚,手中拿著釣竿與竹簍,全身穿著破破爛爛,沒穿鞋的腳掌相當大。
「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
矮人突然瞪大眼睛,驚悚地大叫起來,我繃緊的神經煞時爆開,竟然無意識地跟著大叫,兩個瘋子在海岸繞著圈齊聲驚叫。
他被我的反應嚇得更厲害,慌亂地指著我的鼻子,幾乎崩潰地抱頭嘶喊:「有精靈啊啊啊啊!」
我一聽,一時忘記繼續大喊,蹙眉,錯愕地左右眺望著,「哪裡有精靈?」
他一頭霧水地側頭,「就是你。」意外地冷靜下來,但還是小心翼翼地保持安全距離,不時用那雙巨大的眼睛上下打量著我。
「我?」我愣愣地用手指指向自己,「我是人類啊?」
對於矮人這個問題我感到莫名其妙,精靈不是傳說中在數千年前就已經絕跡的謎樣生物嗎?現在自己突然被說成是精靈,感覺真是詭異。
「你們這尖耳朵就是精靈血統的象徵啊……」
「克拉拉、怎麼了!」
在那矮人似乎要接著說些什麼的時候,聲音被幾乎是同時出現的遠方吼聲給覆蓋,眼前的草叢又是一陣劇烈晃動,幾個矮小的身影掠過茂密草叢往這逼近,雙手持著長矛等原始武器,一股腦兒地將我包圍起來。
「冰獄之牆!」
數道冰柱突然從我前方不遠處落下,雖然機警的矮人們俐落地躲開,有些卻還是被嚇得跌個滾幾圈。往冰柱的來源方向一看,發現老哥急急忙忙地扛著劍朝這衝來,似乎是認為我有危險,擋在我前方,護著我,而我從後面看,發現他綠色頭髮糾結在一起,活像一顆巨大的綠藻球。
「哇喔!」老哥目光掃視一圈,發出一陣驚呼,踉蹌地朝後跌了一步,愣愣地說:「好多賈普將領啊!」
矮人們因為被老哥突然出現給嚇得緊張兮兮,他們又一窩蜂地將我們包圍起來,那短短的長矛就在我們喉前晃來晃去,害我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你說賈普?」那個一開始遇到,名為克拉拉的矮人朝我們走來,隔著人群抬頭問我們,臉色凝重起來。
我們愣愣地點點頭。
「……」克拉拉垂下視線,眼神閃過一絲憂慮,轉而對他的同胞說,「這些人看起來不像壞人,也似乎累壞了,不如讓他們進來休息吧?」
矮人們一聽,猶豫起來,儘管眼神依舊帶有些懷疑。
「我們矮人族不會欺侮落魄者,是會互相幫忙的族群,這一直都是我們的驕傲不是嗎?縱使人類這樣對待我們……」克拉拉看大家沒反應,又再加重說了一次,最後一句話幾乎含糊在嘴裡沒出口。
「是啊……」其他的矮人垂下頭,紛紛收起武器。
看他們都收起武器,我用手肘推推老哥,他這才將劍收回,化解衝突。
「請跟我們來吧,迷途的旅人們。」
沿著不明顯的蜿蜒小徑走進矮人們的聚落,房屋皆是由綠葉、藤蔓,或是石頭搭建起來,幾乎和周遭的綠意森林融為一體,整個村莊人數估計不到百人。
他們是完全遠離都市生活的民族,每個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生活大小事情全都靠自己來,完全沒有科技用品,例如燈或是水壺都沒有,只有看起來有些扭曲的燒製陶具。
曾經聽說過關於矮人的事情,他們長期和人類保持友好關係,身體雖小,但是力大無窮,擅長打獵或是冶鐵之類粗重的工作,本性善良,並不喜歡與人爭鬥,喜歡居住在石穴或是草屋。姆瓦大陸已經沒有他們分布的群落,據說和菲洛里亞人居住在一塊大陸上,但這座島上並沒有菲洛里亞人的樣子。
克拉拉看我們全身髒汙,就.我們一人一條灰白色的麻編長布,並告訴我們哪裡有山泉可以梳洗。全身洗淨後,我們在身上胡亂纏上那條布,並順便將原先的衣服洗乾淨,掛在火邊等待烘乾,我和老哥就坐在河邊的大石頭上,若有所思地看著營火,久久不語。
「沒想到我們還活著……」老哥鬆口氣,看著我微笑起來,「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嗯……」我欣慰地點點頭,心中其實也同樣慶幸著能再次遇見他,但同時也想起其他人,「其他人不知道怎麼樣了……」一邊說著,我也開始擔心起來。
「大概是沉船就在這小島附近吧,醒來的時候發現我在海灘上……一定是被浪沖矮人與禁忌之島上來的。」老哥說。
聽他那一番話,腦海閃過那若有似無的人魚影像,原本想開口跟他說,但是又怕真的是自己的幻覺反而惹來他大笑,所以乾脆就此打住。
「已經乾了耶!」我嘆口氣,喃喃自語:「現在不是該想那些的時候,得快點到菲洛里亞去才行……」心中惦記著下落不明的露妮安卡,胸口一陣緊縮。
好不容易穿上那身麻煩的衣服,我們正準備返回部落時──
「嗚嗚嗚嗚、小矮人不要綁架黛妮……人家再也不敢說賈普將領很矮了啦、對不起,請不要抓黛妮、嗚哇哇哇──」
遠遠就傳來黛妮淒厲的哭聲,迅速往那聲音來源望去,看見一群無奈的矮人們合力抬著一個竹條搭成的擔架,黛妮坐在上面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甚至懺悔起來。
「不好意思、她是我們的朋友,可以把她放下來嗎?」我趕緊說。
「真是……」其中一個矮人吃力地抬頭看著我,「原來真的是你們的同伴,看她一個人在海岸那裡,好心把她帶回來……她居然說我們矮……」他委屈地垂下頭說著,眼睛閃著淚光,開始啜泣起來。
不僅這樣,其他的矮人也跟著咬著下唇,滿腹委屈地低頭,看得我們既愧疚又無言。
大家小心把擔架放下來,黛妮發現我們這才破涕為笑,朝老哥那敞開雙臂飛撲過來,像隻靈巧的小獼猴,緊緊地扣住老哥(保母?)的後頸,怎麼樣都甩不開。
後方叢林突然傳來一陣騷動,一隻野兔飛也似地從草叢竄出。
「站住、別跑!」下一個從草叢冒出來的就是一頭髮色如焰的米爾,他從我們眼前掠過,眼裡卻只有那隻肥滋滋的野兔,完全沒發現我們,基本上我也沒有想叫住他的念頭,裝做不認識會比較妥當。「欸、你來幫忙啊!……」
「真麻煩……」接著下一秒,有人懶懶地撥開樹叢,一面打呵欠一面走來,一臉睡意正濃的樣子,嘴巴還咂巴咂巴地乾抿幾下,順手伸進衣領抓抓癢──是諾茲。
在這詭異的情況下相遇,大家就像是定格了一樣,尷尬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聽見掠過沉靜樹林的鳥鳴,還有泉水流動的清響。
「連隻兔子也會抓丟?我看你根本是太笨了──」
「吵死了、有種你就抓給我看啊!」
「無聊……」老哥和米爾果然見面就吵,諾茲抓抓耳朵,無趣地說了一句。
「請、請不要吵架──」黛妮一點都沒有魄力地在旁邊勸架,她飄渺的聲音總是在米爾和老哥一來一往的句子夾縫中被消滅,她一臉挫折地淚眼汪汪望著兩人背影,雙眼幾乎快要飆出淚來。
無奈的我深深嘆口氣,心中卻終於鬆口氣,大家都沒事,真是好了……不過凜呢?
這麼想著,我們正打算要去找克拉拉時,卻發現克拉拉門口坐滿了矮人,似乎在觀看什麼東西,圍了一大圈,好奇的我們也走上前去湊熱鬧,卻看見凜就坐在這個人群的正中央。
他一臉木然地端坐著,只有眼珠子偶爾會轉個方向,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太緊張還是害怕,基本上根本無法判斷他的情緒。
賈普將領?
他看了看大家,隨手拿起地上的枝條,在沙地上寫著這四個大字。
看大家都側著頭沒有反應,他將字跡抹去,然後開始動手畫起來,幾分鐘過去……一個誇張唯美的人物出現在地上,睫毛長不用說,眼睛還閃爍著莫名星光,嘴上叼著盛開的大朵玫瑰。我只能說他……將賈普將領美化一萬倍的樣子,可能不止?
大家對這神乎其技的畫技驚豔不已,場面響起熱鬧的歡呼還有掌聲,我們融入在其中,竟然也不知覺地跟著拍手鼓掌起來。
凜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在一片掌聲中默默地抹去那張畫,眾人喧譁聲落下,只見他又繼續寫了幾個大字──
請問這是整人節目嗎?
「他一定是在說他從哪裡來的。」
「不對啦、應該說他畫圖學了多久!」
嗯,我想結論是──矮人根本看不懂姆瓦字。
「不好意思,這幾位都是我們的客人,請別這樣為難他們好嗎?」
從克拉拉家中走出一位女性矮人,她婉轉地示意要大家離開,他們這才紛紛散場,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但是一有空總是會朝這裡多瞧幾眼。
她將灰白色的長髮盤在腦後,有一雙粗大卻靈巧的手,應該是克拉拉的妻子。她邀請我們進來家中,那大門我們彎腰才能爬進去,房子中心有個烤火的簡陋炭火爐,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糧食魚乾,還有折疊整齊,用棉麻或獸皮等材料編織的毯子。
這裡對他們來說應該算頗大,但是擠了我們這幾個「巨人」後就顯得擁擠,在裡面我們都不自覺地彎腰駝背,就怕一個不小心把別人的屋頂給撞壞了。
「我要先去準備午餐了,請各位在這歇息吧!」她靦腆說完,對我們表示善意的微笑後,就撥開綠色芭蕉葉做成的簾子離開。
屋子中央升起爐火,烹煮著陶壺內的食物,被這些新奇的事物包圍,我們興奮地東張西望,沒人說話下,空氣靜得只能聽見柴火劈啪的聲音,黛妮突然小聲地啜泣起來。
「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說著,開始哽咽起來,「好怕只剩下黛妮一個人──會、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老哥輕輕拍拍她的背,無聲地安撫她的情緒,大家臉上露出淺淺釋懷的微笑,除了總是一臉冷漠的諾茲之外。
「對了,這裡到底是哪裡啊?」米爾開口問,「怎麼每個人都長得這麼像……」
他欲言又止,眼神心虛地瞟向外面。
「似乎是矮人族的村落……」我回憶起先前剛遇到克拉拉時,他所說的話。
「矮人,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老哥說,「不過印象中矮人族一直和菲洛里亞人密不可分,而且一直都居住在菲洛里亞大陸才對,但這裡沒有一個菲洛里亞人啊……」他蹙眉,試著解開謎團。
「而且與菲洛里亞大陸截然不同,這裡的生活完全沒有科技的影子……」
「因為機器的勞動效率比我們還要高,更不需要吃飯和生活,人類捨棄我們,我們只好離開。」
我話都還沒說完,克拉拉掀開簾子走進屋來,席地而坐,一臉憂愁地接著我的話逕自說起來,他嘴上叼著一枝木製煙斗,略嗆鼻的菸草燻著白煙,飄渺地環繞在他四周。
「在菲洛里亞,我們受到最低下的對待、最少的工資,忍受不了高漲的物資壓力,我們只好逃出來,來到這與家鄉相隔遙遠的海島生活……至少,在這裡我們能夠自由自在地過活。我們不願使用任何人類製造的東西、為了展現能夠獨立過活的能力,每個人都抱持著尊嚴,努力地活著,幾十年下來才終於穩定。」克拉拉感嘆地說著,從嘴裡悠悠吐出一縷白煙,無奈地閉起雙眼。「以前那些和平共處的日子,已經不在了……只求他們不要再來限制我們的生活,將我們逼入絕境……」
感受那份無奈,心中也深深地悲傷起來,氣氛沉重不已。
以前人類和矮人住在一起,是因為人類並沒有矮人那般有力氣可以開墾荒地,又能瞭解自然與製藥;而矮人也沒有人類那樣聰明,能夠創造完美的省力工具,一直以來都是互利共生的關係,可以說是密不可分,如今演變成這種局面真是難以想像,也對菲洛里亞人的無情感到不可思議。
「逼入絕境?」黛妮聲音依舊有著一些鼻音,但還是忍不住發言。
「是啊,」克拉拉悠悠地吐口煙,半閉著雙眼,「畢竟這附近的小島都是禁止靠近的地方……人類說它們是『禁忌之島』,一直以來相當忌諱這個地方。」
「『禁忌之島』?」我困惑地重述。
克拉拉點點頭,臉色略些沉重,「據說是有什麼東西會接近之類的……他們對於這裡的看守相當嚴格,但不知道為何沒人願意踏入內部,也不安置任何電力或科技設備。」他解釋。
電力設備,我們姆瓦大陸也有從菲洛里亞引進,但是設備都是一個大城或鎮才有獨立架設,自從萊德國王下令沒收科技產品後,除了街燈等必要的電力,幾乎已經報廢;至於偏遠區域就幾乎不存在,為的就是盡可能減少人為破壞。
「但是我們在這活了這麼久,根本沒有發生什麼詭異的事情啊!但多虧神諭設這裡為禁區,否則我們也真不知道能逃到哪去……人類自私自利,根本不在乎他人的死活,就連我們這些曾經同盟千百年的老朋友也捨棄……」克拉拉說著說著,眼眶下浮出淡淡的淚光,他無神地垂下視線,抽著煙斗。
聽完他們的故事,我們有氣無力地從喉頭發出一陣悶響,心頭沉甸甸的,好像掛上千百斤重的石頭,在沉重的氣氛下,有度秒如年的錯覺。
「話說……」克拉拉欲言又止,他眼神飄移了一會兒,似乎有些猶豫,但終於下定決心地繼續說,「你們說的那人……全名是賈普.格嗎?」
我們困惑地相對看看,彼此都搖首否認,看來大家應該都沒聽過賈普將領的全名,無從確認。
「那……」克拉拉有些喪氣地垂下頭思考,又靈機一動地說,迫切的眼神幾乎閃著光,「那他長得與我們神似,右臉靠近下巴的地方有咖啡色的疤痕……」
看他努力地描述著,我們絞盡腦汁翻找記憶中的賈普將領,但始終無法確定。由於他很矮,我們根本沒機會這麼近看他的臉,也可以說,根本不怎麼願意把視線留在他身上。
「而且總是喜歡踮腳尖,最討厭別人說他矮……」
「沒錯,是他!」克拉拉再多說兩個線索後,我們異口同聲地肯定回答,克拉拉似乎被我們落差如此大的反應給愣住。
「克拉拉先生認識賈普將領嗎?」黛妮好奇地問。
「將領啊……沒想到那孩子還挺有成就的嘛……」克拉拉釋懷地笑著自語,將視線移回我們身上,「何止認識,我是賈普的親生父親啊!」
我們訝異地張大嘴巴,難怪一開始就覺得他們族人如此神似。
「原來他不是長不高,根本就是個矮──」老哥恍然大悟地輕拍手掌,一不小心又要說出冒犯的話,還好坐在旁邊的我聽到開頭音就立刻將手繞到他背後,狠狠地捏他背後的肉一把,痛得他立刻收聲。
「我們已經好幾年沒見到他啦……」克拉拉惆悵地說著,「當年我們一起從菲洛里亞逃出來,他卻決定要到『異世界』找老朋友闖一闖……我們也攔不住他,沒想到一過就是數年……」
「『異世界?』」我挑眉,對這新名詞感到陌生。
「噢,」克拉拉莞爾一笑,「那是菲洛里亞人對你們姆瓦大陸的稱呼。」
「喔……」我半懂地點點頭。
這名詞聽起充滿神祕,但是總覺得又有種淡淡諷刺的感覺?雖然我們所處的世界本來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國度,但被他們這樣一說好像是從異次元來著。
克拉拉吸口菸,悠悠地吐出並繼續說,「我並不是抱怨賈普一直沒有回來,但,矮人族的壽命只有人類的一半,不出幾年我們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了……」說著,聲音隱隱發顫起來,夾雜著難過的情緒。
「別擔心,」老哥拍拍克拉拉的肩,「我們回到姆瓦大陸的時候,一定會告訴賈普將領的!」堅定且溫和地說著,給人可靠的感覺。
克拉拉淚水染上眼眶,忍耐流淚且靦腆地笑著,「謝謝你。」他哽咽地說著,眼淚還是落下,他趕緊用滿是皺紋的大手粗魯擦去,露出喜悅感動的笑容。
簾子再度被打開,原來是克拉拉的妻子端著一個大鍋,小心翼翼地搬進屋內,並重新闔上草簾與外界阻隔,打開大鍋,鍋裡面裝著馬鈴薯及胡蘿蔔,以及一些肉類和香菇燉煮而成的湯,熱騰騰的,香味四溢,一段時間沒進食的我們聞到香味都忍不住吞了幾口饞涎。
「來,吃飯囉──唉呀,老伴你怎麼啦?」她一邊將幾口不是那麼美觀的碗都添上滿滿的湯,配上簡陋餐具一碗碗遞給我們,轉頭時被臉上掛著鼻涕和眼淚,卻喜孜孜的克拉拉嚇了一跳。
「沒事沒事、」克拉拉開懷地大笑起來,露出一口黃牙,「大家都餓了吧,不用客氣,儘管吃吧!」
「太棒了──」
「開動囉!」
「咦,為啥胡蘿蔔這麼多……」
只不過轉個頭,米爾就發現自己碗裡的胡蘿蔔居然多到滿出來,忍不住挑眉困惑地自語,一旁的凜稍稍移開視線,除此之外,大家都愉快地享用這一餐。
「喂、我先來的!」
「明明是我!」
「怎樣,又想打架了是吧?」
諾茲依舊冷眼地半臥地吃飯看戲;凜依舊沒有移開位置地繼續吃他的食物,用拿碗的那手夾著一張紙條「老大加油」。
「我們家好久沒這麼熱鬧了呢!」看著我們打鬧的樣子,克拉拉的妻子溫柔地笑起來,眼神閃爍地望著我們,慈祥的關愛有若親生母親。
「是啊……」克拉拉點點頭,有意無意地回了一句,語氣充滿感。
「不、不要吵架啦──」
碰!
說時遲那時快,在黛妮的尖叫聲中,克拉拉的草屋屋頂開了個大洞。

「……真的很抱歉……」沉默之中對上克拉拉的眼睛,我忍不住又說了一次。
「別介意,都已經修好了不是嗎?」克拉拉看出我的愧疚(其實說了幾百次對不起也該看出來了),安慰著說,看起來並沒有真的生氣。
知道我們要去菲洛里亞大陸這消息後,矮人族人們熱心地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建造一艘堅固的小船,又額外準備新鮮的食物及淡水送我們,好讓我們能度過這趟旅程。
希望能盡量避人耳目地進入菲洛里亞,比較方便行動,我們選在傍晚出發,為了不要引起騷動,只有克拉拉和他的妻子在主河道的出海口為我們送行,小船已經停好,準備啟航。
「這裡距離菲洛里亞不遠,只要朝著那顆紅色的星星方向航行,不需要半天就能到達……」克拉拉說著,看向我們,面有難色地說,「但菲洛里亞人非常排外……只怕你們到那裡會碰到不少麻煩……」
「你們身上的衣服雖然是菲洛里亞的樣式,但是那對長尖耳……」克拉拉蹙眉試圖想出好辦法,卻徒勞無功。
克拉拉的妻子走來,懷中抱著幾個毛毛的東西,有著不同的顏色,「這些帽子就給你們當紀念品吧,菲洛里亞可比這裡冷得多呢。」她將帽子分配給我們。
拿在手裡一看,這些應該是兔皮編製而成的毛帽,戴在頭上不僅可以保暖也美觀,還可以遮住長耳朵,真是一舉三得。
「謝謝你們。」黛妮雙眼閃爍著,打從心底對他們道謝。
我發現克拉拉他們沒有回答,但是他們的大眼睛浮出淺淺的光,目送我們上船,老哥打開船上的風帆,船開始隨著水流緩緩地移動,風一吹來,立刻加快速度奔向大海,眼看他們距離我們越來越遠,胸腔滿溢著離別的不捨與苦悶,明明想大聲地對他們說再見,卻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騷動而不能真的做,所以只能拚命朝他們揮手,無聲地對他們說再見。
只見他們舉起手朝我們輕輕揮舞著,越來越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入夜而黑暗的森林裡,我們也出了海口。
在寧靜的海上,朝著那顆星的方向,航向菲洛里亞大陸。

 ***

「什麼?沒發現他們的蹤影?」克里德訝異地拍桌而起,臉上寫著焦急。
「噓──」賈普急急忙忙地用手勢示意他小聲一點,「也許是被大魚吃進肚子也說不定,您就別緊張了!」
克里德煩躁地在大廳來回踱步,「但是明明船上有這麼多人,怎麼可能連一個人都沒有?活要見人、死也要見屍啊!」
「但是那地帶根本不可能逃走,距離最近的島至少也有百里以上……根本不可能活著游到岸上,更何況海上也不知道方向。」賈普解釋著,突然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半開玩笑地說,「該不會是被人魚綁架啦?」
「那只不過是傳說中的生物,哪可能存在?」克里德嘖了聲,相當不耐煩地說,「你乾脆跑菲洛里亞一趟,告訴神諭這件事,看他要如何處置!」
「我?」賈普看起來有點不願意,支支吾吾地說,「這路程可遠吶……況且我們還要準備和他們開戰,根本沒有理由離開姆瓦,大搖大擺去那登門拜訪啊……」
「你忘記你的拿手絕活了?」克里德停下腳步,轉頭眼神直勾地盯著他,「你隨便複製一個路人的模樣,然後趁夜到菲洛里亞再變回來如何?」
「對喔!」賈普這才恍然大悟地咧嘴傻笑,但很快又搖頭,唉聲嘆氣地說:「雖然這樣可行,但是我要怎麼到那去?駕船我可不會,若是找船員又會怕被洩密……」不時地抬頭用可憐兮兮的眼角餘光偷瞄克里德,希望他派別人。
「這你拿著。」克里德從懷中拿出一條項鍊,遞給賈普,圓勾形的墜子,有點像是蝸牛殼,似乎是只笛子。「它是召喚紋頸龍的『契約』,你只要在牠居住的山谷吹響,牠就會出現並帶你到你心中想前往的地方。」克里德又補充說明,「龍是種高傲的生物,若你對牠不敬,就算你擁有龍玉,也是很可能被吃掉。」
賈普雙手恭敬地捧著龍玉,雙眼瞪得老大,迸出驚豔的光輝,全身甚至因為興奮而微微顫抖。
擁有龍當坐騎可是姆瓦大陸每個人的夢想,當然不包括人為馴養的龍。數量稀少又珍貴的海、空、陸,這三種類型野生龍,其中更以能飛翔的最為珍貴,但野性極高,就算高手也可能因馴服失敗而被活活摔死。
在主人死去後,龍玉就會自動銷毀,龍又會恢復自由之身。
將龍騎借給別人,雖然契約可行,但是例子可是非常稀少,畢竟擁有這個寶物,沒有人敢輕言借人,這也難怪賈普會如此激動了。
「請包在我身上!」賈普慷慨激昂地說著,雙眼堅定得發亮,幹勁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