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香港的功能界別自1985年成立,不經不覺已經快要30年。一直以來,香港學界對功能界別選舉的研究非常少,除了因為功能界別選舉選民少、競爭不容易觀察外,我相信不少本地研究政治的學者,意識上都覺得功能界別選舉不是民主選舉,只是一種過渡形式,因而不願意研究。



筆者其實也不例外。自90年代開始研究香港的選舉,自問對功能界別選舉的認識非常少(即認識大多都從傳媒報道中取得),但我心中一直有兩項懸念:一是香港的功能界別選舉作為世上差不多獨一無二的選舉制度,應該有相當的研究價值;第二是功能界別制度,自1985年在立法局佔12席,逐步增加至1995年以後佔立法機關一半席位,一定會對香港政治和社會各方面,造成根本性的影響。功能界別選舉的性質及其影響,一直是我觀察和思考的課題,但一直沒有作有系統的研究。



大約到了10年前,我開始發覺很不對勁。特別是2004年人大釋法以後,我理解到功能界別的選舉制度,很可能很久都不能取消。如果是這樣,香港將會在現代政治學和選舉研究中佔有獨特的地位,因為只有香港會長期使用這種選舉制度,而日積月累二三十年下來,功能界別選舉對香港的政治影響自也不可小覷,並且可能一直持續下去以及變本加厲。香港需要有人對功能界別選舉及其影響,作更有系統的研究及論述。



懷着這種有點「無可奈何」的心情,我在2004年的立法會選舉,開始蒐集部分功能界別選舉的資料,以及做了少量候選人的訪問。其後得到研究資助委員會的撥款資助,可以在2008年的選舉中作更有系統更全面的研究,以及分析功能界別議員自回歸以來的議會表現。



由於種種的研究局限,本書並不能算是很全面的就功能界別選舉的研究,特別是部分界別的選戰,我到現在仍然搞不清楚可以怎樣蒐集資料和「觀察」選舉工程。所以本書的結果,只能當成一種開拓性的研究。矛盾的是:作為研究者,我當然希望有後來者可以繼續系統地研究功能選舉,令相關的知識可以累積以至變成更有系統。但作為香港的民主政治的支持者,我卻希望很快我們便不需再研究這種選舉制度,對此制度有興趣的學者,能作的也只是一種歷史資料的研究。



本書主要內容在大約2011年已全部寫成,故此資料內容未有包括2008ñ2012立法會屆別的議員表現、2012年立法會的功能界別選舉狀況,也沒能包括2012年新增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或俗稱「超級區議會」)的選舉工程和過程分析。



本書得以完成,有賴研究資助委員會的撥款資助。筆者亦要多謝兩屆選舉中,各位願意接受訪問和提供資料的功能界別選舉候選人(不願意接受訪問或者完全不理睬我們的通訊和查詢的候選人,實在不在少數)。鄺凱茵是整個研究最重要的研究助理,沒有她本書不可能完成。本研究各項頗費心力的資料數字,還得力於以下各位協助蒐集、編製和計算:丁宏量、黃英榮、翟翠婷、王嘉珩、張素貞、葉嘉泳、關凱而。至於本書中各種缺失和不足之處,自然全都是我個人的責任。



馬嶽

2013年6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