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迷幻果實LotusDealer~甜心警報1》試閱 節錄自第一章



夏天甜推門而入的瞬間,一眼便看到了那個偷書賊。

風鈴在玻璃上撞擊出清脆的聲音,老舊的空調嘎吱作響。人們各自翻閱著手中的書,似乎沒人發覺哪裡不對勁。她掃了眼門口正睡得天荒地老的書店老闆,竟然還流著口水說夢話。

嘖。真是麻煩。

她無奈地把口罩一拉,哈了口氣搓手取暖。她想不通自己為什麼總會撞見這種狗血場面,雖然按照以往好事的性格來說她絕對會上前多管閒事,但是今天的自己實在是有點力不從心——「啊嚏!」

沒錯。又是重感冒。

大口罩,肥棉襖,被北風吹成雞窩狀的一頭亂髮以及……因為寒冷來襲而絲毫提不起勁頭的人生。

真是受夠了冬天。她暴力地擼一擼紅紅的鼻子,發現偷書賊並沒有因為自己的這個噴嚏而驚動,打瞌睡的老闆照樣是呼嚕震天。她吸了吸鼻涕,正想勸自己省點力氣的時候,竟然已經站去了那個偷書賊的身邊。「收銀台在那邊。」用下巴示意了下方向,面無表情地說,「先付錢才能塞進包裡哦,小姐。」

到底還是多管閒事了。



對方慢悠悠地抬起頭。

大眼睛,齊瀏海。是張意外的漂亮臉蛋。

只是,神情不太妙。

漂亮臉蛋一笑,聲音清澈特別好聽,「關妳屁事。大嬸?」

「吃飽了撐著就是想管而已。」夏天甜氣定神閒,「還有,我不是大嬸。妳叫我阿姨比較合適。」

「怪阿姨到了更年期都喜歡這樣調戲小女生?」

「不是啊,」若無其事,「小男孩兒也調戲。長得帥就行。」

漂亮女孩翻了個白眼,轉而不想再繼續對話。她無視夏天甜的存在,光明正大地又拿起一本書,作勢要往包包裡面塞。夏天甜迅速掃了一眼,發現那是本當紅的偶像明星寫真集,於是更加不屑地一笑。伸手抓住了那個女孩的手,「我說了,收銀台在那邊。」

「我也說了,」女孩瞪著她,「不要多管閒事。」

「我就是要管呢?」夏的眼神也不輸。

女孩嘴角一揚,「妳會後悔的。」

「試試看?」她跟著笑。

就這樣僵持不下。

漂亮女孩目不轉睛地盯著夏天甜看了兩秒,她深吸一口氣,隨即終於做出了驚人的舉動——

「啊——啊!」

女孩發自肺腑地尖叫一聲,分貝可謂驚天動地,直接把書店老闆嚇得從椅子上摔了下來。「怎怎怎怎麼了?!」糊裡糊塗的中年老闆倉惶推了推老花眼鏡,「出什麼事了?」

一瞬間,所有視線從四面八方射來。

夏天甜尷尬地立在原地。

不明狀況地她同樣莫名地望向身邊的女孩,發現她的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她痛苦地捂著臉,「姊姊,妳怎麼可以這樣?!」她向著夏天甜哭喊,眼中的淚珠像斷了線的珍珠拼命滾落。

「什什什麼事?」老闆用力撥開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氣喘吁吁地擠了進來。他一看傷心痛哭的女孩,頓時驚慌起來,「……這這是怎麼了?怎麼打人了這是……?!」

漂亮女孩流著淚,梨花帶雨很是惹人心疼。她捂著臉頰,雙眼通紅地看向夏天甜道,「我只是……我只是跟這個姊姊說……收銀台在那裡……要買書的話,應該先付錢才能把書放進包包才對。可是,可是她……」突然用力抽泣,手緊緊捂住臉望向老闆,「可是這個姊姊就打了我一巴掌!嗚嗚嗚……」

「……什麼?」夏天甜極度無語地冷笑,「妳倒是演得再真一點啊。」

女孩失聲痛哭。

哭聲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圍觀的人數激增。

人們迷茫,面面相覷,竊竊私語。

「嗚嗚嗚嗚嗚嗚……」雙肩不停顫抖,都快接不上氣,女孩輕輕搭上老闆的手臂,搖了搖,「……你看,就是那兩本書,我叫她不要偷的,可是她……嗚嗚嗚嗚嗚……」

BINGO!

夏天甜發現老板正用一種極度不可思議的目光盯著自己,她低頭一看,發現自己懷裡竟然不知什麼時候抱兩本未開封的新書——

一定是這趁亂塞過來的。

竟然看我不注意就神不知鬼不覺的陷害我,這女人真是……

「妳夠了沒有?」夏一把拉過女孩,「這明明是妳剛才偷的書。還有這本——MKP寫真集?」直接把書拿到她眼前用力晃,「看看清楚,是妳剛才磨嘰半天自己不想付錢結果偷放到包裡又被我抓包的好嗎?!」

「我沒有!妳怎麼可以這樣誣陷我……」女孩滿臉淚痕,「妳打我就算了,可是為什麼要冤枉我?我明明叫妳不要偷,妳怎麼可以反過來說我……嗚嗚嗚……姊姊妳真的好恐怖……」

大翻一個白眼,夏天甜緊緊揪過女孩的手臂,「妳演技很好誒,要不要考慮去當演員?」越說越來氣,女孩被她捏地哇哇亂叫但還是不甘休,「我最討厭妳這種兩面派了,妳現在就跟我去警察局!我……」

「放開我!救命啊老闆嗚嗚嗚……」亂掙扎。

「妳再給我裝!」氣得冒煙。大力拖她走。

「不要……救命……」書店頓時騷亂起來。圍觀的人熙熙攘攘,事情似乎鬧大了起來。

「等等等等一下!」老闆突然出手阻止,他攔住夏天甜,「妳先放手!」

「為什麼?」夏天甜氣,「你該不會真相信她的屁話吧?」

「明明是妳偷的……」女孩泣不成聲。

「妳給我閉嘴!」夏天甜吼。

個子矮矮的老闆怒到跳腳,「妳才給我閉嘴!」



靜。喘息聲。抽泣聲。人們捂著嘴巴交頭接耳的悉碎聲。

屋外北風呼嘯,屋內的暖氣卻似乎熱得有些過頭。

夏天甜緊緊盯著滿頭大汗的老闆。喉嚨乾澀。

「……什麼?」

「我讓妳先放手。」慌張的老闆吞了吞口水,「妳沒看見她被妳捏哭了嗎?」沒錯,她傷心流淚的樣子的確惹人憐愛,但——

「我可是在幫你抓小偷誒。」夏天甜臉拉了下來,直言不諱,「你搞得清楚狀況麼?」

這個中年老闆是個矮個的小男人,雖然談不上猥瑣但明顯偏向美女。他仔細打量了下頭髮亂糟糟、裹著大棉襖且一臉嚴肅的夏天甜,又瞄了瞄旁邊楚楚可憐臉蛋通紅的小美女,膽怯嘟囔道:「…現在…到底誰是小偷現在還不清楚吧……」

「什嘛?!」夏天甜吼,覺得自己的人生突破了恥辱底線。她一手揪住哇哇亂哭的小美女,一邊向老闆火冒三丈道,「你瞎了嗎!這個手掌印從哪個角度看起來是我搧的?光手的size就不一樣,你動動腦子好——」

「有話好好說,妳先放開……」

「什麼好好說,我為什麼要和小偷好好說!」

「姊姊,妳別這樣。把錢付了就可以,老闆不會說妳是小偷的嗚嗚嗚……」

「住嘴妳這個狐狸精!」

「哎哎哎別這樣……「

眼看小小的書店就要變成掐架菜市場,有圍觀群眾也摻合了進來。學生,宅男,年輕妹子或是上班族,大部分人覺得梨花帶雨的小美女看著實在不像小偷,有人甚至認為夏天甜才是那個賊喊捉賊的人,總而言之,是非黑白都見鬼去了,現場混亂好不熱鬧。

「看看監視器不就好了。」

「……那個壞了。」老闆弱弱地說了一句:「很久沒修……」

集體黑線。



「真的是夠了。」夏天甜長嘆一口氣。她狠狠甩開小美女的手,擺出一副「懶得和白癡糾纏」的姿態。「隨便你們怎麼樣。」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覺得頭腦有些暈眩——可能是感冒藥吃多了的緣故,身體開始疲倦。無力再多管閒事的她瞄了眼身邊那個是非不分、被美色熏心的蠢老闆,「祝你生意興隆。」

說完轉身就走。

卻被人攔住。

確切的說,圍觀的人群沒有散去的意思。

大家,包括老闆,都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牢牢盯著夏天甜。

「怎麼?」察覺到不對勁,「還想說什麼?」

小老闆支支吾吾,但還是伸手指了指收銀台,那兒豎著一塊鮮明而諷刺的警示牌——



偷一罰十



「妳——」老闆將書從夏天甜手裡拿了過來,「把錢付了再走吧。」

夏天甜血壓飆高,一時覺得有點透不過氣,「什麼?」

「我讓妳付了錢再走。」意思是,小偷都要偷一罰十。

用力吹了一口瀏海。

1,2,3,4……100!

天甜同學企圖逼自己冷靜,但顯然沒有成功。轉過身,打算和老闆理論一番,卻發現剛才鬧哄哄的書店突然變得異常安靜——沒錯,大家投過來的目光越來越奇怪。

彷彿犯人就是她。

「你們……」

覺得無比荒謬,但又不知從何解釋。

就像兩個熊孩子掐架,在大人趕來之前,被責駡的總是沒哭的那個。夏天甜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這種「見義勇為」反被誣陷的行為愚蠢至極。

「不是我的偷的。」夏天甜面無表情地開口,「東西是她拿的,我說最後一次。」

但似乎也沒有人相信。

充滿惡意的目光層層疊疊,被圍觀的感覺其實並不妙。人們接頭交耳,有看熱鬧,也有忿忿不平,但就是沒有人站在自己這一邊。女生依舊哭哭啼啼,演技可謂爐火純青。想必她現在也獨自暗爽,不僅讓中年老闆顛倒是非,還博取了群眾的同情。

可惡……為什麼會這樣……

怎麼辦,好熱……好像要透不過氣。

她抬手擦汗,卻突然瞥見什麼奇怪的東西。

是一個人影。

深色衣服,棒球帽。

那個人站在幾排書架之後,正隔著人群,一動不動地望著自己。



……黑禪?



夏天甜驚,手僵在半空。

她盯著他,目不轉睛。身體不由自主地輕顫,回憶像潮水,猛然湧上。

你……怎麼在這裡?!我……

噓,不要出聲。

然後,就這樣晃到了小美女的背後。

人群依舊鬧哄哄,好心人們安慰著小美女,而剩下的人則七嘴八舌地數落著夏天甜。

沒有人意識到黑禪的靠近。

夏天甜皺眉,不明白他想做什麼。只是悄無聲息的,她發現黑禪的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本書。頓時心頭一緊,難道……

她驚訝,抬頭撞見他似笑非笑的眼神。

【你該不會……要?】夏天甜睜大眼睛。

【沒錯。】黑禪嘴角一揚。

他壓低帽簷,若無其事地從小美女的背後走過。

眨眼間的功夫,手裡的書便神不知鬼不覺地滑到了她背後的包包裡。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

那幾秒之間,夏天甜幾乎晃了神。就在她還沒看清黑禪是如何打開小美女的包包、如何將書悄然放進去、且又是如何將包包原封不動地鎖好……這一系列動作之時,黑禪已經帶著招牌式邪笑完美收工——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夏天甜愣。

但,很快懂了他的意思。

「到底想怎麼樣啊!」吵雜聲從耳邊刺來拉回現實。天甜同學看了看周遭人好不友善的神情,再看看小美女翻滾著無助與得意目光,突然咧嘴給出個大微笑——

「好啊,」她盯著小美女,「妳說妳沒有偷是不是?」

「當然了。」女孩眼淚汪汪嘆氣,「姊姊妳要我說幾遍,明明是……」

夏天甜一把拉過小美女的書包,從裡面掏出那本剛才黑禪扔進去的未開封新書,「那這是什麼?」

「插翅膀自己飛進去的?」她挑眉。

「……」

一片譁然。

圍觀群眾炸開了鍋,大家對小美女的態度180度大逆轉。

那女孩花容失色,她震驚地看著夏天甜掏出的贓物,「不是我的!我……」

「比起聽著某些人唧唧歪歪的狡辯,還不如直接人贓俱獲來得實在。」夏天甜瞟了一眼中年男子,「你說是不是,老闆?」

大跌眼鏡的他早就驚到說不出話來,表情活像吞了顆雞蛋。

男人拿出皺巴巴的手帕擦起那滿頭的大汗,「這這這……」

「道歉也沒用,我不會接受。」

夏天甜把贓物和書包向他一扔,「要怎麼處理你自己看著辦吧。拜拜。」

就這樣留下一屋子驚呆的路人們,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爽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