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本專書主題研究的主旨在於:運用政治學研究方法,深入探究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以下簡稱:德國),尤其自柏林共和以來,的安全政策。

現代憲政民主國家崇尚並實踐人權、自由、民主及法治,國家發展與鞏固的先決條件無疑是其內、外在安全皆獲得確實地保障。所謂內在安全,積極上即指國家內政穩定及社會秩序安定;消極上便指國家內部秩序免於國內敵對、激進或反叛勢力的威脅、破壞,甚至顛覆。至於外在安全,則積極上意謂國家在所處的區域及全球國際社會中得以確保其本身的安全存在、永續發展和地位之鞏固;消極上即指國家免於來自區域或全球各地對其安全所造成的威脅及破壞。基於確保外在安全對於一國謀求存續、發展和鞏固的絕對必要性,作為確保德國及歐洲安全的手段之德國安全政策位居德國聯邦議會立法及聯邦政府決策的優先地位;其在國家政策上定位的重要性絕不次於外交政策。大體觀之,1990年秋德國統一前,西德時期的安全政策係以確保國家免於蘇聯及其東歐共黨國家集團的軍事武力威脅或進犯、並與美國及西方盟國密切合作、俾共同捍衛歐洲和全球的安全為導向;統一後邁入「柏林共和」(die Berliner Republik) 的德國之安全政策目標則鎖定於與崇尚自由民主及寬容和平的國際社會,合力對抗國際恐怖組織的恐怖暴力攻擊,並在歐洲聯盟(以下簡稱:歐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以下簡稱:北約)及聯合國區域與全球安全政策的架構下,協力化解動盪地區的衝突與危機,進而維護區域的安定及和平。

德國學者波肯斐德(Stephan Böckenförde) 與嘎萊斯(Sven Bernhard Gareis) 感嘆,安全政策在德國並不屬於社會大眾、學術界甚至政界眾所矚目、而熱烈討論的議題。儘管國際危機及地區衝突事件層出不窮,詭局多變,自由世界國家必須面對高風險的挑戰,且在全球化的世界政治、經濟舞台上,國與國間的交織關係及互賴性與日俱增,遂導致德國國家安全保障上必須接受嚴峻的考驗,然而關於德國內、外在安全問題、德國在確保歐洲及全球安全上所扮演的角色、德國安全政策的目標及政策執行的優先順序以及實現目標的手段等重大議題之討論,迄今始終局限在安全問題小型專家圈內進行之,而難以擴大其範圍,遑論討論在德國社會各界的普及化。惟當德國聯邦防衛軍(Bundeswehr)在國外用兵的時間有所延長,或國內安全維護的新法規即將出爐時,才會發生頗具爭辯性的討論。

作者研究本主題的動機出自兩方面:一方面,深感於德國安全政策位居聯邦政府治國各項政策之首,而該項政策的有效執行與貫徹對於德國確保其在歐洲及全球的安全饒富重大意義。事實顯示,自2000年柏林共和創建以來,全球地區性的動亂、衝突及危機接踵而至,此落彼起,嚴重危及區域安定及和平。 禍不單行的是,2001年9月11日發生國際恐怖組織「蓋達組織」(Al-Qaida) 以恐怖暴力攻擊美國事件(以下簡稱:911事件),自由世界國家除了協力平息地區動亂以外,還必須團結一體,對抗國際恐怖主義勢力無所不在的興風作浪。如此一來,立基於「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基本法」(Grundgesetz für die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的德國安全政策之制定、執行及貫徹更突顯出對確保本國、歐洲和全球安全的關鍵意義。另方面,鑒於國內研究德國政治的學者多半偏重於鑽研德國憲政秩序、議會民主制、內閣制政府、府會制衡關係、政黨與選舉、內政和外交問題以及德國與歐盟之關係。相對於此,研究德國安全問題者較不多見,至於探討柏林共和時期德國安全政策者,則依據了解,更是鮮有。職是之故,從事21世紀德國安全政策的研究,想必有助於國內在德國政治研究領域的充實。

針對本文主題特性,作者嘗試變通式和選擇式地採用德國慕尼黑國際政治「新現實主義學派」(die Neo-Realistische Schule)所研發出的研究方法。新現實主義學派為慕尼黑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國際政治學門前主任金德曼教授(Prof. Dr.

Gottfried-Karl Kindermann),在卓參並融合既有的政治學及國際政治學理論與研究方法下,於1970年代所創立,研究方法歷經數次小幅修正,如今早已自成一宗研究國際政治問題,尤其是解析國際政治情勢上獨樹一格、而享譽士林的學派。 該學派試圖融合運用政治學規範與經驗分析的研究途徑,以探討國際政治問題。金教授深刻體認到,研究國際政治者欲有條理地對國際政治情勢從事學術性的研究,則必須運用一套以相關理論為基礎、並以基本概念為架構的分析方法。基於此種考量,在金教授學術思想主導下,慕尼黑國際政治新現實主義學派所屬學者群研發完成一套定名為「國際情勢分析法」的實用性研究工具,從而在研究方法上對國際情勢有系統的解析,作出卓越的貢獻。國際情勢分析法之所以具有實用性,係因為此套方法的適度操用,確實能對國與國間的政治情勢與關係結構,完成有系統且完整的解釋分析及綜合研判。國際情勢分析法由五對基本概念所構成如列:一、體系與決策;二、認知與實情;三、利益與權力;四、合作與衝突;五、規範與實益。以上五對基本概念的先後排序係金德曼依據他嚴謹認定的合理研析順序所安排之結果。金教授認為,國際政治學者在研析國際情勢時,首先宜分析被視為特定國際情勢中主要行動體系的當事國及其最高領導人與決策者。至於其他四對概念的操用順序,則可按照情勢個案的特性來彈性安排其先後。此外,在操用基本概念上,新現實主義學派反對直線式僵化的思考和分析,而主張交叉式靈活化的解析。

如前所言,作者嘗試變通式和選擇式地採用新現實主義學派國際情勢分析法。理由在於,此套方法主要係針對國與國間政治情勢的研析而精心設計,並非作為解析一國內部政情及政策的工具。作者曾經多次金教授請教新現實主義學派理論與方法的旨趣。 依金教授之見,國際情勢分析法主要適用於國際政治問題及情勢的研析,然而在變通式和選擇式地操用五對基本概念下,同樣可藉之以解析國內政情或國家外交及安全政策。作者認為,德國安全政策基本上涵蓋國內與國際兩大分析層面:其一,解析在德國國內制度性與非制度性因素的影響或決定下,該國安全政策的設計、執行及貫徹;其二,研析在歐洲及全球安全大氛圍影響下,德國安全政策與歐洲(尤其是歐盟)及全球其他區域國家(尤其是美國)安全的關係。既然國際情勢分析法經適度變通後,對國內與國際政治問題的研究兼具可用性,而德國安全政策又涉及國內與國際層面的分析,是則該法在本文研究主題上的可用性當無疑慮。至於前所謂的選擇式,即指作者擬以德國安全政策主題範圍內的相關重要子題為指標,選擇五對基本概念中部分適用的基本概念,來分析問題。

基於作者對於研究德國安全政策問題所萌生的意識,本書主題的研究試圖解答下列四個基本問題:

一、從制度與非制度觀點看,哪些制度性與非制度性因素影響或決定著德國安全政策的制定?

二、戰後至德國統一前,西德波昂共和時期安全政策有何特點?

三、德國統一後迄今,柏林共和時期德國安全政策賴以建立的規範性基礎、價值

及國家利益何在?安全政策有何特點?

四、在安全政策的貫徹上,德國政府如何進行聯邦防衛軍改革,而柏林共和與聯

合國、北約及歐盟之間的互聯性和互動又何在?

發自於上述基本考量,作者擬透過各項相關子題的探討,以進行對本文主題範圍內重要問題的研究:首先,闡明安全、安全文化及安全政策三個基本概念的意涵,並觀察在戰後冷戰及和解相接的歐洲情勢與國際兩極體系衝擊下,西德以國家利益為導向的安全政策。其次,具體指出德國安全政策制定的決定因素,於此同時,區分制度性與非制度性兩方面因素。繼之,指出安全概念意涵的變遷,並從規範性基礎、價值及國家利益面向,論析東、西德統一後、以至於邁入21世紀後後冷戰時期以來,柏林共和時期德國的安全政策;論述的同時,舉出德國政府面對地區衝突及國際恐怖暴力威脅、參與國外軍事維安行動、以貫徹安全政策的實例。 再者,從確保歐洲區域安全及全球安全的思考點出發,探索德國安全政策的貫徹與聯合國、北約及歐盟維安行動間的關聯性。最後,總結全文的論析,進而展望在可見的未來柏林共和安全政策之主要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