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絕殺陣

"好了,初初,醒一醒,我們該去拜見老祖宗和爹娘了。"

耳邊響起熟悉的溫柔聲音,洛槿初不睜眼,只喃喃地問道:"什麼時辰了?"

"已經是卯時三刻了,今天早上該拜見老祖宗和爹娘,不能賴床啊!"秦鋒輕輕地刮了洛槿初的鼻樑一下。下一刻,就見把頭埋著,如同一隻貓咪般睡在被窩中的洛槿初猛然坐起身,驚叫道:"秦鋒,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睡糊塗了嗎?竟然忘了昨日我們已經成親?"秦鋒嘴角噙著一抹笑,伸手掬起一縷順滑的青絲把玩。

"對哦,已經成親了,連洞房都……"洛槿初喃喃自語。說到此處,她不自禁臉上便是一紅,怒目道:"都是你,昨天晚上是我第一次,你……你也不悠著點兒,弄得我現在腿腳還是軟的,腰也好痛……"

秦鋒嘻嘻笑道:"是夫君的錯兒,但也不能全怪我啊,誰讓妳那麼誘人的?我一看見妳,就把其他都忘到腦後去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就把目光挪到洛槿初乳鴿般的胸脯上,小聲道:"真看不出來,雖然不大,但是摸上去手感真好,又軟又綿……"

"混蛋,給我滾開啊!"洛槿初抓狂大叫。她一腳把秦鋒踢到床下,氣呼呼地道:"不用狡辯了,反正你就是不體貼,不溫柔,不顧我的感受,哼!"

"冤枉啊!為夫真是比竇娥還冤枉啊!"秦鋒故意撲到洛槿初身邊小聲喊冤。忽聽門外一聲咳嗽,接著一個聲音道:"世子爺和奶奶該起了,你們誰進去叫一聲兒。"

"是羅嬤嬤。"秦鋒小聲對洛槿初道。羅嬤嬤是公主身邊得力的人,秦鋒和洛槿初身邊都沒有乳母,所以公主特地將羅嬤嬤派了過來。因此就連秦鋒,也不敢違逆,當下便笑道:"嬤嬤,我們已經起來了,讓香草打水進來洗臉。"

"是,老奴這就去吩咐。"羅嬤嬤聲音裡帶了笑意。洛槿初看著秦鋒,冷哼一聲道:"喂!你不會在新婚第二天早上,整出什麼通房小妾拜見正室奶奶的好戲來吧?"

"怎麼會?"秦鋒搖頭失笑:"妳這腦袋裡都想的什麼啊?我雖不是君子,卻也持身甚正,潔身自好呢。"話音一落,見香草和自己的大丫鬟如意帶著幾個小丫頭捧了洗漱用具過來,於是便和洛槿初梳洗了,又在羅嬤嬤和香草、如意的陪同下往上房來。

公主府對於洛槿初來說也算是熟悉了,只是她來過多次,卻也沒見過秦鋒祖母的面兒。聽說這老太太潛心向佛,素日裡只在府中佛堂裡住著,也不用晚輩們請安問好,倒是頗有"紅樓夢"中賈敬的做法。唯一值得慶倖的是老太太向佛,不是信奉道教,想來不至於煉丹把自己給吃死。

若說對這老太太沒有一點兒好奇心,那是不可能的,洛槿初怎麼也想不出來,秦守、秦宇兩兄弟都鬧成這樣兒了,老太太為什麼不做主分家呢?也許分了家,秦守還能弄個爵位,也就不至於對秦宇有恨了吧。當然,這也只是她的猜測,不論如何,秦守雖然她沒見過,但梁夫人那笑裡藏刀卻是瞞不過她的。宣親王府今天暗鬥正酣,不全都是因為這個爵位嗎?老太太何不大大方方分家,也許秦家就能成為京裡唯一一戶一門兩爵的人家,那該是多大的榮耀?秦宇和秦鋒兩父子也不用糾結了。

一邊想著,便來到上房,洛槿初又好奇起來,暗道:公主的肚子已經凸顯出來了吧?這見兒媳婦的日子,難道她還能不露面兒?若是露面,以秦鋒那麼毒辣的眼光,豈能不現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