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再序:論何謂中國「仙丹」?



大家都知道美國「仙丹」就是「類固醇」,但沒有人可以回答何謂中國「仙丹」。

這個問題,從中國有歷史記載(已二千多年),一直是個未知的祕密,歷史上有多少聖賢豪傑,他們的智慧可以改寫中國歷史,卻因前仆後繼,服食「仙丹」中毒身亡。中國人服食「仙丹」的歷史,就像是一場大型的「人體試驗」,翻開整個中國「煉丹史」,給人類留下了很多寶貴的「失敗經驗」,這些經驗也正是後人繼續研究發展的踏腳石。

大陸學者朱晟、何端生在《中藥簡史》書中〈第六章‧中國古代的煉丹術〉有這一段介紹:



人們說:「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真是不假。自秦始皇漢武帝以來,死於丹藥的人太多了。

唐太宗是吃梵僧的延年之藥而病歿的,其後憲宗、穆宗、敬宗、武宗、宣宗亦因此而死,穆宗和敬宗是昏庸之君,受人愚弄,死固不足惜,但太、憲、武、宣諸帝都是精明強悍的人,為什麼也上當呢?道理很簡單,因為他們貪生之心太重,反而促其早死。……據南宋方勺《泊宅篇》之說,韓愈曾對煉丹術半信半疑,故「作文戒服食」,但「晚年服硫黃而死」。唐代詩人白居易詩云:「退之(韓愈)服硫黃,一病訖不痊,微之(元稹)煉秋石,未老身溘然,杜子(杜牧)得丹訣,終日斷腥羶。」



中國早期的煉丹術,偏重於「汞的合金」及「汞化合物」的研究,雖能治療一些疾病,但是可溶性的汞化合物易產生毒性。在葛洪前後,煉丹術逐漸轉而偏重「砷化合物」的研究,唐代所謂的「仙丹妙藥」,不只一種,例如五石散(處方:石鐘乳、石硫黃、赤石脂、白石英、紫石英)並無大毒。但五石散服後,由於毛細血管擴張作用,使皮膚紅潤、容貌變好,有「轉弱為強」之假象,但易產生煩躁,喜食寒涼之物,且皮膚易被擦破。前述《中藥簡史》一書也寫道:



煉丹術在晉代以前主要是汞鉛化合物,自晉到唐盛行的五石散和仙丹,主要是砷化合物,進入宋代,改用甾體性激素製劑。「秋石」主要是雄性激素,「紅丹」主要是雌性激素,前者是從人尿中提煉出來的,後者則為年輕女性的月經。性激素的發現和利用,雖然是科學技術史上的重大發現,但煉丹術中的房中術,以此來做延年卻病藥,其後果也和唐代的所謂「仙丹」一樣。例如,明代正德帝(西元一五○六~西元一五二一年在位)因淫藥服紅鉛而急猝死於豹房(見朱國楨《湧幢小品》),嘉靖帝(西元一五二二~西元一五六六年在位)因服煉丹術士的藥品而死亡,隆慶帝(西元一五六七~西元一五七二年在位)亦因用宦官所進的長生藥過度而短命,泰昌帝因服「紅丸」(其中含有鴉片)而卒(西元一六二○)。



直到明代的李時珍等,他們才揭露了「五石散」的祕密,原來其中含有「礜石」(硫砷鐵礦),早在戰國時代就知「礜石」有毒,「礜石」經火煉之後,氧化成「砒霜」就更具毒性。《山海經》中記載,「礜」即後來的砒石,用來「毒鼠」,是有效的方法。

「砒霜」服食人類一日極量為十五毫克,適量服食能暫時地促進代謝,輕度中毒的部分症狀如上所述,過量會導致死亡。古人服食不易掌控「安全劑量」,加以服食者奢望「健康長壽」而誤將服量加大,「砒霜」中毒的事件就層出不窮。

又,哲學大師南懷瑾(以下簡稱南師)在《我說參同契》書中說道:



古老的外丹,都是五金八石這些最強烈的毒藥配製,要把毒藥鍛煉到沒有毒性才吃下去。在道家的傳記上,服食外丹成就的人非常多,不過在歷史上,許多名人、皇帝吃了外丹,都很快的翹辮子了。明清兩代二十三位皇帝,還有歷史上的名人蘇東坡、韓愈,都是中毒而死的。韓愈反對佛、反對道,不過自己還是吃這個東西,還是想長生不老。明代的王陽明,也吃外丹中毒而死,死的時候一身發藍,是砒霜中毒。乃至清朝的咸豐皇帝,說他死於天花,死於梅毒,又說死於道家的金丹,各種說法不一。譬如現代新的考證,講雍正也是死於外丹,因為他也是學道學佛的,這些都是疑案。

.....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578071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