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矢車菊{溝通花精} Centaury



矢車菊類型的人是有魅力的、體貼的公民。他們慷慨大方、樂於助人,處處受人喜愛。這「高貴」個性特質背後所隱藏的動機是:渴求認同與被愛。他們害怕因為傷害別人而失去他人的認同 與被愛,所以常常體諒他人,在極端的狀況下,甚至淪落到喪失自我意志的地步。為了獲得認同與愛,他們不惜犧牲自決權與實現自我的價值;在幫助他人與服務周 遭人時,總是以犧牲自身的利益為代價。到了後來,因為自己害怕失去別人的認同或是失去愛,而讓他們心甘情願地成為某個有支配性人格者的奴隸。

矢車菊類型的人,常常用下列詞句形容自己:



☆我很善良。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我意志力不堅定。

☆我難以拒絕他人。

☆我容易被說服,但是事後往往後悔不已。

☆在新的人際關係當中,我經常找不到時機說:「夠了,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我總是為他人而活,將自己的需求拋諸腦後。

☆我從來沒有勇氣頂撞他人。

☆我成熟得很晚。

☆我害怕無法滿足他人的需求(甚至別人根本沒有提出他的需求)。

☆我經常感覺到被人利用。

☆我難以開口說出心中想要的東西。

☆我極度懦弱、任人欺壓。

☆我經常自問:「你為甚麼不去爭取?」

☆我害怕當我說出我的想法時,沒有人會再愛我,因此我經常說出「好」。

☆我需要被認同。

☆我害怕被拒絕。

☆我害怕堅持己見。

☆我害怕被排斥。



處在「矢車菊狀態」的人們,與人握手時通常缺乏手勁。

矢車菊還有更深層的意義:這朵花與劃清界線有關,不但是劃清個人界限,還有劃清能量層面的界限。



劃清個人界限,是區隔自己的意志與他人的意志。若區隔失敗,當事人會因意志力薄弱,而成為另一個較強性格的人所任意擺佈的工具。在能量層面上,是區隔自己與 周圍環境的能量場。如果區隔未能達成,當事人常常會苦於無法解釋的疲累狀況。例如他會說:面對某些人時會疲憊無力。有時候他們會說,他們害怕其他的人會將 自己的能量吸走。這時矢車菊可以幫上大忙,讓氣場再度關閉,同時保護能量體與個體不受到身旁環境的影響。



我們建議,凡是因為他人存在而感到疲憊、被掏空的人,都可以在這樣的情境下,直接(不稀釋)將花精儲存瓶中的矢車菊花精滴一滴在舌下,他瞬間會有能量充滿、再度甦醒的感覺。調配矢車菊與胡桃的花精複方,被證明可以有效保護個體免受「星光體空間」的影響。



每 一個診療室都少不了一小瓶矢車菊花精,治療師的意志再堅強,都難免會在面對不幸的病人時,升起強烈的同情心,因而進入急性的矢車菊狀態。極度虛弱的重症病 人,也會由於他們與周遭環境的能量落差,而自動吸取周遭的能量,這時,幾滴矢車菊花精就可以中止這種狀態。如果治療師被一個病人拖垮,就很難再去治療其他 的病患,實在是沒有任何益處。



以這種方式為了他人做犧牲並不值得,我們要從有力量的位置來幫助他人。高茲.布洛姆(Götz Blome,德國自然療法醫生)針對此點寫道:任何出於軟弱、而非出於信念與內在法則所帶來的犧牲(根本就不是犧牲),不僅沒有價值,甚至是有害的。因為 出自不真實的內在而來的犧牲,是寵壞了施者與受者。



再次重申矢車菊花精的基本理念:在矢車菊狀態下的當事人,對周遭物質環境或精神環境少有抵制力量。矢車菊花精能在精微體能量層次上,關閉並鞏固當事人的氣場。它在性格、人格層次上也有鞏固的作用。因此,矢車菊是最重要的巴赫花精之一。它最重要的意 義在於:幫助人重新獲得獨立、自主的生活。





冬青{補償花精} Holly



冬青花精幫助我們釋放憤怒、仇恨、羨慕、妒忌、猜疑與報復的情緒。冬青人常活在煩躁不安的狀態、常常控制不了自己,容易暴怒。在某種極度激怒的狀態下,連牆 上的蒼蠅都會點燃他們的怒火。他們經常抱怨他人,責怪他人是使自己心情不好的罪魁禍首,他們永遠找得到可以怪罪的對象,即使是自己造成的錯誤,也要尋求他人成為代罪羔羊。

冬青類型的人會如此描述自己:



☆我很容易陷入盛怒。有時候,我的神經是如此緊繃,一點芝麻綠豆的小事都會惹惱我。

☆我經常生自己的氣,特別是當別人說服我去做我根本不想要做的事情。

☆我經常控制不了自己,勃然大怒。

☆我毫無理由地感到不滿與痛苦。

☆我的朋友們說我脾氣不好,容易生氣。

☆有時候,就算是沒有正當的理由,我也有不友善的反應。

☆半夜裡,我常被自己的聲音吵醒,聽到自己大聲地罵人。

☆我很容易懷恨。

☆我很難原諒自己或他人。

☆我很多疑。

☆我善妒。當我的先生提早出門參加活動,他得每一小時打電話回來。

☆我常羨慕那些比我漂亮的女性。



冬青類型的人容易出現燥熱性與劇烈性疾病,這些常常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生理折磨,頗為符合他們的脾氣,例如:突然發高燒、發炎、紅腫、灼熱或奇癢的皮膚疹子、過敏、膽絞痛。咳嗽與嘔吐也是冬青情緒狀態所表現的攻擊與發洩方式之一,咳嗽表示:一吐怨氣;嘔吐表示:這令我噁心。



這 些極具破壞性的情緒狀態是如何產生的?有人說,恨是愛的負面鏡像。為什麼一個人封閉了自己,不願意去愛呢?他害怕愛嗎?還是他只想要保護自己?他過去曾對 別人表達了太多的感情,而對方令他失望透頂──亦或是他也對自己失望了—─以至於害怕感情?或者,當冬青類型的人說:「我很難寬恕;既難寬恕自己,也難寬 恕別人。」這個時候就是在表達因失望而害怕情感的狀況嗎?



讓我們回顧一下矢車菊的心理圖像。這些人在面對周遭環境時,給予太多的同情心,因此難以說不。他們付出太多,幾乎只為別人而活,期待從別人身上得到認同與愛作為回報,一旦事與願違時,他們常會抱怨:「我覺得被人利用了。」當這抱怨出現時,當 事人可能發生兩種應對行為。第一種可能是:他們學到生命的教訓,運用意志力,將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中;第二種可能是:為了補償這個弱點,他們封閉了那些曾經 使自己受傷的情感,熱烈奉獻轉成拒絕。與周遭環境採取必要的界限原本是矢車菊的正向狀態,此時卻轉變成為補償的狀態,被人利用的負面經驗,讓他們轉而採取 自我防衛。由於自己意志力十分薄弱,因此變成一再地防衛他人;而當當事人相信別人會在某些方面阻礙他們時,因此又攻擊別人。



冬青類型的人犯的錯誤是:他們抗拒愛與關懷。然而本質上,他們因此拒絕了自己最需要的東西。在矢車菊狀態,他們強烈地渴求愛與認同,甘心為他人付出一切,只求得到他們的感情。 是的,他們甚至不惜將自己的需求擺到一旁去,害怕自己不能滿足別人的要求,因而失去他人的愛與關懷。



要改善這個現象的第一個步驟是,釋放在冬青情緒狀態時所封閉的情感,而且不要一直停留在冬青階段,因為真正的病因還在更深層的地方。唯有治療矢車菊情緒狀態,才能根除冬青時期具有破壞性的負面情感。



冬 青是溝通花精矢車菊的補償花精,矢車菊代表一種極陰狀態。陰是中醫學的說法,是指在兩極平衡的定律中,朝向「較少」移位,因此極陰代表非常不平衡的狀態。 由於不平衡是不穩定的現象,因此不可能長時間地單獨存在,按照平衡的原理,會由極陰狀態轉向極陽狀態。陽是陰的對立面,意味著「過多」。這就像是時鐘的鐘 擺,從一端擺向另一端,然後再擺盪回來。



由於矢車菊屬於極陰的狀態,因此補償的冬青狀態就是屬於極端的陽,讓患者做出過火的反應。如果不排除冬青狀態,它會再度由極陽狀態擺向極陰狀態,出現失調的狀況,也就是松樹的狀態。





松樹{失調花精} Pine



需要松樹的人常常苦於良心不安。面對生活中所有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情境作出諸多的臆測,好讓自己找到理由內疚。即便他們是成功的,他們仍然會責怪自己未能做得更好一些。如果他們遭受指責,他們會以自責的方式折磨自己。當別人對他們讚譽有加時,他們卻無法接受這些好評。

我們常聽到他們說:



☆這是理所當然該做的事。

☆這沒什麼特別的!

☆這是我該做的事!



他們往往難以接受禮物,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值得擁有它們。

他們慣用語是:



☆我當初要是……!

☆為什麼當時我……!

☆對不起……!

☆我很抱歉……!



松樹類型的人如此描述自己:



☆我經常覺得心虛。

☆我總是在找自己犯了什麼錯,即使有可能是別人犯了錯。

☆在經歷不愉快的情境後,我會覺得都是自己的錯。

☆我常想到過去不愉快的場景,至今仍感到內疚,有時候這種糟糕的感覺,讓我感到不耐煩,我甚至覺得整個身體都因此僵硬緊繃起來了。

☆過去的荒唐歲月至今仍折磨著我。

☆我今天還在責怪自己過去沒為孩子做得更多。

☆我經常怪罪自己,沒能給孩子足夠的愛。

☆我常譴責自己。

☆一旦我沒有優異的表現,我就會責怪自己。

☆即使我生病了,我還是會良心不安。如果藥物無法立刻起作用,我會覺得那是我的錯。

☆有時候我很難發自內心的快樂,因為我不斷地意識到,我似乎錯失了什麼。

☆在性愛方面,我有很深的罪惡感。

☆我經常認為我該為別人的錯誤負責。

☆如果別人寡言,我會責備自己,一定是我冒犯或傷害了他們,即使他們否認這點,我還是會覺得內疚,因為我認為別人是出於禮貌或出於體貼而不願意承認。

☆我很難真正感到快樂,經常覺得悲傷或沮喪,如果有人責怪我,說我是個破壞氣氛的人,我會內疚不已。

☆我經常因為自責,以至於難以入眠。如果我隔天一早疲憊不堪,而難以應付生活,我會感到更加內疚。

☆如果我拒絕幫助某人,我會在事後感到良心不安。



松樹的圖象包含了強烈的受虐成分。個案認為,他們得不斷地懲罰自己。這種自毀性的錯誤態度是如何產生的呢?

讓我們回顧一下:松樹狀態緊隨著冬青的狀態而來。在冬青狀態時,當事人不斷地在他人身上尋找過失。在松樹狀態時,當事人則在自己身上找尋過錯。冬青類型的人對他人感到不滿,因此時常有惱怒與攻擊性的反應。松樹類型的人則永遠對自己不滿,他們是將攻擊轉向自己。



松樹是矢車菊花精的失調狀態。在矢車菊狀態下,當事人難以開口說不。在冬青狀態時,又掉到另一個極端,他們變成不斷地說不。這樣的結果使他們在接下來的松樹狀態時,因為自己不斷地拒絕他人而又感到內疚。



剛開始他們渴望認同與被愛,這個渴望常導致自我的喪失。之後,他們覺得被人利用,因此以攻擊的方式與他人劃清界線。這個劃清界限的動作,又讓別人馬上收回他 們剛得到的認同與被愛,因此冬青的狀態不可能長時間維持下去,它會進入失調的狀態,產生罪惡感。對許多人來說,這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因為出於罪惡感他們又 無法開口說不,甘心讓人利用。整個遊戲又回到原點,重新開始。



罪惡感是先前矢車菊狀態的結果。由於受到他人責怪,而做出了懦弱的舉動,罪惡感便由此而生。這就像俗話說的「咎由自取」。



在治療矢車菊狀態時,首先必須確認當事人是否已經處在失調的狀態,否則會出現以下的狀況:服用矢車菊花精後,重新獲得的自我意志力反而加強罪惡感。他們會感到害怕,並抱怨在經過治療後情況反而「惡」化了,而周遭的人也這麼說。



一向都在討好別人的當事人,常常被旁人利用他們的好心腸。突然間,他不再討好他人,判若兩人地展現自己的意見時,的確像是「負向」的改變。但是,周遭旁人並沒有意識到:以前當事人被剝削的狀態,才是不正常的。



在這關鍵性的改變時刻,我們一定要支持當事人去面對旁人,並且透過談話幫助他釐清目前自己意識上的變化,這一點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