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憑什麼叫社區型醫院

黃勝堅 / 自序

記得謝博生教授當臺大醫院院長的時候,我剛升上主治醫師沒多久,他告訴我們:「要開始改變填鴨式的教學,要讓學生有思考的能力,要讓他們自己有追求知識的意願動力,因為醫學知識日新月異一直在變。」

謝教授特別把我們這些年輕的導師,派去參加小組教學,行前他交代:「我懇求你們,不要教學生太多東西,醫學浩瀚無窮盡,你自己以為做得很棒了,結果五年、十年就一變,上課時相信老師都願意傾囊相授,但因為醫學技術幾年之後就翻新了,你現在教的,之後可能變垃圾。而一般的做人道理、倫理,這些人文的基本素養是唯一不會變的,怎麼去關心病人、怎麼和病人與家屬相處、溝通,才是歷久不衰的;要教好醫學院的學生,一定要先教會他們懂得去設身處地的關心病人和病人家屬。」

多年的臨床觀察,我覺得醫療這件事,似乎藥物對病人越來越沒那麼重要,因為當把其它的因素,用加乘的方式來看;譬如說,如果病人身體的疼痛指數是五分,而他心靈糾葛的處理沒去顧到,病人身心皆病,他就覺得疼痛是加倍、甚至數倍的難挨。但是,如果我們盡可能給予身心靈全面的兼顧,慢慢發現和印證,病人的痛苦雖然猶在,但痛苦指數卻是下降的。原來,當身心靈同時得到安頓,病人會在不自覺中放鬆,坦然面對現實。

我接手金山分院後,該怎麼讓金山分院成為一家名符其實的社區醫院,當做了定位和分工並發落執行時,員工座談會上砲聲隆隆,大家覺得:「專業人員本來就是應該在醫院裡面啊,病人要看病,自己來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我們走入社區?」覺得行之有年的「病人找上門,我們願意提供專業的服務,但是我們不願意去跟病人打成一片,為什麼沒事找事?還得主動出擊去家訪病人?跟他們有什麼距離好拉近的?」

如果我們不能跟大醫院完整的人力物力配備相比擬的話,那區域醫院的就近、方便、親切與熟悉感,便是我們要突顯的在地優勢。我要溝通的是:如果大家覺得在醫院的工作,就是每天就來交班,然後值班,下班坐交通車回去,其他一概與我無關;我們對社區是全然的陌生,那社區民眾對我們醫院的服務,也是一樣的陌生,那我們憑什麼叫社區醫院?更不配做地方健康的守護神!

醫院雖然在金山,實際上整個北海岸的地區,包括萬里、石門、三芝都是我們要照顧的地方,如果我們醫病相處的態度沒有更謙卑,身段沒有更柔軟,同理心沒有更圓融,預防病人受苦能力沒有更進步,讓病人得到舒適與尊嚴,能贏得鄉親的認同嗎?這些的學習成長,受益的會是誰?如果努力嘗試能夠雙贏,我們為什麼不試著追求看看?更上層樓不好嗎?

由剛開始的心不甘情不願,大家從家訪中,慢慢親身經歷到病家的純樸、溫暖的回響,有同仁越來越樂在其中,在人同此心的相互影響下,大家同意,決定用永續學習的態度,來做好一家社區醫院該做的本份,成為民眾心中的健康守護神。雖然過程辛苦,但病人有所得、家屬也有有所,我們自己醫療團隊也得到學習成長與病家的掌聲。

幾年的努力下來,現在,在金山分院,甚至有病家主動打電話來預約:「要跟你們照顧過的XXX一樣,就照他那樣,能順順的走就好,請幫我們來做居家照顧,病人想在自己家中安詳往生。」接到電話的同仁說:「被認同、託付的感覺,真好!」

有件溫馨和滿有意思的事,和大家分享:

還記得我的第二本書《夕陽山外山》嗎?裡面有一篇「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那位老阿嬤的兒子,今年過年後的第一次門診結束時,推門進來。

「咦,你媽媽今天沒掛號啊?」診助護理師確認沒有待診的病歷了。

「我媽去年十二月成仙了。」

「最後還好嗎(詳情請看那篇文章)?你爸爸好嗎?你爸媽感情那麼好,老年喪偶,要多費心照顧喔!」我真的很擔心這對鶼鰈情深夫妻,喪偶之後另一半的哀痛欲絕。

「我媽是走的很平順,至於我爸,媽在的時候,本來生活上什麼都可以自理,現在什麼都不行了。」

「今天是你爸來加掛看病嗎?」

他搖搖頭:「黃醫師,我接下來要跟你說的都是真的,我發誓!」他神情極嚴肅,我和診助護理師都正襟危坐起來。

「是這樣的,我媽臨終前交代:要好好謝謝黃醫師,每半個月,逢周三黃醫師看診,要請黃醫師和診助護理師喝杯咖啡;黃醫師喝的是什麼都不加的黑咖啡、診助護理師喝的是拿鐵,奶精要多一個,一定要記住!」

我心裡滿是感動。

「我媽走後,不是我沒照她話做,是後事太忙、加上要照顧我爸,所以就疏忽了,結果昨晚我媽入夢,先把我臭罵一頓。您是知道的,我媽雖然人走了,罵起人來功力絲毫不輸生前,然後還警告我說,今天再不開始不照做,給她試試看!所以──」他舉起手上拎的塑膠袋,裡面裝了兩杯咖啡。

當下,我是很五味雜陳;而診助護理師張口結舌,話都說不出來。

兩三次之後,我想老阿嬤的兒子興頭該過了吧,我照例自己看診時先買杯咖啡帶進去,沒想到他真的非常徹底執行老媽「遺旨」,直到現在,每兩個禮拜都會來一次,帶兩杯咖啡。有時碰上我已自備咖啡了,不想一早就灌兩大杯會超量,便轉手給同事分享,可是真的都沒人敢接:「萬一老阿嬤半夜找來討咖啡,會嚇死人的。」無論如何,這兩杯咖啡的插曲,真的好溫馨、長留我心。

最後謝謝金山分院的全體同仁,謝謝大家願意跨出醫院、走進社區;謝謝護理主任翁瑞萱、洪香蓮和劉旭華兩位護理長、李佩璇心理師,在百忙中寫下讓她們感動的個案與心情分享,希望這本書和之前的《生死謎藏》、《夕陽山外山》一樣,受到讀者朋友的喜愛與共鳴。



祝福家家,五福臨門!